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妻很抢手

情窦初开(三十五)2更

总裁前妻很抢手 汀紫紫 3076 2014-11-02 19:51:32

  易瑾等了一会儿,见馨儿还不开门,他着急的叫来前台,让前台将门打开了。

馨儿躬着身子,难受的闷吟着,易瑾摸了下她滚烫的额头,眉头紧皱了起来。

帮她穿上外套,易瑾让前台帮忙,二人一起扶着馨儿到了楼下,易瑾拦了出租车,她带着馨儿到了医院。

馨儿烧到了38。5度,挂点滴时,易瑾去外面买了粥过来,他坐在她身边,一口一口的喂她吃东西。

喂她吃完东西,他怕她太凉不舒服,一直轻轻摸着她的手。时不时也会摸下她的额头,馨儿微微阖着眼睛,眼眶里通红通红的。

打了差不多两个小时的点滴,输完液,馨儿觉得好受了一些,她看着一直陪在她身边的易瑾,哽咽着说道,“阿瑾……对不起。”

易瑾摸了摸馨儿的头,他抿了下双唇,浅笑着说,“没事了,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

从医院出来,差不多凌晨三点了。

到了宾馆,出了一身汗的馨儿受不了黏呼呼的感觉,她进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时,见易瑾坐在床边看电视,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结结巴巴的问,“你……要不要洗个澡?”

易瑾站了起来,他摇头,“你好点了没有?”

馨儿点头,“好多了。”

“那我明天早上再过来……”

馨儿秀眉一拧,急急地打断他,“这么晚了,你还要走吗?”

易瑾黑眸漆漆的看着馨儿,馨儿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脸蛋都红得快充血了,“那你路上小心点。”两人交往了这么久,除了牵手拥抱亲吻,他们从没有做过别的出格的事,更加没有在同一张床上躺过。

易瑾走到馨儿身前,俯身亲了亲她的脸蛋,温柔的道,“去睡吧!”

馨儿躺到床上,她心里情绪翻涌,其实并不想易瑾离开,她后天就要回去了,两人也只有一天时间相处了,总觉得有好多的思念想要对他说,可每每话到了嘴边,又什么都说不出来。

馨儿没有再看易瑾,过了会儿,她听到浴室门被关上的声音,她蹭地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

望着那扇紧闭的浴室门,她皱了皱眉,有点不太懂他什么意思呢?他不是要回去吗?怎么跑到浴室里去了。

听着哗哗水声,她又开始担心,他一只手,真的好冲凉吗?

脑海里情不自禁的浮现出那一次闯进易瑾房间,他只穿着一长裤,赤着上身的样子,他应该就是属于那种脱衣有肉,穿衣显瘦的类型吧?应该和他长期打球爱锻炼有关系——

馨儿甩了下脑袋,她阻止自己再去臆想那些不应该想的东西。

大半个小时过去了,馨儿见易瑾还没有出来,她疑惑的敲了敲门,“阿瑾,你没事吧?是不是打湿伤口了?”

易瑾身上出了汗,不洗澡不太舒服,也怕有汗味,可一只手确实不太方便,穿衣服时才发现长裤被浴霸淋湿了。他正纠结着怎么出去,馨儿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你帮我看看,衣柜里有浴袍吗?”他闷闷的说道。

“有,你要吗?”馨儿拿了件浴袍出来。

浴室的开了个小缝,馨儿将浴袍递了进去。重新躺到床上没多久,易瑾就出来了。

馨儿看着易瑾用左手紧揪着浴袍,她朝他招了招手,“过来,我帮你系带子。”

他身上的浴袍是V领的,露出了脖子以下的一节锁骨,馨儿帮她系浴巾带子时,一抬头,正好看到了他上下滚动的喉结,都说喉结是男生最性-感的一个部位,馨儿觉得这个说法果然是正确的,她的心跳明显加快起来,深吸了口气,她尴尬的笑了笑,“好了,我们赶紧睡吧!”话一出,她的脸又一红,“我……的意思是,你睡一边我睡一边……”

易瑾点了点头,他关了大灯,开了床头的壁灯,从另一畔上chuang,正好挨着馨儿的是左手,他将手臂伸了过来,穿过馨儿的脖子,揽住了她的肩膀,“睡吧!”

馨儿整个人都僵僵的,他的气息近在咫尺,和她一样带着沐浴过后的清香,她忍不住转过身看他。他本来是平躺着的,感觉到她的视线,他侧了下头,朝她看来。

昏黄的灯光下,二人的视线交织在一起,空间里寂静得似乎就只能听到彼此激烈的心跳声。

易瑾看着长睫一颤一颤的馨儿,她澄亮清透的眼眸,似乎带着一股吸引力,迫使他慢慢靠近。

他温软的唇,落到了她的眼睫上。

馨儿的手,轻轻抱住他清瘦的腰,即使隔着一层浴袍,她也能感觉到他灼烫的肌肤。

“阿瑾,你不会被我传染了吧?你身上好烫——”她紧张的望着他。

易瑾揽着她肩膀的手微微用力,将她的头按进自己的胸膛里,他鼻音很重的道,“嗯,没事,睡吧!”

屋外的寒风呼啸,可是屋内,却暖得让馨儿压根睡不着,耳边时不时吹拂着易瑾呼出来的热气,她闭上眼,努力让自己快点睡着,可是,意识却越来越清醒。

不知过了多久,她忍不住从他怀里抬起头,透过晕黄的灯光,她看着闭着双眼的易瑾。

他似乎,比刚开始她认识他时,又好看了一些,尽管脸上还有些擦伤,但并不影响他的俊秀。

她忍不住伸出手,轻轻地抚上了他清瘦的脸庞,细长的指尖触过他乌黑的眉毛,高挺的鼻子,最后停留在了他紧抿的双唇上……

“阿瑾,你也睡不着对吧?”她小声问道。

易瑾睁开漆黑的墨眸,他的唇动了动,吻住了她放在他唇上的手心,“就因为怕我和别的女生好了,所以一个人跑到这里来找我了?”他声音里带着浓厚的鼻音,震得馨儿的心绪紊乱。

被他吻住的手心一阵发麻,她咬了下唇,小声说道,“是不是好傻?”

他望着她,眸光深深,似有一种难言的情绪在浮动。

她被他的眼神望得脸红心跳。这样的氛围,太蛊惑人,太暖-昧,尤其是彼此的呼吸都喷拂在了对方的脸上,轻而易举的撩拨着彼此的心弦。

易瑾微微低下头,温热的唇,从她的额头,一一划过她的眼睫,鼻子,嘴唇,他的吻如文火,细细密密的,如同轻柳拂过她的心湖,荡起了一层层涟漪。

馨儿长睫轻轻颤栗,她打开唇齿,任他温柔的汲取着的津-甜。

他的舌尖卷着她的,细密的吸--吮,馨儿的身体好像被这个吻掏空了一样,她抱着他腰的手心里,全是紧张的汗。他浴袍下的肌肤,也越来越滚烫发,烫得她的手都在微微发颤。

馨儿被他吻得迷迷糊糊的,所有过来时的害怕与委屈,此刻都融化在了这个吻里,剩下的,就只有对他的心-悸与爱恋。

易瑾的脸埋进馨儿颈间,他贪婪有汲取着她身上淡淡的清香,那只揽着肩膀的手,来回的在她背上抚动,时不时用力将她的身子按向他自己,馨儿又不敢乱动,怕碰到他受伤的右手,只是他这样将她抱得密不透风,她真的快要喘不过来气了。

而且,两人的身体之间,有一个硬梆梆的东西杠在那里,让她非常不舒服。

馨儿皱着眉,伸手想要将咯得她不舒服的东西拿开,却不想在碰到那个东西时,搂着她的人,重重的闷哼了一声。

几乎是第一时间,他从床上弹坐了起来。

馨儿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

他喘息得厉害,她吓得赶紧打开灯,看着他红得充血的脸庞,她紧张的问道,“阿瑾,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易瑾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儿,他低低的叹息了一声,“睡吧!”他将身子挪到了床边,馨儿朦胧雾霭的眸子里氤氲着丝丝迷惑,她眉头紧皱的看着他,“你怎么了?”先前还想将她嵌进他的血肉里,那么深的吻着她,这会儿,又冷淡得跟什么一样……

易瑾握住馨儿的手,他要怎么跟她说,其实他是害怕两人再亲密的拥吻下去,他会控制不住自己——

“馨儿,你对我来说,是很重要的人,是我计划共度一生的人,可我现在一无所有,我不能在这种时候占你便宜,你懂吗?”他低哑清凛的声音里,好像在用力压抑着什么,馨儿突然想到初中时生理课有讲到男女之间的生理常识,她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先前她摸到的那个硬硬的东西——

“噢,睡吧睡着!”她抽回被他握着的小手,迅速躺到床畔的边上,两人中间空了很大的位置,馨儿双手揪着被子,脸上的红晕久久不褪。

空气里寂静得似乎就只她和他轻轻浅浅的呼吸。

馨儿闭上眼,逼着自己快点进入睡眠,可是她压根就没有睡意。

“阿瑾,睡了吗?”

“嗯,没。”

“我睡不着,我们说说话好吗?”

“好。”

“你发的那条矛盾什么意思啊?是矛盾不能跟我打电话吗?”

易瑾没有回应馨儿,他的手,又伸了过来,牢牢握住馨儿的,看向她的眸子里闪烁着她看不懂的光芒,他张了张嘴,却又欲言又止。

馨儿笑了一下,“你以后有什么就直接跟我说好吗?别再发那些吓人的信息,我会胡思乱想的。”

“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