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妻很抢手

人生若只如初见(十九)2更

总裁前妻很抢手 汀紫紫 3837 2014-11-15 20:14:36

  车子驶到别墅外面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

馨儿从易瑾怀里挣脱出来,她声音软软的说道,“我下车了啊!你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说着,她要打开车门,指尖才触到车门,又重新被他扯进了怀里。

“老吴,你先下车抽根烟。”易瑾淡淡的开口。

司机点了下头,一声不吭的下了车。

馨儿的脸有些火烧起来,车厢里没有开灯,全靠外面路灯照进来的晕黄灯光才能看清楚他的神情,那双幽黑的眼眸里带着炽-热的火焰,他双手捧起她的小脸,粗砺的指腹暖-昧的在她嘴角摩挲,“就这样走了?你初七回C市,我们也还要四天才能见面。”

他身上带着淡淡的烟草气息,清冽而好闻,说话时声音又特别的低沉暗哑,她心里酥软得不行,笑着在他的唇上吻了一口,“可以了吗?”

“坐我腿上来。”他低哑的诱-哄。

馨儿看着他眼里闪烁着的炙-热光芒,她伸手戳了戳他的胸口,“好了拉,才几天不见而已,十年都忍过来了——”话还没说完,他就将她抱到了腿上。

“馨儿——”他喊她时一股电流仿若从心湖划过,她抑制不住的娇揣了一声。

他的唇凑到她的唇瓣边上,吮了下她香软的唇瓣,“真想你跟我一起回C市。”

馨儿的心被他的吻,他的气息撩得软软的,酥酥的,她浑身无力的靠在他怀里,红着脸忍不住发笑,“没关系,这几天你去外面找女人,我也不会知道的——”

听到她的话,他按住她的腰,使劲将她往身体里揉,“要真找了,你还不醋死?”

“你才醋死呢!”

他露出浅浅的笑意,眸光湛湛,她伸手,抚上他白净的左颊,她喜欢他笑时这里若隐若现的酒窝,她忍不住吻了上去。

她温情的动作,让他胸口涌动,在她离开他的左颊时,他重重的吻上了她的唇瓣。

馨儿理了理凌乱的衣服和头发,冲他微微一笑后,推门下车。

她站在车外,朝他挥了挥手。

易瑾降下车窗,淡淡勾唇,“外面冷,快点进去!”

馨儿点了点头,朝前走了几步,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他。

易瑾看着着在寒风中身形娇柔的馨儿,他刚想下车,就看到别墅里走出来了一道修长的身影。

馨儿也看到了朝她走过来的睿宝,她赶紧朝易瑾使了个眼色,示意他快点离开。

司机上了车,得到易瑾的吩咐后,调头离开。

睿宝的步子很快,他先前在二楼看到馨儿从一辆黑色轿车里下来,就想过来看看,她走到馨儿身边时,车子已经调了头,他只看到车牌号。

睿宝微皱了下眉头。

馨儿挽住睿宝的手臂,“别看了,进去吧,好冷!”

睿宝一边和馨儿朝别墅走去,一边打量着她连眉梢都带着笑的样子,而且她的嘴巴,有些红肿,显然刚刚和车里的人亲吻过。

睿宝眯了眯眼,他问,“男朋友?”

馨儿红着脸唔了一声。

“这是真心相爱的?”

馨儿被睿宝犀利的眼神看得头皮有些发麻,她咬了咬唇瓣,垂着长睫小声道,“嗯。”

“G市人?”刚看车牌,是G市的没错。

馨儿走到玄关处,换下佣人递来的拖鞋,一脸无奈的看着睿宝,“哎哟我的好弟弟,你能别这样紧张吗?我和他才交往,等关系稳定点了再带回家给你审查好不拉?”

睿宝看着馨儿春风满面,一副热恋中小女人的模样,他拍了拍馨儿的肩膀,俊美的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姐,要是你真心喜欢,对方又对你好,早点儿带回家让爸妈看看,也省得让他们整天操心你的婚事。”

馨儿长长的睫毛眨了眨,她心虚的唔了一声。

上楼前,她似乎想起什么,又跑到睿宝身前,她一本正经的道,“凌熠睿,我和人家才开始交往,你最好打消那种想要查清楚人家身份的念头,而且我也不希望你去打扰到人家,反正等我和他关系稳固了,我就会带回家的。”

睿宝双手环胸,斜睨着她维护那男人的小模样,冷哼一声,“这次是认真的了?”这么多年,他们一家人都知道她忘不了那个易瑾,不过看她现在这个样子,倒是真的爱上今晚送她回来的那个男人了。

“认真的。”馨儿点头。

“姐,只要那个人对你好,我们一家人都会支持你的。”

馨儿给了睿宝一个拥抱,笑着道,“睿宝,你也不小了,是不是也该谈个女朋友了?”

“还没遇到合适的。”

据馨儿所知,追睿宝的女人都可以从城头排到城尾了,可这家伙却眼高于顶一个也看不上。真有点好奇将来什么样的女人才能降服他?

……

接到童月电话时,馨儿正和乔颜落在美容院里做SPA。

童月以前是高中时的文艺委员,馨儿这几年都会接到她邀请她参加同学会的电话。

由于易瑾的缘故,她每次都委婉拒绝了。

这回,她还没开口说话,那头的童月就抢先说道,“馨儿,我们初六晚上同学聚会,你今年无论如何都要参加啊,大家这么多年不见了,都挺想念你的呢!再说了,我们都是同学,以后也不能总断绝往来不是?”

馨儿微抿了下唇,她说道,“好吧!”

“那就这样说定了啊,到时候你一定要来!”

……

回到家里,馨儿急急忙忙的跟易瑾打了个电话。

“阿瑾,初六的同学聚会你去吗?”

“听沈炜提过,不过工作上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恐怕去不了。你呢?”

馨儿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有些苦恼的道,“去吧!”

“那要不我抽出时间陪你一起去?”

“不用了拉,反正都是同学,又不是牛蛇鬼神,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最重要的一点,她已经和易瑾和好了,不会再害怕从那些人嘴里听到他的名字了。

……

初六晚上八点,馨儿开车到了本城最金壁辉煌的夜店。

她报了包厢名,服务生带着她走了过去。

推开包厢门,最大最华丽的包厢里坐满了男男女女,笑声不断,根本没有人注意到站在门口的馨儿。

馨儿略略望去,里面除了高中同学外,应该还有他们各自带的家属,有些面孔看起来挺陌生的。

当初懵懂青涩的少男少女们都有了不小的变化,女孩们蜕变成了了成熟魅力的女人,一个个妆容精致,装扮得体,男孩们一个个西装革履,又或是名牌休闲,尽显成熟男人的风范。

相比那些打扮得精致无比的女同学,馨儿今天倒是穿得有点随意了。一件黑色的翻领皮衣短外套,一条深蓝色紧身牛仔裤,微卷的黑发扎成了马尾,再加上一个淡妆,倒是有点像刚出校园的大学生。

“呀!门口站的是我们的大美女馨儿吗?”说话的是曾经看她不顺眼的李乐怡。

馨儿微微一笑,她进到包厢,和大家打招呼。

虽然馨儿没有精心打扮,可是她恰似明珠美玉的脸庞,还是让人看了忍不住漾慕,特别是她的皮肤,白皙光滑得就好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馨儿,你一个人来的吗?”李乐怡笑着问道。

这个李乐怡,是想看她出丑还是怎样?一来就问这种敏感的问题——

馨儿不动声色的笑了笑,“他工作忙,抽不开身。”

“馨儿,你交新男朋友了呀,我们还以为,你心里还放不下班长呢?”一个甜美的声音突然冒了出来,馨儿寻声望去,只见一个容貌秀丽的女人正在冲她微笑,而女人身边的男人……居然是祈然。

馨儿在心里冷笑了一声,王雨薇终究还是和道貌岸然的祈然在一起了啊!挺好的,两个心术不正的人在一起,绝配!

王雨薇面上仍然带着笑,可心里却厌极了凌馨儿,自从凌馨儿进来,她身边的祈然,视线就像黏了胶一样粘在了凌馨儿身上。

最可恶的是,凌馨儿还是和当年一样漂亮、耀人,而且身材窈窕,显得很有女人味。

沈炜站了起来,他将馨儿拉坐到沙发上,绅士的问她,“要果汁还是红酒?”

“果汁,谢谢。”

“沈炜,你不会到现在还暗恋着凌馨儿吧?”王雨薇阴阳怪气的问道。

沈炜看了眼王雨薇,笑着说道,“八百年前的事了,你还提出来作什么?再说了,以凌馨儿的眼光,才看不上我呢!”

馨儿知道,沈炜一定是看易瑾的面子,才出声维护她的。

“馨儿,你高三时突然转学,我们听到传闻说是你怀了班长的孩子,到底是不是真的啊?”李乐怡插嘴问道。

王雨薇和李乐怡身浑的珠光宝翠,身边的包包也是爱马仕的,她们是因为如今过得好,成为有钱人了,所以,是想借机羞辱她吗?

馨儿真是觉得他们有够无聊的——

见馨儿不说话,王雨薇和李乐怡更加得意了,王雨薇倚在祈然的怀里,她笑颜如花的道,“馨儿,说实话我还要感谢你了,当年你要不是没有接受祈然的追求,我和他也不会开花结果,对了,我们都有两个儿子了呢!”

祈然垂眸看了眼王雨薇,暗暗的警告了她一眼,王雨薇仿若没有看到他警告的眼神,现在她可是祈家的功臣,替祈家生了两个儿子,地垃也提高了不少。

馨儿实在不想和王雨薇做口舌之争,她喝了口果汁,直接无视王雨薇,和身边的沈炜聊了起来。

“馨儿,于小朵呢?”沈炜问。

“她和她父母出国度假去了。”

“对了,你和易总——”沈炜欲言又上止。

馨儿不想回答,她借口去洗手间,出了包厢。

她在洗手间外里站了会儿,心想着等下进去找个理由提前走算了。这种同学聚会,实在是无聊又没意思。

从洗手间出来,突然有人从身后抱住了她。她还没来得及尖叫,就被人捂住了嘴巴,连拖带拉的进了一间没人的包厢。

包厢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她被人甩到了沙发上,一个满带着酒味的嘴巴猛地朝她袭来。

馨儿赶紧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她用力踢着身上压着她的男人。

“凌馨儿,我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你还是看都不愿意多看我一眼。”男人的声音里带着一股子怒火。

馨儿的心咯噔了一下,居然是祈然。他胆子未免也太大了吧,王雨薇在身边,居然还敢趁机对她下手?

心中的厌恶,不禁又多了几分。

“祈然,你最好马上放开我!”馨儿声音极冷的吼道。

“凌馨儿,这些年我女人无数,可是我每回梦里出现的女人就只有你!你为什么要那么下-贱,宁愿爱一个身无分文还抛弃了你的穷小子,也不肯多看我一眼?”

有冰凉的液体打到了馨儿的脸上,馨儿面色铁青的瞪着压在她身上不肯离开的祈然,愤愤道,“你这种人,连易瑾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我最后警告你一次,放开我!”

“凌馨儿,你为什么肯陪那个穷小子睡也不肯陪我?我技巧很好的,一定会让你舒服——”

他话还没说完,就重重的挨了馨儿一巴掌。馨儿趁他怔愣的瞬间,曲起膝盖,用力往他的下腹一顶。

他痛苦的闷哼了一声。

馨儿趁机将他推开,快速朝包厢外跑去。

刚跑出去,就撞上了一堵坚-硬结实的胸膛,熟悉的清冽气息扑入鼻尖,她猛地抬头,看到那个本该在C市的男人后,鼻头一酸,泪水便掉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1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