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妻很抢手

V340*今天二更一起(7000 )

总裁前妻很抢手 汀紫紫 7209 2014-10-09 18:36:59

  三天之后,乔颜落接到圆圆的电话。

“凌太太,温助理今天过来上班了,她居然跟你弄了个一样的发型,穿的衣服,也有点像你平时穿的风格——”

乔颜落正在开早会,听到圆圆的话,她的眸光倏然一凛,她站起身,淡声对会议室的其他人说道,“你们继续,我有点事情出去一下。”

握着手机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她皱着秀眉道,“凌总有什么反应?”

“凌总很生气,他让温助理以后别来公司上班了……然后我就听到他们在里面吵了起来,温助理哭得很厉害,后来温助理说等下十点让凌总跟她一起去拿什么结果——”

乔颜落看了看手表,现在才九点,“好,谢谢你圆圆,我知道了。”

接完电话,乔颜落双手撑在窗台上,她看着楼下繁华的城市,身体有点像悬在了半空中,忐忑、不安、害怕……各种情绪复杂的涌上了心头。

这几天,她表面风平浪静,实际上度日如年。整个人如同行走在钢丝上,她害怕稍有不慎,就会万劫不复。

司夜对她,爱意如常,甜宠有加,可是她从细微之处,还是发现了他的一些变化。

他时常半夜起来抽烟,有时会站在床头看着她,一看就是许久……

种种迹象表明,他有事情瞒着她——

乔颜落揉了揉有些泛疼的脑袋,刚想离开,萧逸辰就走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吗?”萧逸辰看着她的眼中带着关心的神色。

乔颜落摇了下头,“没事,你去继续开会吧,我要出去一下。”

“你脸色,看起来很不好,真没事?”萧逸辰皱了皱剑眉。

乔颜落僵硬的扯了扯唇角,“真没有什么。”说着,出了办公室。

她没有开车,而是打了辆出租车,到了凌司夜公司楼下。

她让司机将车停到一个不起眼的位置,将近十点,她看到凌司夜的黑色凯迪拉克从车库开了出来。

乔颜落声音有些沙哑的道,“师傅,跟上那辆车。”

司机师傅看了眼脸色如鬼一样苍白的乔颜落,他油门一踩,跟了上去。

凌司夜的车子,首先开到了一所小学门口,乔颜落发现,这所小学离睿宝和馨儿的幼稚园并不远。

乔颜落示意司机将车子停到一棵大樟树后面,她摇下车窗,静静的看着凌司夜和温莜莜一前一后的下车。

温莜莜原来垂直的的长发,跟她一样烫成了波浪卷,上身一件修身的白色衬衣,下身一条齐膝的一字裙,从背影看过去,乔颜落还真以为看到了自己。

唇角勾起了一抹冷讽的笑意,她的眼神,在一点一点结冰、发寒。

温莜莜进了校园,凌司夜倚在车头前,他掏出烟,面色不怎么好的吞云吐雾起来。以前乔颜落觉得凌司夜抽烟的样子特别有魅力特别吸引人,可这会儿她只觉得好陌生——

没多久,温莜莜就牵着一脸笑意的温宝bao出来了。

温宝bao看到凌司夜,小脸上带着灿烂无比的笑意,他张开双臂,朝凌司夜跑去。

乔颜落的耳边,突然传来了温宝bao一声清脆无比的‘爸爸’!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温宝bao没有让她有听错的机会,接二连三的‘爸爸’,清晰无比的落入了她的耳朵里。

乔颜落不由得紧紧咬住了唇瓣,她搁在膝盖上的双手,开始用力紧握成拳头,她并没有下车,双眼死死的盯着他们,温宝bao让司夜抱他,司夜开始没有动,温宝bao突然哭了起来,司夜皱了下眉,他面色紧绷的将温宝bao抱进了车里,然后,驾车离开。

“师傅,跟上。”乔颜落咬着牙梆子道。

司机师傅有点猜透乔颜落的身份了,他有些同情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踩了油门,又跟了上去。

乔颜落全身的力气,都在一点点抽离,她指关节泛白的抓着车窗框,一股股寒意,从脚底冒了起来。

温宝bao叫司夜爸爸,温宝bao居然叫司夜爸爸?温宝bao七岁多了,也就是说,司夜和温莜莜在八年前就认识,他们还在一起过?

难怪那晚,他送温莜莜回去后,没敢回家,坐在楼梯口,还对她说有个朋友以前犯了错,有个私生子……呵,原来说的是他自己啊!还有他出差前,问她还记不记得温宝bao,她当时还觉得奇怪,真没想到,事实会是这样的——

难怪温莜莜有底气跟她叫板,原来,如此!

乔颜落的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她却固执的不让泪水掉下来,仰了仰头,她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

他们的车子开到了一家亲子鉴定中心。

看着他们三人下车,乔颜落跟司机付了钱,她跟了过去。

乔颜落偷偷的跟着他们上楼,她站在拐角处,看到温莜莜朝窗口里的工作人员说了什么,然后,工作人员拿了一份文件给她。

温莜莜拿着文件看了一眼后,笑逐颜开的递给面无表情的凌司夜。

乔颜落听到温莜莜说,“凌少,你看看结果,宝宝是你亲生的……”

凌司夜接过文件,乔颜落看到他握着文件的手,都有些发颤,看到结果后,凌司夜的面部表情,可谓是精彩极了,震惊、不可置信、难堪、无措,各种各样的情绪汇聚在脸上如同一个颜色丰富的调色盘。

“爸爸,你以后再也不会怀疑宝宝的身世了是不是?”温宝bao抱住凌司夜腿,眼睛里满是可怜的泪水。

乔颜落眨了下眼睛,她扶着墙壁的手心里,全是汗水。她死死的盯着他们,太阳穴里仿佛有一个巨钉扎了进去一样,尖锐的痛,痛得她脑海里一片空白,世界开始狂风暴雨。

乔颜落怔怔的转身,离开。他们还说了些什么,她一个字都听不到了。耳朵里嗡嗡直响,所有的思绪,都在脑海里中断了。

伤到极致后,一滴眼泪也掉不下来。

她紧抿着苍白的唇,看着外面喧哗的世界,她就像置身在一个荒漠人烟的孤岛,彻底迷失了方向。

口口声声说只爱她一个人的老公,有了私生子,还有了一个和她类似的情|人?

她该怎么做?一气之下将他拱手让给温莜莜母子?可是她的孩子们要怎么办?

乔颜落整个人如同木偶一样,茫然无措的走在大街上。

她一直走,一直走。天空渐渐被乌云笼罩,头顶电闪雷鸣,周围的人要不躲进了屋檐下,要不撑起了雨伞,只有她,一个人走在倾盆大雨里,像一个找不到回家路了的孩子。

如果这个世上,她连司夜都信不过了,那么她以后,还能信任谁?还能爱谁?

口袋里的手机,响起了专门为他设置的音乐声,乔颜落听在耳里,只觉得讽刺。

到了汽车站,她不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她随口买了一张汽车票,直到车子驶了很远,她才恍神过来,看着外面路灯下陌生的城市,忍了许久的泪水,一滴一滴的落了下来。

谁没有一段过往?她知道,如果自己理智一点,就应该回去和他好好的谈一谈,若是他选择温莜莜母子,她一定会放手。

可是,此时此刻,她做不到冷静。她没有那么大度,她无法接受他有个私生子的过往。

最可气的是,这么多天了,他都和温宝bao私自做了亲子鉴定,他也没有跟她说实情……她像一个傻瓜一样,沉浸在他给的甜蜜中,自以为是的觉得他今生今世都只会爱她乔颜落一人。

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也不是一个为了生理***随便找个女人发|泄的人,他和温莜莜曾经在一起,还有了个儿子,就代表他是喜欢过温莜莜的——

他认识温莜莜在她之前,他喜欢她和温莜莜这样类型的女人,也就是说,这个世上,他并非她不可。

她想,她需要冷静,如果现在回去,她一定会像疯子一样和他大吵大闹……男人都不喜欢发疯的女人,她不能如了温莜莜的愿——

口袋里的手机还在响,乔颜落按下拒听键后,跟乔大强发了一条信息:爸爸,我有事出差,你帮我照顾好馨儿和睿宝。

发完信息,她关了机。

汽车到了邻市,乔颜落下车后,找了个不需要身份证原件登记的小旅馆,她在里面呆了两天两夜。

她开着旅馆老旧的电视机,看着国内最搞笑的综艺节目,里面的主持人和嘉宾都在哈哈大笑,可是乔颜落一点笑意也挤不出来。

她只有满心的苦涩与难受。

冷静过后,她还是选择面对。

回G市的途中,她开了机。无数个未接电话与信息,跳了出来。

乔颜落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哪些人跟她打的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是凌司夜的电话,她按了拒听键,紧接着又有另外一个电话进来了,乔颜落的眼皮跳了跳。

她没有找温莜莜,温莜莜竟主动找起她来了?

好,很好——

按下接听键,她冷笑着等温莜莜开口。

“落落,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温莜莜的声音沙沙哑哑的,好像哭过一样。看样子,她消失的这两天,温莜莜过得并不好。

乔颜落冷冷的弯了下嘴角,“你希望我好还不是好呢?”

“落落,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你想我知道什么?”乔颜落的声音越发冷了。

“落落,对不起……我能和你见一面吗?”温莜莜近乎祈求的道。

乔颜落,“好,你将地址发给我。”

回到G市后,乔颜落直接到商场买了套衣服,她不想让自己狼狈兮兮的出现在温莜莜面前,换好衣服后,她又去美发屋洗了头,化了个淡妆。

温莜莜约的地点在一家典雅的咖啡屋里。

看到打扮时髦,清新秀雅又有气质的乔颜落,温莜莜有片刻的怔愣。她知道这两天,凌司夜在疯狂的寻找乔颜落……乔颜落突然失踪,很有可能,是因为她知道了一切,温莜莜本以为见到乔颜落时,她一定双眼红肿,面色惨白,憔悴不已——

“落落,你还好吗?”温莜莜上前,握住乔颜落的手。

乔颜落像避瘟疫一样避开了温莜莜,她坐到椅子上,眉梢微挑的看着温莜莜,“说吧,要跟我谈什么?”

听到乔颜落冷漠的口吻,温莜莜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那份伪装也彻底卸了下来,她学着乔颜落唇角上翘的弧度,微微一笑,“落落,你已经知道了吧?宝宝是我和司夜的儿子,我和他八年前就认识了,我那时很爱慕他,努力的追求过他,你也知道他性子比较冷,他拒绝过无数女生,但唯独没有拒绝过我,可是他也没有答应我,我和他的关系很暖|昧,你知道他的第一个女人是谁吗?是我!以他的性子,如果不喜欢,绝对不会和那个女生发生关系,那一晚,我们做了好多次!”陷入回忆,温莜莜仰起头,眼里带着幸福的笑意,“我真的没想到,我们彼此的第一次会那样美好,我们一直纠缠,累了就睡,睡了又起来做,我和他契合得天衣无缝,他让我舒服,我也让他快乐!”

乔颜落脸色一直淡淡的,她看着温莜莜,眼里的神情,十分冰冷。

温莜莜突然看向乔颜落,“他很强是不是?你们晚上一般做几次?那一晚,我和他估计有七八次,你呢,他有没有那样疯狂的要过你?”那个口吻,仿佛还真是和好闺蜜在讨论男女生活。

乔颜落只觉得想吐,她冷冷一笑,“温莜莜,我以前咋没发现你这么不要脸呢?”

温莜莜不在意的眨了眨眼,“说起不要脸,谁比得过你乔颜落呢?听说你新婚夜那晚被人强爆了,和萧逸辰也在一起了两年,你还真的好意思和司夜结婚?”

戳她的伤疤?乔颜落的神情更加冷了,她戏谑一笑,“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我和司夜离婚,然后你带着温宝bao登堂入室?”

温莜莜冷哼一声,“我有这个想法,也不过份吧!乔颜落,是我先认识司夜,也是我先爱上他的,我和他的儿子,比你的孩子早出生,你才是一个不要脸的破坏者。”

乔颜落也没有动怒,她拿出一直放在口袋里的手机,突然按了扬声器,“凌司夜,你的小叁,这么器张,你还是过来一趟吧!”

温莜莜的脸色突然一白,她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乔颜落,“你居然跟他打电话了?”

乔颜落冷笑一声,“有什么不可以的吗?既然你和他那么相爱,我倒要看看,他会将你护到什么程度!”说完,乔颜落也不再吱声了,她靠坐在椅子上,神情冷淡。

温莜莜一直死死的咬着唇瓣,乔颜落看到她几乎都将唇瓣咬出血了。可是乔颜落一点也不同情她。

没多久,凌司夜就风尘仆仆的赶了过来。他身上穿的,还是乔颜落离开前穿的那件衬衣,皱巴巴的,他眼中满是血丝,向来干净的下巴上也长满了胡碴。

“落落——”他跑到她跟前,神情就像一个犯了天大错误的小孩一样,他紧紧握住她微凉的小手,眼中满是慌乱和害怕。

乔颜落抽回自己的手,她眸光含笑的看着凌司夜,过了片刻,她站起身,走到脸色惨白的温莜莜跟前。

啪的一声,她一巴掌就挥到了温莜莜没有血色的脸上,看着温莜莜那张清秀的小脸瞬间浮现的五根红指印,乔颜落冷笑道,“这一巴掌,我打的你是的惺惺作态,故意和我相遇,故意让我将你带到家里,故意让我帮你在司夜面前求工作,故意在司夜面前提起我当年和萧逸辰的事,呵,你真的太瞧得起你自己了!以为我还跟当年一样,事事都可以忍让是不是?我告诉你温莜莜,就算你儿子是司夜的又怎样?就算你和司夜上过床,一晚上做过七八次又怎样?就算我是在新婚夜被人强爆,我和萧逸辰有过两年婚姻又怎样?你现在张嘴问问凌司夜,看他要不要你?只要他点一下头,我立马将他让给你!”

温莜莜被乔颜落打得耳朵里嗡鸣了好几声,她泪光盈盈的看向面无表情,眼神一直只在乔颜落身上的凌司夜,她的心,像被只无形的黑手掐住了一样,她有些怨愤的瞪着乔颜落,万万没想到,她如今会变得这么狠!

‘咚’的一声,温莜莜突然跪到了乔颜落的跟前,她拉住乔颜落的裤腿,泣不成声的道,“落落,对不起,是我痴心妄想,是我自不量力,凌少他爱的只有你,我不会再有其他想法了,我只求你,不要切断凌少和宝宝的父子情,宝宝是个可怜的孩子,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将宝宝交给你抚养……”

乔颜落推开温莜莜,她讥诮的弯唇,“哈,你当我乔颜落是什么人?我没有那么好心去养一个小叁的儿子,你的儿子可怜,那也是你这个做母亲的原因!你当初知道怀了凌司夜的孩子,你怎么不去找他?偏偏等到八年后再出来,你看不到他有了幸福的家庭了吗?还是你心里不平衡,看不得我这个好朋友找了个好老公?温莜莜,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了,我不会吃你这一套!”

咖啡厅时原人都朝这边看来,乔颜落一点也不在乎,她拂了拂颊畔的发丝,她看向一直望着她的凌司夜,“你表个态吧,要她还是要我?”

“落落,你说的什么话?我从没有想过要她!”凌司夜用力握住乔颜落的手,生怕一个不小心,她就会消失似的。

温莜莜眼里的神情,出现痛苦的裂痕——

乔颜落点头,“那你打算怎么做?如果你想正室小叁一起兼顾,坐享齐人之福,凌司夜,我们趁早离婚。”

凌司夜将乔颜落搂进怀里,他用力抱住她,“不准提离婚二字!我会处理好这件事,你相信我。”

“要怎么处理?”平时的乔颜落不是个咄咄逼人的人,可这一刻,她根本做不到善解人意。

“我会给他们一笔钱,送他们出国。”

温莜莜听到他的话,身子剧颤,“凌少,宝宝是你的儿子啊,你真忍心以后再也不见他了吗?”

“温小姐,就当我对不起宝宝了,我不能失去我的家庭。”凌司夜看着泣不成声的温莜莜,眼中没有一丝温度。

温莜莜没想到他如此绝情,她凄凉的笑了一声,过了好一会儿,她干涩着嗓子轻飘飘的说,“那好啊,你给我一个亿,我就带着宝宝永远不出现在你们面前。”

一个亿?若是换作以往没有将全部资产交给克里斯的凌司夜,一个亿对他来说,只是一笔很小的数目。可是现在,他的事业起步才一年多,而且又是新的行业领域上,公司需要钱发展……

“温莜莜,你敲诈吗?一个亿,你还真的很会做梦。”乔颜落没好口气的呵斥。

温莜莜凄楚一笑,“那好啊,不给一个亿,我也不会带着宝宝出国,乔颜落,你应该了解凌少的性格,他可以对任何人狠心,但他绝对不会对自己亲生儿子狠下心肠,我和宝定一直生活在你们身边,你们要是过得心安、舒坦,大家就这样相处,也挺好的!”

乔颜落不想再和温莜莜费口舌之争,她看着温莜莜那副可恶的嘴脸,拿起先前没喝完的咖啡,泼在了她的脸上,“温莜莜,别再让我看到你打扮成我的样子,我会觉得恶心!”说完,她就朝门口走去。

凌司夜追了上来,乔颜落甩开他的手,冷淡的道,“先处理好你和温莜莜的事吧!”

看着乔颜落在阳光中渐行渐远的身影,凌司夜第一次觉得,阳光竟是这般刺眼。

……

温莜莜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中,狼狈不堪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她泪眼模糊的看着朝她走来的凌司夜,他眼中的寒光,如同卒毒的利箭,毫不留情的射向她!

凌司夜一把掐住了温莜莜的脖子,五指扣拢,猛地将温莜莜从地上提了起来了,温莜莜只觉得头昏眼花,喉咙得疼如骨髓,整个呼吸都都快停滞了,脸庞胀得通红,她瞳孔大瞠的瞪着凌司夜,这一刻,仿若看到了一个魔鬼。

她下意识的开始挣扎起来,可她的力量哪里敌得过凌司夜,她感觉自已的肺腔里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嘴巴里发不出一丝声音,意识渐渐模糊起来。

咖啡厅经理看到温莜莜的脸色已经呈青紫色了,他吓得赶紧上前,“这位先生,有话好好说啊,再掐下去,她会死的——”

餐厅经理见凌司夜还不肯松手,他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先生,如果她死了,你也要判死刑的,为了个女人,划不来啊?先前走的那位是你妻子吧?你不为自己想一想,也替她想想啊!”哎,千万别在他的咖啡厅闹出人命啊!

凌司夜一把甩开温莜莜,他冷若冰霜的开口,“一个星期之内,你将国内所有事情处理好,我会给你五千万,以后,别让我再看到你。”

……

乔颜落打车回了碧园,她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这两天,她一直都是浑浑噩噩的,胸口的位置,像是被谁掏空了一样,除了难受,还是难受。

凌司夜赶了回来,看着躺在床上的乔颜落,他有些心慌,有一种不知所措的心慌。

他走到床边,弯身将她抱进怀里,下一秒,就被她用力推开了。

她背过身子,将被子拉盖到头顶,嘶哑闷沉的声音从里面飘了出来,“司夜,其实我知道,这件事我没有资格怪你,谁没有过去?现在这个社会上,哪个有钱又长得帅的男人不是三妻四妾,我知道你算好的了,我很想不计前嫌,当作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可为什么,我的心,这么堵呢?”

凌司夜躺到她身边,没有抱她,只是将脸贴到她蒙着被子的背心上面,“落落,你在怪我没有第一时间告诉你真相是不是?我也很纠结,很矛盾,很害怕,我不敢想象你知道我和温莜莜有个孩子后,会有多么伤心,我不敢想象你对我失望时的样子……事到如今,我只有一句,对不起。”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最近这段日子,我只想清静一下,如果你不想我再消失,我麻烦你先搬出去一段时间,我暂时真的不想见到你。”

她的话说完许久,身后的人才低哑的回了一个字,“好。”

听到他收拾行李的声音,乔颜落的眼泪无声的流出来,她双手紧揪着被子,心脏上像有把尖刀划过了一样,她以为和他经历了那么多事,以后遇到任何困境,都能携手度过了,原来,她还是不行,她对他的爱,容不得一粒沙子。

她生气的不是他和温莜莜在她之前有了孩子,而是他在遇到温莜莜之后,没有向她坦白,没有告诉她温宝bao是他的儿子——早就说好遇到任何事,都要互相信任,互相坦白,不能再像以往一样,什么事都是她最后一个知道,她以为他会改,原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

或许,他也有他的难处,他也是真的害怕她知道了二人的感情会出现裂痕,可是他难道不懂吗?隐瞒只会让伤害越加的扩大——

**

明天会结束温,真相也会揭开~然后就是男主哄女主原谅了~一家四口甜蜜之类的番外,番外不会那么快结束温馨蜜会持续一段时间~所以不要再催我了,我的更新在不断更的前提下在RN真的不算少了~番外时我会写水水和凌之的正文,喜欢落和夜的亲,只需要追他们二人的番外就行了,水凌的不爱看就不要追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5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