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十四章他是永安侯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3465 2015-04-09 14:40:03

  一看逃不了,苏清梦干脆一咬牙, 翻身跨上了楼梯的扶手,顺着扶手往一楼滑去,在快要落地时,撑着扶手,用她最大的力气将身子撑起,尽量的让身子往前抛一点,好越过在楼下等候着的大汉们。

身子微微的腾了空,似乎已经越过了大汉,正在苏清梦松一口气的时候,一双手却忽然伸来,将她给拖了下来,力道太大,直接让她撞在了扶栏的把手上。

“我看你还往哪里跑!”手的主人是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比其他的龟奴要高出许多,死死的抓着苏清梦不放。

苏清梦被抓住时倒也不紧张,可现在她的腰撞在了扶栏上,一时间,疼的她龇牙咧嘴起来。

“是哪个混小子敢来我邀月楼闹事!”红姑从一群大汉的身后走来,横眉竖目,很是气愤的样子。

可一看见苏清梦的脸,红姑便愣了。

“放了她!”

一个冰冷的声音从后院的入口传来,熟悉的疏离口气,可在苏清梦听来,却是尤为的亲切。

“江离!”苏清梦唇角绽笑,一颗心瞬间就放了下来,可片刻后,又有些难过起来。

既然江离在这里,那么洛星河也一定还在,竟然……和那个绮岚待了这么久……

“是!是!是!”红姑本来一看是苏清梦,心里就有些发憷了,现在一看江离,便更加慌了,连忙应声,招呼了龟奴把苏清梦放了。

江离踱步走到了苏清梦的面前,背脊挺直,恭敬的颔首,说道:“请公子随属下来。”

苏清梦挠了挠头,面色有些窘的跟着江离走进了后院。

不似楼里的轻浮奢靡,邀月楼的后院,倒更像是寻常人家的后院,古朴典雅,风格实在迥异。

也难怪苏清梦在二楼没有找到洛星河,原来他们在这邀月楼的后院。

苏清梦一路揉着后腰,跟着江离走到了一间小屋门前,江离在门前站定,抬手轻叩着房门,说道:“公子。”

“进来吧。”房里,传来洛星河清冷的声音,芙蓉色的暖灯也没有带来半点暖意。

江离得到应声,便伸手轻轻推开了房门。

门扇推开,苏清梦抬眼看去,但见一间秀致典雅的厢房映入眼帘,房里的物件很是齐全,蔚蓝色的轻纱随着门口灌进的风微微浮动,一股幽兰的香味钻入鼻中。

洛星河坐在靠窗边的楠木椅上,烛火映照下,他月白色的长袍似镀上了一层昏黄,他侧着头,目光沉静的看着站在门口一脸无措的苏清梦。

他身旁不远,一身浅蓝纱衣包裹的绮岚半倚在美人榻上,纱衣之下的烟云蝴蝶抹胸若隐若现,青丝半垂,额际坠着孔雀绿水滴妆纹饰。弯弯月眉,微翘瑶鼻,嫣唇小小,她的双眸是浅亦暖的褐色,粼粼水光,妩媚多情,若一朵牡丹,妖娆媚艳,倾倒红尘众生。

苏清梦看着,心里不由得大惊,这个绮岚,不就是自己在渡口见过一面的那个美人么?!

然而最让苏清梦惊讶的却是坐在洛星河对面秋染襟,他换了身明紫的衣袍,腰间配着九龙环形玉佩,墨发以金色的发冠高束,剑眉微扬,桃花眼里此时正盈盈带笑,看着苏清梦微微挑了挑眉。

苏清梦站在门口,有些手足无措了起来,本来以为是只有洛星河和绮岚两人,可现在还多了一个秋染襟,苏清梦直觉这个场面不是自己想象的那般。

“我还道是谁这般大胆,原来是你。”秋染襟笑说着,站起了身来,走向讷讷站在门口的苏清梦。

“你和侯爷似乎很相熟……”洛星河亦站起身来,在秋染襟之前走到了苏清梦的身边,双眸如同一口幽深的古井,闻到了苏清梦身上那淡淡的酒味,眉头不由得皱了一皱。

“侯爷?!”苏清梦被这一幕幕震得目瞪口呆,朱唇微启,睁大了双眼看着秋染襟。

秋染襟无奈的抬手撑着额头,模样看起来像是恶作剧被人提前发现了,很是遗憾和苦恼。然后抬起眼,笑意盈盈的看着苏清梦,问道:“我可是你心中那个趾高气扬,脑满肠肥的老头?”

苏清梦讷讷的看着秋染襟,尴尬的摇了摇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洛星河的唇角微微一扯,看着秋染襟,声音依旧很凉,“孟某能和侯爷说的,也就这些了。告辞。”

说着,拢袖颔首行了一礼,态度恭谨,却又不卑不亢。

礼毕,不待秋染襟说话,便拉起身边呆傻的苏清梦转身离去。

一路,洛星河都只顾着往前走,也不同苏清梦说话,而苏清梦脑子里有些乱,加上后腰很是疼痛,便也没有开口。

孟府的大门前,暖玉裹着一件小袄,提着花角灯,伸长了脖子等着,一见苏清梦回来了,便连忙迎了上去。

“公子。”垂首,乖顺的向洛星河行了一礼,然后走到苏清梦的身前,将臂里搭着的披风披在了苏清梦的肩上。

苏清梦安静的让暖玉系上,转头一看洛星河跨进了朱门,便忍着腰间的疼痛,连忙追了上去,小心翼翼的拉住了洛星河的袖角,眉目带歉的嗫嚅道:“对不起。”

她确实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打开房门的那一刹那,她便知道自己今日胡闹的过分了一些。

洛星河顿住了脚步,垂首看着一脸歉意,像个做了错事的孩子的苏清梦,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柔软,唇边竟带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意,“你闯了这么多年的祸,倒是头一次听你说对不起。”

苏清梦感觉有些窘,“我……”

“已是亥时,不早了。休息吧。”苏清梦的话还没有说完,洛星河便出声打断,眉目又恢复了往日的冰冷。

苏清梦一见洛星河要走,有些急了,跑到了洛星河的身前,仰首,表情极其认真的说道:“我只想问你一个问题。那个绮岚……你对她究竟是什么态度?”

她目光炯炯,闪烁着期待和紧张,澄澈的眸子里映出洛星河一成不变的清冷的表情。

“没有态度。”

说罢,洛星河绕过了苏清梦,抬步径直往东苑走去。

苏清梦讷讷站在原地,望着头顶漫天的繁星,颇为郁闷,这是什么答案?没有态度,又是什么态度?

漆黑如墨绸的天幕,上嵌无数闪亮的星子,拥簇着一轮残月,无边无垠的延展着。

苍黑绵延的屋脊上,一轮圆月里,黑色的身影飘荡如若无骨,直似要飞入那金黄月华之中。

黑影之后,一个矫若游龙的男人紧紧的跟着,却并没有出手。

“你要跟到何时?”走在前面的黑影顿住了脚步,站在屋脊之上,头顶悬挂着硕大的圆月,目光沉沉的看着紧追而来的男人。

“能有把握抓住你为止。”

追赶而来的人,正是江离。方才刚一走出邀月楼,他便察觉一个黑影躲在巷口暗处偷偷的望着洛星河和苏清梦,便请示了洛星河一路追来。

却不曾想,这个自己追着的人竟是前些日子挟持苏清梦,自己苦追无果的那个刺客。

“呵呵。”木芙蓉冷冷一笑,“你能追的上我再说吧。”言毕,足尖一点,又继续在屋脊之上奔跑了起来。

沦功夫,木芙蓉自然知道自己打不过他,可是就脚下的轻功来说,自己肯定是更胜一筹的,只要找准机会,甩掉江离也不是难事。

江离很清楚,木芙蓉的目的是城郊的那片树林,只要进了那片树林,自己便又会像上次那样将她跟丢,不由得皱起了眉来。

身子腾空,双臂微展,如同一只蹁跹的蝴蝶,木芙蓉从屋脊上跃下,沿着河道旁的青石路继续向前跑着。

江离正欲跳下屋脊,却见一群黑衣人突然出现,拦在了木芙蓉的身前,便停下了步子,站在屋脊之上,冷眼旁观。

见一群黑衣人忽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木芙蓉也是一惊,仓皇停下,一脸谨慎的看着来人。

黑衣人们显然是经过专业的训练,并没有多废话什么,手里的刀剑便向木芙蓉袭去。

木芙蓉的手里没有任何的兵器,只能小心谨慎的闪躲着,一招两势可以轻松的躲过,可是这些黑衣人也并非泛泛之辈,木芙蓉渐渐的开始应接不暇,一个不注意,肩上便被一个黑衣人刺了一剑。

木芙蓉捂着肩膀上的伤,谨慎的看着黑衣人们,脚步缓慢的向后移动着,余光瞥见屋脊上,双手抱胸冷眼观看的江离,眉头登时便皱的更紧了。

如果江离这个时候出手,只怕再多一个自己也是敌不过的。

黑衣人们渐渐的逼近,木芙蓉背已经抵在了围墙上,望着越来越近的明亮刀剑,脑中开始飞快的思索起来。

正一筹莫展着,一道冷光却从头顶划下,离自己最近的一个黑衣人登时便应声倒下。

木芙蓉也是一惊,抬眼看着从屋脊上跳下来的江离,眼里满是探究。

“你是什么人?”

为首的黑衣人伪装着声音,目光竟比那夜色还要深沉,他一直知道江离的存在,可看他一直没有出手,便也没在意,可现在却是不辨敌友了。

江离并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紧握着手中的剑,冷冷的看着面前的一群黑衣人。

从江离方才挥动的那一剑,黑衣人也知道他的身手不一般,不是自己可以匹敌的。思虑再三,便招呼了身后的其他黑衣人,四散跳窜,消失在了黑夜里。

“想不到你竟然会出手救我。”木芙蓉冷冷的笑着,从围墙边走了出来,站在了华之中,蒙着面的脸看不见表情,可那一汪秋水却不难看出盛载着满满的嘲讽。

“公子要见的。不是死人。”江离面色不变的看着木芙蓉,眉间若结了一层霜。

“哼……”木芙蓉冷冷一哼,“你会后悔的。”

说罢,受伤的左手忽的一扬,一片白色的粉末便飘散开来。

江离微有些惊讶,躲避中,匆忙出手想要抓住木芙蓉,然而却只是扯下了木芙蓉脸上蒙着的面巾。

木芙蓉撒的,不是什么毒药迷散,不过是刚才靠在围墙边用指甲扣下的石灰粉罢了,她知道这样的东西是拖不住江离的,也不在管江离是否看见了自己的容貌,转身便逃进了一条小巷。

江离手里还抓着从木芙蓉脸上扯下来的面巾,挥散了面前的石灰,望着木芙蓉消失的方向,皱起了眉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