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十三章 邀月楼闹剧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3166 2015-04-08 10:50:24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天边的月娘挽着轻纱悄悄的露出半边脸,勾起一丝人间的灯火化为胭脂,染在莹莹白玉似的脸上,朦胧而娇美,羞涩而情怯。

苏清梦摇着玉扇,在一群莺莺燕燕的簇拥下走进了邀月楼。

此时,正是邀月楼新来的姑娘表演的时间。只见那台上的红衣姑娘一个旋身,那披在肩头的薄纱便就此滑落,轻飘飘的从臂上飞起,落入台下,一群人便一拥而上争抢着。而那没人仍在跳着,红绫抹胸,艳红纱裙,露出的香肩雪胸已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香汗,眼波轻送,藕臂轻勾,一双修长圆润的双腿在红纱裙里时屈时伸,若隐若现,引得台下的男人们一片喊声。

苏清梦呆滞的看着,不由得咽了口唾沫,多日不来,这邀月楼的姑娘竟已是这样魅惑出色了,脑子里想着那花魁绮岚,不知道她是不是也像这个女子一样在洛星河的面前这样跳着……

“苏公子可是好长一段时间没来了!”一个调笑的声音钻入耳中,苏清梦这才挥散脑中自己猜想的画面。

朱漆粉刷的台柱边,走来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虽已是年近四十,可容貌瞧来仍是明艳,只是头上簪了一朵艳红色的牡丹花,又穿着不合年纪的轻薄纱衣,也就显得媚俗了些。

苏清梦回头,含笑看向来人,眉目间颇有些风流少年的佻达,说道:“多日不见,红姑倒是越发的明艳动人了!”

红姑闻言,抬手以轻纱掩唇,眉眼弯弯,想来听见这话也是十分开心的,“苏公子就是爱拿奴家说笑!奴家都这个岁数了,哪还能明艳动人呢!”

“美人便是美人,红姑这张脸可让人看不出年岁啊!”苏清梦笑着,眉毛微挑,风流得很。

红姑笑得更加开心了,玉指微翘,轻轻的在苏清梦的肩上拍了一拍,“奴家可说不过苏公子!”

苏清梦淡笑如常,又道,“听说楼里近日新选出了花魁,模样可是比之前的如烟好看不少。本公子今日来,可就是专门来看她。”

红姑正笑着,听见苏清梦的话,唇边的笑意霎时便收了,眸光一闪,面色有些为难了起来,“这绮岚啊,确实生的美,是我邀月楼的台柱。这楼里啊,不少人都是冲着她来的。不过……今日可是不巧,绮岚已被人包下了。”

苏清梦闻言,佯装惊讶,问道:“红姑可是嫌苏某的银钱不够?银钱不用担心,苏某出三倍的价钱!”

苏清梦竖起手指,比划了一个三。

若是往日,红姑定是开心得合不拢嘴,连连答应,可今日却是皱起了眉头,“苏公子,不是奴家不给你面子,实在是奴家惹不起啊!”

苏清梦此时心里已经清楚得很了,却仍是不死心,又问:“不知这绮岚是被哪家贵人包下了,竟让见过大世面的红姑你如此紧张?”

红姑显然被问得有些烦了,微皱着眉头,道,“苏公子,你就莫要如此为难奴家了!奴家也就是一个生意人,哪边都得罪不起!”

沉默片刻,苏清梦豁然朗笑,又换上一副轻浮的样子,“无妨。没了一个绮岚而已。这楼里的姑娘,个个美若天仙,不知红姑可否能为苏某叫来,让苏某挑一挑?”

红姑一听,立马就展颜媚笑,连忙叫人带着苏清梦上了二楼。

二楼承欢阁。

粉色珠帘直直垂下,那珠帘后,一朵红莲翩然起舞,柳眉轻挑,眼波流转,微勾的唇角妩媚动人。细腰婀娜,纤手柔柔,青丝偷舔香腮,红裙翻飞如浪,那娇躯极尽妖娆的旋转着,千娇百媚。

苏清梦手里拿着酒杯,垂首假模假样的啜了一口,抬起手,指节微勾,示意舞者过来。

舞者停下了舞步,白皙的手指撩开粉色珠帘,步步生莲般的款款走向坐在桌边的苏清梦,至她脚边,娇柔一倒,趴在了苏清梦的腿上,仰起脸,柔媚问道:“公子,奴家跳的可是好看?”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苏清梦指节微蜷,勾起女人的下巴,轻声答道。

“呵呵呵……”耳边响起女人的轻笑声,“公子,这楼里的姑娘除了绮岚姐姐,可没几个念过书的,你这样说,我们可都是不明白的!”

红姑找了十个容貌出众的姑娘让苏清梦挑,除了方才在楼下跳舞的姑娘,苏清梦还留下了两个。

“哦?”苏清梦微挑了眉,道,“绮岚姑娘,还念过书?”

坐在苏清梦右手边的紫衣姑娘含笑说道:“绮岚姐姐可不仅仅只是念过书,她诗词作的可好了!”

苏清梦闻言,笑了起来,点了点紫衣姑娘的鼻子,“你方才才说未念过书,怎么又道绮岚姑娘诗作的好?”

紫衣姑娘俏脸一红,娇嗔说道:“公子这是取笑奴家!奴家不懂,可是却时常躲在门外偷听,绮岚姐姐的恩客可是常常夸她呢!”

苏清梦听着,胸中忽然一窒,脑子里想着洛星河和绮岚你侬我侬的画面,只感觉眼睛里都要喷出火来了。

“既然有如此才华,怎么会到了这邀月楼来?”苏清梦垂首饮了一口酒,心中虽是难受,可面上仍旧笑得风流。

“听说是家道中落,逼不得已。别的可就不知了,想来应该是书香门第的小姐吧。”紫衣姑娘说着,看样子和那个绮岚的关系还算是不错。

“不过红姑可是很看重她呢!”坐在左手边的粉衣姑娘接着说道,“从进楼里第一天,红姑就待她甚好,不仅亲自调教,连食宿都和别的姑娘不同。”

这时,一直趴在苏清梦腿上的红衣女子优雅的站起了身子,乖顺的替苏清梦又斟了一杯酒,执起酒杯,纤手伸到苏清梦的面前,半嗔半娇的说道:“苏公子只顾着问绮岚姐姐,可真是冷落奴家了!”

苏清梦闻言,抬起眼来,转眸看着眼前容貌昳丽的红衣女子,勾起女子的下巴,倜傥一笑,“哟哟,吃醋了啊~好好好,不说别人,咱们来划拳可好。”

一听苏清梦说划拳,三名女子皆是面露喜色,粉衣女子合掌轻拍,看起来尤为期待。

“可这么玩儿可没趣。不如这样,输的人自饮一杯……然后,脱一件衣服。”苏清梦自信满满的笑着。

“好!好!好!”姑娘们对于苏清梦的提议很是感兴趣,一脸的兴致勃勃。

酒过三巡,苏清梦自认自己是用了最短的时间将这三个姑娘给灌醉,好在找的都是刚进楼里不久的,要是身经百战的姑娘,只怕自己就没这么快脱身了。

灌酒期间,苏清梦自己也饮下了不少,虽说没醉,但还是感觉到了一丝晕眩。

撑着桌角站起身来,从屏风上拿了三件外套给姑娘们披上,这才走出了承欢阁。

楼里还是噪杂一片,男男女女,搂搂抱抱,亲亲我我,丝毫不忌讳旁人。

苏清梦在楼梯口环顾一圈,忽然觉得有些头疼起来。她只知道洛星河来了这邀月楼,可具体是在哪里,她又不清楚。

要不然……一间一间的找?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萌发,就像是春草一样蔓延开来,饮了酒的苏清梦思考不了那般仔细,便真的就照着自己的想法行动了起来。

“啊!”

“你是什么人!”

“出去!出去!”

……

苏清梦将二楼的房间挨个儿找了个遍,霎时间,邀月楼里尖叫,谩骂声一片,楼下看着歌舞的观众都伸长了脖子,探究起二楼的热闹来,场面很是混乱。

红姑从后院走了进来,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刚一踏上二楼,便被一个匆匆从房里出来,衣衫不整的男人抓住了衣领,忿忿吼道:“你这楼里都进了什么人!竟然擅自闯入小爷的房间!看来你这邀月楼是不想开了!”

说话的男人正是扬州城知府的儿子,一脸暴怒的模样着实吓坏了红姑。

“来人!把那闹事的人给我抓起来!”

红姑自然是不知道那闹事儿的人便是苏清梦,只道是哪个不懂事的嫖客在捣乱,便气急败坏的让楼里的龟奴们去捉人。

苏清梦将二楼的房间一一翻了遍,却还是没有见到洛星河和那个绮岚,站在承欢阁的门前,一脸的纳闷。

难不成自己耽误了太多时间,洛星河已经回府了?

脑里还没将事情想通透,左手边却忽然有一阵风吹来,苏清梦本能的往旁边一躲,堪堪躲过一个龟奴的大掌。

这一掌倒是让苏清梦回了神,一看这楼上楼下从四面八方朝自己涌来,面色不善的龟奴,苏清梦便心道不妙,知道自己一时脑热闯祸了。

她幼时倒是跟着孟老爷子学过一招半式,可后来便嫌太苦,不愿再学。这些招式对付一两个流氓尚有些吃力,现下是二十来个彪形大汉,便纵有二十个苏清梦也是不够的,头上也不由得冒出了冷汗。

见龟奴们越来越近了,苏清梦心头也慌了,连忙拨开身前一个纤瘦的姑娘,开始沿着二楼的走廊,躲跑了起来。邀月楼是以圆为建的,围着走廊跑了两圈,撞门,翻窗,苏清梦能力所及的方法统统试了一遍,是把邀月楼弄得鸡飞狗跳了,可这些龟奴们却渐渐的把她给围了起来。

此时,她正站在二楼的楼梯口,面前是伸着手想要抓住自己的龟奴,身后是站在一楼虎视眈眈看着自己大汉,当真是如同瓮中捉鳖,逃无可逃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