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临天下

蓝阶高手

妃临天下 如沫 1992 2015-03-21 22:15:23

  ——砰。

  初南直接被甩了出去,就连怀中的皓轩都给甩落在了路边的草丛中。

  ——哇哇。

  小皓轩肯定是摔疼了,哇哇的大哭声响起,可此刻初南哪里有精力去管她,她的全身像是被车轮碾压过,疼的不得了,原本无恙的身体却突然在这样猛烈一击之下发生了变化。

  瞬间只觉得有无数的气流在体内乱窜,全身发热,静脉都在膨胀,身体像是要爆炸一般。

  “我不喜欢别人碰我。”

  那黑衣男子转身,淡淡开口。

  却见到初南整个人卷缩在地上,额头青筋暴露,脸上的表情无比痛苦。

  黑衣男子疑惑的皱眉,他不过是随意的一挥手,就将人打成这样了吗?还是地上躺着的这个女子太弱了。

  初南浑身剧痛,额头上的冷汗一滴滴的落下,可她的双眼却冷冷的盯着男子,倔强的无声的,还有誓不罢休的。

  黑衣男子本不想理会,可不知为何就被这双眼睛生生的震住。

  “主人,别抵抗它,接受它,接受它啊。”

  小金见初南痛苦的不得了,一副要崩溃的样子,它焦急的大喊,她的体内被强行灌入了十六年积攒的灵力,一下子接纳会很难过。

  这就是一口吃个胖子所要承受的代价。

  初南全身跟火烧似的,剧痛占据了她的全身,这种感觉她之前经历过一次,就是沐馨月将她的灵力都传给她的时候,可是那一次痛苦很快就消失了,可是这一次剧痛的时间要比上次长很多,而且更难熬。

  初南觉得她要昏死过去了,这时候就听到小金的大吼。

  便是这一声大吼,让她的理智回归了一些。

  她慢慢的放松身体,任凭那些陌生的力量侵袭了她身体的每一个毛孔,心中想着安伯小册子上留下来的口诀,渐渐的,初南发现,她竟然能看到自己身体经脉的变化,一道道蓝色的灵气在她的体内穿梭,毫无规律,横冲直撞,这才是让她剧痛的原因。

  初南闭着眼睛,死死咬紧牙关,默念口诀,慢慢引导着那些乱窜的灵气游走在身体的各个经脉之中。

  她想到之前马车上的那个白衣男子,他说修炼者首先要找到自己的灵源。

  初南闭着眼睛细细体会,只见她的身体之内一团团的灵气都汇聚在一个地方,似乎是丹田之处,非常浓郁。

  于是初南念着口诀,忍住身体像是要爆炸一样的疼痛,将身体的灵气都引入这个地方,大团大团的灵气都汇聚到了这个地方,然后慢慢的凝聚……

  是的,就是这里。

  灵气凝聚,渐渐变换出了颜色。

  赤色,橙色,黄色,绿色……

  游走在经脉内的灵气全部集中到了这里,而灵气的颜色仍是在变化,终于停留在蓝色……

  蓝阶高手,沐馨月是个蓝阶高手。

  “啊。”

  初南感觉全身都充满了力量,让她想要呐喊,于是一声大吼,无数的力量倾泻而出。

  ——轰轰轰。

  四周树木被初南体内倾泻出的巨大能量震倒,尘土飞扬,沙石滚动。

  蓝色的光芒映照了黑夜,让黑衣男子的眼睛眯起。

  蓝阶高手,眼前的女子竟然是蓝阶高手。

  看她年纪不过十七八岁,竟然突破了蓝阶,为何他从未听说过?

  南诏国翼王,二十一岁突破蓝阶,都已是天才的存在,那么眼前的女子岂不是天才中的天才。

  正处在惊讶之中,让黑衣男子更震撼的一幕出现了,就见那女子周身突然爆射出刺目的金光,映照了整个天际,然后一道狂妄中却带着稚嫩的声音炸响在耳边“哈哈哈,本大爷终于重见天日了。”

  只见一条巨大的金龙升空而起,通体金色,无比尊贵,在空中旋转了两圈之后,那金色的眸子直接落在了黑衣男子的身上,“弱小的人类,竟敢对我的主人动手,你活腻了吗?”

  吼声落下,只见那龙尾一甩,巨大的威压当头罩来,直接打在黑衣男子的身上,狠狠的将他拍在地上,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

  他狭长的眸中掩饰不住的已经不是惊讶,而是震撼……

  黄金巨龙,金色能量,神兽。

  在整个苍穹大陆都不一定有谁能契约一头神兽,而他竟然亲眼见到了,而且是黄金巨龙。

  黄金巨龙在空中耀武扬威的甩着龙尾,一声龙吟响起,竟幻化成了人型,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孩,大概只有五六岁的模样,金色的头发,金色的眼睛,双臂抱在胸前,落在地面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下巴抬着,高傲嚣张的不得了。

  这个时候初南睁开眼睛,站起身来,整个人身上的感觉都不同了,抬手间都感觉充满了力量,这就是蓝阶武者的境界。

  她的嘴角有着很浅淡的笑意,她终于真正的融入了这个大陆,也终于跟那个消失于天地间的女子融为一体了,而不在是懦弱的彷徨。

  蓝阶,她记得只有突破蓝阶,才可以召唤出小金。

  没想到之前的沐馨月竟然是蓝阶高手,当真是少有的天才,那样一个美好的天才少女,竟会落到那样的下场,究竟是什么原因。

  融合了体内暴涨的灵力,初南没有感觉虚脱,反而全身舒爽,她赶忙去旁边的草丛中把哭的嗓子都哑了的小皓轩给抱起来。

  “宝宝,别哭了,别哭了。”

  本来还哭的嘶声力竭的小家伙还真的就安静了下来。

  好像每一次都是这样,哭的厉害的时候,只要初南一句话立马就不哭了,像是能听懂她说话似的。

  瞪着个湿漉漉的眼睛,憋着小嘴,实在是太惹人怜了。

  “喂,弱小的主人,你难道没有瞧见金光闪耀的我吗?”

  小金原本摆了一个超级炫酷的姿势在那边,见初南睁开眼,竟然没有注意到他,于是生气的大声吼道。

  初南转眼看过去,只瞧见一个六七岁的金毛小子耀武扬威的站在那里,此刻因为被初南忽略了而满脸怒气。

  “小金?”

  初南试探的问了一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