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二十七章 失明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1442 2015-04-22 12:54:02

  雾气,白茫茫,浓得散不开的雾气弥漫在四周,苏清梦如同一只误闯仙人府邸的小兽,小心翼翼的行走在这片茫茫的白雾之中。

渐渐的,苏清梦发现自己周遭的雾气慢慢的淡了许多。

苏清梦隐约觉得前方有些许景象,蹙眉看着,却始终如同隔着薄绡丝绢相望一般,朦胧中,看见碧水茫茫,一小亭孤立于碧水中央,四檐飞翘,玲珑小兽栩栩如生,凉风鼓荡而入,吹得白纱垂帘飘然欲飞。

那亭子里,站着两个人,一男一女,皆是年少时的模样。

少女端端正正的坐在亭子的扶栏上,十二三岁的模样,却生的极美,发亮的水眸,玉白的脸,淡红的唇瓣,眉间尚有一丝稚气可寻。她穿着桃粉色的衣裳,手里捏着一个小糖人,双目平视着前方,身后画楼宛然,勾栏如玉,碧波无痕。

“可是好了?”女孩儿嘟囔着,动了动酸痛的脖子,问向前方正专心致志的画着画像的少年。

“好了。”少年含笑一答,眉目间温柔若水。

那少年不及弱冠年年纪,蓝衣潇散,黑发似墨,肤色莹若脂玉,长眉英秀如远山,一双眸子璀璨光华,流转间神韵如水,水波间生出明月一轮,滟滟千里。

少女闻言喜上眉梢,动如脱兔,从扶栏上站起身来,一步一跳似的走到了那张黄花梨木桌前,垂首看了起来。

那画中的人,正是自己,双眸含情脉脉,似有千言万语一般。

“画的真像!”少女欣喜一笑,抬眸,笑意明媚的看着少年,“星河,这画送我可好?”

“可。”少年微微点头,唇角带着雍雅的笑意,抬手抚摸着少女的头,“这画便就当作我送你的生辰礼物了。”

“恩!”少女狠狠的点着头,脸上是藏不住的笑意,注视着手里的新画,舍不得移开半眼。

苏清梦站在那碧水中央,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少年的温润如玉,少女的天真烂漫,当年的他们是那样的美好,可为什么现在却成了这般模样呢?

三年前……似乎从三年前,洛老爷子死后,就再也回不去了。

“咳咳……”

喉咙处忽然痒得很,苏清梦一声声的咳嗽着,便悠悠的从梦中转醒。

睁开眼,却依旧是黑暗一片,难道已经入夜了?可自己的屋子从来都没有这般黑暗过啊……

苏清梦一瞬间便像是回到了前些日子,被绑架到那个小屋的时候,睁开眼也是这样的黑,这样的暗。

“暖玉?暖玉?”苏清梦回忆着在山上的经历,心头有些惴惴不安起来,便大声的喊着暖玉。

“小姐,我在。”暖玉闻声,走到了苏清梦的床前,握住了苏清梦的手。

握住暖玉温暖的手,苏清梦这才稍稍安心了些,稍顷,便埋怨似的说道:“这屋里怎么不掌灯?黑黢黢的,什么都看不见。”

暖玉闻言,惊愕的张大了嘴,口中什么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吃惊的回头看向站在不远处的洛星河。

不止暖玉,在房里的所有人都愣住了,洛星河也露出少有的震惊表情,目光盯着床榻上那个蹙眉狐疑,双目无神的女子,半晌说不出话来。

秋染襟站在桌边,看着苏清梦,心猛地沉了下去。

“清梦……”

良久,楚星流开口一唤,踱步走到了苏清梦的床边。

“三叔也在?”苏清梦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暖玉,你也真是的。三叔都来了,你怎么还不掌灯?”

苏清梦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人便都肯定了她看不见这个事实,可是这样的话,要怎么对她说出口?

“清梦……”洛星河此时已走到苏清梦的床前,掀袍坐下,将苏清梦的手拉到了自己的手心,软语问道,“你真的……看不见我们吗?”

苏清梦听着,只感觉脑子里轰的一声,整个人便懵了,喃喃道:“什么叫真的看不见你们?星河……你在说什么?”

洛星河沉着眼,眼睛里流露出不忍之色,咽了好几口唾沫,才又启唇,继续说道:“清梦,现在是未末申初。”

“未末申初……未末申初……”苏清梦喃喃的重复着,说着,又忽然笑了起来,拉着洛星河的手,说道,“星河,你在骗我对不对?我今日生辰,你是在给我生辰礼物前的惊喜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