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3章 智救两千金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5414 2015-11-25 20:03:52

  病床上,阮珍珠渐渐醒了过来,缓缓地看向四周。这房内众人皆在,靠着床延坐着的是容无器,连一向很少来自己房中的婆婆也在,还有一张小脸蛋认真的瞅着自己,见着自己醒来,欢快的大声喊,以引起众人的注意,显然自己昏睡了一段时间了,不然这小东西干嘛那么兴奋:“大娘,你醒了。你醒过来了。爹,奶奶,大娘醒了。”

见阮珍珠醒了过来:“夫人,你觉得怎么样了?”容无器先开了口。

“老爷,我没事,就是锦玉,在万花山。”阮夫人边说边哽咽起来。

“爹爹,锦玉姐姐在万花山,你找大学士舅舅把她救出来,不就可以了。为什么大娘,你这么伤心呀!我们快去接姐姐回来吧!”佩心自个认为大学士是锦玉的舅舅,自然也是佩心的舅舅。

“佩心,你小,你不知道。这万花山是京郊的大山。奇险异常。山中住着一些不法分子。个个是凶狠要命。”容太夫人知道万花山的消息也是从大街小巷的传闻中听来的。这万花山中的人大家都没见过几个,以传闻听传闻,自然的夸大了许多,当然空穴来风,也未必无音。

“大娘,爹爹,奶奶。这些不法分子,抓了姐姐干什么,绑架的话,是不是我们给他们银子就可以了。”佩心乐观的认为,听到看到大娘在厅内与下人们的对话,一直让春花在筹备着银子。

“可是,可是。已经十天了,绑匪也没有寄书信来说要银子呀!老爷,这洛家收到书信了吗?”正说着洛家,春花就急急进来:“夫人,老爷,太夫人。洛家老爷,大夫人,二夫人,求见。”

……

洛家人到来都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洛家的大小姐洛星岩比锦玉小一岁,在同一天同一地点被绑走了。

“无器兄,嫂夫人!”洛老爷先问候容老爷和容夫人,“你看,你看。”洛老爷迫不及待从腰间取出一封书信,递给容无器,“这是万花山的山大王写来的信,要求你我两家去赎人。我特意赶来与你们商量一下。”

珍珠一把夺过容无器手中的书信,仔仔细细的看起来,越看越头大,“这书信上都没说要多少赎银。”不时的皱起眉头来。

“我仔细看过了,这山大王说让我们看着给。还指定要两家各派一个小孩去送银,还必须是跟她们嫡亲的同胞手足去送。”洛二夫人解释说,那信纸有好几页,看着挺累亦费时,二夫人着急的说。这洛星岩虽是大夫人亲生,可一直由二夫人带着,感情跟二夫人还深些。二夫人说着说着就泪流满襟。

“无器,珍珠。我跟我家老爷商量了一下,我洛家就让子豪去一趟。”洛大夫人淡定地说,洛大夫人一向干练,不像二夫人般哭哭泣泣小女子模样。洛大夫人和容家的药坊亦有着生意往来,平时自己不出面,但现在两家女儿的事全合到了一块,自然按生意场上的惯列,直呼其名更显得相熟。

“洛大少爷。”阮珍珠迟疑,这洛大少爷是洛大夫人与洛云天的长子,“可我与老爷成亲多年,一直未生个少爷。现在……”珍珠这时特恨自己未能生个儿子,当年生锦玉的时候就费了心机整斯碧,导致自己终身未能再怀孕。这一直是她对容家愧疚的事情。

“让我去吧!”佩心牵着奶奶的手从正厅旁边侧门出来,清脆地说,“爹爹,大娘。让我去吧!容家没有少爷,可有小姐。虽然我不是大娘生的,可我也是容家的女儿,姐姐有事。佩心义不容辞。”听到佩心如此说,珍珠有点不放心,想想这些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现在居然让‘小仇人’去救自己的女儿,真是讽刺。但又不愿放弃这一次唯一的机会,“佩心,你才8岁。这很危险,要是去了像锦玉似得被关起来回不来,就不好了。现在锦玉已经,你再,那让你爹爹和大娘,奶奶我们怎么办呢!大娘还是想想办法,让大学士府的哥哥,姐姐去一趟。”

听到阮珍珠这样说,容太夫人心下暗喜,这倒也合了我的心意,我的孙女刚回来,这些土匪又是你阮珍珠的人,把我的孙女诳了去,到时回不来怎么办:“佩心,过来奶奶这边,锦玉姐姐会没事的,你和奶奶在这里等消息就可以了。不要着急,也犯不上着急。”听到这段话,洛大夫人沉不住气了,“珍珠,我刚才和我家老爷来你府上的路上,碰到大学士。知道你家侄女陪着你家侄儿参加侍卫选拔去了,这皇宫离这有点路,万一来回耽搁时间过长。恐怕误了大事。再者,全京城都知道这元珍公主生了雅兰格格难产去世后,大学士对一对儿女极为上心。”这一番话也说的在情在理。言外之意,除了佩心之外没有不二人选。

洛二夫人又补充到:“容老爷,容夫人,这人命关天,可不能多思呀!”

“是呀!是呀!无器兄,你拿个主意。”洛老爷问容老爷,这你家二小姐是你女儿,不是你夫人亲生,人家做不了主,你作为爹的,是不是可以拿个主意,再说,男子汉大丈夫,你一点威严都没有,平时里大家戏言你惧内,你这个时候就不应该惧内了吧。又转向容太夫人:“太夫人,我洛家连长子嫡子都舍出去了,您老人家就应相信我洛家已经布置的万无一失了的。你放心,这佩心与我家子豪一块去,一定不会有失。”听到众人一再所求。看着爹爹难以取舍,佩心做了一个举动,跪到地上磕了个头恭敬地说:“奶奶,爹爹,大娘。我娘临终的时候吩咐我,要我把大娘当自己的亲娘一样对待。锦玉姐姐又是我的亲姐姐。佩心来到府里后大娘待佩心如已出。佩心无法报答大娘的恩情。就让佩心干点能干的事情。恐怕现在除了佩心去,好像也没有什么人可以去了。就让我试试吧!奶奶,爹爹,大娘。”阮珍珠看看婆婆和相公,这虽然不是她亲生的,但也为之动容,让洛府的人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佩心这孩子,聪明,伶俐。但还是孩子,现在也是没办法的办法。这锦玉怕是真被人绑走了,不然这珍珠也不必把洛家的小姐一块绑走,她也没必要节外生枝。容老夫人含泪答应,希望斯碧能在天上保佑着佩心,等着佩心一离开,容太夫人就进了佛堂……

还未到五分之一的山上,所带的伏兵就被万花山所设计的机关一一挡在了山外。佩心和子豪自然就落入到了万花山人的手中,他们被绑着手,蒙着眼睛,走过弯弯曲曲的地方。走了好久好久大概一个时辰左右才来到了万花山的正厅中。

被解下蒙眼的布条,山大王坐在寨中,山大王是个五十来岁的年长人士,他端坐正中,一副明朝汉服装束。魁梧高大,胖胖有余。两只眼睛跟铜铃似得,长着一头白,黄相间的头发,头发向后面束起多条辫子。他看看这两个小孩,一个少爷打扮大概十四来岁,长得英俊,就是一脸严肃的样子,他问:“你是,洛家的还是容家的。”

“小爷我是洛家的大少爷洛子豪。”子豪听到山大王问他,镇定地回答。

听到洛子豪自称小爷,心下不爽:“你这小子,口气倒也不小。你爹,噢!你们满人叫阿玛,你阿玛在老夫的面前也要自矮三分,你倒自称小爷。好不尊敬。来人,把他拉出去鞭二十鞭。”

两旁所站的啰喽齐声相应:“有!”

佩心一见不好,这来人是自己的盟友一旦出事,自己就会更危险。马上下跪求饶:“大王爷爷,大王爷爷,求您饶恕子豪哥哥的不敬之罪。”

“你是!”山大王见这个小姑娘,可爱,长得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明亮动人,伶俐活泼的样子又十分的懂礼貌。

“我是容家的二小姐佩心。”佩心不紧不慢地回答。

“容家二小姐,你这是在骗我了,这容家只有大小姐,哪来的二小姐。”山王大吹直了他面前的白黄相间的大胡子,瞪直了大眼睛吓唬起佩心来,“你倒解释解释,如果敢骗我,我就把你也留在这万花山了,给我夫人当丫环。”

“山大王爷爷,我叫佩心,是容家的二小姐没错,我娘不是阮珍珠,我娘叫陶斯碧,我娘是我爹的表妹,当年我外公外婆家家道中落,又与我爹失去了联系。我娘就只身来到京城寻找我爹,可我爹与阮珍珠大娘订下了婚约,我娘只好忍气吞声地嫁给我爹当小妾。后面我娘怀了我,因为和大娘赌气,我娘就带着我去了阳光村。直到我娘去世,我就被接回了容府。我回容府不到半个月。”这些父母的往事,都是佩心从奶奶那了解过来的。

“好,就算你说得对。你的银子带来了吗?”听着佩心讲述起自己的经历来,这山大王也是被感动的稀里哗拉,让洛子豪在一旁看的云里雾里。

“带来了,这一万两加十两。”佩心把银票恭敬地递给山大王的旁从。

“一万两就一万两,怎么还有十两。”山大王不禁问,自己从来没有打家劫舍,只是占山为王,也没造过大恶。只是这自己手中有两个手下,许威,苗小。经常背着自己干些不法勾当,在外冒充自己的名义,到处打家劫舍。这次又惹了容洛两家,离谱的把两家的女儿绑了来,还以自己的名义写信给了洛容两家。自己骑虎难下,只得先扣留了许威,苗小两人。本来想送到官府,可没想到,这洛容两家的人已经上了山来了。又见这小孩好玩,吓吓她。

“是这样的。山大王爷爷。我看了您身边的那把剑,出自碧月派。知道你没有像传说中的那么坏。这碧月派是江湖第一女派。他们卖剑只卖给貌美,肤白,长像气质好的女士,并在剑上铸上此女子的姓名,而此女子这剑只能送给她的心上人。您这把剑一直随身而带,想必是您的夫人所赠之物。”

“不错。小小年纪很有见地。”山大王夸赞。

“既然是您夫人所赠,您夫人能看上您,那您年轻的时候自然也是相貌堂堂,英伟不凡。像这样的您必定是被逼不得已而才上山而居。”

“对的。想不到你小小年纪,如此聪慧。”山大王叹息道。山下的人都传我上山为匪,连我夫人都直说时常的拿来调侃。这小姑娘居然只是隐隐带过。

“我本是边关守将的儿子,因我父亲被奸人所杀。我一直被康熙皇帝追杀。逼不得已才上了此万花山。”这佩心明显触动了山大王的心绪,把真实的身份都给曝光了。

“山大王爷爷,那您现在还想做回自由人吗?和您漂亮美丽的夫人去游边天下吗?”佩心问,这佩心的母亲从小出生官宦之家,遍览群书,曾经告诉过佩心一个故事,碧月派的故事,有提及到一个碧月派的神女爱上了一个犯臣之子,放弃了自己的身份地位,她从小有个理想就是游遍世界。就是没想到的,佩心居然把娘告诉她的故事中推出了这个人,还能应用到实际生活中来。

“想,当然想。”山大王不禁动容地说。

“那您从现在开始就应该不再干打家劫舍的事情,好好的做人。这山间环境很好,可以遍植花草。自然生长的有很多,其中有好多都可以入药。这些药草,名花您可到京城来卖。我容家是御医坊,家里开了药铺。好多得不到的药在你山中就有,长此以来,我们两家就是合作伙伴了。您看好不好。”

“这。”

“佩心知道,您,您还担心,皇上派兵来追杀你。其实您不用担心。康熙皇上是个大孝子,他现在正在满城贴皇榜求一种叫美艳舞天下的草药入药,治皇太后的病呢!皇太后的病只缺这一种药,寻遍天下都没有此药。皇榜中又说,如果献药治好皇太后的病,有罪免罪,无罪升官,再赏银一万两呢!我刚才来的时候,虽然蒙着眼睛,可我闻到了美艳舞天下的药草香味。这药草香味比较特殊,有着八种淡花香,七种草药香,又只长在悬崖绝壁之中。这种药草百年才得一株,它所生长的一里之内,不会有蚊虫蛇蚁出没。现在时值盛秋,天气还炎热。但刚才来的时候就没有发现有蚊子叮咬。我大胆猜测,那株美艳舞天下,就在悬崖峭壁之上。您可以先试试,把洛星岩和容锦玉先放了,把药草献给朝廷,由我爹爹送去。”

“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山大王夫人从岩壁后出来。看她打扮的还算得体秀气,一猜就是山大王夫人,此人也年近五旬了。走路有点一跋一拐的。见她的容貌身段年轻时必是一位难得的佳人。

“夫人,这样您看行不行,我呢!就先留在山上。您让山大王把其他人先放回家吧!”

“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让一个小女子出头。要留一起留。我也留下来。”洛子豪豪气盖天的说。

“好,有点骨气。这样,我也不是信不过你。这样,这几天刚下过雨,路还是有点滑。洛子豪你就带着容锦玉和洛星岩先下山吧!我再修书一封,把这件事与你两家说个明白,你帮着把美艳舞天下送去给容御医。等太后病好了,皇上的圣旨一到,我们就放了佩心。”这山大王夫人的打算也对,这山势很难攻打,既然把药献给了太后,又把其他的小姐公子先放了以示诚意。这容佩心既然是庶出,自然不会在容家很受到重视。就算太后病未好或治死了。也有个小丫头在手中不错。洛子豪看看佩心坚定的眼神,也只好送锦玉和星岩回家。到了山下,洛子豪把锦玉和星岩交给大学士的人,又折回山上,不顾身后容洛两家的人苦苦劝说……

“你怎么又回来了?”山大王夫人问洛子豪,这个小少年倒也是言出有信呀!

“我爹从小告诉我要讲义气,我和佩心是一块来,就要一起回。”洛子豪坚定地回答,让佩心在洛子豪眼中看到了坚定,义气。

既然如此,山大王和山大王夫人只好,只好好吃好喝的款待佩心和洛子豪。佩心也在山上就地取材把山大王夫人的多年风湿腿给治住了。

十月十五日,容无器带着康熙的圣旨来了,被万花山的人恭敬地迎到了山上。圣旨下:“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万花山葛军在山中为寇,念其先祖为国守边疆之苦,又献药草救皇太后以续命,特此赦免其罪,并把万花山赐给其安家之用。并赏银千两,以兹安老。钦此!”容无器念完圣旨后,见到女儿抱在怀里,老泪纵横:“佩心,佩心,是爹爹没用,让你涉险。”

谢领圣旨后,葛军说,“容太医,你这女儿聪慧过人,这也是你的功劳呀!”洛老爷笑呵呵的夸奖,看看子豪毫发无损,笑道,“葛军,我这儿子给你添麻烦了,我这就领回家了。我夫人引颈相盼可是有一个月了。”

“容大人,洛大人。希望你们原谅我夫妇两人鲁莽,与不敬。”葛夫人拉着葛军向两位大人行礼,“来人,把许威和苗小押上来。”随着葛夫人一挥手,两小人就洛大人带来的人给押了过去。

“嗯!我和容大人都是四品官员,受得起你们一拜。不过,我这儿子在这里一个月倒也白胖了许多,有所打扰,有所打扰。”寒暄过后。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脆香楼的安嬷嬷知道阮珍珠的为人,自己手中又有她多年的把柄。再说自己对她还是有利用价值。听到锦玉小姐也没事了,悬着的心也就放下了。又不敢惹她,自备了厚礼,自个让人打了她八十大板,算是负荆请罪了。

一转眼:寒来暑往,十年转眼就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