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妃临天下

沐南山吐血

妃临天下 如沫 2039 2015-03-18 23:08:50

  从沐南山的话中,初南听出了两个关键词,一个是云姬,沐馨月的娘亲,据说生下她之时难产死了。

  另一个是谣言中的主角,王麻子,也死了,也就是说能够证明她清白的关键人物被人灭口了,当真是好手段。

  沐顶天似乎被沐南山刺中了什么痛楚,只见他的脸色非常难看,眼睛竟然也恨的通红,“就算不是王麻子,也是其他人,她娘水性杨花,她又能是什么好东西?”

  “你这混账,闭嘴。”

  沐南天蹭的一下站起来,这次是真的动了怒。

  “顶天,我这次喊你来书房就是想告诉你,月儿这次能够回来那是她的运气,生逢乱世,这天下何其之乱,她能保住性命我已经很感动,她的孩子你不认我认,但是我且告诉你,月儿这次回来,若是再有人敢欺负她,别怪你爹我不留情面,包括你。”

  沐南山的话掷地有声,在安静的书房内响起。

  沐顶天就算心中憋屈,嘴上也不敢反驳,只低声道,“知道了。”

  然后在沐南山看不见的时候赠送给初南一个厌恶的眼神,初南直接无视。

  对于沐南山说的这些话,初南自是欣慰的,为沐馨月有这样一个爷爷而感到欣慰,这个毫无保留爱着她的老人,可惜的是她再也感受不到了。

  而初南却也想到了自己的爷爷,他的爷爷也是这般爱着她的呢。

  在家族后辈中,唯独对她最好。

  “知道了就下去吧,我要跟我的孙女单独谈谈。”

  沐南山挥挥手,一副送客的神情,气的沐顶天头顶都要冒烟,他到底是不是他的亲儿子啊。

  沐顶天一走,书房中就只剩下初南跟沐南山还有小皓轩。

  “月儿丫头,你这次回来,爷爷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你更似你娘亲,热情而不失温婉,沉静而不失柔情,可是这次回来,爷爷觉得你清冷倨傲,并不亲热,甚至除了喊了爷爷之外,对你的父亲还有姐妹,并没有一声尊称。”

  沐南山的语气不是质问,就像是平常聊天一般与初南说话。

  初南心中诧异,为沐南山的心思细腻,的确,从她踏进汝南王府那一刻,她没有喊过沐顶天一声父亲,也没有喊过一声姐妹,唯独喊过爷爷,那还是因为沐南山长的与自己的爷爷模样相同。

  “月儿,这里就你跟爷爷两人,你可以告诉爷爷,你这一年多发生了什么事情?当初为何会失踪?这孩子又是谁的?不管发生什么时候,爷爷都在这里,会给你做主。”

  沐南山的话充满了严肃,眼中也是无比的心疼。

  他断定他的孙女在外面一定受了不少的苦,因此难过的不得了,脸上都没有什么血色。

  初南看着沐南山,此刻她的内心正在交战,眼前的爷爷这般信任于她,将她当成孙女,那么她呢?是否要将真相告诉他,他会相信自己吗?

  当这个问题在脑海中一闪而过,一个声音立刻在心中响起,“会的,他一定会相信你。”

  是的,这是爷爷啊。

  怎么会不相信她呢?

  而且她并不习惯说谎,尤其是对至亲之人,尽管是善意的谎言,说了一个就需要更多个去圆谎,这样太累。

  终于,她深吸了一口气,望着沐南山道,“爷爷,其实我不是……!”

  ——噗。

  初南开口,话音才刚说到一般,沐南山的脸上便现出痛苦的神情,一口鲜血直接喷了出来,一下子单膝跪到了地上。

  “爷爷,你怎么了?”

  初南大惊,慌忙扶住他,接过他怀中的皓轩,接下来的话便卡在了喉咙之中。

  恰在此时,门被推开,沐顶天去而复返,“爹,有件事……!”

  “爹。”

  沐顶天的话才刚说了个头,便看到跪倒在地的沐顶天,一声大吼就冲了过去,直接将初南给推到了一边。

  “爹,爹,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沐顶天焦急的喊道,可沐南山捂着胸口,陷入半昏迷状态,嘴角的血液蜿蜒而下,甚至还有不少滴落到了衣袍之上,刺红了初南的眼。

  初南的心突然的就抽疼起来,她怕,怕沐南山有个三长两短,她怕在这个陌生的大陆唯一对她好的人,她的爷爷出了意外。

  慌忙爬起来跑到沐南山的身边,“爷爷,你怎么了?”

  一句话未说完,却被沐顶天一把推开,“你这煞星,废物,滚一边去,你爷爷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杀了你。”

  初南再次被推到一边,看着沐顶天慌乱的跑到外面去找人,她才凑到沐南山的眼前,眼睛酸涩的厉害,“爷爷,你怎么了?别吓我,你不是说要保护我的吗?”

  “爷爷,醒一醒。”

  不知道是不是初南的喊声起了作用,还是这个老头就算昏迷,心中还牵挂着别的事情,竟是睁开了眼,张了张嘴,用特别虚弱的声音道,“月儿丫头,不怕,爷爷没事。”

  就这么一句话让初南的眼泪刷的落了下来,她不明白为什么刚才还好好的爷爷突然间就吐血了,虚弱成这个样子。

  可即使虚弱成这样了,还是牵挂着她吗?

  沐南山想给初南擦擦眼泪,可是他的手却是怎样也抬不起来,看的初南又是一阵心酸,于是主动的反握住他,开口道,“爷爷,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房间内突然的涌进很多人,包括之前离开的沐家三姐妹还有沐顶天,每个人都用责怪的目光看着她,只恨不得她从世界上消失了才好。

  沐顶天找来了一个似乎是大夫的人,给沐南山把了把脉。

  “李先生,我爹他如何?”

  沐顶天焦急的问道。

  那李先生摸了摸花白的胡子,面色沉重,摇了摇头道,“沐家主这是被灵气反噬造成的气血攻心,筋脉寸断,一个月之内若是找不到灵药修复筋脉,沐家主这身修为可算是废了。”

  众人一听,每个人的脸上都现出了惊骇之色。

  沐南山可是整个汝南王府的顶梁柱,紫阶高手在哪里都能说得住话,若是这一身修为废了,那么汝南王府的地位定会一落千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