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六十七章 心悦卿兮卿不知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1007 2015-05-31 14:58:02

   鹦哥有模有样的念完,在场的人便都是不由得一笑,鹦鹉怪异的强调念出的情诗,听入耳中,不是浪漫,却是打趣得紧。

 苏清梦眸子里映着浅浅的光,笑道:“倒确实是你教出来的,只会这些情诗,哪里来的月?”

“你能听懂,便好。”秋染襟垂首望着苏清梦,语气甚轻,犹如青烟,缭缭飘散。

苏苏清梦一窒,面上浮现出一丝不自在来,樱唇为抿。

秋染襟看着她的模样,面上的笑意深情也一点点的淹没了下去,就像她对于洛星河的痴恋一样,自己对她又何尝不是呢?

“你知道这小东西念的是什么不?”糖罐捅了捅身边的暖玉,伏在暖玉耳边,轻声的问道。

暖玉脸一红,往旁边侧了侧身子,结结巴巴的说道:“当然知道,一看你就是没念过书的。”

糖罐冷不丁的被暖玉这么一损,也有些恼,呲鼻一哼,扬起下颌,不屑的将目光移开。

“对了,你还有一样东西在我这里。”秋染襟一笑,垂首说道。

“什么?”苏清梦也是一脸狐疑的样子,自己能有什么东西忘在秋染襟那里,而自己不知道的?

“你倒是没记性。”秋染襟无奈的摇头,“骊骁马,你从我手里赢去的骊骁马。”

秋染襟这么一说,苏清梦这才想了起来,确实,当日自己赢下了骊骁马,可是之后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倒是一直把这事儿给忘了。

“你瞧我现在的样子,还能骑马吗?”苏清梦语气半嗔,却是没有哀伤,双目没有丝毫的焦距,也不知道,她说这话时时真的没有哀伤,还是故作洒脱。

秋染襟一愣,然后又道:“可这终归是你的。”

“那你找人送过来便是吧。等我眼睛好了,再骑。”苏清梦轻声说道,神色却是缥缈的。

“恩。”秋染襟点头一应,让糖罐把鹦鹉笼子放在桌边,说道,“礼物已经送到了,我便告辞了。”

“好。”苏清梦点了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秋染襟本欲开口再说什么,可是见苏清梦那样神色恹恹的样子,便将话咽了回去,转身,系上披风,走入了满庭的细雪之中。

“小姐,这鹦哥可是要留在房里?”秋染襟走后,暖玉便走到了鸟笼前,提着鸟笼,一面问着苏清梦,一面仔细的看着笼子里的白色鹦哥。

“留在屋子里吧。这鸟儿学舌很快,挺有趣的。”苏清梦淡淡说道。

“是。”暖玉一应,正准备将这鸟笼挂在架子上,却听见着鹦哥又念道。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卿兮卿不知。”

暖玉听得一愣,情不自禁的转过头看向了美人榻前的苏清梦,只见苏清梦的神色也是一愣,只是相较于自己,眉目之间,多了许多不忍来。

暖玉虽是不明白,却也知道,自己不该去问,便当作没有看见,偏过了头去。

苏清梦讷讷的坐在榻边,耳边鹦哥的话始终萦绕着,不知?怎会不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