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七十一章 走过访铺褥睡地板 严贾史暗自谋大事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207 2013-12-08 10:18:00

  白玥把胳膊搭过去,绕过贾史胳膊,结交之发为夫妻,萧邦派人把双方的头发剪下来一束,把白玥和贾史的头发拿到一块编成一缕一缕的交织好,再把六儿的头发和她妻子的头发编一块,六儿看着头发,白玥看着六儿,看出了六儿眼里的伤心,看出来了六儿眼里的泪。

  之后下人过来端着茶,白玥端上茶给萧邦说:“丫头给叔叔献茶,叔叔早安!”

  萧邦点点头,“都是自家人,不用那么拘谨。”

  “都是一家人,什么都能免,但是礼数不能免。”贾史说着坐到了椅子上。

  接下来是璇敏给萧邦敬茶,“侄媳妇璇敏给叔叔献茶,祝叔叔健康长寿!”白玥听到这一句不禁笑了:难道你是想让萧邦早点死吗!

  此时六儿和贾史都看白玥,白玥一下子止住了笑。

  “来来来,吃饭!一家人好不容易坐一起吃个饭,真是难得!”萧邦说着,手底下的人马上端上来一桌大也不大小也不小的酒席。

  白玥不知道坐哪,只知道挨着贾史坐,白玥对面就是璇敏,诧异的眼光看得白玥使白玥浑身不自在,吃完饭后,退席。

  白玥趁着人堆走近六儿说:“六儿,我也不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但是既然发生了,我们就想着下一步该怎么面对。我知道你昨晚也没睡好吧!”

  “恩。”六儿点点头。

  “虽然我做了你嫂子,但是咱们仍然可以有话一起说,有酒一起喝,希望你不要跟我拘谨。”不料看到身后贾史走过来,白玥急匆匆回了屋里。屋里贾史走过来:“你干什么呢?”

  “我——洗衣服。”白玥说。

  “我要出去忙干活了,你记住一点,你现在为人嫂子,不要动不动去六儿那,会惹人嫌话的。”贾史说。

  “奥!”白玥点点头,贾史出去了,白玥放下手里的衣服,坐在地上,望着窗外的景色沉思:以后,以后,还有以后吗?

  如果有,我还能出去吗?!结发夫妻,难道真的是命中注定吗?杨任!杨任!白玥脑子里反复写着这两个字。

  晚上了,贾史回来,累的又是往床上一躺,还好白玥早就把褥子铺地上了,从柜子里取了一个小被子,但是白玥深怕晚上贾史起来干什么,就等到贾史睡着了才睡,等到贾史呼噜打了起来,白玥才入睡,可是吵得已经睡不着了。

  但是一到了黄昏后,白玥望着窗外,神魂颠倒,自己是忘不掉他的,怎么可能忘了他?!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你说过不管我在哪你都始终陪伴在我的身边,不舍不弃,你说过不让我受一点伤害,你怎么肯离我而去?!你怎么能离我而去?!在这里我一个人,我好怕,我真的好怕,越多呆一天越多一份危险。

  白玥看着桌子上,拿起剪刀,我想下去陪你,我真的受不来了,白玥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流,我真的受不来了,没有你的日子要我怎么活,白玥手仅拿着剪刀,六儿拼命的跑过来,抓着白玥的手,慢慢放下剪刀:“不可以!不可以!只要有我在,你就不可以寻死!”

  白玥手一软放下剪刀,六儿握住白玥的手,“我还是放不下你,又怕三哥在,于是悄悄跑过来,幸好我跑的及时,不然我就见不到你了!你说,你走的容易,走了后要六儿一个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六儿眼里含泪的说。

  白玥看着六儿,摸着六儿的脸说:“对不起!对不起!”

  六儿说:“以后只要不在寻死就行了!有什么事跟我说,只要我能帮到你的!”白玥点点头,六儿抹干了白玥脸上的泪,说:“看,我拿了葡萄,吃点吧!”

  白玥看着桌子上的葡萄,又止不住的流泪,“看,我拿了葡萄,你也流泪,我刚说话,你也在流泪,我到底要干什么你才能不流泪?”

  “没什么!没什么!六儿,这不怪你!”白玥抹着泪,又想起了他——爱吃葡萄,爱运动,爱惩罚人,爱比架,爱心疼人,爱喝茶....

  六儿问:“又想到了什么?没事的,你身边还有我!”

  白玥立马拥抱六儿,“对!还有你!”杨任对自己的打击太大了,我不能让这种痛在给六儿了!

  又过了一天,早上白玥出去买菜,看看有什么饭和菜,看卖菜的人相互聊得热火朝天,一点都不像卖菜的样,难道...

  肯定这里被萧邦的势力笼绕了,这里全部都是他的人,不可能逃掉的,会有多远,五公里,十公里,二十公里...

  不敢想了,但是这里都是他的人,他是怎么能那么快得到外界消息的?看着路边卖什么的都有,走着走着,看到了卖绿豆糕的,看到了卖蟹黄的,看到了卖酒的。

  白玥还是忍受不住了,一路跑着回了院子里,跑到了树下,扶着树,泪水就这么顺着脸颊往下流,脸部的烧灼感不是常人能想象的,终于,白玥扛不住了,身体开始抽搐,累了,真的累了,身体扛不住了,直接倒那了。

  路过的家丁过来扶着白玥到了床上,报告了萧邦和贾史,萧邦和贾史还有六儿急匆匆赶来看望白玥,白玥在床上躺着,不省人事,在这里根本不管人命,哪来的请医生,萧邦只是从面上看了一眼,说:“忧思忧伤过度,神经脆弱,以后你们多看着点她,不允许她在出去了。把病养好了再说。”

  自此,白玥不敢出去,怕一出去就会想到熟悉的面孔,想到熟悉的背影,想到昔日的场景,想到昔日耳前的话语。

  往后白玥站在院子里看着天,也会发呆,也会静思,也会流泪,也会不知不觉倒地,后被人扶到床上静养,一等晚上了白玥便自己挪回地铺上睡,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干,贾史每天晚上才能回来,听说后也没多大反应,萧邦他们也就渐渐习惯了....

  就这样浑天度日的做着人家媳妇,天天叹气沉思,小心的舔着自己的伤口,装病不出去走动,屋里还的看脸色给他洗衣服,什么都不能问,什么都不敢问,小心翼翼的当着这个丫头。

  一个月后,贾史晚上回来后和以前不一样了,白玥躺在褥子上盖好被子后等着贾史睡着,闭上眼睛后一个小时了灯光又亮了起来,白玥睁开朦胧的眼睛,贾史在灯光下干着什么,做着什么秘密活,又是机器过纸又是手工画的,干到两点,才熄了灯睡得,早上五点又起了,白天贾史昏昏沉沉的干着活。

  想不到贾史到底要干什么。就去做点饭洗着衣服,有事没事存点钱,买些书看,又一个月过去了,白玥数着日子,也该是开学的时候了。

  开学后一周后,班里人议论纷纷:“白玥又去哪了?难不成又被抓了?”

  “怎么事这么多啊,可怜的人啊,奖学金还没拿上,就走了!”

  “也许吧,她是不念了。”

  “怎么可能?她是那种人吗?”

  “........”

  杨泽来了后,安排班里恢复往日的平静,杨泽见白玥还没来,问了白玥身边熟悉的人,都没人知道,于是杨泽和校领导、主任一起来找来公安,“你们现在有白玥的消息了吗?”

  “很抱歉,目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警方说。

  “那你们那找到白玥家了吧,问过白玥父母了吗,她有没有说过什么?”杨泽问。

  “她的爸爸确实是被抓了,这个萧红跟白玥之间有一些过节,萧红把他爸杀了。我们去白玥家里时,没有找到她的母亲,如果再过半年还没有消息,我们将会初步立案。”

  “那我们班还有一名学生叫庄珣,当时就说没找到,没发现踪迹,而且他是在白玥之前就消失了。”杨泽说。

  “我们目前没有得到任何消息,我们初步确认庄珣或许不在人间了。”警方说。

  “什么?我们学校的两个学生就这么失踪了?我们花那么多钱又是请您们又是登报纸上电视的,一点成果都看不到啊?你们干什么吃的,我告诉你们,在找不到人把钱退出来!我换一家再找!”主任说。

  “请先不要激动,首先我们要说声抱歉,是我们手下人能力的失职,但是我们也很想把人找回来,敌方太狡猾,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敌方的目的是什么!”警方说。

  “燕征也死了,但是燕征和别人的死法不同了,他是喝了有毒的东西还有断肠散致死的,别人都是枪杀的。”警方说完,大家确定了下一步的计划。

  大家都以为贾史是婚后过度激情,萧邦也没说什么,可是过来半年后萧邦见他一直这样也没孩子,找来他。

  贾史走过去:“大哥,找我什么事啊?”

  “你看看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没精神天天昏昏沉沉的,我实在不想让外人说闲话了。要说你们婚后贪恋,现在都半年过去了,连个娃都没有,我真不知道你天天晚上忙什么呢!”萧邦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