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临天下

四国三大家族

妃临天下 如沫 2047 2015-03-25 23:29:47

  苍穹大陆,四国皇室,南诏国,东夏国,西域国,南齐国。

  另有三大家族,凤氏家族、龙氏家族、麟氏家族,地位雄厚,势力甚至凌驾于皇室之上。

  其中凤氏家族乃炼药世家,千年传承,曾出过上百位炼药宗师。

  龙氏家族则是炼器世家,圣器,神器在龙氏家族都会被轻而易举的炼制而出,地位雄厚。

  至于最后一个大家族,麟氏,则是以驯兽出名,家族之内至少三名驯兽宗师坐镇。

  “当真是厉害。”

  看完三大家族的介绍之后,初南感叹一声,这简直就是权贵中的权贵,想到沐南山还躺在床榻上,急需风语花与芝雪草,且不说这两种灵草寻找起来有多么困难,就是侥幸找到了这两种灵草,那还需要炼丹师给提炼成丹药,真是无比困难。

  炼丹师通常都比较高傲,门槛低、没银子的人别想见到高傲的炼丹师大人。

  迷迷糊糊的想着,初南不知不觉的便睡了过去,她这两天实在是累坏了。

  而另一边,雅致的厢房内,面容姣好的贵妇人正闭着眼睛坐在檀木椅子上,手中撵着一串佛珠,嘴唇上下掀动,嘴里念念有词。

  坐在她对面的女子并没有敢开口打扰她,而是静静的等在那里。

  终于,那贵妇人睁开眼,眼神很锐利,锐利之下掩藏着精明。

  她望向坐在她对面的女子,淡淡开口,“听说那个小贱人回来了?”

  这位女子便是沐顶天的大夫人,崔西蛾,是个极其富有心机的女人,听到她开口说话,对面女子站起身来,正是她的女儿沐梦莹,她脸色很难看,丝毫没有白日见到时候的温婉。

  “是的,娘,沐馨月那个贱人回来了,爷爷让我搬出月华阁,还说嫡女永远都是嫡女,别想鸠占鹊巢,真是气死我了。”

  沐梦莹站起来,一脸的怒气,咬牙切齿的模样,一看就是气的不轻。

  崔西蛾站起身来,脸上看不出喜怒,只淡淡的挑了挑眉,“这个老家伙本来就偏心她的这个孙女,你又不是才知道,他门第观念可是很强,一直瞧不起我的出身,因此尽管沐馨月的娘死了多年,也不肯让你爹将我抬为平妻。”

  “娘,那怎么办?”

  沐梦莹皱着眉头问道。

  相比起沐梦莹的烦躁,崔西蛾却是显得淡定无比,眼皮子往上一抬,“什么怎么办?一个废物回来了,至于把你惊慌成这个样子吗?我听说,她还带了一个孩子?”

  沐梦莹点了点头,“对啊,是带了一个孩子回来,不知道是跟那个野男人的。”

  崔西蛾一声冷笑,“莹儿,娘亲一直告诉你要知书达理,温婉柔美,就是为了将来能攀上一门好亲事,说话用词你都该注意一点,即便是没人的时候也一样,正所谓隔墙有耳。”

  听到崔西蛾的话,沐梦莹微微垂了一下头,开口道,“娘亲教训的是,可是这个沐馨月突然回来了,我心里慌乱的很。”

  “慌乱?慌乱什么?她名声已臭,加上废物之名,她再难能寻到一门好的亲事,对你根本构不成威胁,只要你想办法让谣言一直传下去,那么你就永远是南诏第一美女,而她就永远是南诏第一荡妇。”

  “娘亲的意思是?”

  “谣言不灭,她将永无出头之日。”

  暗夜中,冷风簌簌,崔西蛾的声音阴森森的在夜中响起。

  次日,晴空万里,天蓝如碧。

  关于汝南王府失踪的大小姐回来的消息不胫而走,一传十,十传百,传遍了整个帝都。

  “汝南王府那个废物回来了……!”

  “跟马夫私奔的那个沐馨月回来了,而且还带着一个孽种。”

  “那个扫把星啊,听说一回来就把老家主给气病了,现在卧床不起呢。”

  “天啊,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有脸回来?”

  “我还听说,翼王爷已经休了她了,不要她了。”

  谣言越演越烈,一片骂声,本就名声不好的沐馨月,这一次是臭上加臭。

  这些谣言,此刻的初南当然是不知道,天刚蒙蒙亮,便有仆人来同传,说是老家主要见她。

  初南当即起身,抱着孩子就去看望沐南山。

  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她早已将沐南山当成了自己的爷爷。

  还未进到房间里面,就在门口被沐顶天拦住,一脸的冷淡模样,对初南道,“进去以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心里总有数吧。”

  初南面无表情,当然知道沐顶天说的是什么意思,就是希望她不要在沐南山眼前告他的状,当即连句话都没说,直接就推门进去了,直气的沐顶天脸红脖子粗。

  “爷爷,放心吧,我们一定会为你找到灵草的,然后求得凤氏家族为您炼制一枚丹药,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刚进门,就听到沐梦莹温柔无比的声音,正坐在床榻边上,握着沐南山的手,一脸的柔弱楚楚。

  沐之瑶与沐心影站在一旁。

  “月儿来了啊,快过来。”

  一进门,床榻上的沐南山就发现了她,开口喊道,声音不无惊喜。

  昏睡了一宿,这时候在看沐南山,发现他精神好了很多。

  见沐南山这么热情,沐之瑶脸上的表情丝毫不加掩饰的不屑,倒是沐心影冲着她笑了笑,很可爱的样子。

  “快过来坐,我看看我的曾孙子。”

  沐南山精神抖擞的又喊了一声,沐梦莹只能悻悻的给初南腾出地方。

  初南走到床边,礼貌的对着沐梦莹点了一下头,然后将皓轩放在沐南山的身旁,小家伙此刻还在呼呼的睡觉。

  沐南山脸上满是疼爱与欣喜,大概是瞧见了初南眼皮底下的黑眼圈,于是开口问道,“月儿,怎么了,昨晚上没睡好吗?”

  沐南山问完这话,沐梦莹和沐之瑶姐妹面面相觑,谁也没吭声,倒是随着初南进来的沐顶天在身后咳嗽了一声道,“大概是刚回府有些不习惯,所以没睡好吧。”

  这话说的,初南凉凉的看了沐顶天一眼,寻思这人脸皮可真厚,于是很自然的开口道,“不是啊,你昨晚把我关在柴房,我能睡好才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