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妻很抢手

人生若只如初见(二十五)2更

总裁前妻很抢手 汀紫紫 3654 2014-11-18 20:09:49

  馨儿将易瑾推开,她坐直身子,“醋什么醋?你们都是逢场作戏,我又不是不理解,刚刚在包厢我都没吃什么东西,咱俩要不找个地方先填下肚子吧!你光顾着喝酒,也没啥什么东西!”

易瑾系好安全带,他的手伸过来握住馨儿的,“回去自己做点吃的!外面的吃腻了。”

他的手掌干燥温热,手指修长干净,骨骼分明,显得十分好看精致,她在他白皙的吻手背上吻了一口,然后松开他,“去我那里还是你那?”

“随你。”他淡淡的睨了她一眼,墨色的眸光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深邃无比,清俊白皙的脸上还带着一丝醺意,淡淡的酒香迷醉着她的嗅觉与心跳。

馨儿收回视线,她启动引擎,将车子驶入车流中。

开了一段路后,他的手又伸了过来,拨开她的大衣,温热的指腹轻轻在她纤细的腰间摩-挲。

她有些痒,动了动身子,侧头瞪了他一眼,“别闹,开车呢!”

他置若罔闻,身子慵懒的靠在座椅上,漆黑无比的眸子在光影迷离的车厢里蒙上了一层薄薄的雾色,嘴角擒着一抹淡淡的笑意,过了好一会儿,才声音微哑的开口,“你怎么过来的?”

“睿宝帮的忙啊!你不是也讨好睿宝让他帮着说好话了。”馨儿试图拍了下在她腰间不老实的大手。

“想我了没?”他偏起脑袋,唇角的笑意加深。

馨儿被他看得心头一阵滚烫的发热,她咬咬唇,羞赧的垂了垂长睫,轻轻地嗯了一声。

他在她腰间揉-搓的指腹加重了力度,突然,他将她的衬衣从腰带里扯了出来,手指慢慢地往上爬。

他的指尖仿佛带着电流,让她的肌肤一阵酥-麻,白皙的耳根和脸颊都泛起了红晕,她趁等红灯时,将他不安份的手捞了出来,“你够了没!马上就回去了。”话音一落,脸上的红晕更浓郁了。

之后,他便没有再将手伸过来,许是累了,靠在座椅上竟然睡着了。

馨儿将车停到小区外面,见他睡得熟,并没有喊醒他。

大概等了一个小时,他才缓缓睁开眼敛,揉了揉眉心,他看着垂着脑袋看手机的馨儿,揉了她下头顶的秀发,“怎么不喊醒我?”

馨儿将手机放进包里,冲他盈盈一笑,“你最近很累了,就想让你多睡会儿。”

他弯身过来,将她抱进怀里,双唇攫住了她柔软的唇瓣。

馨儿攀着他的肩膀,闻着他身上清冽的气息,感受着他温暖的怀抱,霸道又不失温柔的亲吻,多日来的思念都融化在了这一个吻里,她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下车后,两人在小区的超市里买了菜和一些生活用品。

回到馨儿的公寓,他亲自下厨,她帮着他打下手。

“阿瑾,我周末去私房菜馆学习下怎么做菜吧,以后就由我来替你下厨好了。”她一边洗鸡翅一边说道。

他看着她纤嫩的十指,淡淡一笑,“你搬到我那里去住,有李婶,你不用做什么。”

“不行,我要去学,不是说要守住男人的心就要守住他的胃吗?”

他没有说什么了,温柔的笑意从漆黑的眼底渗了出来。

他炒菜时,将她赶去了客厅。

她躺在沙发上百无聊赖的看了会儿电视,却硬是什么也看不下去,脑子里满满的都是易瑾的身影。

她偷偷跑到厨房,双手环胸的倚在门口,看着厨房里修长而挺拔的身影,唇角微微向上翘起。

他脱了外套,只留一件白衬衣,领带也扯开了,松松垮垮的挂在脖间,衣袖微微上卷,露出遒劲的前臂,馨儿的目光落到了他宽阔而挺直的后背上,隐隐的还能看到他里面结实的肌理,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他什么也没穿的样子——

她噘着嘴在心里嚎了一声,她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色了,明明还差几年才到如狼似虎的年纪啊——

想要重新到客厅去看电视,可是双-腿却不听使唤的朝他走了过去。

一双柔柔的小手,轻轻地环住了他精瘦的腰身,在她柔软的匈部贴到他的后背上时,她明显感觉到了他身子的紧绷。

“馨儿——”他嗓音有些紧绷的唤了她一声。

“嗯?”她软软的应了一声。

“饿了?”他的声音又沉哑了几分。

她瞬间就明白他问这两个字的含义,不是指肚子饿不饿,而是生理方面。她红着脸,用力往他的背上蹭了蹭,口是心非的道,“没有啊,就是想这样抱抱你,这一个月每回看到你站在楼下,我就想要抱抱你……”

他低低的嗯了一声,便开始专心做菜。

可是,身后的小女人并不打算这样放过他,柔软无骨的小手,慢慢地像只小蛇一样,用指腹轻轻地划圈圈。

他的小腹一阵紧绷,被她撩-拨得心猿意马。

馨儿见他愣着不动了,她探头往锅里看了一眼,“呀,都快糊了,快炒快炒。”

他刚要动手炒,她的手突地往下移了一寸,正好碰到了他的敏-感地带。

她吓得倒抽了口冷气,小手刚要逃跑,就被他牢牢的按住了。

“我这件衬衣被你毁了。”

“改天赔你十件。”

……

两人虽然才分开一个月,但内心深处都很思念对方。

她软软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有气无力的道,“这次是真的饿了。”

“嗯?”

“我是说肚子,现在饿得胃都有点疼了……”

“先洗个澡,等下出来做吃的。”

吃完饭两人躺到床上,馨儿困得不行了,她睡得迷迷糊糊时,感觉有个微凉的东西套在了她的指间,她猛地睁开眼,从被子里抽出手,看着无名指上戴着的钻戒,她回头,不悦的瞪向身后正眸光灼灼看着她的男人。

“易瑾!”

他深邃的眸底含着浅浅笑意,“怎么了?”

“就这样啊?”她将手指伸到他的眼前,白皙纤细的手指上戴着钻戒,显得特别精致好看。

他拉住她的手,轻轻地含住了她的指尖,“那些花哨的求婚就免了吧!”

她将脸埋到脖子里,张嘴咬了他一口,“一点也不浪漫呐!”

“那好,你脱下来,等我想到浪漫的求婚方式了再……”

他话还没说完,她就转过身,将手藏进被窝里,轻轻地哼一声,“哪有戴上去再脱下来的道理?我累了,睡吧!”

他环住她纤细的腰身,握住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唇角微微向上扬起,“嗯,睡吧!”

在馨儿快睡着时,又听到他说,“过些日子跟我回趟家吧!”

……

刚从G市重新调过来,馨儿工作上忙得一蹋涂糊,易瑾也特别忙,他又时常出差,一周算下来两人真正在一起的时间也就那么一两晚。

每次他就跟头饿狼似的,饱饱的吃了一顿后才肯放过她。

转眼,快到易瑾生日了,他今年生日正好在周末,他早就订好了回B市的票。

去机场之前,馨儿从专门订制拐杖的地方取了帮易老爷子买好的礼物。

“帮你爷爷订了个黄花梨木的拐仗,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上次听易瑾说他爷爷七十几了,又有风湿,他那么有钱,送营养品那些根本不缺,她就想着送根比较实用的拐仗。

易瑾捏了捏馨儿的小手,“你有心了。”

第一次去易家,馨儿心里还是有些忐忑,要是易爷爷也不喜欢她,她该怎么办?

而且,到了易家还要面对易妈妈和柳佳茹,不知道他们又会整出点什么事来,馨儿想想就觉得头疼。

但她也清楚,想要和易瑾正大光明的在一起,这一关是必须要面对的。

到了B市机场,是一辆吉普军用车过来接的他们。

接他们的是位年轻士兵,他有礼的打了招呼后,便替他们打车开门。

一路上,易瑾都握着她的手,看出她的紧张,他浅浅笑道,“有我在,没什么好怕的。”

馨儿垂着长睫点了点头。

车子大概行驶了四十多分钟,慢慢驶进了一条上坡路,没过多久,就驶到了一处铁栅栏的大门前面。

开车的士兵降下车窗,将通行证交给站岗放哨穿的人后,那个放哨的人立即敬了个军礼,然后打开电动的铁栅门。

馨儿看到如此森严的保卫措施,她心里不禁咯噔了一下,越发的紧张起来。

铁栅栏里面有栋巨大的别墅,别墅前有宽大阔气的草坪,还有一个人工湖。

吉普车停到了别墅门口。

馨儿深吸了口气,她看着面色从容淡定的易瑾,小声问道,“我的头发有没有乱?脸上的妆要不要再补一下?”

易瑾捏了捏她白皙精致的脸蛋,忍不住笑道,“都很好,爷爷看到你,一定会喜欢。”

馨儿抿了下唇瓣,明显不信他的话,“你妈怎么看到我就不喜欢?我现在都能想象她等下看到我的眼神了。”

“我妈她失去了我之后,就将柳佳茹当成亲生女儿看待,我回到易家了,她自然想让柳佳茹嫁给我,让柳佳茹成为真正的易家人。等她慢慢了解你,知道你的好之后,会喜欢上你的。”

“可你妈和柳佳茹做的那些坏事,我很反感……”

“她是很过份,说实话,我也很烦她干涉我的私事。”

馨儿叹了叹气,有些无奈的道,“可她是你亲妈——”

“不要在意她,你只需要做好自己就行了,我的家人交给我来搞定。”他捏了捏她软软的小手。

馨儿点点头,“好吧!”

……

易家宅子内。

柳佳茹从楼上跑下来,她在俞平身前转了一圈,“妈,我这样穿好看吗?”

俞平笑着点头,“好看,等下阿瑾回来,你乖巧柔顺一点,上次我们去找凌馨儿妈妈的事,他气得不轻,我打他电话都没有接过——”

柳佳茹抱住俞平的手臂轻轻地摇了摇,“妈,都怪我,你要不是为了我,也不会去找凌馨儿的妈妈。”

“别提凌馨儿和她那个妈了,都是些没素养的人。”

柳佳茹赞同的点头。

“我刚好像听到停车的声音了,应该是小王接阿瑾回来了,你快去开门看看。”俞平拍了拍柳佳茹的手臂。

柳佳茹像只快乐的花蝴蝶一样朝门口跑去,她打开门,看到正好站在门口的易瑾,甜甜的喊了一声,“阿瑾!”然后,眼角余光瞥到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她慢慢的挪动眼球,看到精致漂亮的凌馨儿后,她瞳孔一点点放大,彻底惊愕住。

易瑾见柳佳茹挡在他们前面一动不动,他微皱了下眉头,冷淡的开口,“让让。”

柳佳茹听到他冰冷的口吻,一颗心,迅速坠进低谷。视线挪到他和凌馨儿十指交缠的双手上面,她的眼神恨不得将他们的双手盯出两个窟窿。

“小茹,是阿瑾回来了吗?”俞平听到门口的动静,赶紧走了过来,看到不止易瑾回来了,他身边还跟着个凌馨儿,俞平气得脸色铁青,面色不好的瞪了眼馨儿,对易瑾说道,“你怎么将她带过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2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