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临天下

被关进柴房

妃临天下 如沫 2088 2015-03-19 23:07:33

  “李先生,这可如何是好?”

  沐顶天面色沉重,忍不住的来回踱步,焦虑至极。

  “修复筋脉,补血养心,芝雪草与风语花是最佳灵药。”

  听到李先生的话,沐顶天脸上的神色更加痛苦,他眉头紧锁,唇瓣紧抿,半天才开口,“这芝雪草与风语花都是长在深山中的灵草,市面上很难能买到,若是去深山之中寻找,普通武者那是有去无回。”

  沐顶天见多识广,当即就就将这两种草药的贵重性给说了出来。

  那李先生听完,站起来叹了一口气道,“沐将军说的极是,这两种药都是极为名贵的灵药,就算侥幸找到了,那也要有炼药师帮忙练成丹药才行,否则还是会功亏一篑,苍穹大陆,凤氏家族乃是千年炼丹世家,曾出过几位帝王级炼丹师,沐将军可以求助凤氏一族。”

  沐顶天听闻李先生的话,脸上的神色更显凝重,只听他道,“凤氏乃三大家族之一,地位高,门槛高,我一个南昭国的将军,他们未必肯帮忙。”

  李先生摇摇头,神情满是惋惜,又看着此刻已经陷入昏迷的沐南山,眼中万分不解,“沐家主不是已是紫阶武者,怎么会出现灵气反噬,筋脉寸断的情况呢?”

  他这不问还好,这一问沐顶天的眼神瞬间要是杀人似的看向冷初南,然后大步上前,伸出手一巴掌就朝着初南的脸颊捆了上去。

  初南机警,一瞧沐顶天的眼神不对,整个人的身躯已经紧绷,因此沐顶天的巴掌甩过来的时候她一下子就躲开了,并且冷冷的看着沐顶天,“沐将军,爷爷还在呢?”

  初南人冷,声音也冷,这话说的意思明摆着呢,爷爷还没死,你又想打我,就不怕等爷爷好了我告状吗?

  一句沐将军可把沐顶天给气到了,他大步向前,嘴角的笑冷寒无比,“你还敢提你爷爷,若不是因为你这个扫把星,他老人家会强行出关吗?你知道一个正在闭关的武者强行出关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轻者筋脉寸断,重者魂飞魄散。”

  这话落下,沐顶天握起拳头,上面隐隐缭绕着青色的光芒,这是青阶武者的灵气之光,这是要揍残废初南的节奏啊。

  “爹爹。”

  关键时刻,沐梦莹一声轻叫止住了沐顶天的动作。

  她轻轻按住沐顶天的胳膊,声音轻柔的开口,“爹爹,现在不是跟二妹生气的时候,先救治爷爷要紧,我们要赶紧商议一下,怎样才能救得了爷爷。”

  沐梦莹脸上掩饰不住的担忧,但是那双眼却隐隐透着智慧之光,临危不乱,大将之风。

  “莹儿说的对,我都被气糊涂了。”

  沐顶天扶了一下额头,点点头,随即大声呵道,“来人,先将这个扫把星跟这个孽种关到柴房去,本将军明天在找她算账。”

  话音落下,便进来两个壮汉,要架着初南去柴房。

  却被初南一脚踢开,“我自己会走。”

  初南虽然不知道沐梦莹为什么会突然开口帮助了她,可是初南却是一点儿也不领情,总觉得这女人没有这么好。

  而沐顶天要将她关到柴房去,她自是不会反抗,此刻的她这么弱,根本就不是沐顶天的对手。

  想到昏迷不醒的爷爷,和恨不得她死的沐顶天,还有自己的弱小……

  初南心里难受异常,没有哪一刻比现在更想变强。

  “好好在这里待着吧,废物。”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狗眼看人低,人善被人欺。

  到了柴房,其中一名壮汉直接将初南给推了进去,撂下这句话之后,转身就落下了门锁。

  初南仔细的记住了他的容貌,所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她这人向来是记仇的。

  柴房很黑,位于汝南王府东南方向的偏僻地角,像是很久没人来了,柴房里面灰尘扑鼻,并且散发着一股霉味,透着月光,可以看到屋内结上的厚厚的蜘蛛网。

  初南寻了一处干燥的地方坐在来,抱着小小的皓轩,整个人缩成一团。

  其实她是有能力打开这个锁的,但是打开了之后她又能去哪里呢?

  一个连赤阶武者都不是的她,还带着一个孩子,如何能在这大陆上立足?最重要的是那个之前将她打下悬崖的金面男子会不会找来?

  一连串的问题在初南的脑海中一一闪过。

  变强,成了她唯一的出路。

  忽的,就想起了安伯送给她的小册子,初南赶忙翻出来,趁着月色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

  武者,以吸收天地灵气为初始,找到灵源,积存灵气,不断修炼,慢慢突破,成为强者。

  每一句话都说的很清楚,初南看的入神,感觉自己正在慢慢的领悟,就在此时,角落处有细微的声音传进她的耳朵之中。

  ——咯吱。

  ——咯吱。

  原本初南以为是老鼠,随手捡了一个东西朝着它就扔了过去。

  月色明亮,就看见一道银白的光一闪而过,从这个角落跑到了另一个角落。

  ——咯吱。

  ——咯吱。

  初南站起来,小心翼翼的向前走了几步,这才看清楚有一只小小的类似于老鼠的东西正在啃食一只胡萝卜。

  不,不是老鼠。

  它有着老鼠的身体,松鼠的尾巴,团成一团铺在地上,银白色的毛发油的发亮,一双黑黑的眼珠子转来转去,见初南过来看它,它也不害怕,而是转了个身体,用屁股对着初南,头朝着墙壁,仍是专心致志的啃着胡萝卜。

  这可乐坏了初南,这小东西究竟是个啥玩意。

  初南脚步动了动,更靠前了一些,她想抓住这个可爱的小东西。

  可腰还没弯下去,脑海中就猛的响起一道呵斥,“别动它。”

  这一声呵斥吓了初南一大跳,这小金怎么又蹦出来了,这么半天没说话,一说话就差点将她吓死。

  “怎么啦?”

  初南没好气的问。

  然后就听到小金气急败坏的声音,“本大爷要说话,你偏不让,本大爷不过是去睡了一觉,一睁眼就看到你去抓那家伙,你知道它是啥玩意吗?”

  ——咯吱,咯吱。

  小家伙还在啃胡萝卜,好像这是天底下最大的美味。

  初南瞧着它那呆呆的萌样,下意识的说道,“看着像是一只老鼠跟松鼠结婚之后生下来的孩子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