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七十七章 惊谜底两人喜相认 好望角云开见月明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5750 2013-12-11 12:50:31

  公安厅里站着的人愣傻了,后面那个穿迷彩的吼道:“你...是不是白玥,是就站住别跑!”

  白玥没办法,只好背对着那个人站住,流淌着的泪,顺着脸颊,滑下脖子,大家走向白玥,后面那个人说,“别再瞒了,我们都知道了,你就是白玥,你为什么不承认!”

  白玥不知道说什么,又往前走,“你再走一步试试!”后面那个穿迷彩的吼道。

  白玥停住脚步,不敢往前走,也不敢转身,怕那个眼神,怕那个被自己伤过的心在看自己,“白玥!我找你找得好苦啊!你终于出现了,却不肯认我!”后面那个穿迷彩的说道。

  “看来,去监狱,见他们那些杀人犯,到我们相遇,都是为了查我,这些...都是你安排的!”白玥转身说。

  “这不是我安排的,是他们安排的,我们也只是怀疑,当你在医院躺着时我就怀疑过,于是去查资料,去学校查,仍然证据不足,因为那些人不在了,三年了,我始终相信我总有一天可以见到你,终于,老天开眼了,让我见到了你。白玥,你知道我每天每夜都在想你吗,我找你找得好辛苦,现在你出现了,以这种身份出现了,为什么你就不肯承认你自己?这些年来,你有在想我吗?你有白天一觉醒来脑子里全是我的身影吗?有没有人在逗你笑?有没有人在你伤心难过时给你讲笑话?”

  还没等他说完,白玥扑过去抱住他泪水夺眶而出,大声喊道:“小庄,小庄!”

  白玥眼里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小庄,我是白玥!我承认我是白玥。这些年我经历的太多了,我,”白玥哭到喉咙哑了,声嘶力竭的说,“我,不是我不愿意见你,是我,是我,是我不敢接受,我不敢面对,过去,就像梦一样,我试过,我大喊过,我呼叫过,我装疯卖傻过,直到我拼尽全力,直到我浑身都是伤,直到我眼睛里全是血丝,直到我腿上被子弹穿过,直到我连呼吸都需要力气,”白玥咽了一下口水,才有力气说话,“我,我才渐渐明白,原来执着也是需要信念的,原来回忆也是需要力气的...”

  “我懂,我都懂,你不需要说太多,你一个眼神,我就明白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现在你安全了,你想不想知道你妈在哪里?”庄珣看着白玥的眼神。

  “我妈?我妈她还好吗?”白玥的眼里终于有了一点精神。

  “好,我们的人天天去照顾她,为的就是等有一天你能亲眼看到你妈妈。”庄珣说。

  “谢谢你,庄珣。”白玥眼里都是泪。

  “不用谢我,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直到你长大。”

  “我已经长大了,”白玥奇怪的看着庄珣。

  “不,直到你长大能够自己独立面对一些人,一些事情。”庄珣深情的看着白玥。

  白玥不解的看着庄珣,突然想起这句话是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庄珣说的,不禁又掉下泪来,庄珣问:“杨,杨任的墓你去看看吗?”

  白玥惊的又流下眼泪,“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他了。”

  庄珣带着白玥到了墓地,上面刻着:杨任之墓。

  “看来每天都有人给他送花。”白玥跪在杨任坟前,眼眶再次红润,眼角的泪不由自主的流出来,“对不起!我还是来晚了!”白玥颤抖的手摸着杨任的墓碑,“这几年来,我无时无刻不记着你的话,脑子里永远都是你留下的身影。杨任,我终于帮你报仇了!杨任,我们终于见面了!”

  庄珣说:“你想知道杨任是被谁杀的吗?幕后主凶已经查出来了,三年后,终于查清了。外贩海洛因100多公斤,杀过人命不低于200人,关他50年都绰绰有余...”

  “是QS吧,老马就是萧邦。”白玥说。

  “你怎么知道?”庄珣问。

  “是杨任说的,我现在脑海里清楚地记得杨任死之前说过的话,他知道我会报仇,警告我不要寻仇,不然会招惹杀身之祸!他说要是我做了,他死都不会瞑目的。我答应他了,我就要做到。长期在萧邦身边他的为人我很清楚,我也隐瞒了好多年,不让他看清我,我也不会戳穿他,经过那三年,我经历了好多事,也看懂了好多无可奈何。我不会去追究,杨任和楚楚以及我爸的死,我相信法院会给我一个合理的交代的。”白玥仍旧跪在地上。

  庄珣叹口气:“三年了,我们终于见面了,我终于在次看见你了,我们之间过的太艰难了,我不想在失去你了,我真的,真的怕以后在有个什么意外,我又看不到你了!”庄珣说着泪水在眼窝里打转。

  “可以...可以跟我在一起吗?”庄珣说的嘴唇都在颤抖。

  “庄珣,我实话告诉你吧,不是我不想和你在一起,你也知道,我心里面始终有一个人,但是这个人已经,已经为了我牺牲了,他永远的活在了我的心里...如果没有这次,没有这三年,....,但是,你知道我在那里面承受了多大的委屈吗?!我的身体,为了活下去,我的身体已经不干净了,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承认我是白玥,我宁愿没人知道我,我自己在这个世上在安安稳稳过上几年我就可以下去陪他们了。”白玥说着又流泪了。

  “没事,我不在乎,只有你还是我的白玥,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庄珣说。

  “我会给你充足的时间,让你去调整你的状态。”庄珣还没说完,白玥往后退了两步:“你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好!我怕...我真的好怕!”

  “我知道,你内心的恐惧,但是你需要去见一个人,一个你最想见的人。”庄珣拉着白玥上了车,走进了医院。

  到了医院,白玥扑过去喊道:“妈妈!”白玥和妈妈抱在一块,既有惊又有喜,白玥的妈妈流着泪,说:“孩子呀,你看你瘦的,脸蛋蜡黄蜡黄的,营养不良的,我这有好吃的,我们一起吃。”

  白玥吃惊的看着庄珣,庄珣说:“她已经记不清你是谁了,不过还好活下来了。”

  “妈妈,我再也不走了,我答应你,以后我就在你的身边陪着你,我哪有也不走了!”白玥哭着说。

  “好孩子,不哭不哭,我这里有糖。”

  白玥哭笑不得,庄珣准备走,白玥妈妈说:“等等,大个子,给我拿点糖过来。”

  庄珣回头:“好的阿姨。”

  白玥哭笑不得,“我妈一直叫你大个子?”

  “没事,习惯了,她得的是短暂性性失忆症,有时候能记起一段回忆有时候又忘了。这几年的事她都不记得了,估计是同时失去你和你的爸爸,压力太大了,在街角发现的及时,她都躺在地上了,没人管,进医院了都是被抬进去的,我后来才知道的,我初见她时照顾她问她之前的事她都不记得了,之后她的情绪稳定了,我在看她时她记得我了,之后我就说你工作去了,特别忙,一年都不见得回来一次,说了好久,天天说,我们部队的人也有过来看的,说了她才信了。”

  “我带你看看其他人,他们都好想你。”

  白玥跟着走过去,

  身后的羲卿和池彰弈面对面走过来,白玥惊讶道:“你们,你们——”

  羲卿一下子上去抱住白玥,激动的热泪盈眶:“是!我们还在!我们一直都在!你怎么样,这些年,苦了你了,人都瘦了一圈。”

  白玥抹开羲卿脸上的泪,安慰的说:“不哭了,看,我这不是活的好好的吗!”

  “白玥,我就知道,你这人命硬,臭不要脸的,死了逃生了多少回,哪有这么容易死,,你肯定还活着!所以,我们请求这次行动中加入我们,我们要看着你出来!”池彰弈高兴的拍着白玥肩膀,谁知道一拍白玥才知道自己身体好不了了,猛的一咳嗽,身体微微一颤,以前拍这一下都是她拍池彰弈的肩膀。

  白玥又开心的拥抱池彰弈,“这三年里,都在干什么呢?”

  “我们啊,都正式工作了,都在一个公司里。你可得赶进度争取超过我们啊!”池彰弈拍着白玥的肩边讲着班里人的去向,白玥开心的笑了。

  这么多年不会笑,皮笑肉不笑原来是这种感觉,看着班里人如今成家的成家,创业的创业,而自己...呵呵,不在乎了,都过去了,我早就说过,我这辈子就和昙花是一个命,一个人赤条条来去无牵挂,也挺好。

  晴雯和他对象一毕业就结婚了,现在孩子都有了,自己还是开着原来的淘宝店,做电商规模,生意越做越大。田源、焦静若、余灵也去念了研究生。颜瑾在工作中看上了一个也是农村的憨厚朴实的老乡,而袁桦则在做直播。有钱人看上她了,说是今年结婚。。

  白玥看着这些年大家的变化和遭遇,不禁冷笑,回忆起很久之前一个老人家说的话:人这辈子,就是命,生下来是什么命就是什么命,富贵小姐就是在不学无术出来混社会,就是在差也差不到哪里去,毕竟有家庭给他撑腰,而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钱也没能救人救己,自己最想保护的人却也因自己送了性命。

  一直以为自己能挺过多少坎儿,就能成多大事,现在看来,终抵不过现实,是非成败转头空。

  一丝伤感划过,阮天走了过来,“你...还好吗?”

  白玥抬头,见是阮天,立马抹了抹泪,“我很好,这些年一直很好。”

  阮天看到白玥瘦了一圈,身体像纸一样薄,不禁心疼的要落泪,这些年来你受苦了,是我不好,是我没有能力,没能留在你身边,想着想着便冲过去抱住白玥,眼角的泪一直在眼眶内徘徊,不敢让它滴下来,“这些年,你受苦了!”

  白玥再次流下了泪:“你们好,我便好!你们不好,我便不好!”

  阮天听到这里,便一下子回到现实,放开白玥,眼角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庄珣,已经跟白玥有了些距离。

  白玥抹抹泪:“这些年,你在哪里工作?工作还顺利吗?”

  阮天眼泪全是白玥,眼睛一刻都离不开白玥:“好,都好,我现在在上海工作,家里面给安排了,在一个药店工作,轻松,不比医院,那么忙。”

  池彰弈安慰道:“别想太多了,医生说病后不易久思,走,我们领你去看一个神秘人物,是在学校时你帮助过的一个人。”

  “我帮助过的?开什么玩笑?”白玥不信。

  “过来你就知道了。”池彰弈把笔记本电脑打开,打开视频聊天,一个人物出现了,白玥惊讶道,“是小米。”

  “白玥姐姐,你终于认出我来了,好几年不见了,你最近过的好吗?我好想你呀,过几天我这忙完了我就去找你。”小米转眼长成了大人,虽然只有十二三岁,但是完全像个大人。

  庄珣介绍说:“我是在特种部队里见到她的,起初我也不相信,不过经过后来的相处,证实了就是小米。她大约在九岁时被收养进了部队,当时她还是流浪着流浪着睡在路边的一个孩子,知道她父母都不在世后,他们毅然决定把小米带大并且教会小米技能,之后我去了部队还是小米认出的我,这才想起了以前的一切。我去时什么都不会,小米手把手教我,而且什么都做的非常棒,无论做菜体能还是摔跤拳击射靶,她都如鱼得水,她说这是她的第二个家。”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小米长大成人了!!”白玥习惯性的想摸摸小米的额头,刚伸出手又收了回来。

  白玥问:“哎!对了,庄珣,当初你是怎么出来的?好像好久没有你的消息,他们都说你失踪了。”

  “自从那天杨任死后,咱们分散了,他们一直追,我就一直跑,我一直跑到当初杨任的外婆家咱们训练的那里,有条河那,背后三个人还一直跟着我,我没办法,只好跳进河里憋气,可是毕竟憋不住那么长时间,我就游啊游啊,终于游得累了,游到一个地方满是田野的地方,我看到农民看着庄稼我开心的笑了,因为终于不是在那个地方了,我终于摆脱了追踪,可是我也没力气了,累的睡着了。当我在醒来时,是一片穿着迷彩服的人站在我跟前,我才知道是他们救了我,我在他们基地养伤,我把这次事件跟他们一说,之后他们也得到消息,我让他们帮忙查你的消息,以及被抓的人的所有消息,才知道你也被抓了,并且不知去向,一年后才知道,燕征死了,潇楚楚逝世,杨任死了,萧红跑到迪拜了,那里是外面的地盘,不好随便抓人。你的爸爸也在一个山脚下发现了,不过尸体已经面目全非,你的妈妈在疗养院里,等你的消息。在问就没有人在知道你的消息了。”

  之后大家在医院里谈着这三年来的过往,辛酸,哭笑不得......

  一夜未眠,几个人聊了一晚上,第二天,白玥重整旗鼓,在网上发布了新闻,戴着耳环,着身米色素雅大褂戴着淡淡的玫瑰芳香,一双米色高跟鞋迎面走向发布会,媒体记者纷纷过来采访,“您好!听说您负债十万,带着钱跑了你怎么想?”

  “您好,听说您被人陷害,家人朋友离去,您是怎么脱身的呢?”

  “您好,一直警方都得不到消息,您这些年去哪里了呢?您对您的产品怎么想?”

  白玥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走上了厅台,庄珣给白玥搬了凳子,白玥坐在凳子上,从内兜掏出一支黑笔,这根笔是当初杨任给她的,她一直留到现在。

  身后的阮天老池等人也都来了随后站在两侧,庄珣直接说:“先生们,女士们,之前发生了一些意外,矛盾,误会,但是,都过去了,未来还是一片光明的。我们的初衷不变,卖产品不如卖人品,我们光明公司发展到现在,感谢各位的信任,没有你们的信任,就没有我们光明的未来,在此之前,光明有没有少给过各位一分钱,有没有拖欠过各位一分钱,我们做的是诚信,现在我宣布,之前的合同作废,有愿意解约的就来现场解约直接领钱走人,,愿意重新签合同的,我们让利5%,我们自己的股权仅占1%,剩下的都让利给愿意相信我们的人。”

  老池带队鼓掌,底下的商人也开始纷纷鼓掌欣赏白玥的见识。

  “三年前的钱还没有给,谁知道你会不会给啊!可不要欺负我们老实人啊!”一个男子站起来说。身边人纷纷点头觉得他说的对。

  “我说过了,愿意解约就上来我们签字合同作废,该给的钱一分不会少你。”

  这个男子上台来拿着合同往桌子上一扔,白玥白了他一眼,看都没看签了字,庄珣直接把箱子打开给了他一万,这个人指着合同说,“三年了,才给钱,利息,上面写的很清楚,三万。”

  庄珣眼睛都不带眨的给了他三万,底下的人惊呆了,这个男子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爽快,本来还想大骂几句的。庄珣直接喊道:“下一位。”

  台下一个男子把合同往白玥眼前一扔:“我不愿意跟不讲信用的人合作,三年前如此,谁知道三年后会不会如此!”谁知他这句话说了之后随后三个男子也上来,拿钱走人,还回到座位上根身边的人滔滔不绝。

  之后随之一个接一个的上来领钱走人,庄珣眼看着箱子里的钱越来越少,很扎心。

  这时候,老池站出来上前一步说:“白玥,我相信你,这十万,我投资,只要1%的股权。”

  白玥站起来拥抱老池:“老池,谢谢你,我不会辜负你对我的信任。”

  接着阮天也站出来说:“白玥,我投五十万,我愿意相信你。”

  白玥再次眼眶湿润,泪止不住的流:“如今,我白玥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给不了你们,我何德何能接受你们这么大的礼。”

  阮天看到白玥流泪身子一软,止不住的扑过去抱住白玥,又立马掏出纸巾帮白玥擦泪,“别哭,哭花了妆就不好看了。”

  白玥立马拿着纸巾自己擦脸,又面向众人:“还好,有你们,你们放心,只要有我白玥在一天,这公司一定能东山再起!”

  颜瑾说:“白玥我这几年打工,没挣下什么钱,我投三万,我不要一份股权,我相信的是你的人。这几年都过来了,我们经历了苦也好,甜也罢,钱不过是一个数字,重要的是我们之间的感情。”

  白玥连忙收住颜瑾的钱:“你这些年打工,不容易,好不容易攒点钱,怎么能给公司呢,这钱,你留着罢,你人,能来我这,我就心满意足了!”

  颜瑾手快立马把钱扔进箱子里:“你放心,这笔钱我既然是投给你了,我心里肯定是有打算的,不会失了分寸,你尽管做好你的事,别的事,放心交给我们做。”

  白玥吸允了一下鼻子,转眼对台下众人说:“这些年来,我们经历了太多的不为人知的荣辱辛酸,但还好我们都过来了,因为我们相信,明天一定比今天好。我找合作伙伴,第一就是诚信,我这里不需要投机取巧,不需要耍小聪明,我这里需要的恰恰是像我这样比较笨的人,因为我们不聪明,所以我们会一直坚持,一直努力,直到成功!”

  “我们光华投资十万,祝光明公司前途一片光明!”一个男子站起来鼓着掌走到台上,白玥上前拥抱一下,“感谢您的信任!”便坐下来把合同签了。

  “我们英利投资一百万!祝光明一飞冲天!”说着这个男子便走上前去签合同,白玥站起来握手,之后签合同,男子说:“可以一起合个照吗?”白玥点点头。

  之后一个接一个的上来签合同,拍照......

  从此通过诚信建立了长期的合作关系,与原来的五个分销商分别握手,并成立公司,他们是她旗下的五个股东,因为诚信建立了良好的关系,并向每个人拿了五十万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成立生产部,经营部,大厅,及销售部,300万全部投资开厂运作,并向银行贷款300万。

  庄殉以个人名义也向银行贷款一百万,留作公司的运作,一边开展自己的团队营销自己的产品,一边招应届毕业生...并起名为光明公司。由阮天,池彰奕带A团队销售部,怀捻,宋国斌带队生产部,许超,贾政带B团队销售部,羲卿,常檀玺,颜瑾带队经营部市场专员.......

  今生今世,千古情缘

  忆当时年华,谁点相思,谁煮情花

  以前总以为这辈子最美好的是相遇

  后来才知道最难得是重逢

  今生今世,这段缘,用尽几年来偿还

  也许是上辈子欠下的债

  你已忘记你是谁忘记谁曾把你陪

  忘记装疯卖傻时,忘记哭过了几回

  我视你为枕边人,为你独自守心门

  却不知四海八方皆是你的人

  记忆葬送芍药茵,是我没想事如今

  是我负了你一世,用命抵挡来守护

  是我负了你一次,心存遗憾稀珍贵

  是我负了你一诺,来生定会把你报

  终获重逢再相遇,落下相思那滴泪

  玫瑰酿酒千杯醉,你忘记我也无所谓

  只要能把你照顾,今生今世已足够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当我经历一番世事之后,我终于明白,人世间的男欢女爱,权钱地位不过是浮眼云烟一般,生命的初衷,不过是那如清澈的泉水无所贪,无所欲,无所求。

林玥敏

惊谜底两人喜相认好望角云开见月明   当我经历一番世事之后,我终于明白,人世间的男欢女爱,权钱地位不过是浮眼云烟一般,生命的初衷,不过是那如清澈的泉水无所贪,无所欲,无所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