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老公被嫌弃

第21章 饭堂风波

总裁老公被嫌弃 遇之妙 3046 2015-11-25 20:05:03

  宇文望对众人的笑意不明所以然,扭过头去看看背部。他隐约看到了一副图画,眉头紧蹙,迅速地把衣服脱下来。

不看还好,一看宇文望的脸色就像抹了黑炭一般。他的衬衣上画着的是一个捧着一个杯子的小女佣,作画人还害怕别人看不明白,在旁边加上旁白:主人,有什么需要呢?

这样一幅画画在衬衫背后就算了,最糟糕的是画画人的高超技艺,所有人只要看一眼,就知道画里面的人是宇文望。

程宇阳艰难地忍住大笑,拍了拍宇文望的肩膀,“兄弟,你得罪人了吧?”

杨筱星仔细研究了衬衣上的笔迹,环视了包房一眼,把藏在角落处的两台加湿机关掉,调侃道:“哥,看来那个人很清楚你的行程,最近招惹了什么女人了?”

不仅杨筱星,在场所有的人都看得出,宇文望衣服上的漫画是用特殊的笔画的,碰水就会显示出来。为了让这画显出来,那个人有意地加大了房间的湿度,让水汽可以进入薄薄的衬衣。

宇文望回忆着这一天发生的事情,迅速地锁定了凶手。

“程雨晴!”他顾不得在场的人,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他简直可以用恶劣二字来形容程雨晴这次的行为。幸好只是朋友聚会,如果是见客,那后果不堪设想。

“没有想到雨晴妹妹的画工这么好,简单的几笔就可以画得这么传神。”在宇文望的怒吼声中,一把沉稳的声音响起。

宇文望瞪着声音的主人杨霄亮,可是杨霄亮并没有被震慑,优雅地拿起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茶。

难道程雨晴让他们看到了宇文望的窘像,这帮“损友”怎么会放过,程宇阳对自己妹妹的行为十分骄傲,“晴晴天赋真高!”

“雨晴妹妹可以到你公司做游戏人物的设计,估计很多人会喜欢她的创作。”杨筱星对朱颖说。

朱颖完全把宇文望那副黑脸忽略掉,附和道:“我也这么认为,不知道她有没有兴趣加入我公司呢?”

宇文望一拍桌子,穿上衣服,气冲冲地离开了厢房。杨霄亮拿起沙发上的纸袋子追了出去。

“望!”

宇文望停下步伐,回头,语气不善地说:“干嘛?”

“给小惜的礼物你忘记拿了。”杨霄亮把袋子递给宇文望。宇文望接过后,转身离开。

“望,等一下!”杨霄亮拦在宇文望身前,“虽然说这个玩笑开得有点大,但雨晴还是小孩。小女孩就是爱玩一点,并没有恶意顶,你别对她太凶。”

宇文望看着杨霄亮好一阵子,嘴唇扯了扯,似笑非笑的,“你也觉得这太恶劣了?我真的要回去好好惩罚她。”

说完,宇文望转身就走,杨霄亮对着他的背大声喊道:“宇文望,你别伤害她!”

宇文望扭过头,嘴唇勾了勾,“她是我的未婚妻,我有权利和义务教育她。”

宇文望的一句话让杨霄阳不得不停住追向前的脚步,只能看着宇文望渐渐消失在视野中。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杨筱星和朱颖这两个女魔头早就把宇文望衬衣上的图画照下来,并上传到群上,还你一句我一句地赞扬程雨晴。

“雨晴,你太棒了!”去不了聚会的宇文惜看到信息后,以百米飞人的速度跑到程雨晴的房间,一下抱住她。宇文惜的感觉太爽了,就像程雨晴帮她报了一个深仇大恨似的。

在专注地画图纸的程雨晴没有留意手机上的信息,对宇文惜的赞叹有点疑惑。

宇文惜对程雨晴太了解了,立刻拿出手机帮她解惑。

“雨晴,你画得太棒了,那天看到那件西装我就想着哥穿女佣衣服的样子,没想到你真的把这画下来了。”

“哈哈哈……”虽然早已预想过宇文望穿上这衣服的样子,但真正看到又是另外一番景象,只能说杨筱星和朱颖太厉害了,竟然把这一幕都抓拍下来了。

“很好笑吗?”冷冽的声音打断了两个小女孩的笑声,宇文惜抬头看见大哥那张比包公还黑的脸,选择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留下程雨晴一人。

“没义气!”程雨晴嘟囔道。

“砰”的一声,宇文望把程雨晴逃走的希望断绝了。

“你觉得这样很好玩吗?”宇文望严肃非常,“你有没有想过后果可能会很严重的?”

“这有什么?最多就是你出出丑,让人知道大家心中的男神也不是这么完美无缺的。”程雨晴觉得宇文望有点小题大做。生气她可以接受,因为她让他出丑了,但有必要说什么后果很严重吗?

“你有没有想到如果被那些合作方看到公司的领导者竟然这样,他们会怎么样想我们公司?你知道这随时就是几十亿的生意。”

见程雨晴不知错,宇文望就更加生气了。平常那些小捣蛋他可以忍受,但这次已经超越了恶作剧的定义,他不能放任程雨晴不管,让她不知天高地厚。

“我就是知道今天晚上只有你们几个人才……”程雨晴完全不同意宇文望所认为的任意妄为,如果今天晚上是有其他不熟悉的人在,她绝对不会这样子做。

宇文望冷笑,“知道?这一天的事情你都可以全部预计到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白天去见客人,而刚好一个服务员不小心把水倒到我身上怎么办?或是说客人的公司刚好停电,我的汗水湿透了衬衫又怎么办?”

程雨晴被宇文望的那些如果问得哑口无言,她确实没有想到这些,她单纯地认为他工作根本不会碰到水,所以只有在她特地制造的高湿度房间里面,画才会显出来。

程雨晴瞪着大眼睛,许久才找回来自己的声音,“你……你这是干什么?”

“惩罚!”宇文望简略地说出两个字后,潇洒地离开了房间。

“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来的?”程雨晴对着桌面上的试卷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但卷子上依然空白一片,她索性把笔扔下,抱起旁边刚做好的泰迪熊,大字型地躺在床上。

“唉……”程雨晴叹息道,最近似乎事事都不顺心,学校的八卦没有因为时间的过去而减淡,反而越炒越烈,她只要一出现在学校的范围内,总有不一样的目光投射过来,当然,也总有一些小人在她身后做一些小动作。

程雨晴一个翻身,趴在床上,双手捉着泰迪熊的胳膊,手肘撑着床,“你想家了,对吧?”

程雨晴的手腕轻轻转动了一下,让手中的泰迪熊呈现点头的状态。

她一手摸了摸小熊的头部,像在安抚一个小孩子一般,“我也想家了,真不知道这种日子要到何时才结束!”

“秋秋啊秋秋,宇文望怎么不回来,想和他聊聊都不行。”程雨晴把泰迪熊抱在怀里,身体转了一百八十度,重新躺回到床上,重重叹息一声,“唉,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可以过去啊?”

皇甫暄妍刚好从门缝中看到了这一幕,把程雨晴想家的心情误会成挂念宇文望,便找到宇文韦霆,“老公啊,公司最近很忙吗?怎么都不见小望回来?”

多年来的默契,皇甫暄妍一开口,宇文韦霆已经知道她的目的。他把她拥到怀里,揉了揉她的发顶,“妍妍,小孩的事情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吧!我们明天去旅游好了,那个小子的事情我们管不了。”

“不要!”皇甫暄妍推开宇文韦霆,“我怎么可以看着晴晴受委屈呢?”这么难道才让程雨晴对宇文望上心,皇甫暄妍才不要在这个时候放弃。

说完,她立刻去给宇文望打了一个电话,可惜那边的人无论电话响多少声,都没把电话接起。

虽然学校已经成为了程雨晴的噩梦,但没有人倾诉的她依然迫不得已地准时回到那里,面对那些林林种种的灼热目光。

一个多月的时间,她已经习惯了身边的这些,也不再像之前一样整天地躲在课室里,因为她知道这样并没有用,要来找她麻烦的人还是会直接到课室去。

“橙子,你最近有见到宇文学长吗?”程雨晴在排队打饭,后面的李婷拍了拍她的胳膊问道。程雨晴并没有对她说已经搬去和宇文望一起住了,否则,李婷一定每天下课都到跟着程雨晴到宇文家报道。

程雨晴转过身子,面露不悦之色,“婷,说了多少次,不要在我面前提他,不然连朋友都没得做。”

李婷不以为然耸耸肩膀,这段时间里面,她都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这句话,但两人依然是最后的朋友,“好了,我只想让你跟他说,他在电视上的样子很帅,特别是他冷冷地对记者说无可奉告的时候。”

程雨晴白了白眼,不想和还在花痴中的李婷说话。当她要把身子转回时,一个人穿过队伍,从她面前经过,刚好把还冒着烟的饭菜一股脑儿地倒到了她的身上。

“啊!”程雨晴和李婷同时惊呼,但倒了饭菜的人反而镇定。

“赔我饭菜钱!”那人冷冷地说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