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七章 珍珠设计害佩心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3463 2015-06-04 22:58:14

  从佩心出了容府,顺文就一直紧跟其后,等佩心进到洛府。孔顺文就偷偷坐在佩心的马车上等着佩心回来,想给佩心一份惊喜。这佩心在洛府呆了一夜,他就在马车上等了一夜,傻傻的,呆呆的。

顺文等坐在马车上听到洛子豪大声喊佩心的名字就已经受不了了,他还这一下子说出这些话来,实在是待不住了,怒而掀帘绅士地说:“佩心,上马车。”边说边伸出手来。这佩心没想到顺文会在自己的马车上,还在想如何跟他解释。一个迟疑,顺文已经拉起了佩心的手,紧紧攥住,可后面的子豪的手还没有放掉。这两个人,两只手,牢牢的把她牵住。彼此拉扯。

“洛子豪,放手。”佩心有点恼了,转头两只眼睛死死盯着子豪,放下重话。

听到佩心这样喝声自己了,知趣的放开了紧攥佩心的手。这子豪一放手,佩心白了子豪一眼,装了一个鬼脸,正准备钻进马车的时候,洛子豪霸道的把佩心强行拦腰抱起,洛子豪一吹口哨,闪电就飞速奔来,洛子豪一个轻功水上漂架着佩心轻飞起来,飞离一两丈远,刚好跨上马背,留下一脸莫名其妙,不知所措的洛强,洛富。还有气鼓鼓地孔顺文。

洛强问洛富:“洛富,我们刚刷完毛的闪电去哪了?”

洛富说:“被大少爷骑走了?”

洛强说:“那怎么办,大少爷说每天刷完毛,要慢悠悠地唱曲给闪电听。这曲还没唱完呢?”

洛富说:“那继续。”

洛强跟着洛富,假装旁边还有闪电马,提拉着又慢悠悠地唱起小曲来了。

…………

孔忠一回到府内,还未进自己房间,就被传唤到了正厅。一进正厅,就看到孔顺文气呼呼地独坐在厅内。面前的餐食十来盘,都没有动过的痕迹。旁边的侍女,仆人各各都噤若寒蝉,重重的低着头。地上到处都是碎了的瓷片。孔忠恭敬地行礼:“公子爷。”

“嗯!孔忠。事情办妥了吗?”孔顺文淡定地问。

“办妥了,已经把货交给徐老爷了。公子爷,这又是谁惹你生气了!”孔忠一向很少看到公子爷不沉稳地一面。一直跟在公子爷的身边,公子爷一向是一精于算计,表面看不出他城府的人。今天怎么这样的气浮心躁。

“不好还说,一说就来气。洛子豪。”孔顺文一拳打在桌上,桌子上马上出现了一个大大的坑。顺文的手指,手背上都是红一块,青一块,还杂着瘀血。

孔忠看到顺文的行为一下子劝慰道:“公子爷,我回来的路上听说了洛子豪带走佩心小姐的事。他现在抢的这么明显,你该怎么还击?”孔忠知道也顺文是不会放过洛子豪的,看他的脸色就知道了。

“孔忠,你过来。”孔顺文一脸怒容,对孔忠一番耳语,又重复说了一边,“听清楚了吗?”

“少爷放心,卑职一定办的妥妥的。”孔忠双手抱拳行礼,心下想,又是容佩心。

…………

“洛子豪,本小姐的清白都被你给毁了,你给我道歉。”佩心十分生气的说,被子豪强行抱到马上,先是愣在那里,又是无法反抗。接着被又带到这破地方。

紧接着佩心用嘴深深地在子豪的手腕上咬了大大的一口。子豪被她抓挠的实在是没有办法,反正也是远离了洛府,这孔顺文也追不上了,又被佩心咬了一口。就拉直了缰绳,停在林内说,“容佩心,知道的知道 你就是容家大小姐,不清楚的以为你是哪家的小狗呢!”

佩心细看这是一片静静的竹林,林内环境优雅,鸟鸣声悠扬。驰来数里,并无一个人烟:“本小姐是人是狗,跟你不搭界。”

“好,那我问你一个问题,你当不当洛家大少奶奶。”洛子豪爽快地问道。

佩心余怒未消,站在林中的一条石板路上:“洛子豪,我再告诉你一遍。我嫁猪嫁狗也不嫁给你。”

“佩心,我很清醒,你以为我疯了,但我肯定的告诉你,我肯定没疯。我刚才只是跟你开了个玩笑,你要知道这孔顺文这小子要是跟我过意不去。我今天也只是搓搓他的锐气。”子豪弱弱地说,像个犯错的孩子向母亲忏悔般诚恳,“走吧!我送你回去。”

“什么,开玩笑。好,这玩笑挺好的,差点把我吓个半死。走吧!记得回去跟伯母说清楚。”

佩心晃悠悠地坐在马背上,笑嘻嘻地说:“吓死我了。你说的话,我还想了一大堆的话想回应你。还好只是个玩笑。”

“玩笑,这可不是玩笑。只是我不愿意勉强别人。”牵着马绳,子豪轻轻地说,低低地声音声到尘埃,连马都听不到,佩心自然也是没有办法听到,“什么一大堆的话,你倒说说,反正是开玩笑的,说来听听也好。”子豪假装若无其事,打趣地问。

“你喜欢我吗,你根本只喜欢雅兰公主。我心里也没有你。要不是你娘刺激了你,你也不愿意说娶我。你现是是因为对你娘的愧疚才想娶我。看着洛子豪呆呆的样子,佩心说,“好。就算你喜欢我了。因为雅兰不在了,嫁人了。可我不喜欢你,你要知道两厢情愿的婚姻才会美满。再见,噢!以后也不要让我看到你。”说完佩心牵着马,快速离开。留下洛子豪一个人呆呆的,傻傻的立在原地。不管你的自尊心有没 有受到伤害,反正也说了,他对着佩心的背影一脸的盲然,这从小到大,人人说佩心是喜欢我的,可她明 明说她不喜欢我。正当子豪想的出神,佩心没走多远就回来了,

打趣道:“这就是我想要对你说的话,你看你。的确是不喜欢我,不然,你应该会来追我的。”佩心笑盈盈地看着洛子豪,“一起骑马回去吧!”洛子豪抱以苦涩地微笑。

“说实话,很少看到你笑。看到你的时候总是崩着一张脸,现在看你笑。笑起来还是蛮迷人的。怪不得雅兰当初被你迷的五迷三道的。”佩心打趣道,“唉!今天是你不好,你欠我的。我说你什么,你都不许生气。”

真想说些什么,听到佩心说,想说的又被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随着马儿的颠簸,守夜的累加上这一段时间的折腾佩心渐渐的睡着了。当佩心靠在子豪肩头的一刹那,子豪的全身窜满了活力与暖流。脸上总是不自觉的挂着笑。

…………

一觉醒来已经是傍晚时分了,“二小姐,你醒了!”绿茶见到佩心醒来,小跑上前相扶说:“二小姐,洛大少爷和孔公子在客厅等了你好长时间了。你要见他们吗?”绿茶边说边把手捂到佩心的额头上来,“小姐,你的烧还未退。要不要让孔公子和洛大少爷先回去。不过夫人说,孔公子十分有诚意,一定要让他等着你,当然孔公子自已也不愿意先回去。孔公子还跟夫人说洛大少爷的事情,夫人挺生气的。还大骂了洛大少爷。洛大少爷其志可嘉,被骂了还当没这回事,依然坐在客厅中等你。还有夫人还跟太夫人力争,说老爷也会把小姐许给孔公子的。”绿茶叽哩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佩心也没听进去多少。头晕晕的。立马阻止绿茶继续说下去,“绿茶,你去告诉他们,说我还是不舒服。不想见他们。让他们先回去吧!”

“好吧!小姐,那我告诉老爷,让他给你看看。”绿茶进一步询问佩心的意思,这小姐可是老爷的掌上明珠,有点闪失自己可担待不起。

“不用了,怕是睡多了。”佩心用手托着额头,轻轻摇了一下,扶着红木床延下了床,轻拖起自己的彩菊绣花鞋。身体有点晃晃悠悠的,绿茶看着不放心,赶忙上前扶住,“你真没事吗?”

这丫头怎么那么多的话,噢!“去吧!你放心去吧!放你一天假。”佩心这才记起来这绿茶的表哥这几天刚来投奔她,她每天都要早走。昨天还向自己请了假的。

绿茶把一件淡粉的披风披在佩心的背上说:“小姐,那我走了。”看着绿茶看自己依依不舍的眼神,佩心轻挥手,示意她快点走。

佩心坐在书案边,从面前的一叠书中,随身抽出一本书来。可没看到几行字,就觉得已经不行了。头晕晕的,满头满脸冒着虚汗。全力无力,试着站起来走两步路,像是踩在了棉花上,特别的不舒服。“绿茶,绿茶。”喊了几声这才想起来,这绿茶不在府里。摆在桌上的晚餐又没有胃口。一个人撑着,通过后园,往府外走,想去药铺找个伙计配点药吃吃,可才走了不到百米路,就眼前一黑,没了知觉。

再醒来时,发现自己在自己的房间里,熟悉的环境。但全身还是没有力气,软软的。强撑着也没力气,眼睛睁也睁不开。隐隐约约听到耳边有人在说话:“ 姑妈,这行吗?”这说话的好像是顺文,这大娘是顺文姐夫的姑妈,他自然也随着她姐姐的叫法。

“怎么不行,这生米煮成了熟饭,你姑父就不会反对了。这女孩子家家的名节是最为重要的。再说,你们两情两悦的。你就别犹豫了,这药性只能维持一个时辰,等下下就散了。”大夫人催促。

“可……”孔顺文还在犹豫中。

“别可,可的了。这佩心从小和洛子豪一块长大,如果他们俩真成了夫妻,还有你什么事。再说,佩心的性情我是了解的,年龄又小,那知道到底喜欢谁。你对他一门心思,她对你好像并不是特别的上心。就算佩心也喜欢你,但这洛子豪你是控制不住的。其他的不说,就说佩心被子豪拦腰抱走。他都已经行动了,你再晚一步,恐怕只能注定无缘,当个路人甲了。”一说到这,顺文想起子豪与佩心的举动,佩心对子豪的行为表现,也不是特别的排斥。一下子自己没了信心。再加上姑妈的这一推波助澜,让他心中下定了决心。

“好,姑妈我听你的,你先出去吧!”孔顺文语言变得爽快麻利,这让佩心心下一寒,惊中忧思,全身全发着冷。

“好,好,好。”这珍珠捂着嘴奸奸的笑,“我,这就出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