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七十三章 骑马(二)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2003 2015-06-04 16:35:24

  草色灰黄,寒风瑟瑟,原本荫绿的草树,此刻皆是一片萧索荒芜。

 糖罐牵着马和暖玉走在前面,秋染襟半扶着苏清梦信步走着。

“对了,清梦,这马儿你可还未给它取名字呢。”秋染襟缓步走着,含笑说道。

“它原本叫什么名字?”苏清梦一笑,轻声问道。

“额……”这时,秋染襟有些赧然了起来,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又道,“我从未替予它姓名。”

苏清梦听罢,不由得一愣,而后便是一阵银铃般的轻笑,“你倒是懒。”

“是啊。”秋染襟也是跟着不禁一笑,“我确实是懒,也是我与这马缘分太浅,若早为它取了姓名,也是枉然。”

“你倒是会说。”苏清梦不禁抿唇一笑,然后垂首想了片刻,仰起脸来,“它是男是女?”

“哈哈哈。”秋染襟听着不由得笑出了声,一边摇头,一边说道,“清梦,这牲口,得问公母,哪里来的男女?”

苏清梦脸上不由得一红,低声嗫嚅说道:“你听得明白不就好了吗?”

“是是是。”秋染襟低声笑着,“依你便是。女的。”

苏清梦脸颊上的红晕还未散去,垂首敛目,良久,抬首说道:“琉璃,就叫它琉璃吧。”

“琉璃……”秋染襟喃喃的重复着,一边念着,一边微微的颔首,“倒是个好名字。”

说罢,秋染襟便拉着苏清梦走到了琉璃的身前,摸着琉璃的马背,说道:“从今天起,你就叫琉璃了。”

“琉璃,琉璃。”苏清梦也抬手抚摸着马背,面上挂着浅浅的笑。

“想不想骑上马背?”秋染襟偏头,笑看着苏清梦。

“恩恩。”苏清梦连连的点头,一脸的期待。

秋染襟一笑,翻身上马,然后躬身拉住了苏清梦的手,将苏清梦拉上了马背,骑坐在自己身前。

“小姐!”暖玉见秋染襟将苏清梦拉上了马背,便一脸急切的唤出了声。

“暖玉,你急什么。”糖罐见暖玉一脸的着急,便拉忙拉住了暖玉,“我家公子也在马上呢,没事儿的。”

暖玉回头看了一眼糖罐,这才悻悻的将握住苏清梦脚的手给收了回来。

“坐稳了吗?”秋染襟手控马缰,伏在苏清梦的耳边,轻声的问道。

“恩。”苏清梦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手也不自觉地摸向了马缰。

“驾。”秋染襟一驾马腹,琉璃便开始缓慢的行走了起来。

苏清梦紧紧地抓着马鬃,神色有些紧张,毕竟这许多日子,自己都不曾骑过马,眼睛又看不见,一时间,确实是紧张了起来。

“你很害怕吗?”感觉到苏清梦的紧张,秋染襟便轻声的问道。

“恩……有一点。”苏清梦微微点了点头,手里紧紧的抓着琉璃的鬃,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掉了下去。

“别害怕。”秋染襟淡淡一笑,凝视着身前人儿那如羊脂凝结的白皙肌肤,粉嫩可爱的耳垂,只觉得心头悸动非常。

“好。”苏清梦点了点头,将头埋得更加的低了。

“清梦,你整日待在府里,不闷吗?”秋染襟一边策着马,一边问向了苏清梦。

“闷。”苏清梦轻轻的点了点头,“可是……也没什么办法啊。”

“清梦,只要你想,都是可以的。”秋染襟忽然沉了脸色,眸子微垂,又道,“不过,有洛星河在府中,你心里怕也是不愿意的。”

一语中的,苏清梦的身子不由得一僵,耳边有徐徐的寒风吹过,身后秋染襟的呼吸之声,也浅浅若若。

“清梦,你才是那块琉璃,阴晴悲喜,都是为了洛星河。”秋染襟垂首看着自己身前的苏清梦,声音里满带着寂寥和忧伤。

“我……”苏清梦想要开口辩说,可是话到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事实如此,又怎好辩解呢?

“清梦,你有你的生活,你不该总是以洛星河为中心。”秋染襟的语气微沉,微微蹙着眉头。

“可他是我的夫婿。”苏清梦声音低沉,深深的埋下了头。

“你们没有成亲!”秋染襟听着,不由得有些怒了,声音也有些大。

苏清梦被秋染襟吓了一跳,整个身子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而后又低声答道:“快了。”

秋染襟语噎,深深的叹了口气,语重心长道:“清梦,你这样为他,他可有为你半分?你真的觉得快乐吗?”

秋染襟的话就像是一个小锤,锤在了苏清梦的心上,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揪痛。

从前为了洛星河,苏清梦便是觉得自己怎样都是开心的,怎样都是心甘情愿的。可是,为什么现在却是不同呢?

自己没有往常那样的义无反顾,而是畏首畏尾,是因为绮岚的出现,还是因为自己呢?

见苏清梦许久都没有说话,秋染襟便又道:“清梦,我不是要让你心伤。我只是希望,你能做你自己。”

“其实……你说的也对。”沉默良久之后,苏清梦开了口,“可是我偏偏就是喜欢他,不管他怎么冷淡,怎么疏远,我都还是喜欢他。这么多年,我胡闹,我野蛮,也不过是想要他多注意我,真正的多关心我。”

秋染襟听着苏清梦絮絮的说话,也没有吱声。

“我知道,他娶我,不过是因为舅舅的遗命,可我要嫁他,却不是如此。”苏清梦的声音很轻,却不是如同此前的寒风一般刺骨冰凉,而是如同二月的春风一般,和煦清丽。

“清梦。”秋染襟听着,忽然开口问道:“如果没有洛星河,你会钟意我吗?”

苏清梦听罢, 不由得怔住了,良久,才低声回答:“可是偏偏就是有星河啊。”

言毕,秋染襟失望的垂下了头,苏清梦的话说得很聪明,并没有正式的回答自己。

果然,除了洛星河,苏清梦的眼中便再入不得旁人了。

“冬日气寒,不能多待。我们回去吧。”秋染襟拉着马缰,调转了马头。

“好。”苏清梦讷讷的点了头,又继续埋下了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