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老公被嫌弃

第5章 家教

总裁老公被嫌弃 遇之妙 2682 2015-11-25 20:04:57

  程雨晴不知道,她在外面禁止了宇文惜说这个问题,但在屋内,两个妈妈正在商量着她和宇文望的事情。

“小欣啊,我知道晴晴还小,但他们两人分开了这么多年,也应该让他们俩培养培养感情。”皇甫暄妍说道。

王倩欣对皇甫暄妍的想法甚是赞同,“妍妍,我也希望两个孩子好好培养感情,不过你看看,他们从小就你看我不顺眼,我看你不顺眼的,这该怎么办?”

“那不如让晴晴搬到我们家住。”皇甫暄妍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一旁的宇文韦霆对自家老婆的方法表示赞赏“不行!”坐在一旁和宇文韦霆他们聊天的程浩然注意力一直都在王倩欣身上,一听到要把自己宝贝女儿送到宇文家来,立刻反对。

王倩欣瞪了程浩然一眼,“当初不知道是谁把自家女儿卖了呢?”

程浩然现在是悔青了肠子,当初为了和打电话打得正起劲的王倩欣滚床单,竟然提出了这样的条件,现在连反悔的机会都没有。

女儿啊,老爸对不起你!

王倩欣看着程浩然便秘一样的脸,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说:“晴晴嫁给小望有什么不好,起码我们看着小望长大,对他的人品清清楚楚,而且我们女儿从小就跟妍妍相处得很好,不怕什么婆媳问题。”

程浩然侧头思考着自己老婆的话,而王倩欣没有闲情再利理他,兴高采烈地和皇甫暄妍商量着怎样让程雨晴愿意搬到宇文家。

她们俩的声音并不小,整个房子里面的人都可以听得清清楚楚,宇文望也不例外。他并没有反对自己母亲的这个方案,他很好奇,程雨晴知道后会有什么反应。

想到她满脸涨红跳脚的样子,宇文望嘴角勾了起来,等一下有好戏看了!

程雨晴和宇文惜手牵着手进到屋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两位妈妈露出比夏日正午的太阳还灿烂的笑容,一人挽着她一边的胳膊,把她带到沙发上坐下。

“呃,妈,阿姨,有什么事吗?”程雨晴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心中有点带着疑惑,而站在吧台出的宇文望则拿着水晶杯,脸上带着看好戏的笑容注视着这边。

皇甫暄妍拍了拍程雨晴的手背,和蔼地说道:“晴晴啊,我和你妈商量过,让你搬过来我们家住,和小望培养培养感情。”

“啊?”程雨晴被两个妈妈的提议吓得“嗖”的一声从沙发上弹起来,头像拨浪鼓一般摇个不停,“阿姨,我……我……现在正是高三,学业要紧,这些感情的事情,还是留到以后再说吧。”

皇甫暄妍让程雨晴坐下,解释道:“晴晴,这个阿姨明白。阿姨只是觉得你过来我们这边住,小望也可以教你功课,那样不是很好吗?小望住在你们家的那段日子里,他不是也教过你功课吗?”

听到母亲说起这个,宇文望不禁皱了皱眉,那真的是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啊!

那个时候程雨晴刚上学,玩心还很重,每天放学都要在外面玩上好一阵子才肯回家,如果恰恰遇到王倩欣不能去接她的话,那她更是无法无天,带着保姆阿姨从天亮玩到天黑都不愿意回家做作业。

“书呆子!”被司机拽回家里的程雨晴心情郁闷,一进门就看到宇文望在看书,心中就更火了,就是因为他总是一副乖孩子的样子,才让她最近经常被妈妈教训,还限制她到外面玩。

那个时候的宇文望年纪并不大,正常来说也是刚上初中的年纪,但由于IQ极高的关系,他已经是一名高中生了,还是那种一直占据第一的好学生。

单从脚步声他已经知道那个任性的小公主回来了,他头也不回,只顾看着手中的书。

“啪”的一声,一双白色底上面印着草莓图案的袜子从他头顶划过,正正地跌落在他手中的书上。他放下书本,拿着袜子走到程雨晴的身旁,把袜子塞到了她的手里,然后像揪小狗一样揪着她的后衣领把她带回房间。

“做作业!”宇文望知道程雨晴最讨厌做作业,所以有意把她揪来逼着他做作业以报复。

程雨晴一手推开宇文望,舒服地躺在自己的床上,“谁要你管!”

宇文望把程雨晴抱起来,举到头上,放开双手,让她坠落到他胸前的时候再把她接住,恐吓道:“做不做,不做就把你扔到地面上。”

还没从刚才的自由落体中回过神来,又听到宇文望的威胁,程雨晴“哇”地一声大哭,但宇文望管也不管她,淡淡地说道:“一!”

“二!”宇文望把撑着她身体的一只手松开。

话音刚落,程雨晴带着哭腔制止了宇文望的倒数,“做!我做!你快点把我放下来!”

宇文望把程雨晴放了下来,脚一碰到地板,程雨晴就往门外逃走,可是前脚还没迈出去,宇文望就把她抱了起来。

“你快点放我下来!快点放我下来!”程雨晴真的害怕了,脸色青白,手脚在空中乱蹬乱抓的。

宇文望抱着她做到书桌前,一手拿过保姆阿姨帮她拿上来的书包,扔到书桌上,冷冷地说:“今天要做什么功课?”

脚重新接触到地板,程雨晴扑通扑通乱跳的心才回到属于自己的位置上。但这次她不敢再造次了,乖乖地拿出作业,认认真真地把她做完了。

从外面回来的王倩欣见女儿第一次在吃饭前就把作业做完,开心得不得了,知道是宇文望的功劳时,简直赞他赞的天上有地下无的。

程雨晴白了白眼,看着依然非常绅士地在吃饭的宇文望,心里对他更是恨急了。

宇文望也因为这一次的“功劳”,被王倩欣钦点成为程雨晴的小家教,每天督促程雨晴做作业,从那天起,他的悲惨日子开始了。

“快去做作业!”宇文望见程雨晴坐在玄关的位置已经十分钟了,依然一动不动。

“我腿疼,动不了!”程雨晴指了指她的腿。

宇文望转身就走,他才不要把时间浪费在这个丫头身上,他就不相信她会坐到王阿姨和程叔叔回来。

“望哥哥!”程雨晴叫住宇文望,伸出两只手臂,“你抱我上去做作业好吗?不然妈妈回来又骂我了。”

宇文望看着程雨晴,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来。程雨晴扁着嘴巴,“算了,我还是不敢麻烦你了,到时候让妈妈知道我让你抱我上楼,只会让她又说我不知尊卑了。”

虽然心有怀疑,但看着程雨晴的样子,宇文望还是把她抱起来。

“望哥哥,等一下!”程雨晴叫停宇文望,指着自己双脚上的鞋子,“我的鞋子还没有脱,妈妈说没有脱鞋子不能进屋子。”

宇文望只好把程雨晴放下来,让她脱鞋子,谁知道她把腿稍稍提高,对着宇文望说:“望哥哥,你帮我脱好吗?我不只腿痛,连腰也痛。”

宇文望皱了皱眉,“你今天是上学还是做搬运了?怎么弄得全身是伤?”

程雨晴左瞄瞄,右瞄瞄,然后把食指压在唇上,“嘘,望哥哥你别说得这么大声,让妈妈知道我今天在学校玩疯了,她必定不放我我的。”

宇文望心中的疑惑更大,但是看着小丫头水灵灵的眼睛,他还是单膝蹲下来,帮她脱鞋子。

“咔嚓”一声,程雨晴抽出手机照了个相。

“你干什么?”宇文望抢过手机,看着屏幕中那份他替她脱鞋子的相片,手指放到了删除的按钮上。

“不要!”程雨晴哀求道:“望哥哥你从小就对我凶巴巴的,但刚才看起来很温柔哦,我只是想把这一幕记录下来做纪念而已。”

难道我真的是对她太凶吗?宇文望想了想,把手机递回给程雨晴,抱起她,“我们上去吧!这张照片不许给任何人看到,包括你的父母。”

程雨晴答应了,但一周后,这张用来留念的相片被贴在了宇文望学校的公布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