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穿越天堂来爱你

第066章 比喻成文物

穿越天堂来爱你 昕晨烟儿 3106 2014-07-24 09:11:36

       

   世间本无事,庸人自扰之。人世间有很多的事情其实本不会发生,正是因为人们自己心里的各种想法过激而导致事情变化了原来的轨迹。当然也总有那么一些人,只在乎他想在乎的该在乎的,可对于跟他无关紧要的人和事,他都会表现的很淡漠,很平静,甚至不屑一顾。

   林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似乎周遭的人和事都不能影响到她,她的存在对于这些人和事来说就像是微风一样,可有可无的存在着。

   即使人们都看不到她,她还是那样淡漠,就像是秋天里的菊花,艳丽的盛开着,却毫不在意人们是否去欣赏,好像她的存在不是为了谁而存在,而是本身存在而存在。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慢慢的暗了下来,林希伸伸胳膊,站起身,走到宿舍门口,抬头静静的看起天边的那仅剩的一抹云彩来,那原本该有晚霞的地方被对面的高楼远远的挡去,

   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不定,忽然,一阵清新的泥土味道,侵入心肺,好像是雨后清新般的感觉,让林希不禁悠然的闭上双眼静静的享受起来,享受这一刻的平静和美好。

   当她再次睁眼时,才发现原来有人在院子里洒水,林希不自觉的笑笑,遂泱泱的转身回屋,平静的躺在床上,淡漠,安然的入睡,这夜无梦。

   天堂的老头今天竟然在睡觉,当然忻琰并不知道在她打盹的时候,老头一直在替她看着人间。

   没有他在身边嘟囔,忻琰觉得似乎缺了些什么,百无聊赖的耸耸肩,吐吐舌头,耷拉着脑袋看向人间。

   这一整天,梓豪在学校当然未能见到林希,他很是奇怪,但是又不好去找人打听,匆忙赶去电台,却遇上了下班的小敏,

   终究还是忍不住问道:“小敏,林希今天没有上课吗?是不是生病了啊?”

   小敏听着梓豪的话,微微皱了下眉,但还是坦然的告诉梓豪道:“林希去历史文物研究院了,这段时间都不用上课的。”

   “哦,这样啊……”梓豪突然感觉有些许的失落,心里好像少了什么东西一样,让他略微的有些不安。

   小敏看着梓豪,发现他的眉头微微蹙起,脸色略显惊慌,好像很是不安,站在原地看着自己却又心不在焉,看着自己发呆?还是病了?可是看着又不像啊。

   小敏想着忍不住打断了沉默,试探着问道:“梓豪,你,你似乎很关心林希。”

   梓豪晃神间听到小敏的问话,本能的回答道:“啊?没有啦,只是随便问问而已,那我先进去了。”

   他似乎深怕小敏会看穿自己的心事一样,匆忙转身离开。

小敏看着梓豪的离去的背影,突然间觉得:即使林希不在乎,不喜欢,可是自己仍然可以感觉到梓豪对林希的喜欢和在乎,也或者梓豪自己都不明白,然而旁观者清,

“既然如此,我又何必再去问梓豪是否在乎我的过去呢?他的行动已经告诉我,他喜欢的在乎的只有林希而已。”

小敏悠悠的对自己说着,心中一番说不清的滋味在滋生,她是该为林希高兴呢,还是该为自己萌芽的恋情就此搁浅而伤感呢,

两种滋味围绕着小敏,也不知道哪种滋味会压倒哪种滋味……

小敏惶惶然的回到杜家别墅,匆忙和庞姨吃了饭就进了自己房间,说是累了想早点休息,

然而庞姨还是看出小敏有心事,但是又不好问,毕竟小敏经历的事情比林希经历的事情多,

庞姨害怕自己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又惹小敏伤心,而且林希又不在,所以此刻她只能心疼的看着,却什么也做不了,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转身进入厨房收拾去了。

    第二天的清晨像是雨后春笋般迅速到来,空气格外清新,林希伸着懒腰起床,到门口又忍不住伸了伸胳膊,扭了扭脖子,没想到第一次在外面睡,而且睡的还是硬板床自己还能睡的很香,只是似乎枕头有些高,起来感觉脖子有些僵硬,林希忙缓缓的扭动着脖颈,以缓解着酸痛。

    林希一边活动着僵硬酸痛的脖子,一边还忍不住多吸了几口清新的空气,就似乎晚上她吸进去的空气都过于浑浊似的。

   田博刚出门便看见站在门口闭着眼睛扭着头又猛烈呼吸的林希,虽然奇怪,却也没问,只是简单的问好:“早!”

   林希大概是过于沉醉了,没有留意田博开门的声音,听到田博的话,忙收住自己扭动的脖颈,缓缓摆正,略显尴尬的应道:“呃,早!对了,今天我要做什么呢?”

   也许是因为清晨的空气清新,让林希的心情也格外的美好,竟然在说话中不自觉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田博看着林希淡淡的笑容,似乎自己的心情也如沐浴春风般酣畅起来,瞬间忘记了林希昨天的淡然和冷漠,

   他温和的看着林希,笑呵呵的说道;“呵呵,到我们这的人都想着多休息几天再工作,你却这么着急!”语气平和却有着逗弄之意,就好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般。

   林希听到,脸上微微有些不自然,毕竟跟男孩这样心平气和的说话她还是头一次,可田博的话却偏偏让人听着那么的舒服,林希不由得展颜笑了,“呵呵。”

   田博再次看到林希的笑,才发现原来自己被她的笑感染是有原因的,林希笑起来是那么的好看,明亮的眼睛连同眼角一同微微的翘起,椭圆形的脸庞随着嘴角的上扬而彰显这耀眼的光芒,微微张开的嘴唇中露出一颗可爱的小虎牙,虽然只是微微的笑,却让她整个人都显得格外的美丽,就像是天上的星星正闪耀着美丽的光环似得,美极了。

   田博看着有了瞬间的呆滞之后,很快又觉得不妥,匆忙收回欣赏的目光,微笑着点点头忙转身进屋,以掩饰自己的惊讶,几秒钟的时间就让田博心潮澎湃,就像是得到了一件极其美丽的瑰宝一般欣喜若狂,然而这种欣喜却不能让田博心动,他仅仅是出于欣赏,就像是欣赏一件刚刚出土的仕女雕塑一般兴奋,额……田博兀自笑笑,自己怎么可以将一个活人比喻成出土的文物呢,呵呵,真是职业化太严重了,他摇摇头到柜子里拿了一件崭新的工作衣后又出现在了门口。

   伸手将工作衣递给林希,温和的说道:“你换下衣服吧,等下我带你去地下室。”田博说完正准备进屋,却听“等一下。”

   田博奇怪的扭头看着林希,一脸的疑问,只听林希轻声的问道:“额,那个,呃,我是说,呃,你能不能告诉我在哪里可以洗漱。”

   田博看到林希那略带尴尬还泛着丝丝红晕的小脸,不禁哑然,真没想到像林希这样冷漠的女孩子竟还有如此可爱的一面,田博强忍着笑意道:“哦,原来你还不知道啊,那个卫生间就在我房间的隔壁。”

   田博说完忙转身进屋去了,至于他强自压下的笑意也很快爆发了出来,只是他怕门外的人听见,一直压抑着声音,直到隔壁的水声响起,他才放出声来笑了一阵。

   林希倒是没有留意田博进屋干什么去了,更没有留意到田博进屋前压抑的笑意,说起来林希自昨天来就没有进过卫生间,大概是她有些不太适应的原因,也没有喝水,加之心魂突然出现后强大的冰冷气息也吸取了她自身的不少水分和能量,所以昨天至现在她才微微的有些想解决个人问题的知觉。

   当然林希之前并不是这样,只是心魂出现后,好像身体机能也出现了一些“问题”,不过不是什么病症之类的,只是身体的体温在心魂出现一次便要冰冷上一阵子才能恢复正常,不过林希并不在意,也是她并不知道自己体温逐渐降低会影响什么,更不知道心魂会带给她什么灾难,所以心魂出现对于她来说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

   林希洗漱完毕后进屋直接开始换衣服,完全没有留意隔壁的人在做什么,更不知道刚刚田博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当然就算林希知道了,也不会怎样,因为她当时也确实非常的尴尬,她又不好到处寻找,也没有其他人在身边,只好出言问田博,她也觉得自己刚刚其实好糗的,被人笑话也是正常的。

   天堂的忻琰惊讶的看着田博,真的搞不懂有那么好笑吗,她怎么就没看出来好笑的地方啊,女孩子的羞涩不是很正常吗,至于吗?

   “当然至于啦,你不懂,林希外表那么冷漠,突然被发现还有如此的一面,而且问的不是卫生间在哪却是哪里可以洗漱,搞得文绉绉又神秘兮兮的,怎么能不让人好笑呢,还有啊,你刚刚没看林希的表情吗?”老头很是耐心的解释着田博的行为。

   忻琰翻了翻白眼,一脸白痴的看了老头一眼,道:“哦……”

   老头等了半天却不见下文,便瞪了忻琰一眼,扭头躺在半空中睡觉去了。

   忻琰吐吐舌头,贼兮兮的笑笑,左右看看,四下无人,便慢慢的打起瞌睡来。

   却不知在她闭上眼的那一刻,老头猛地睁开明亮的双眼,看向了人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