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老公被嫌弃

第27章 质疑

总裁老公被嫌弃 遇之妙 3310 2015-11-25 20:05:05

  “宇文少爷,我们已经把最好的工程师都叫过来,很快就可以把电梯修好的。”经理边在表面上稳住宇文望,边在心底祈祷,程雨晴千万不要在电梯里面受伤。

经理还没祈祷完,一个负责的工程师就来报告,“经理,牵拉电梯的钢丝有一条将近断裂,电梯不能再移动,只能让一个人爬进去,把里面的人救出。”忙碌的抢救人员还不知道困在电梯里面的是重要人物。

话音刚落,周围的空气骤然跌到零度一下,经理不禁发抖。

“宇文少爷,你放心,我们会把程小姐救出来的。”字面上是很确定的,但经理的语气就没有那么确定了,他甚至连双眼也不敢看着宇文望。

“拿着!”宇文望看也不看经理一眼,迅速地把深色的西装外套脱下,塞到安达手上,卷起衣袖,走到电梯前,准备怕进电梯里面。

安达拦在他的身前,“老大,这万万不可!”

“让开!”宇文望霸气地把安达推开,其他人更加不敢阻挠他,自动给他让开一条道。

宇文望趴在地上,双手使劲,后退着爬进电梯。待下半身完全进入电梯了,宇文望双手抓着地面边缘,把身体悬在半空中。

他低头看了看,昏暗中看到他的脚离电梯的底部还有三十公分的距离。刚才工程师的话他听得清清楚楚,所以他并没有就这样跳进电梯里面,而是移到左侧,以电梯里的扶手做一个借力点。

宇文望左脚踏到扶手上,右手松开,靠左手支撑整个身体的力量。待左脚站稳,他一点没有停顿,松开右手,靠着扶手的缓冲,双脚轻盈地落在了电梯的地板上。

透过外面射进来的光线,程雨晴在迷糊中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无力的双手尽力地向着宇文望的方向抬了抬。

宇文望立刻把程雨晴抱起,怀里冰冷的身体,让他有那么一刻认为,自己抱着的人已经没有了生息。

他紧了紧胳膊,低头在程雨晴的额头印上一吻,轻轻地安抚道:“别怕,没事了!”

程雨晴头往宇文望的怀里钻了钻,双手紧紧地攒住他的衬衣,白得透明的脸上露出了点点笑意,嘟囔道:“真好!你没有扔下我一个人。”

宇文望并不明白程雨晴的意思,不过还是再次吻了吻她的额头,柔声说:“傻丫头,有我在,不要怕!”

宇文望想要换一个姿势,一手搂着程雨晴的腰,按照刚才下来的路回到地面。可是程雨晴双手死死地攒住了宇文望的衣服,宇文望哄也哄过,硬掰也硬掰过,就是没办法让她松手。

“不要扔下我一个!”

程雨晴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双手攒得也更紧,似乎要在宇文望的衬衣留下十个指洞。

“哐哐”,电梯摇晃了两下,发出并不悦耳的碰撞声。

“老大,你怎样了?”

“宇文少爷,你怎样了?”

经理和安达同时惊呼,宇文望皱了皱眉,没有回答他们俩,轻拍着程雨晴的背,像哄小孩子一样,让她平静下来,“我不走,我不走,晴晴不害怕。”

在哄说下,程雨晴很快得安静下来,熟睡在宇文望的怀里。宇文望看着怀里睡相犹如婴孩一般的程雨晴,无奈地摇摇头,大声喊到外面,“安达,把安全绳放下来。”

早已在地面上准备好的安达把安全绳放下。宇文望把绳子末端的安全带套到身上,上面的人迅速地把两人拉上来。

看到宇文望怀里的程雨晴表面上没有伤痕,经理的心终于从喉咙回到了胸口。

宇文望抱着程雨晴径直走进车厢后座,安达随后进入驾驶室,驶向医院。宇文望低头看着怀里的程雨晴,嘴角不自觉地往上翘。

十七八年前,程雨晴刚出生那一阵子,老爸老妈就带着他来到医院,说要看看他的未来媳妇,他只好不情愿地跟着去。

还没踏进病房,就听到一声洪亮有力的哭喊声,他讨厌地皱了皱鼻子,想要后退,却被母亲牵进了房间。

进入房间,婴儿的哭声就更加大了,充斥着整个房间的空气,让宇文望觉得头痛,真是讨厌的小孩。还没有懂事的程雨晴就这样被宇文望记上了一笔。

宇文望坐到沙发上,看着窗外的园子景观,在吵闹中寻找一个相对的安静。可是不知道谁的提议,把他的安静完全打破了。

他只记得那时候正望着外面思索着某事,皇甫暄妍突然把程雨晴放到他的大腿上,说让他哄哄未婚妻。

一个软软的身体,让宇文望全身僵硬。他的手悬在空中,不知要怎么放才好,而躺在他大腿上的程雨晴不知道是感觉到宇文望的不喜欢,还是宇文望的姿势让她不舒服,她哭得更加的厉害。

程雨晴皱巴巴的脸由于哭泣而通红一片,她挥动着小拳头以作抗议,“呜哇……哇……”宇文望真的想把程雨晴丢掉,他一点都不喜欢这个只会哭的小家伙。

他这么想也这么做了,宇文望双手托在程雨晴的背后,把她托起,想要把她放在沙发上。小丫头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即将失去温暖的怀抱,小手突然攒住了宇文望的衣服,收住了哭声,小脸在宇文望的怀里蹭了蹭,把满脸的泪水鼻涕全部擦到了宇文望的衣服上。

“咦!”宇文望皱了皱鼻子,对这个不爱干净的丫头更加不喜欢了。

“呵呵!”在一旁的皇甫暄妍不以为然,还高兴地说:“未婚夫果然不一样,一抱起晴晴,她就不哭了。”

王倩欣也附和道:“这丫头哭了一个早上,没想到小望抱抱她就不哭了,真是有了老公忘了娘。”

大人们你一句我一句的,什么以后结婚生子的事情都涉及到了,宇文望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睡着的丫头,嘴巴还不时地吧唧吧唧的,心中那只一个恨字。

他俯下头,十分认真地对着睡得正香的程雨晴说:“我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又丑又爱哭的丫头,以后离我远点,知道吗?”

车子停下,宇文望的回忆也被打断了。医生早以等候在医院门口,然而,宇文望把停在门口的担架床忽略,紧紧抱着程雨晴进入病房。

医生虽有不满,却不敢吭声,跟在宇文望的背后进入病房,布好仪器,准备给程雨晴做最详细的检查。

医生准备就绪,但见宇文望坐在病床上,没有一丝离开的意思,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由这次的主治医生开口说道:“宇文少爷,麻烦你离开一下,我们要为程小姐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

宇文望冷眸扫过站在前面对他说话的主任,主任不禁打了个哆嗦。

“就这样检查!”不是要求,是命令,是一道让人无法违抗的命令。

“这……这样……我们很难……”那个主任头脑一片空白,连自己要说什么到不知道。

宇文望抚了抚程雨晴的头顶,细声柔语地说:“晴晴乖,躺平让医生好好检查一下。”

“唔……”程雨晴扭了扭身体,嘟着嘴巴,在诉说着她的不愿意。

宇文望握着程雨晴的手,拇指在她的手背上抚摸着,“晴晴乖,望哥哥在旁边陪着你,好吗?”

程雨晴沉沉地睡着,似乎在思考着宇文望提出的条件。宇文望也不催促她,耐心地等待着她的答案。

许久,程雨晴攒着衬衣的手渐渐放松,宇文望调整了一下程雨晴的姿势,让她平躺在病床上,自己则坐在了床边的椅子上,把那双柔软的小手裹到自己的大手里。

“开始吧,我不会妨碍你们的。”又是一道命令,犹如皇帝的一道圣旨,下面的人不得不从。

医生护士们一个口号一个动作的,小心翼翼地给程雨晴检查,还不时地用眼尾瞥瞥宇文望,害怕稍部留神就得罪了他。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医生得到一个让人吐血的结果……程雨晴只是睡着了。刚才看到宇文望抱着程雨晴冲进医院的样子,旁人都以为她是处于严重的状态,谁知道……

“你确定?”宇文望一脸疑惑,明显是不相信医生的检查结果。

医生们同时点头,“宇文少爷,经过我们的检查,程小姐只是睡着了而已,你不要太过担心。”

“怎么可能,刚才她全身都是冰冷的。”宇文望在对医生提出质疑。

带头的主任心中白了白眼,面前这位宇文少爷就这么希望程小姐病了吗?说她没事,他还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虽然心里这么想,主任面上还是耐心地解释道:“根据程小姐过往的医疗记录,她患有幽闭恐惧症,处于密闭的环境里面她身体就会有一些不正常的反应,只有离开那种环境,她的病征就会好转。”

幽闭恐惧症?这个名词对于宇文望来说并不陌生,只是他从来没想过程雨晴这个胆大的丫头会有这样的一个心里病。

“你确定吗?”宇文望还是不相信。

“晴晴确实患有幽闭恐惧症!”回答的人是杨筱星,她从商,回到家族企业帮忙,反而选择穿起白大褂。

这家医院是朱沛聪为了自己的女儿所开办的,算起来也是朱家的产业,虽然医院行政管理方面一直由朱霄亮管理,但朱霄亮对自己妹妹是千依百顺,杨筱星才是医院真正的老大。

由于两家的关系密切,程雨晴被送进医院,医院的人就已经通知了杨筱星。已经下班的杨筱星以火箭般的速度折回医院。

主任看到杨筱星进来,就如看到了救星一样,向她点了点头,便带着一众被吓坏的医生护士离开了病房。

宇文望皱了皱眉,“我记得她小时候并没有这个病的,这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杨筱星侧着头想了想,正要开口回答,一个身影冲进病房,一个拳头打到了宇文望的脸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