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第三章 此间心事无人诉

冷情阁主的落跑娘子 锦無 3016 2015-03-31 18:36:58

  日落时分,几日不曾出现在苏清梦眼前的洛星河终于回府了。

彼时,苏清梦正在院儿里的秋千上百无聊赖的晃荡着,暖玉同她说时,因为太过高兴,松开了握住绳子的手,本想直接从秋千上跳了下来,可是不想却摔了个大马趴。

“小姐!”暖玉见她整个人飞了出去,眼睛都看直了,慌忙跑了过去。

“嘶……”苏清梦在暖玉的搀扶下从地上慢慢的爬起身来,捂着手肘处,疼得直抽气。

暖玉捋起她的袖子,只见她手肘之处,原本白嫩的皮肤上此刻有着一大片的擦伤,血珠点点,微微有些红肿。

“小姐!得赶快找大夫瞧瞧!”暖玉眼底泛着泪光,说着转身就要走。

“别!”苏清梦一把拉住暖玉,“别去了,我没事。”

难得洛星河在府里,她可不想就这么把时间给蹉跎了。

“可是……”暖玉一脸为难的看着苏清梦。

“没事。”苏清梦放下袖子,发现自己的手背上也有道道擦伤,有些红,但不如手肘处的伤厉害。“我换身衣服就是。”说罢,风一般的跑进了屋里。

风露渐下,霞光悄生,朱红如血夕阳在西天摇摇欲坠。

洛星河看着王四刚送来的账目,翻至最后一页,提起朱笔,题了个“阅”字。

府里的支出,大多是被苏清梦折腾的,别的,倒没什么。

合上账本,他抬头看向窗外,望着那轮落日,轻轻的叹了口气。

“洛星河!”

熟悉的喊声在门外响起,洛星河站起身来,唇角不自觉的向上翘起,笑容温柔。

打开房门,毫无意外的见到了苏清梦。

她今日穿了件湖绿色的衣裳,布质柔顺如水,腰间一根同色的腰带盈盈系住,裙摆刚刚遮住脚踝,脚下一双同色绣鞋,鞋面上以翠绿色的丝线勾有两叶翠竹。她浅浅的笑着,明眸皓齿,笑靥无瑕,若一朵青莲开在水中,那般的柔而淡。

“你……这些日子都去哪里了?”苏清梦说着,不由自主的垂下了头。

洛星河瞧着她微羞的模样,心间微动,恍然的伸出手,却在即将触碰到苏清梦头的时候,似想起了什么一般,又收回了身侧。

“陈州分行那边出了点问题,我去了几天。”洛星河面无表情的答着,仿佛刚才温柔的笑意,微动的神色都只是恍然一梦般。

“哦。”苏清梦点了头,她也知道洛星河的生意很多,米粮,盐,银号……整个大郢王朝三分之一的经济命脉都握在他的手里,可是……“你下次要是得出门,可不可以先告诉我一声?”

苏清梦抬起头,目光殷切的看着洛星河,狭长的丹凤眼里溢着似水柔情。

“好。”洛星河点了头,垂眸间,却惊讶的发现苏清梦白嫩嫩的小手上有着一道道的擦伤。眉头一皱,不假思索的抓住她的手腕,问道:“怎么弄的?”

苏清梦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看着他愣了半晌,才支支吾吾的答道:“荡秋千的时候……摔出去了。”

洛星河看着苏清梦的脸,不动声色的收回了手,语调平静的说道:“怎么没上药呢?”

苏清梦脸一红,“小伤,没事儿。”总不能说为了快点见你,把这时间给省了吧。

洛星河听罢,皱了皱眉头,从小到大她都这样,爱玩爱闹,却实在不懂得如何照顾好自己。

“江离。”洛星河轻声一唤,在檐下如松挺直的江离应声走了过来,“请个大夫。”

“是。”江离点头一应,转身走远。

苏清梦仰首看着洛星河的侧脸,心头的温暖一点点蔓延开来。

“先用晚膳吧。”洛星河说着,提步便走。

“好!”苏清梦漾起笑容,快步追向洛星河。

斜月上窗,华灯初上。橘色暖光里,洛星河微垂着头,侧脸的轮廓温暖而美好。

苏清梦一手端着碗,一手用筷子轻戳着碗底,目光痴痴的看着洛星河,心头像是打翻了蜜罐一般,连唇角也不自觉的向上扬起。

“今天……玉漱斋的人来过了。”苏清梦微红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洛星河。

洛星河听罢,悠悠的抬起头来,目光触及到苏清梦的如花笑靥时一滞,不自然的将目光移开,轻轻的“嗯”了一声。

苏清梦本还想说些什么,可洛星河忽然漠然的态度却让她莫名一愣,心间那种欢欣雀跃的幸福感陡然冷却。

她尴尬的低下了头,默默的喝起了碗里的汤。

“清风楼明天请了胡先生说书,你若在府里待的无聊,可以去听听。”说完,他站起身就要走。

苏清梦一急,慌忙撑着桌子也站起身来,说道:“明天……你可不可以和我一起去听?”苏清梦紧张的扣着十指,甚至不敢抬头去看洛星河此刻的表情。

洛星河一怔,皱了皱眉头,语调平淡无波:“我明天还有重要的生意要谈。”

“哦。”苏清梦有些失望的点了头,不再说话了。

她虽然一直任性胡闹,但却从来没有想过要干预洛星河的生意,她想让洛星河生气,不是讨厌。

洛星河看着苏清梦失望的表情,唇际微动,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向书房走去。

“公子。”回书房的路上,刚好碰到回府的江离。

“请了大夫了?”洛星河顿下了脚步,转眸看着冷面的江离。

“请了。属下稍后便带去小姐的院子。”江离微垂着头,恭敬的答着。

洛星河微微颔首,方才饭间,苏清梦吃饭的动作缓慢,还时不时的蹙眉,他便知道她这次摔的不轻。

心间那点不易察觉的担忧一点点的散去,他只觉得连日熬夜的疲劳感也消散了不少。

轻舒了一口气,“那便好。”说完,抬步便要走。

“公子。”

“恩?”听到江离唤自己,洛星河再次停下了步子,回眸看向江离。

江离亦抬眼看着洛星河,似犹豫了许久,才说道:“恕江离多嘴,只是这些年江离都很不明白,公子明明心疼着小姐,可为什么对小姐总是不肯接受小姐呢?”

他打小就跟着洛星河,自然也一直看着苏清梦的胡闹,在他眼里,像苏清梦那样容姿兼备的女子和他家公子该是神仙眷侣的。苏小姐虽然任性了些,可府里谁不知道,她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公子。而公子明明也关心着苏小姐,可面上却总是不以为意,他不懂,明明可以和很愉悦的相处,为什么非得是现在这样?

洛星河闻言,神色微变,沉着脸,眼神若冰刀一般凌厉。

风吹过,檐下的灯烛摇曳,不定的光影里,洛星河的脸明明灭灭,面上的表情也看不真切,半晌,他开口 说道:“你想错了。”说罢,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我从来不是心疼她,我只是……谨遵着义父的遗命罢了。

回西苑的路上,苏清梦兴致乏乏,一路无言,只是揉着手肘的位置,黛眉微蹙。

暖玉知道苏清梦此刻心里很是失落,便也不再和她斗嘴,也是难得安静的跟在身后。

“吱……”

门扇被暖玉素手推开,门轴转动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来很是清晰。苏清梦抬眼看着光线昏暗的房间,忽然闻到吹来的风里带着丝丝缕缕的花香味,可是一时间却又想不起是什么花的味道,便抬眼问向暖玉:“暖玉,你今日在我房里放了花?”

暖玉回过头,一脸的茫然,“没有啊,小姐。”

“哦。”苏清梦皱眉颔首,许是自己闻错了吧。

主仆二人借着月光走进了房里,暖玉熟稔的点亮了桌上的烛台,回过头,看着斜坐在湘妃椅上的苏清梦,说道:“小姐,你这手上的伤还是得上药啊!”

混沌的烛火里,苏清梦微垂着螓首,埋在阴影里的表情也看不真切,只是声音幽幽的飘来,“算了。我困得很。明儿早上再说吧。”

暖玉拿着火折子,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烛火一明,看着苏清梦脸上怅然失落的表情,话又给咽了回去。转而说道:“那小姐你早点歇着,明儿早上我再给你上药。”

说罢,暖玉便转身走出了房间,反手带上了房门。

夜,重归于寂静。耳边似乎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方才洛星河的表情和他说的话,在苏清梦的脑子里不停的浮现,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在被人狠狠的揪着一样,说不出的难受。

十里红妆。她是那样期待的啊!

苏清梦坐在湘妃椅上发了会儿呆,便起身走到桌边吹熄了蜡烛。烛火一灭,房间又如刚才那般昏暗,苏清梦走到窗边,轻轻推开,微开着的轩窗外,清冷的月辉投射进屋,映得地面如同覆上了一层霜。

借着月光,苏清梦走到了床边,然而手才刚刚抬起,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响,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一样。正欲回头一看究竟,脖颈处却兀的感觉到一丝冰凉,反射着月华的匕首此刻正抵在苏清梦的脖子上。

一个略显沙哑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最好是不要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