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临天下

公主找事

妃临天下 如沫 2009 2015-03-28 22:08:20

  出了卧室,初南什么东西都还来不及准备,沐梦莹便拉着一脸不爽的沐之瑶过来了。

  “二妹,快点,翼王爷都已经来了,咱们赶紧过去,缺什么东西,路上买就行了。”

  初南瞧她,穿了一身粉色长裙,袖口开成喇叭花形状,胸前绣着几多娇嫩的玫瑰,三千青丝随意的披散在脑后,一阵风吹来,裙摆发丝齐齐飘动,旋开朵朵涟漪,脸上也画了精致的妆容,不愧为第一美女。

  沐之瑶竟然也做了精心的打扮,虽然在沐梦莹的映衬下,并没有那么出众,但也不难看。

  穿成这样,是去天魔山勾引魔兽的吗?

  初南的心中升起团团疑惑。

  感情这两人说的去收拾收拾,是打扮一下啊。

  “快点,让翼王久等就不好了。”

  沐梦莹见初南盯着她跟之瑶一直瞧,丝毫没有动弹的意思,于是又喊了一遍。

  于是这才施施然的瞥了瞥眼,不紧不慢的模样,“我昨天长途跋涉的回来,昨晚又睡在柴房,所以现在我要去沐浴一下,然后换身衣服,你们要是焦急的话,就不用等我了。”

  说完,直接转头走了。

  留下呆住的沐梦莹与沐之瑶。

  “这个废物,她什么意思?”

  见初南已经走出老远,沐之瑶大吼出声,脸色难看,眼中一片厌恶。

  沐梦莹却眸光深沉,总觉得沐馨月跟之前不大一样。

  “大姐,我们干脆不要等她算了,翼王爷还有太子殿下都在等着呢。”

  沐之瑶气急败坏的说道,真是一幅恨不得将初南踢飞的模样。

  沐梦莹却摇了摇头,“等等她吧,答应了爷爷的。”

  “这个废物,真是个累赘。”

  沐之瑶又气狠狠的说了一遍,一脚将旁边的石头踢飞出去。

  可见是把这石头当成初南的头了。

  “三妹,你有没有发现二妹她跟之前有些不一样了?”

  一直陷入沉思中的沐梦莹突然开口问道。

  沐之瑶愣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还是跟之前一样啊,不热情,不愿意搭理人,但是感觉这次回来更孤傲了,更讨厌了。”

  这听完沐之瑶的话,沐梦莹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她总有一种沐馨月判若两人的感觉呢?是她想多了吗?

  “真讨厌,谁愿意在这里等她啊。”沐之瑶不耐烦的嘀咕道,来回的踱步。

  而沐梦莹却坚持一定要与初南一起去天魔山,心里打的什么主意怕是只有自己知道了。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沐之瑶的耐心早已经耗尽,已经烦躁的想要揍人,沐梦莹也派丫鬟去催了两次,初南这才慢悠悠的收拾完毕。

  清晨,朝阳初升,霞光铺面。

  初南一身火红的骑马装缓步而来,晨光之下,红衣似火妖娆,五官精致清冷,利落的短发衬得初南如雪中傲梅,气质逼人。

  一时间,迷了所有人的眼。

  沐梦莹的瞳孔极具的收缩,她从来不知道沐馨月竟然是这么的美丽,一身红衣,张扬又放肆,偏偏还是孤冷清傲的表情,好像任何人都不被她放在眼中。

  突然的,她的心一突一突的,并且升起不好的预感,这般跟火焰一样美丽的女子是否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比如翼王爷。

  那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本来她是做过精心打扮的,可是此刻,在妖艳红衣的衬托之下,她竟显得黯淡无光。

  可是又不能让初南去把这一身骑马装换下来,于是只能映着头皮上去,“二妹,你可算是出来了,这身衣服很漂亮。”

  沐梦莹笑着对初南说道。

  可初南觉得这女人真是虚伪,明明嘴角都僵硬了,偏还能笑着说这样的话,天天这样不累吗?倒不如沐之瑶,大大方方的讨厌,不喜欢就是不喜欢,看不惯就是看不惯。

  这不,瞧见初南这般盖风头的模样,沐之瑶又阴阳怪气的开腔了,只听她道,“穿成这样,跟火鸡似的。”

  话说的难听,声音也亮的很高,故意就想让初南听见。

  初南走到两人的跟前,面如表情,只是眼睛斜斜的看了沐之瑶一眼,“那也比野鸡要好的多。”

  “沐馨月,你说谁?”

  初南话音一落,沐之瑶的眼睛随即的就瞪起来,一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模样。

  “好了,别吵了,翼王爷跟太子殿下一定等半天了。”

  沐梦莹赶紧阻止了发怒的沐之瑶,她真怕两人打起来,然后沐馨月一气之下不跟她一起走了,那么她试探的目的就达不到了。

  沐之瑶很不甘心的哼了一声。

  初南却疑惑的开腔,“太子殿下?”

  “恩,太子殿下和翼王爷还有珊珊公主都要一起去,所以我们快点吧。”

  说着率先迈开脚步,走在前面。

  沐之瑶哼一声,紧随其后,初南顿了一下,也抬脚跟了上去。

  不过脑海中还在想着沐梦莹的话,南昭皇帝一共三个孩子,此次竟都跟着一起去寻找灵药,这汝南王府的脸面当真就是这么大?

  出了王府,一路向西,穿过京都大街,远远的就瞧见一行人等在那里,其中以君夜寻最为扎眼,他穿了一身黑衣蟒袍,脚踏一双黑色银边的靴子,其中黑袍的袖口处都镶着银边,腰间扎着金色腰带,中间还镶着一颗碧绿色的宝石,腰带之上垂下一块同色系的玉佩,上还悬挂着同色流苏。

  他本就身材俊朗,此刻,穿着这身衣服,双手背在身后,立在那边吸引了不少来来往往的人。

  而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位身穿金衣的男子和一个穿着浅绿色服饰的少女,那金色衣袍的男子正四仰八叉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少女站在他的旁边,双手环胸,眉头皱的很紧。

  听到声音,三人齐齐的看向她们。

  最先说话的就是那名绿色衣服的少女,她眉眼冷傲,生于皇家,自有一番威严存自眉间,只听她冷声开口道,“这都什么时辰了,现在才来,竟然迟到了这么长的时间,到底有没有时间观念了,汝南王的女儿当真是好家教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