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帝后传说

合作三之雾城传说

帝后传说 紫夜心寒 2248 2011-09-18 03:36:21

  “哦,大家静一静呀,静一静!开始喽!开始了喽!”

人群迅速安静下来,林静二人也好奇的望过去。

只见一年逾半百的邋遢老头像模像样的踏上高台,衣服乱七八糟,杂草般的头发脏的好像多年未洗似的,脸上也脏兮兮的,只有一双眼睛精光闪烁,能显出本本热播的不凡。

林静嘴角抽搐,眼角也忍不住抽搐,这位,品味如此与众不同,果然是异人的格调啊!

“话说十日之前,音国三王爷玄明突然起事,意图谋位,太子玄夜以雷霆之势镇压,顺势取代其父玄天登基为皇。这本是音国内部的问题,但是这位夜皇可不是天皇,天皇治国讲的是以国内百姓安居乐业为任,而夜帝不同,他为人阴厉,手段很辣,野心勃勃,若说这位新皇没有逐鹿天下之心,谁也不会相信。”

许明达小眼一扫,见众人神情都有些低落,战争啊,谁会不怕,他们只是普通的百姓啊,狡黠一笑。

“即使夜皇有这个贼心,他也未必有这个贼胆!且不说流云虎视眈眈,咱们维和的军队也不是吃素的啊,所以啊,你们一个个的摆着个臭脸干嘛?”

“哈哈,许先生说的是,我们有李将军,还有四王爷和二王爷,区区一个夜皇算什么?”

“还有还有,雾城城主也不会坐视不管的。”

“……”

雾城?林静心里一动,这是她第一次听说,那个小玉牌也有个“雾”字,会不会和这个雾城有关?心里下意识又一紧,忍不住继续听下去……

“说的是,雾城确实不会坐视不理,而老夫今天讲的就是雾城的故事,关于雾城,众说纷纭,而老夫今日所讲的绝对是最真实的一个。”

“雾城?雾城?许先生讲的是居然是雾城?不枉此行啊!哈哈哈……”

“幸好赶来了……”

“……”

“咳咳,传说在千年前有一对男女,男的叫做雾奕,仪表不凡,能文能武,女的叫做紫月,温柔聪慧,这二人是一对情侣,相许在紫月及笄之时结亲。正所谓天有不测风云,在紫月距及笄之礼还有一个月时,天下大乱,而我们现有的三个国家也就是从那时候的景天王朝分化而来。雾奕于是便去参加了叛乱,而紫月也从那时候才知道雾奕原来是景天流落在外的皇子,在皇室危难的时候不得不去履行自己的使命。”喝了口旁边人孝敬的茶,对那人赞许一笑,继续精神抖擞的满足众人的欲望。

“雾奕走的那一天雪下得很大,几乎是把整片大地都包裹在银装素裹中,临行前给紫月送一个火红色的小狐狸,并对紫月说,要等他,他定会来娶她。那一年雾奕正值弱冠,紫月及笄。而紫月也在小狐狸的陪伴下开始了她漫长的等待。”

“开始时,紫月还能偶尔收到雾奕的来信,皆借以慰藉自己,只是一年以后,信慢慢的就断了,直到最后几年也没有收到一封,但是只要紫月打听到心上人很安全,就很开心,因而紫月依旧痴痴的等着雾奕,守着他们的誓言。”

“十年时间一晃而过,雾奕已经到了最后关头,眼看就可以荣登大宝,而紫月也早已过了最佳的婚配年龄。直到有一天雾奕最亲密的兄长雾炎找到紫月,带给她一个令她痛不欲生的消息——雾奕得了一种怪病,需要用他最爱的人的心脏做药引,而雾奕最爱的人就是她紫月……”

“紫月把自己的心脏挖出来之后,笑着离去的。等到雾奕得到消息赶来时,紫月已经死了,冰冷的身躯旁边只有小狐狸守着……而一旁的雾炎却冷冷得开口说:‘紫月必须死,成功的帝王是不能有弱点的,我们的父皇若不是沉迷女色,也不会令奸人趁虚而入,引发这场灾难,紫月是你的弱点,所以她就必须死!即使你多年特意隐藏也没用,今日我能找到她,他日敌人也会找到。况且她是心甘情愿为你而死,你该欣慰才是。’说完这些话,不用雾奕动手便自刎了。”

“三天后,雾奕被发现时也已经死去了,死状极其悲壮,抱着紫月的尸体,满头白发,双眼流血,留下遗言,陪他多年征战的魔鬼军队更名紫月军,并令其解散,离开景天,但要世世代代守护紫月的家乡,也就是今日的雾城。同时发现的还有雾炎以及那只小狐狸。那一年雾奕三十岁,紫月二十五岁。”

“但是灾难并没有结束,雾奕死后,雾氏的一个子弟登上了龙位。但是不久之后,雾氏的子孙一个个相继怪异的死去。女子过二十五岁的全部心脏衰竭而死,男子年满二十岁之后就会患上心痛之病,满三十岁就会死去,死时无不是满头白发,双眼流血……再后来雾氏所有的后代自生下那一刻便是白发、红眼……自此,无视所有的人便也明白了,这是一个恶毒的诅咒,是雾奕在向雾氏报复,于是干脆的退出了朝堂,守在紫月的家乡——雾城。”又啜了口茶,看向周围的人。

“再后来景天便分化成了现在的三个国家,三个国家也相安无事的度过了千年,事实上,中间也发生了稍微大些的波动,只不过被紫月军雷霆镇压了,包括两年前流云皇室发生的动乱,如果不是雾城的涉入,流云国力会这么快恢复?所以三国一直不敢有太大的动静,想来雾氏后代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解除诅咒的希望,所以才会想着有一天能够还给雾奕一个完整的天下吧。”

沉默了一会,又接着道:“现在的雾城城主雾隐,已经十九岁了,距离二十岁也仅有一年了……”看着周围沉默的众人,许明达也很郁闷,这个话题太沉重,他也不想说的,若不是打赌输给了云大师……只是那个老秃驴干嘛让自己说这个?……

雾奕?雾隐?紫月?心好疼,好疼……

上官雅青注意到林静的不对劲是林静的嘴唇已经被咬的出血了,脸色苍白的如纸一般,眼里的化不开的忧伤像是沉寂了千年万年的深潭,刺得她心里一痛,忍不住开口提醒她。

“哥哥,你怎么了?你醒醒,那只是一个故事!……”

同样的一品轩另一个雅间内。

“爷,你怎么了?爷,你醒醒,醒醒啊!”

苍月急切的声音唤回了慕容岚的神智。

慕容岚虚弱的扯了扯嘴角,“无事……”

许明达在说雾城的传说,他不是没听过,只是没有这般细致罢了,为何这次听了心会这么疼?……

同一时间,遥远的雾城,小厮慌慌张张跑到祠堂。

“大长老,城主有反应了,城主的手刚刚动了……”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