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老公被嫌弃

第26章 亲自上阵

总裁老公被嫌弃 遇之妙 3325 2015-11-25 20:05:05

  “真不知道你要这么多毛绒娃娃干嘛?”李婷对程雨晴抱着的小熊不屑。

“切,都是你的能力太差了,不然我可以换那只最大的!”程雨晴回头看了一下那只放在架子最上层,和人一样高的小熊。

“知道你厉害了,给你封后可以了吧?”李婷忽然想到什么,一个跳步拦住了程雨晴的面前,“橙子,说真的,刚才看你对这里很熟悉,宇文学长经常带你过来吗?”

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程雨晴瞥了李婷一眼,“我说最后一次,我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李婷推了推程雨晴,“别开玩笑了,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众人面前说出你俩的关系,这样也有假的吗?何况这里的消费这么高,我就不相信你有能力经常过来?”

只能说李婷是有眼不识泰山,又或者说程雨晴把自己隐藏得太好了,两年多的相处中,李婷也只觉得程雨晴是出生于普通家庭的孩子。

在李婷眼里,她俩唯一的不同是程雨晴的父母基因比较好,所以程雨晴长得比较漂亮,比较有气质。

程雨晴笑了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在某些方面,她对李婷还是有点保留的。不是她不相信李婷,而是过去的一些经历让她不敢把自己的所有完全摊在外人的面前。也因为这些经历,让她死活也不要继续在贵族学校读书。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程雨晴痛心欲绝,她不敢相信,这个一直和自己如亲姐们一般亲密的好友竟然会出卖她。

那人冷笑一声,“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还过来找我干嘛?”

“铃,我不相信是你做的,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苦衷?”程雨晴哀求道。

铃冷冷地走进程雨晴,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告诉你,这是我做的,而且我没有任何苦衷。”

“为什么?为什么?”泪水像崩堤的洪水一般涌出,“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最好的朋友?”铃的语气里面充满着嘲讽,“如果你不是程家的小姐,我想我永远不会和你成为朋友。”

断绝的身影依然历历在目,过去的经历并没有因为时间的过去而变淡,反而更加清晰。平常没有回想起,不是因为忘记了,只是把它用一个盒子锁起来了。

“橙子,橙子!”李婷的呼唤声让程雨晴从回忆中回到现实。

“你没事吧?”李婷担心地问得,刚才她明显地看到程雨晴双眸中的痛苦,脸色苍白,像是受了很大的打击。那是她从来没见过的程雨晴,一个满怀心事,看不见底的程雨晴。

程雨晴虽然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但也知道自己现在一定很难看,每次回想起那段记忆,她都会陷入痛苦中。

程雨晴迅速地调整一下情绪,把那事儿重新锁到了心底的盒子里面,“没事,只是玩得有点累而已!”

李婷拍了拍程雨晴的胳膊,“那快点回家吧!我也要回去了,再不回去,老妈又开始唠叨了。”

“嗯,我们就在这里散了。”顺着李婷的话,程雨晴挥了挥手,独自走在路上。

她并没有往家的方向走去,反而背着大书包,闲逛在路上,欣赏着各式的橱窗,心情美美的。

程雨晴深深地想我一口气,不顾形象地把双手举起,伸了一个懒腰,把刚才不愉快对着呼吸吐出,甜甜一笑,她自由了!

最近程雨晴除了上学就在家里做习题,现在重获自由,犹如逃出笼子的小鸟,既高兴又兴奋,不知疲倦地在繁华的街道中闲逛,手中你出门的时候多了好几个纸袋子。

把紧急的文件做完后,宇文望没有像以前一样留在公司继续办公,而是开车回到了了家。

“哥,这么早回来?”宇文惜手抱抱枕,盘膝坐在沙发上,侧头看了看宇文望。

相对于程雨晴的紧张,在贵族学校的宇文惜就舒服多了,由于他们都是不会在本国升学,老师也不会像普通学校一样,把学生逼得太紧。

“嗯!”宇文望只是简单地发了一个音,就面带微笑,步履轻松地走到楼上。宇文惜睁着圆圆的眼睛,好奇地看着宇文望的背影,她的老哥最近是吃错药了吗?怎么感觉怪怪的?

宇文望当然不知道,也不会管宇文惜的好奇,嘴唇弯弯地走到书房门前,手放到门把上,扭开,透过门缝往里面看,只看见那一打沓试卷压在属于程雨晴的桌子上,却不见了程雨晴的踪影。

宇文望皱了皱眉,把书房的门关上,走回房间。一打开门,卧室依然如书房一样,没有程雨晴的踪迹。

“小惜,那个丫头呢?”宇文望重新回到客厅,询问看电视中的宇文惜。

宇文惜把注意力从电视屏幕移到宇文望身上,摇摇头,“我今天都没有见过她,她不是在书房做习题吗?”

宇文望没有回答,抓起客厅中的电话,熟练地拨了13个数字。

“嘟……嘟……”

一次,两次,三次……

电话中传来沉默、好无生气的声音,宇文望的脸随着电话中机械般的声音变化着,让宇文惜犹如从亚洲穿越到北极一样,不禁打了个哆嗦。

“哥……”宇文惜第一次看到宇文望这个样子,心中发毛,“发生了什么事?”

宇文望“啪”地一声把话筒扔掉,蹬蹬地走到楼上,一脚把书房的门打开。

“小惜,你哥怎样了?”在厨房的皇甫暄妍也被惊动了,走出来看看情况。

宇文惜还没来得及回答,两人就听到了宇文望的怒吼:“程雨晴!”

宇文望本想看看程雨晴的完成情况,却不料看到了她特意装饰一番的留书,气得从牙缝中挤出那三个字。

宇文惜和皇甫暄妍急急忙忙地赶到书房,皇甫暄妍着急地说:“小望,怎么了?不是跟你说了晴晴年纪少,你要让着她吗?”

宇文望抬头看了看母亲,手拿着程雨晴留下的书信,嘴角噙着讽刺的笑容,“妈,这是你说的小孩?”

皇甫暄妍拿过书信,看完眉头轻皱,担心地说道:“晴晴去哪里呢?”她立刻拨打了王倩欣的电话,得到的答案是程雨晴并没有回到家里。

宇文望一手翻着那沓完全没有写过的试卷,一手摸着程雨晴留下的书信,笑容越来越大,程雨晴你真带种,竟然想出这样一出离家出走,看看我把你捉回来后,我会怎样对付你。

“安达,三分钟内给我查出程雨晴在哪里?”宇文望对着电话那头的安达吩咐道。

安达莫名其妙地接到命令,心想着程雨晴不就是程家的小姐吗?她不见了吗?老大为什么这么紧张?

时间有限,安达不得不暂时收起好奇心,进入紧张的工作中去。

程雨晴还不知道自己成为了被追踪的对象,快乐地穿梭于各店铺中,直到双脚再也走不动时,才双手提着今天的收获,优哉游哉地走进电梯,准备离开商场,回家里去。

她早就算好了时间,现在回到家里就刚好晚饭时间,吃完晚饭她死活不回宇文家,自己父母也不能把她怎样,特别是那个疼她入骨髓的爸爸。她再趁机诉诉苦,程浩然一定不会舍得让她再去宇文家这样,她就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里,不用在受那个讨厌鬼的压迫。

程雨晴对自己的计划十分满意,点了点头,开心地笑着。宇文望,拜拜,以后不要再见了!

“哐哐!”电梯发出巨响,剧烈地摇晃了两下,头顶的灯熄灭了,电梯停在了半空中,停止了运行。

程雨晴脸上的笑容瞬时凝结了,她后退了两步,背靠着冰冷的壁,一股凉气从脚底往上冒。她感觉全身无力,手上的纸袋子掉了下来。

程雨晴双手捂着胸前,背靠着壁慢慢滑下,蹲坐于地板上。

“不要,不要走啊!”

“你快回来!我求你快回来,不要剩下我一个人在这里!”

程雨晴嘴里喃喃地说道,两行泪水湿润了脸颊。

“我求你回来,我答应你以后不玩恶作剧了,你别把我扔在这里!”

“混蛋,你快把我放出去!”

程雨晴声嘶力竭地喊着,她感觉电梯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无论她多么用力地吸气,肺部都是空空的,由于缺氧,大脑的运转越来越慢,眼前的一切变得模糊了。

“你确定她在里面?”接到安达消息后,宇文望立刻赶到了商场。

安达点点头,“我百分百确定困在电梯的是程小姐。”

看着屏幕中蜷缩在角落的那个身影,小小的,就算在模糊的监控下也看到她全身发抖,宇文望真的无法把这个颤抖的身影和胆大包天的程雨晴联系在一起。

随着屏幕中的人的震颤,宇文望的心也隐隐抽搐起来,语气也变得冷冽,“干嘛这么久都没能把门打开?”

跟随宇文望多年的安达有点被他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吓到,侧头观察了一下宇文望犹如冰块的脸,小心地说:“工程部的人员已经在工作了,由于电梯卡在楼层间,需要的时间比较长。”

宇文望还没听完安达的话,就摆着手大步做到了电梯前。

“还要多久才可以搞好?”宇文望冰冷沉厚的声音让所有工程人员忘记了自己的工作,把注意力放在了这个上位者身上。

“看着我干嘛?快点把门打开!”宇文望的声音再次响起,把一众呆愣的人惊醒,大家又低头继续刚才的工作。

“宇文少爷!”一个领导样子的人走到宇文望跟前,恭敬地行了个礼。

宇文望连个点头都不愿意施舍给那个经理,只是用一贯清冷的声音说道:“还有多久才好?里面的是程家小姐,到时有什么损伤你们负不起这个责任!”

明晃晃的威胁,但又是残酷的现实,如果程雨晴在里面有个什么,不要说他这个经理,就连整个商场都遭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