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第四十八章 青春的伤口

纯情帝少黑化日常 墨落枫 2012 2014-11-07 21:12:12

  “瑾,比起曾经你对我的好,这算得了什么,再说谢谢我可不理你喽。”

苏家与萧家有商业合作,三年前,听闻萧家千金离家出走,不肯让保镖跟着,苏家的家主派了他这个没什么作用的‘私生子’以朋友的身份来保护她。

这也是她后来才知道的,但苏瑾将她当妹妹一样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是真心的对她好,并不是因为苏家家主的命令。

在她心底,他永远都是她哥哥,她的好友。

苏瑾静默了一会,不再说话,唇角的笑意显得那般温暖,眉眼间的抑郁似乎淡了些。

帝凉寻看得心里特不是滋味,她的过去,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参与的。

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两个人。

他永远都看不透她。

她永远都带着神秘面纱。

八点多,晨光一缕缕的倾洒到教学楼白色的瓷砖上,数不清的名车从大门口陆续驰入校园,莘莘学子们三两成群或孤影单人的走到自己所在的班级。

“小野猫,今天你要吃什么?”帝凉寻把背包里的便当盒陆续拿出来摆在桌子上,足足有五六个。

学院的制服偏偏在他身上穿出了难掩的尊贵、不羁,墨色头发,墨色眸子,墨色的制服,剑眉凌厉,魅力四射。

“皮蛋瘦肉粥吧。”萧枫雪随便看了几眼,拿起其中一个,忍不住疑惑的问他,“其它的你要带给谁吃?”

每天他都带了五六份早餐,让她先挑一份吃,其它的都不知道被他带到哪儿去了,据她所知,帝凉寻可不是那种会帮别人带早餐的……

“其它的?”他愣了一下,好似不懂她为什么突然问这个问题,随口说道,“扔了。”

“扔了?”她的声音由于惊讶已不复之前的平淡,挑眉看他,“为什么?”

“你又不吃,留着干嘛?”他理所当然。

“你一天带这么多份早餐来学校就是来给我挑选的?”

“不然呢?”俊美的少年斜睨她一眼,伸手毫不温柔的揉乱她的头发。

满意的点点头,嗯,软软的,触感不错,以后可以多揉几下。

然后他突然觉得这个动作好眼熟,脸顿时黑了一半,苏瑾那小子也这样做过!

“好吧。”拍掉在头上作怪的‘爪子’,她无言的扶额,真好奇暗煞有个脑子构造这么奇葩的当家,是怎么在道上生存下来的,不过……“这些天的早餐都是你亲手做的?”

“嗯……怎么了?是不是不好吃?”他急着反问她。

也许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再强大的男人也止不住小心翼翼,比如帝凉寻……

萧枫雪轻易地睨见他眼底划过的慌乱,鼻尖一酸,她是有何德何能让一个养尊处优的大少爷每天做五六份早餐给她。

“没,很好吃,我很喜欢,谢谢。”她捧着粥,朝他展颜一笑,灿烂得如春日里的樱花,微眯起眼眸流动着美艳的光。

帝凉寻傻眼了,这好像是她第一次对他笑,很美,很撩人。

他感觉自己的心扑通扑通的,几乎快从喉咙一跃而出,吞吞口水,压下心底的悸动,他真怕自己会忍不住吻上去。

“坐下吧,一起吃。”看他一直傻楞着,萧枫雪抽出一只手拍了拍旁边的椅子,“等下要上课了。”

“嗯。”

“雪儿,把钢笔借我下好吗?”

秦洁莉转过头来,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气氛。问的是萧枫雪,眼神却若有若无的瞥向帝凉寻,一样甜美的笑容,却好似又有什么不一样了。

“拿去吧。”萧枫雪回以浅笑,秦洁莉这段时间对她淡漠了很多,也没再粘在她身边。

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集训回来以后?萧雨集团的曝光?还是……帝凉寻的广播?

不管是什么原因,她都不会去问。

三年来她懂得了一个道理,当一个人瞒着你某些事的时候,再怎么问也不会有结果,想说的时候他自会跟你说。

~~~~~分割线~~~~~

放学后。

他们静静坐在香樟树下的长条大理石椅上。

树叶抖落下了若有似无的淡香。

她手里捧着一本厚厚的书在看着,发丝随着她低头的动作垂下几缕,她看得很认真,粉色的唇瓣因故事里曲折的情节而轻抿着。

黑色学院制服的少年,脖子系着暗红色蝴蝶结领带,漆黑如墨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看,仿佛要用尽一世的眼光去凝望她。

“寻,我的三明治。”她伸出玉手,夕阳透过枝叶在她透明的指甲上渲染了一抹晶莹的橙,她的眼睛仍没有离开书。

“要什么口味的?”他问。

“随便吧。”

“嗯。”他从黑色背包里翻出一块三明治递给她。

眼底的温暖是那么的明显。

她咬了一口,直接去掉三分之一,她又翻了几页书,三明治消失了,只剩下嘴边粘着的面渣子和果酱。

帝凉寻自觉地抽出纸巾凑过去帮她擦,手却在下一瞬停在空中,白色的纸巾被风吹着,如同被折断的雪白翅膀,微微颤抖。

她粉嫩的舌尖就像猫的一样小巧,泛着粉色光泽,轻微舔过,嘴角的一切东西都消失了,剩下白得几近透明的肌肤。

她不知道,自己无意间的举动充满着致命的魅惑。

咕噜——

帝凉寻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喉结滚动的声音。

下一秒,毫无预兆的,他附身过去将她固定在香樟树斑驳粗大的枝干上,对着她诱人的唇瓣细细品尝。

不变的味道,冰凉的,柔软的,香甜的,蛊惑人心的。

萧枫雪蓦地瞪大双眸,扑面而来的炙热气息令她一时忘了反应,也忘了推开。

手中的书顺着树枝抖动而落下的枯叶静静地躺在地上,风将它薄薄的纸张无规则翻开。黑色行楷粗大的字体印着它的名字——《青春的伤口》

他沉醉的闭着眼,长长的睫毛就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她轻颤着抬起手,打算推开他。

帝凉寻好似知道会遭到拒绝,不再深入品尝,留恋的舔了舔她的唇,再依依不舍的放开,深邃的眼睛盯着她,那是她读不懂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