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圆月弯弯照九州

第12章 绿珍珠送画解芊雨之围

圆月弯弯照九州 芳燕凌 1430 2015-11-25 20:03:55

  佩心把‘闪电’交到葛家门僮的手里,说:“葛山,少爷在家吗?”

“在,在书房呢!”葛山笑呵呵地回答,八卦地凑近佩心的身边说:“‘佩心小姐,这你的姻缘簿上把洛大少和孔少爷除名了吧,这怎么排,我家少爷是不是第一位了,你就选我家少爷吧!他可不像其他人,心里有公主,还有坏心眼。我家少爷,你看,家世富庶,心地善良,人还朴实。你不妨考虑考虑我家少爷。’‘这葛山是葛家的家仆,是当年和木风芊雨兄妹一起从育婴堂领来的。今年不过十四岁,只是他的命没有木风芊雨好,只是当了家仆,而不是少爷。他一向八卦又是个小孩,佩心也不跟他多计较,”小山子,我一会就出来,马就不用牵到后院喂草了,就拴在树下吧!“佩心指指葛府门前的两棵大槐树,这大槐树是当年从万花山上连根拔起离下来的。想不到种了也有十年了。

“佩心小姐,我刚才的提议,你可要听进去啦!”这葛山仗着与佩心的交情总能说出一些不上不下的话。这佩心可怜他,每次来葛府都会替他求些东西,只要他开口。他都会帮他向葛木风索要,葛木风不给的,她自己也会自掏腰包。

“小山子,你个小孩子,懂什么。干好你自己的事,皇帝不急太监那么急干吗?”望着佩心往里走的身影,小山子,摇摇头,“少爷,我这倒成了太监了。真是好心没好报。”

……

佩心延着围廊走了几分钟,穿过小花园,穿堂过厅几番,在一座华丽的独幢阁楼前停下,轻敲几下,见没什么反应,就推门而入,看见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举笔正准备下笔在这宣纸上,点点墨墨还未下笔,犹豫不决,又拿捏不准:“葛大少爷,别来无恙。”

“佩心,佩心,你怎么来了。你可有大半年没有来我家了,我记得上次来我家还是我娘生病,你替你爹送了几贴药过来的时候。”葛木风看到佩心出乎意料地说,又惊喜又意外,“你就这样推门而入,不怕万一我在里面洗澡呢!”他心里喜欢佩心,但知道佩心之心并非属于他,他自恃为君子,不愿夺他人所好,当时以为佩心会嫁给孔顺文,看现在花落谁家还不知。

“木风,你我还不了解。你的作息时间一成不变,这个时间除了在书房,还能在哪?葛家的书房可花了重金,搜罗了这普天之下的各种奇书。连杯水都不敢在这书房,怎么可能洗澡。对了,你又欺负芊雨了。”

“这丫头,每次遇到事情,都会向你告状。从小到大都是。这辈子恐怕她都离不开你了。你看看,她把你送我的唯一的一幅画给弄坏了,撒了好多的墨水。我怎么弄也弄不掉。气死人了。”这木风不像别人,做事,说话总能痛痛快快,也不扭捏作态。这也是佩心欣赏他的原因与理由。

“唉!我送你的画,我又不是吴道子,唐伯虎的画,我的画又不值钱。你要,我再画几幅给你。十几幅也没关系。”佩心从书案上拿起一块精致的桂花糕放在嘴里,自然而又随意。这葛家他是熟悉的,比芊雨还要熟悉。虽天天没住这,但她的记忆力极强,这宅府的图她看过一边就一,一记下。芊雨到现在还不知道东门和西门的方位。

“那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这幅画有小时候的回忆,小时候的佩心是我的好朋友,是我的小媳妇。长大了你,已经不是当年我的小媳妇了。你的心变了。”木风黯然地说,神情落寞无边。

“木风!”佩心把手放到他的额头上测他的温度,再按按自己的温度,说,“没发烧呀!”芊雨这半年来都时不时告诉自己,这哥哥知道自己拒婚后,整个人都是变了。意志消沉,闷闷不乐的,见谁都爱理不理的。家里的生意也不爱管了。当然之后的再次拒婚,让他连书房都不太离开。

“佩心,当年我来到府里的时候,是你陪着我一块玩。我的手被花刺伤了,你还用你的手帕替我包扎伤口。”回忆小时候的情景,木风总是甜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