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妻很抢手

情窦初开(三十六)

总裁前妻很抢手 汀紫紫 3991 2014-11-03 12:38:01

  馨儿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这一觉,睡得很深很沉。醒来时,自已居然跑到了易瑾的怀里,她一条腿搭在他的腿上,一只手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着他的腰。

明明昨晚她俩睡得很开,怎么睡着睡着就黏到一起了?幸好,她没有碰到他受伤的右手。

窗帘拉得密不透风,隐隐的阳光穿透进来,房间里没有时钟,馨儿不知道到几点了。

从他怀里探出头,她用手支着下巴,眯起眼一眨不眨的看着还在熟睡中的易瑾。

才十九岁,他举手投足间,就散发着与同龄男孩无法媲美的内敛与成稳。熟睡中的他,有着不设防的清华与魅力。

她乐此不彼的用指尖隔空描绘着他俊朗的眉眼,心中涌出一股心疼的情绪,他真的……又瘦了不少,脸上几乎都没什么肉了。

她一定要努力学习,明年考上Q大,然后好好的照顾他的生活。

正想着以后要怎样才能让他长胖一点,突然感觉到有人在看她,她一抬眼,就对上了易瑾那双幽黑的眸子。

“吵醒你了?”馨儿有些尴尬的看着他。

易瑾将馨儿重新拉回暖暖的被窝里,他握住她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感觉到他跃动的心跳,馨儿微红了脸,眸光晶亮的看向他,“现在几点了啊?”

易瑾微微眯起漆黑的眸子,慵懒的瞥了眼外面,“应该还早吧!”刚醒来,他声音哑得厉害,可听在馨儿耳里,却是那么性-感惑人。

馨儿噢了一声。

易瑾凑过来,吻了吻馨儿的耳珠,他灼热的呼吸让她有些酥痒,她咯咯的笑了两声,“好痒,不要亲这里。”

“那亲哪里?”他黑眸灼灼的看着她。

馨儿捏了捏他削瘦的脸庞,哼了声,“哪里都不给亲了。”

他露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将脸埋进了她的颈间,轻轻地吮了吮她的肌肤,吮着吮着,他好似想起什么,突然抬起头一脸慌乱的望着她,“完了。”

馨儿迷糊的眨了眨眼,她不解的摇头,“什么完了?”

“你早上的航班,这会儿肯定赶不上了。”他迅速从床上坐起来,拿起搁在床头柜的手机看了眼,“十点了。”

馨儿爬到他的身前,将脸埋在他胸口,笑着道,“我骗你的拉!我根本还没有订机票,而且,就算订了,我们俩和好了,我今天也不会回去的。”

易瑾推开馨儿,他面色严肃的看着她,“还没有订票?你是怎么过来的?叔叔阿姨知情吗?”

馨儿挠了挠头发,明媚的小脸上浮现出委屈的神情,她敛下长睫,小声抱怨,“谁让你不跟我说明原因?害得我以为你变心了……”

“跟你说我受伤了,你就不会来了?”他眸子深深的看着她,那眼神,仿佛要将她盯着两个窟窿。

馨儿的脑袋越垂越低,此时此刻她就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下次不会了拉!”

“你到底怎么来的?”元旦几天订票很困难,她不会是……易瑾的瞳孔一缩,“你不要告诉我你是买了黄牛党的票过来的?一路上都是站着过来的?”

馨儿咬了咬唇瓣,她声如蚊呐的道,“有坐拉,站十几个小时,我哪里站得动?”

“坐哪里?”

他声音似乎越来冷了。

馨儿缩了缩脖子,老实的道,“坐在地上。”

易瑾的胸口蓦地一痛。她从小就生活在锦衣玉食之中,高铁都很少坐,出远门都是头等舱,为了他,她居然可以付出到这种地步,一个人千里迢迢的坐火车来到一个陌生的城市,他真的不敢想象,那么远的路程,她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当时来报道坐的硬座,坐了十几个小时,整个人都感觉散架了,更何况她是站票——

馨儿见易瑾突然不说话了,她小心翼翼的抬起长睫,看向垂着脑袋,不知在想什么的易瑾。

她看不清他的眼神,但是她看到他的双唇,抿得死死的,脸上的神情,也特别的沉重——

馨儿有点害怕这样的易瑾,他一难受,她会比她痛双倍。

她的下巴在他胸前蹭了蹭,撒娇道,“以后就算你跟别的女生好了,我也不会那个样子了。好了拉,别生气,我不是好好的出现在你面前了吗?又没有什么事——”

他还是紧抿着双唇不说话。

馨儿吻了吻他优美的下巴,噘着嘴娇声道,“明天我就要回去了,难道我们今天要在生气中度过吗?好了拉,我真的错了,下次再也不敢了。”

易瑾缓缓抬起眼敛,他心疼的抚上馨儿的小脸,低低的叹气,“是我不好。”

“你很好,是我自己爱胡思乱想,算了,不说这个了,我们起床去吃东西好不好?”

“好。”易瑾起床,他拿着被暖气烘干了的衣裤进了浴室,出来时,他看着已经换好衣服的馨儿,“你跟叔叔打个电话,让他帮你订回去的机票。”

馨儿歪着脑袋想了想,她摇摇头,“我不敢跟爸爸打电话,他要是知道了,肯定会生气的。我跟莲大少打个电话吧,他应该可以帮到我。”馨儿拿起手机,迅速拨打了莲宸的号码。

在她和莲宸通话时,她没有注意到身后的易瑾,看着她的眼神相当深沉、复杂。

或许在馨儿看来,这只是一件特别小的事情,可对于易瑾来说,意义又不一样了。如果他有本事,有能力,自己的女朋友就不用麻烦别的男生。

那种无能为力的卑微感又一次如潮水般蔓延开来,易瑾用力的闭了闭眼,他没有让心底的情绪泄露在面上。

馨儿打完电话,她笑靥如花的看着易瑾,“搞定了,他等下会帮我订好明天的机票。”

易瑾隽黑的眸子里带着湛湛的温柔,他唇角微微勾起,“你和他很熟?”

馨儿抱住易瑾的脖子,她仰着精致的小脸,轻轻地往他的唇上啄了两口,“吃醋了吗?我和他只是好朋友哦,而且他有女朋友了,超漂亮的。”

易瑾想到那个大男孩看馨儿时的眼神,他无奈的笑笑,只有这个小傻瓜才会相信他只将她当朋友。

馨儿见易瑾若有所思,她主动吻上他的唇,滑嫩的小舌撬开他的双唇,俏皮的挑--逗起他的舌头,易瑾脑袋里嗡地一下犹如烟花炸开。

他的唇瓣温温软软的,还带着丝薄凉,像一颗好吃的糖果,馨儿乐此不彼的舔舐、吸-吮。

易瑾很快就化被动为主动,缠上了她的,一起周而复始的缠-缠悱恻。

直到彼此都气喘吁吁,他们才慢慢松开彼此。

“果然这个要常常练习啊,你看看,我们小半年不练,才两分钟不到就透不过气了。”馨儿的一张小脸涨得一片嫣红,看起来楚楚动人。

易瑾的眼神深了几分,他低下头,重新攫住了她红润的双唇。

……

从宾馆出来,外面已经通明透亮,阳光耀人,枯枝上挂着的冰棱也开始融化了。

易瑾带着馨儿吃了早餐后,让她跟着他一起回宿舍,他要换身衣服,然后再带她出去逛逛。

走在这个古老的校园里,馨儿带着一种仰慕的神情。到了宿舍楼下时,正好碰到昨天帮馨儿带路的那位同学,他看到她和易瑾十指紧扣,眼睛睁得跟铜铃一样大,“你们……”

馨儿笑着道,“我是他妹妹。”

那同学反应过来,笑着道,“得,别骗我了,情妹妹吧!”

易瑾疑惑的看向馨儿,“什么妹妹?”

“他昨天问你是我什么人,我就说是你妹妹咯!”馨儿话音刚落,就感觉易瑾用力握了下她的手指。

易瑾的宿舍在三楼,上楼时,不断有人朝她和易瑾投来打量的目光,馨儿被看不自在,她抱住易瑾的手臂,将脸进他的肩膀边上,小声道,“你们这里的男生怎么好像没有见过女生一样啊?那眼神太可怕了。”

“我们这个专业女生少,不能怪他们。”

馨儿哼哼,“女生少有什么用,你还不是被那个美术系的柳佳茹盯上了?我警告你啊,以后少和她来往,要是被我发现了,我饶不了你哦!”

易瑾捏了下她秀挺的鼻子,“醋坛子。”

馨儿刚想说点什么,突然发现三楼的走廊里站着一抹她最不想看到的娇柔身影。

她掐了掐易瑾的腰,小声道,“刚还叮嘱你少和她来往呢!”

易瑾看着站在他宿舍门口的柳佳茹,他皱了皱眉头,牵着馨儿走了过去。

易瑾面色清冷的拉着馨儿进了宿舍,没有看柳佳茹一眼,馨儿经过柳佳茹身边时,发现她眼里带着晶莹的泪光。

宿舍里正在打游戏的一个男生回头看了易瑾的一眼,“易瑾,美术系的系花有找哦——”说着,发现不对劲,又回头看了眼易瑾身边的馨儿,眼睛突然一亮,“哇靠,哪里来的小美女啊?”

易瑾踹了那人的椅子一脚,“我媳妇儿凌馨儿,这是聂臻,我就是帮他的表哥写程序。”

听到媳妇儿三字,馨儿乐得眼睛都眯了起来。

那甜美动人的笑容,让初见馨儿的聂臻眼睛都看直了,他从椅子上跳起来,搓了搓手,咧着嘴伸到馨儿面前,“美女你好,我是易瑾的好哥们儿。”

馨儿刚想和聂臻握手,易瑾就将她的手攥进了手心里,他拉着她坐到一张靠柜子的床上坐下。

“阿瑾,这是你的床吗?”馨儿是第一次进男生宿舍,虽然谈不上明净,但也谈不上狗窝,至少这里面的四张床,被子都叠得还算整齐。特别是易瑾的,她的被子叠得一丝不苟,床单也没有一丝褶皱,桌子上放着一盏台灯,几本书,简洁又干净。

易瑾点了点头,“你先坐会儿,我去换身衣服。”

“好。”

易瑾一进洗手间,聂臻就滑着椅子到了馨儿身边,他笑着问,“难怪美术系的系花易瑾看不上呢,原来他有你这么个漂亮的女朋友啊!馨儿,你有好的闺蜜不,给我介绍一个吧!我们学校的恐龙妹太多了……”

看着自来熟的聂臻,馨儿对他印象极好,她抿着唇笑了笑,“我有个好闺蜜,等明年她和我一起来这里上学后,我将她介绍给你。”

“真的啊?她漂不漂亮?要不你现在就将她的QQ告诉我吧——”

馨儿刚想回答,换了衣服过来的易瑾抢先说道,“别听他的,追他的女生都可以排到城尾了——”

聂臻和易瑾两个是完全不同的类型,聂臻皮肤偏黑,五官长得极好,浑身上下掩有着不住的青春蓬勃。

“要是有一个像馨儿这么漂亮又有气质的,我又何必天天抱着电脑呢?”聂臻露出一个伤心的表情。

易瑾牵起馨儿,他说,“他就那性格,走吧,我们出去逛逛。”

出了宿舍,馨儿见柳佳茹还站在那里,她秀眉微微皱了皱,“阿瑾,你去问问她找你什么事?有什么话说清楚还是好一些。”说完,馨儿挣脱易瑾的手,重新进了宿舍。

易瑾和柳桂茹到了楼下,易瑾冷淡的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妈妈昨晚又哭了好久,医生说她的脑瘤已经压迫到了视神经,如果再拖下去,她很可能会失明。妈妈她想让你一起去英国,家里会安排你到剑桥留学……”

易瑾冷声打断柳佳茹,“我不会过去。”

“易瑾,爱情对你来说就那么重要吗?而且,就算你抗拒家里的安排,你以为你就能摆脱你是易家人的命运吗?你既然还活在人世,家里人肯定不会让你再这样下去,你身上背负着易家人的使命……”

柳佳茹话还没说完,易瑾就冷着脸离开了。

……

馨儿看着脸色不太好的易瑾,她问,“柳佳茹跟你说什么了?”

易瑾摇摇头,“没什么,我们出去吧!”

……

B市拥有众多名胜古迹和人文景观,短短一天时间馨儿也不知从哪里开始逛起,而且易瑾下午还要去医院换药打针,从医院出来后,馨儿就让他带她去了后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1天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