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老公被嫌弃

第24章 变化真多

总裁老公被嫌弃 遇之妙 3158 2015-11-25 20:05:04

  全校估计最正常的就是杨林了,只有她还是像以前一样对待程雨晴,该打招呼的时候打招呼,该责备的时候责备。

程雨晴刚休假回校就碰上了期中考,高三的期中考不像其他年级,随随便便的,老师们都按照高考的规格来规定学生,整个年级都蔓延着紧张的气氛,大家都想利用这次的考试,看看自己的程度。

程雨晴本来成绩就不算好,还在公寓里放松了好几天,几乎全部的知识都交还给老师了,成绩全线飘红。加上其他同学的认真,她的成绩从班级的中游跌掉了下游位置,让老巫婆的双眼比试卷上的红字还红。

“程雨晴,麻烦你过来办公室一下!”老巫婆把正在自习的程雨晴叫到了办公室,把她的成绩单递给她。

看着成绩单上面的红字,程雨晴暗暗叹了一口气,果然奇迹是不会发生在她身上的。

“程雨晴同学,你的私事我不想理,也没权利过问,但你总不能就这样放弃学习吧?按照你之前的成绩,加把劲冲一冲,考上普通本科是没有问题的,但期中考你竟然考出这么一个成绩,你是要告诉我你彻底放弃了吗?”

血液一下子全部冲到脸部,程雨晴从耳根到脸部都是通红的,她低着头,不敢看一眼老巫婆黑框眼镜后面那双犀利的眼睛。

“你以为身为宇文望的未婚妻,就可以这样子吗?你觉得你这个样子可以配得上他吗?”

“没有!”程雨晴立刻反驳,“我和他并不是那样的关系,我没有想过要依附他。”声音很小,但十分肯定。

但老巫婆似乎没有听到,继续说道:“有些东西不应该在这个年纪告诉你的,不过又不得不跟你说,男人是一个易变的动物,如果一个女人只靠着男人,不好好增值自己,很快就会被淘汰的。”

“巫老师,我下次会努力的!”为了结束这次谈话,程雨晴在老巫婆说话的空隙,立马表明心志。

“嗯!”老巫婆点点头,一心以为程雨晴是把她的话听进去了,“给你家长打给电话,我要和他们说说这个情况。”

见家长?程雨晴瞬时抬起头,嘴巴微撅,双眼写满了哀求,“巫老师,我下次真的会好好努力的,可以不……”

老巫婆看穿了程雨晴的想法,在读书阶段,每一个学生最害怕的就是见家长,程雨晴也不例外。她挥了挥手,“高三阶段老师和家长的沟通是很重要的,这样会更好地帮助你学习上的进程。”

程雨晴走出办公室,叹了口气,拿着电话拨给了自己的母亲。

“晴晴,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什么事了?”一接起电话,王倩欣关心地问道。

程雨晴有气无力地说:“妈,老师说让你过来一下。”

“晴晴,发生了什么事了?”王倩欣也有些惊讶,虽然说程雨晴不是学霸级的学生,但从小到大也不会被要求见家长的。

“没什么,只是说一下学习上的事情。”

“哦!”王倩欣松了口气,“不过我和你爸在外面,不如叫你哥过去吧!”

程雨晴白了白眼,自己老爹又带着老妈去环游世界,留下她在这里不理不管了。唉,估计只要他家的父母会放下一个高三的孩子不闻不问。

“妈,不用了,我跟老师说一声,等你回来好了。”程雨晴才不愿意让程宇阳过来,给自己那个超级厉害的大哥知道她连考试都不及格,估计又有一段时间被笑了。

“诶,晴晴,不用麻烦了,我让你皇甫阿姨过去就好了,反正你现在住在她家,她更加清楚你的情况。”电话挂断前,王倩欣说道。

“妈,不用了,怎么麻烦皇甫阿姨呢?”程雨晴拒绝道。

“没事了,就这么决定了,她会十分乐意的。”

电话挂断,程雨晴无可奈何地对着手机扁了扁嘴,自己老妈怎么可以这样子,让她的丑样子毫无遮掩地摊在外人面前。

程雨晴受到皇甫暄妍的电话,说她快到了,让她在大门处接一接她。程雨晴站在校门处,盘算着怎么让皇甫暄妍帮她保密这件事情,却没有想到等来的是宇文望。

“你、你怎么来了?”

“不知道是谁要见家长,让我把会议都放下呢?”宇文望语气极淡,不过就如一把利刃一般插进程雨晴的心中。

“不是皇甫阿姨过来吗?”此时,程雨晴真的后悔同意自家母亲去通知皇甫暄妍。

“她没空!”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高三级的办公室。宇文望抬头看了看门边的牌子,似笑非笑地说:“没想到还会以家长的身份进来这里一次。”

“诶诶……”程雨晴拉着宇文望的胳膊,“望哥哥,你忙就先回去公司吧,我跟巫老师说一声,推迟一下就可以了。”

宇文望把程雨晴的手掰开,耸耸肩,“反正都来了,也差不了那一点点时间。”

语毕,宇文望就走进了办公室,而程雨晴只能悲哀地看着宇文望的背影,祈祷着老巫婆不要把成绩单拿出来。

事实证明她的祈祷又一次得不到应许,在车上,宇文望拿着那张那栏全是红字的成绩单,嘲讽地说:“原来你就是这个水平啊!”

“与你无关!”程雨晴把成绩单抢过来,双手压在了大腿上。

宇文望摆摆手指,“错!从今天开始,这就和我有关。”

“为什么?”

“因为我答应了巫老师帮你补习。”

“我不要!”

“轮不到你决定!反正当时你过来我家,我妈和王阿姨也是让我做你的家教。”

程雨晴嘴巴嘟得长长的,一脸哀怨,宇文望好笑,有这么痛苦吗?

看着程雨晴一副委屈小媳妇的样子,宇文望心情大好,今天公司的不顺被他抛诸于脑后,他之所以自告奋勇地帮程雨晴补习,就是要看她这样子,要报回之前的仇。

“快点,再给你五分钟的时间!”宇文望催促着程雨晴。

程雨晴只好把碗里剩下的饭菜全部倒到嘴里面,她现在可是不敢得罪宇文望,昨天就是慢了那一两分钟,那个家伙竟然让她多背了一篇英语课文,让她昨天到差不多一点钟才可以睡觉。

“晴晴,慢慢来,别听他说的,这样子对胃不好。”皇甫暄妍看着程雨晴鼓鼓的腮帮子,心疼地说。

“慈母出败儿。”宇文望冷冷地说了一句,便转身上楼去了。

程雨晴立刻把手上的碗筷放下,跟着他的身后一同上楼去了。

“今天做这里,这里,这里……”宇文望翻着装订成一本的习题,在需要做的地方留下了记号。

程雨晴咽下最后一口饭菜,“可以先让我做完作业吗?”

宇文望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抬头,盯着程雨晴,“今天自习课干嘛去,我那天已经说得很清楚,在吃饭前一定要把作业完成。”

“我已经很努力了,谁让数学老师把自习课占用了?”程雨晴嘟着嘴巴,好不委屈。

“那你可以在课间里面做啊!”

“课间那一点点时间,哪……”程雨晴话还没说完,宇文望就从她的书包里面抽出那些图纸和缝制中的毛绒公仔,“做作业你没有时间做,但你有时间去做这个。”

话音刚落,宇文望就把那些图纸,连带已经缝制了一半的泰迪熊全部撕烂。

“你要干什么?”程雨晴立刻上前拯救那些她费尽心血的宝贝,可是已经太迟了,他们已经成为了碎片。

程雨晴屁股坐在沙发上,泪水禁不住涌出,一滴一滴,顺着脸颊滴落到深蓝色的套子上,形成一个个深色的印子。

“我要怎样与你无关!就算我全部考零分也与你无关!”程雨晴边哭边骂道。

“的确!”宇文望非常同意程雨晴的话,“如果不是看着巫老师的面上,你以为我会看你一下吗?你以为每天下班后还要为一个大笨蛋补习很舒服吗?”

说完,宇文望转身走去浴室,再也不看程雨晴一眼。

坐在沙发哭了好一阵子的程雨晴情绪发泄过后,还是乖乖地走到那张为她而加在书房的书桌前坐下,认真地完成今天的作业。她才不想像那一天一样,被老巫婆叫到办公室,被她当着众老师的面教导她那些所谓做人的道理。

她对着紧闭的门冷哼了一声,哼,跳级很了不起吗?说她是大笨蛋,你才是书呆子。我就要让你看看我程雨晴的厉害。

宇文望进来时,看到的是程雨晴盯着红红的眼圈,专心地做着作业。他拿过复习资料,把今天晚上要完成的任务标出后,便回房间了。

“小气鬼!”程雨晴对着宇文望的背部做了个鬼脸,小声嘟囔道。她花了好几个中午的心血被毁了,她还没生气,他竟然生气了。

宇文望再次回到书房时,程雨晴已经抱着英语书躺在沙发睡着了。宇文望走到书桌前,看了看还摊开的习题,嘴唇弯了弯,这个丫头并不笨,就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他把盖在程雨晴脸上的书拿开,抱着她会房间睡觉。

“晴晴,你脸色不太好,没事吧?”皇甫暄妍见程雨晴脸色有点苍白,关切地问道。

程雨晴打了个哈欠,摇摇头,“阿姨,我只是有点困而已。”其实程雨晴不只一点困,她是十分的困。每天她六点就被叫起来背英语课文和古诗词,晚上不到十一点半也没得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