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总裁前妻很抢手

V70*心累了,离婚好吗?

总裁前妻很抢手 汀紫紫 3008 2014-08-04 00:02:04

  乔颜落看着躺在沙发上的乔然,她有些无奈,“小然,我和凌司夜只是上下级关系,他身份高贵,不是我们这种平凡的人能配得上的。我不希望你在感情上受伤害,你以后一定会遇到一个爱你的人。”

乔然将脸埋进抱枕里,她捂住耳朵,不耐烦的朝乔颜落吼道,“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听,乔颜落,你太有心机了!反正,我就是喜欢他,死都不会放弃。”

乔颜落还想说什么,手机又响了起来。

看到爷爷的来电,她浑身一紧。

拿着手机走进卧室,她按下接听键,小心翼翼的开口,“爷爷……”

“落落,你现在回趟家。”萧振山的确看到了早上的新闻,不止乔颜落和凌司夜的,还有萧逸辰和萧以薇,媒体记者不知道萧以薇肚里怀的是谁的孩子,但他清楚得很。

乔颜落不敢拒绝,她应了声后,就挂了电话。

出门前,她跟乔然留了把钥匙,“你有空就去医院看看爸爸,你要是想住这里就住,我们始终是亲人……”

乔然不耐烦的挥挥手,“你赶紧回萧家处理好你自己的事,我不用你管。”

……

萧宅。

装修豪华的大厅里,气氛僵凝而紧张。

萧振山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拐仗,萧逸辰和萧以薇站在他对面,何丽一脸忐忑的坐在沙发一边。

乔颜落进来时,大家都朝她看来。

萧振山没有像往常一样对她露出慈详的笑脸,他看了乔颜落一眼后,威严的说道,“你们三个,到底是怎么回事?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

“爸,还能怎么回事,不就是乔颜落背叛了我们家逸辰,和戴利的凌司夜搞在一起了,而我们逸辰和以薇因为相爱,有了爱的结晶,依我看,就让乔颜落和逸辰离婚,我们再对外宣告,以薇是我和萧诚的养女……”

萧振山拿着拐仗,使劲在地上拄了三下,他面色冷沉严肃,“你给老子闭嘴!我在问他们三个话,你少插嘴!”

何丽眼里闪过愠怒与不甘,但迫于萧振山的威慑力,不敢再说什么。

乔颜落看着已经动怒了的萧振山,她担忧的道,“爷爷,你身体不好,别动气……”

“知道我身体不好,你还和凌司夜……”后面的话,萧振山说不出口,他看向乔颜落的眼神里,透着一丝失望。

乔颜落胸口像是被针扎了下,有些刺痛。

她摇摇头,“爷爷,事到如今,我们大家都把话摊开说吧!”她早上没有看新闻,她真的没想到,萧以薇怀孕了——

深吸了口气,她眼眶里氤氲着一团水雾,“爷爷,我和萧逸辰结婚那晚,我被人占了清白,萧逸辰嫌我脏,两年来,一直没有碰过我。”

此话一出,众人都倒抽了口冷气。

讶异,都非常的讶异。

萧振山握着拐仗的手,因为生气,有些颤抖,他瞪向萧逸辰,“落落说的,都是真的?”

萧逸辰面色复杂的看着乔颜落,不知为何,她说出这番话,他心里好似被什么利器扎了一下,有些钝痛。

而何丽和萧以薇,面面相觑了一会儿,都忍不住在心里发笑。

何丽是因为从头至尾都不喜欢乔颜落这个媳妇,听到儿子没有碰过她,她有些幸灾乐祸,又有些觉得理所当然,一个破鞋,儿子才不会愿意去碰呢!

而萧以薇呢,她心里满满的都是高兴,她不在乎萧逸辰碰过多少女人,只要他没碰过他的妻子乔颜落,她就是胜利者。

萧振山从萧逸辰的沉默中,得到了答案,他眼神微黯的看向乔颜落,“落落,是我们萧家对不起你。”

“爷爷,这些年,我们家欠萧家的也很多,特别是我爸,最近染上了赌瘾,问您借了那么多钱,又让萧逸辰破费,我真的很抱歉!爷爷,我和萧逸辰真的走不下去了,请您允许我跟他离婚吧!”

“我不同意!”

萧逸辰此话一出,大厅里的众人,又惊呆住了。

反应最强烈的,尤属萧以薇,她捂着自己的小腹,泪水模糊的看着萧逸辰,“你不同意离,那我跟宝宝怎么办?”

“以薇,你现在别逼我……”萧逸辰眉头紧皱,他既不想离婚,也不想让萧以薇伤心。

乔颜落看出萧逸辰的纠结与挣扎,她嘲讽一笑,“我心意已决,不管你同不同意!如果我向法院起诉,我们分居了两年,也是可以判离婚的。但是,我不想家事闹上法庭,让外界看笑话,所以,萧逸辰,我们和平分手吧!”

“乔颜落,你别得寸进尺,我和以薇是对不起你,但你敢保证你和凌司夜就是清白的?你昨晚中了情yao,难道不是凌司夜做你的解药吗?”萧逸辰面色冰冷的瞪着乔颜落,听到她一次次说离婚,他心里烦透了。

他也分不清,现在对乔颜落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就觉得她只能是他的 !

乔颜落唇角嘲讽的笑意扩大,她就知道萧逸辰会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她冷下声音,说道,“凌司夜是正人君子,他不像你!”

听到她的话,萧逸辰竟然心中一喜。

也就是说,她昨晚和凌司夜没有在一起?

但是,她中了药,没有男人,她是怎么让药力消散的?

乔颜落看穿他的心思,她说,“我淋了几个小时的冷水澡!萧逸辰,我跟你解释,是想向你证明,我和你离婚,从来都不是因为凌司夜!”

“爷爷,既然萧逸辰和萧以薇有了孩子,我虽然做不到祝福他们,但我可以成全他们。其实我们三个人都很累,早点解脱,不是更好吗?”

萧振山没有说话,他看着乔颜落,摇头,叹息,“算了,爷爷年纪大了,管不了你们的事了,你们都好自为之吧!”说完,他又看向萧以薇,“你肚里的孩子,我是不会让他进我们萧家的。”

萧振山上楼后,萧以薇扑在何丽怀里哭泣,“妈,爷爷一直渴望重孙,我好不容易怀上了,他为什么要那样绝情?”

何丽拍拍萧以薇的背,安慰道,“爷爷一直将你当成亲孙女,一时间接受不了你和逸辰的关系,也是人之常情,你别伤心,妈妈会劝爷爷的。”

乔颜落觉得没必要再呆在这里了,她转身,朝大门口走去。

萧逸辰追了出去。

他拉住乔颜落的手,目光幽沉,“乔颜落,你真的一点也爱我了吗?”

乔颜落听到他这句话,不知怎地,眼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

她不爱他了吗?

她真的不知道了,一颗心,已是千疮百孔。

从小到大,她就想着要当好萧太太,要做一个贤惠的妻子,结婚后,他无论怎么冷落她,无论在外面有多少女人,她都装作不在乎,其实,在多少个夜晚,她独自抹泪,她真的记不清了。

萧以薇的回来,让她对他的底线彻底打破。

以往她自欺欺人的等待,都是一场错误!

她知道,就算等到死,他也不会多看他一眼。

现在的挽留,大部是因为他不甘心吧!不甘心她身边出现了一个比他还优秀的男人!

“萧逸辰,要说的话,我已经说完了,我会尽快打好离婚协议,或者我们直接到民政局拿离婚证也可以!”

她的话,让他一下子就慌了神。

他紧紧握住她手,不让她离开,他有种预感,她这一走,就再也不会走进她生命里了。

乔颜落一点点掰开他的手指,眼里泪光闪烁,她哽咽着,“萧逸辰,如果你还一丁点在乎我,请给我自由!”她真的无法忍受,看到自己丈夫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

萧逸辰松开了她,看着她渐行渐远的身影,蹲下身子,颓废而失落的将脸埋进掌心里。

……

从萧宅出来后,拦了辆了出租车,在去往戴利珠宝的途中,她接到了萧振山打来的电话。

“落落,下个月是爷爷七十大寿,爷爷希望你作为逸辰的妻子参加宴会,昨晚你和凌司夜,以薇怀孕的一些负面新闻,对我们集团影响很大,股票波动厉害,TK是爷爷一生的心血,我不希望它有事,等这件事过去后,爷爷也不会再勉强你。爷爷也会将原先答应给我的股份转让给你。”

“爷爷,您对我们家的帮助已经够多了,我真的不能要您给的股份。”

“落落,股份的事爷爷已经决定了,而且,也是你应该得的。”

接完电话后,乔颜落黯然神伤的看向车窗外。

她很想好好的在萧家生活,好好的孝顺爷爷,可是,她和萧逸辰再也没有可能了。

……

赶到戴利时,已经差不多上午十一点了。

她在经过大厅时,正巧看到凌司夜和几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出来,凌司夜走在最中间,身边的人不知在跟他说什么,他淡淡的点了点头,模样清俊而冷冽。

经过她身边时,他连一个眼神也没有给予。

她心里涩涩的,闷闷的。

明明是她想要的结果,可是为什么,她会这么的难受?

难道,心的天平,已经倾向凌司夜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3时后

限免结束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