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二十八章 一记响亮的耳光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1428 2015-04-23 12:58:02

  她殷切的看着他,那曾经欲语还休的眸子黯淡无光,直看得洛星河心头绞痛难忍。

得不到洛星河的回答,苏清梦的心便开始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她不是不知道洛星河不会骗她,也不是不知道房间的光线不会如此之暗,只是……谁能够一觉醒来就接受自己瞎了的事实呢?

苏清梦听得见暖玉的低低啜泣声,和房里其他人的紧张的呼吸声,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绝望在心底蔓延开来。

“啊!”

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声,苏清梦半身俯在了锦被上,失声痛哭了起来。

“小姐……小姐……”暖玉看着哭得泣不成声的苏清梦,心头又是悲伤,又是心疼,站在暖帐旁,眼泪一颗颗的落下。

今晨,她还那样明艳动人,那样喜笑颜开,为何不过短短的几个时辰,竟会变化如此,难道真是人世无常?

“哭什么!”楚星流厉声一喝,那原本带笑的脸此刻紧紧的绷着,厉目看着暖玉,“不知情的,还以为我洛府该操办丧事了!”

暖玉被喝得整个人的身子都哆嗦了一下,强压下那哭泣声,站在一旁,捂着嘴,低低的抽泣着。

楚星流亦走到了床边,暖玉侧身一让,退了几步。

楚星流的眉头紧紧的皱着,俯下身子,伸手拍了拍苏清梦的背,说道:“清梦。有三叔在,会没事的。”

苏清梦闻言,缓缓的抬起头来,双目迷茫的看着前方,梨花带雨的模样直看得众人心头发紧。

“好孩子。把手递给三叔,三叔帮你看看。”楚星流软语说着,伸手触碰到了苏清梦的手背。

苏清梦把手移到了楚星流的手上,微微偏着头,视线似乎在寻找着楚星流所在的方向。

楚星流将手再次搭在了苏清梦的手腕上,还是和之前一样,脉象平稳, 没有半点异样的情况。

“三叔……”苏清梦怯怯的唤着,她感觉自己的心像是再次被人提了起来,她紧张又害怕,如果再次跌入谷底,自己会怎样呢?

“清梦,你的脉象没有一点异常。”楚星流如实说道。

“那为何……”洛星河紧紧的握着苏清梦的另一只手,忍不住问道。

楚星流没有说话,而是抬手扒了扒苏清梦的眼皮,眉头凝结成了一个“川”字。

“清梦,你可有吃过什么毒物?”半晌,楚星流开口问道。

苏清梦一愣,脑中霎时便响起了秋染襟戒指里的那些药粉,他说过轻则腹痛如绞肠痧,重则……那么重则呢?

“侯爷在吗?”良久,苏清梦忽然冷冷的开口问道。

“在。”秋染襟一直在木桌旁站着,他的心里对此事再清楚不过,他内疚得想要逃走,可是看着苏清梦哭的那样痛苦,却怎么都移不动脚下的步子,心头实在难受。

“除了秋染襟。你们都先出去吧。我想……和他说会儿话。”苏清梦的面色已经平静了下来,只是那双目还是那样的无神。

“清梦……”

“小姐……”

众人都被苏清梦突然说出口的话弄得一愣,不明白苏清梦到底想要做什么。

“都出去吧。我没什么,就是想和他说几句话。”苏清梦勉强扯出一丝笑容来,衬着那仍旧发红的眼眶,看来,竟无端的觉得凄凉。

她已如此说了,众人便不好再多说,便听她的话,走出了房间。

洛星河踱步走到秋染襟的跟前,那双眸子冷得彻骨寒心,他用那样的目光看了秋染襟片刻,这才走了出去。

房门被轻轻的关上了,秋染襟站在远处,遥遥的看着床榻上的苏清梦,心头如针扎一般。

“他们都走了?”苏清梦试探着问道。

秋染襟点了点头,又忽然想起苏清梦已经看不见了,才又补充说道:“是。”

“哦……”苏清梦微微颔首,“那你过来。”

秋染襟闻言,也没有说什么,默默地走到了苏清梦的床榻边上。

“你坐下。”耳边听得有人走到了自己的床边,苏清梦拍了拍身侧的一个空位,示意秋染襟在那里坐下。

秋染襟犹豫了片刻,终还是掀袍坐了下来。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在房里响起,秋染襟被这狠狠的一巴掌打了偏了头,目光看着床榻下她精巧的绣鞋,眼里一点怨怪也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