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老公被嫌弃

第22章 流浪汉的居所

总裁老公被嫌弃 遇之妙 3375 2015-11-25 20:05:04

  程雨晴睨了那人一眼,淡淡地说:“同学,是你把饭菜倒到我身上。”程雨晴的意思很明显,不是她的错她不会赔。

程雨晴话一出口,就多来了两个女学生围着她,那个倒了饭菜的人逼近程雨晴一步,“快赔钱!”程雨晴扫过三人,这是学校里面出了名的女恶霸,同属高三级,平时总会找些小师妹小师弟们拿钱,学校里面不知道多少人被她们欺负过。

“是你撞在我身上的,要赔钱的是你!”对于郭真真式的小刁难,程雨晴选择忽略,是因为她想平平静静过完最后一年高中,但从小身在上流社会的她并不是任人欺负的主儿。

“程雨晴同学,不是看在我们同属一个年级的份上,我们也不会让你赔个饭钱就算。”一个剪着短头发,人称“娇哥”的女子戳着程雨晴的胸前威胁道。

程雨晴拨开她的手,“你可以问问旁边的同学,究竟是谁对谁错!”她这样一说,在旁边看热闹的人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全部散了。

程雨晴苦笑一下,这真的是一个现实的世界,每个人都洁身自好,对于这些会惹上身的事儿,都避之则吉。

“人呢?你说的证人在哪里了?”那个倒了饭菜的女生哈哈大笑,嘲讽道:“你身为宇文望的人,这一千几百不是什么大数目,我劝你还是乖乖赔了,不然等到姐姐改变主意,吃亏的还是你自己。”

“你这是抢劫吗?”站在程雨晴身旁的李婷忍不住开口道,不过在三人的厉目下慢慢地缩到了一旁,留下程雨晴一个人。

程雨晴转身就想离开,娇哥一手抓住程雨晴的手腕,把她拉回来。

程雨晴的身体往前一倾,脚刚好踩在了饭菜上面,脚底一滑,身体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本来被菜汁弄脏的校服现在更是不堪入目,堪比流浪者的衣服。

“臭丫头,想逃?我就让你知道我们三个人的厉害!”娇哥手指戳着程雨晴的太阳穴,让她白晢的肌肤上露出一片碍眼的红色。

倒了饭菜的女生一脚踢向程雨晴,一个声音让她的脚停在了空中,“你们不能这样!”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那个娇小的身影上,程雨晴怎么都没法想到,这个时候还会有人挺身而出,而这个人正是他们班的班长杨林。

“同学,我劝你打完饭就立刻离开,不要在这里多管闲事。”一直没有吭声那人说道。

杨林没有按照她的话去做,微昂着头走到她们面前,指着那个倒了饭菜的人说:“我刚才看得清清楚楚,是你有意撞到程雨晴同学身上的。”

杨琳直视着三个双手叉腰的人,毫无畏惧,“在你们两个相撞前,你就已经把餐盘往外倾,所以在你们俩相撞的时候,所有饭菜都倒到了程雨晴的身上,而你自己一点事儿都没有。”

娇哥一手把杨林揪起来,另一手仰起,打向杨林,“这就是多管闲事的后果!”

程雨晴想要阻止,但她还没来得及站起来,就听到响亮的一声,杨林的半边脸立马肿了起来。

“停手!”娇哥的手再次扬起,想要打到杨林另一边脸上,程雨晴迅速地站起来,挡在杨林身前,使劲全身的劲把娇哥推开。

这样一来,从来横行霸道的三人组更是动起手来,拳头和脚像雨点般落在了程雨晴身上,让她本来并不强壮的身体支撑不住自身的力量,“啪”地一声又跌倒在地。

“你知道程雨晴和娇哥她们对上了吗?”程雨晴现在是学校里面的红人,她的一举一动被受关注。

“不是吧?”一个同学不敢相信,“程雨晴是宇文学长的未婚妻,也是半个宇文家人,娇哥她们竟然敢向宇文家的人下手?”

“切,谁说人家宇文家承认她,或许她只是宇文学长玩玩的对象,你看宇文学长那次之后都没有再出现过了。”另一个同学眼中明显写着不屑。

宇文望被皇甫暄妍的夺命追魂电话弄得心烦不已,趁着中午休息时间,想要找程雨晴谈谈这个问题,没想到一踏进校门就听到几个同学在讨论着。

宇文望轻皱着眉,疾步走向饭堂。当她看见坐在地板上被三人围住的程雨晴时,心毫无预警地抽了抽,额头上瞬时多了三条黑线。

这个丫头平时对着他的时候不是很厉害的吗?怎么现在在外人面前变得这么不堪一击?

从小到大,只有他可以欺负这个丫头,其他人就算有这个心也没有这个胆,谁不知道程雨晴背后不单单是一个程家撑着,还有他们三大家族罩着。

这些人真的有眼无珠,竟然敢欺负程家小姐,他就让她们看看他的厉害,让她们后悔生在这个世界上。

“哼,凭着几分姿色****其他男生,你看看现在谁来救你?”娇哥揪着程雨晴的马尾,狠狠地说道。

程雨晴觉得头皮下一刻就要被扯下来,就在她痛得两眼发黑的时候,施在头上的力量渐渐减小,最后那把乌黑柔顺的头发由于失去牵扯的力量,垂落到原来的位置。

“我的未婚妻我自己可以保护,不需要麻烦其他人。”清冷的声音在程雨晴头上响起,这是程雨晴头一次觉得这把声音并不讨厌。

宇文望一甩手,把娇哥甩到几米之外,另外两个人早已被宇文望的身上发出的冷冽气息吓到,只是呆呆地站在原地。

“晴晴,你没事吧?”李婷冲到了程雨晴身旁,把她扶起来。

“嘶!”程雨晴倒吸一口冷气,摇摇头,“我没事,不过我这个样子也不能继续上课,婷,麻烦你帮我请个假。”

“行,没有问题,真的不需要去校医室看看吗?”李婷担心地问道。

“不用了,我带她去医院检查一下就好了。”宇文望抢先一步回答道,便把西装外套脱下,披在程雨晴的身上,牵着她离开了。

走了几步,程雨晴想起了什么,放开宇文望的手,走到杨林的身边,关心地问道:“刚才谢谢你,你的脸没事吧?”

杨林摸了摸那半边红肿的脸,稍稍扯动了嘴角,“只是皮外伤而已,等一下我到校医室涂些药就好了。”

“要不我和你一起到医院好好检查!”杨林在雪中为她送碳,程雨晴放不下心就这样离开受伤的杨林。

“真的不用了,我没事,你快走了,你的未婚夫在等着你。”杨林推着程雨晴来到宇文望身边,把她的手放在了宇文望的手上,“你快去了,下午我帮你向巫老师请假就好了。”

宇文望一路脸色都不佳,程雨晴也不愿意去惹他。宇文望也似乎顾不得程雨晴是否受伤,硬生生地把她塞到了副驾座,板着脸地绕过车头,一声不吭地注视着前面,专心开车。

看着两边快速倒退的建筑物,程雨晴心中在打鼓,这不是会宇文别墅的路吗?无论被宇文家知道还是被程家知道,她这最后一年高中生活恐怕不保了。

她偷瞄了几下宇文望的脸色,宇文望早已察觉,只是想看看这个小丫头又在想什么,便不动声色,继续专心开车。

“这个……”车子越来越靠近别墅,程雨晴忍不住开口说道:“我们不要回去行吗?”

宇文望轻皱眉头,凝视了程雨晴一阵,毫无停下来的想法,车子继续快速地驶向宇文家。

“哎呦,你停车了!”程雨晴心一急,拉着宇文望胳膊。

宇文望大吃一惊,立刻把车子停在路边,斥责道:“你想死吗?如果刚才后面有一辆车,我们俩不死也重伤。”

“对不起!”程雨晴不好意思地低着头,她感觉血液一下子冲到了脸部,带着瘀伤的脸染上了红晕。“对不起,我刚才只是一时心急。”

“你这么大一个人,做事就不经脑袋吗?”宇文望的语气依然的严厉,但脸色稍微缓了点,“说吧,你弄成这个样子,不回去要到哪?”

“去哪里都可以,就是不要回去就好了。”程雨晴双手搁在大腿上,紧紧绞在一起,“如果被我爸妈知道我被欺负了,肯定不让我到这学校上学了。”

“那又怎样?”宇文望不明白。

程雨晴蓦然抬头,不可思议地看着宇文望,“那当然问题大了,你不知道当年我多么辛苦才可以获得不去贵族学校的机会。现在剩下一年不到的时间了,我才不要回到那个火坑。”

“火坑?”宇文望对这个名词表示质疑,贵族学校里面的人虽然势利一点,但也不至于这么惨的程度吧?

程雨晴叹了一口气,“我真的不喜欢每天被供奉着的样子。”她程雨晴是什么一个身份,知晓的人怎么会让这么一大个金矿离开。

宇文望双眸里面闪过惊异,没想到这个被捧在掌心上长大的丫头竟然有着这么不一样的想法。

他没有再多说,把车子掉了个头,往自己的公寓开去。

程雨晴走进那个房子,额上多出了三条黑线,这个客厅只有一张沙发一张茶几的房子真的有人居住吗?

“这是你的屋子吗?”估计除了面前这个冷漠的男子,没有一个人会把自己的房屋设计成这样。

“有问题吗?”

“废话!”既然主人家开口了,程雨晴也不客气地对屋子进行一个点评,“如果不是房子处于这么贵的地段,真的以为这是一个流浪汉的临时住所。整个房子空荡荡、死沉沉的,住就了也会发霉。”

宇文望拉开大门,指着外面的走廊,说:“既然这么大意见,那你就走吧!”

这个世界还不让人家说实话吗?程雨晴对宇文望做了一个鬼脸,把大门重新关上,笑嘻嘻地说:“望哥哥,你不会见死不救的,对吗?”

宇文望面无表情地走进房间,程雨晴以为他生气了,也不管他,在客厅绕了一圈,喃喃地说:“这里应该放一台电视……沙发上应该放几个抱枕,放一只大大的泰迪熊……这里应该放一些可爱的多肉植物……”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