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七十二章 年复一年终始怀念 人各安家心心相印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140 2013-12-08 10:17:43

  “你看看你现在的工作状态,没精神天天昏昏沉沉的,我实在不想让外人说闲话了。要说你们婚后贪恋,现在都半年过去了,连个娃都没有,我真不知道你天天晚上忙什么呢!”萧邦说。

  “对不起!大哥!”贾史诚挚的道歉。没解释什么。萧邦很想听听贾史作何解释,贾史没说什么,萧邦也不好过问,只希望以后他不要在这样就好。

  下班后,贾史灰头土脸的走回了家。

  白玥持续了半年没跟贾史说话,只是在人前说表面话,要不就是贾史安排白玥去干什么白玥就去干什么,少说多干,取得了贾史的信任,况且半年了让一个女的睡地上,不是常人能受了得。白玥已经有风湿病了,再加上长期忧思忧伤,脾脏和眼睛已经撑不住了,又是长期熬夜,等贾史睡了她才敢睡!这天晚上,贾史回来看到白玥已经睡了,不禁有一丝心疼。贾史坐在凳子上,桌子上放着酒,想着大哥对自己说过的话,婚后贪恋,好像自己还没有做过一个男人应该做过的事,此时白玥翻了个身,看看灯还亮着,说:“贾史,不早了,你也早点睡吧。”

  贾史走过来,坐在白玥身边说:“咱俩结婚多久了?”

  “我好困,你还让我计算这么高难度的题。”白玥说。

  “我跟你说,咱们结婚有小半年了。”贾史看着白玥的眼睛。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白玥问。

  “所以——,没什么。你睡吧。”贾史没说出口。

  “哦,那我睡了。”白玥把手放进被子里。

  “哎,等等,明天组织去林子里射猎,你也去吧,参加些集体活动,对你有好处。”他说。

  “是对你有好处吧!演练一下你的技术!”白玥闭着眼说。

  “不管怎么说,你明天一起去吧!”他说。

  “不了吧,平常你们有什么活动,我也没去,明天我又去算怎么回事啊!”

  “反正我就跟你说了,你明天穿的得体点记得去啊!”他说。

  “我就不去,你怎么回事啊,今非要让别人去啊!”白玥蹙眉。

  “没——什么,你睡吧。”贾史看着白玥睡了,想吻白玥的脸,又没敢,因为好久没有这样了,突然脑子里有了这种想法自己都接受不了,坐到凳子上准备开开机器以往的工作,一遍遍做错,又从开始开机器在做,又绞错了,又开始,又错了,贾史把机器关了,往床上一躺,满脑子里是白玥,满心烦乱,睡不着,看着白玥熟睡的脸庞带一丝的羞涩,真的很想碰她,一看时间不早了,熄了灯马上睡了。贾史熄灯了,白玥那滴眼泪才敢留下来,烫烫的流过脸颊,想想自己走也走不了,已经来了半年了,不是的抽泣着,我对于世间所有事情已经不在乎了,真的没有以前在乎了,如果真的出不去,那我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死去!论道是自己去撞死也比受人凌辱好!

  第二天,白玥一早起来打扫屋子,看看外面也没人了,想起贾史说过的话,估计都去射猎了吧,自己又不会,去了那也是凑热闹,又都不是自己人,凑热闹把自己丢了回都回不来。丢了?迷路了?白玥突发奇想,这是个不错的主意,正好此时六儿来找白玥,“嫂子,今天有集体活动,都去看射猎,,你也去吧,何况半年才有的一次,大家都兴奋地赶着去呢!”

  “恩——我想想吧,我也没去过那。”

  “没去过正好今天去一次玩,那有山有水的可好了。”六儿还没说完,他老婆来找他,“快点,别人都走了!我可不想做最后一个去!呦,我说你怎么还不走,原来又是被这个狐狸精迷住了。我告诉你,”她站在六儿前面对着白玥说:“少勾搭我们六儿,他是有家室的人了。看到没,六儿,我们走!”她搀着六儿胳膊,走了,六儿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白玥,白玥点点头,六儿才走。

  白玥穿了一身白色尼绒衣跟着大队人马走着,走到了这个枝叶繁茂的林子里,树多的的地方衬的这个地方都阴森森的,空无一人,只能听到鸟叫和大雁飞过的声音,时不时有鱼跳出水面的“呱唧”音。

  “这里的景色好美啊!”璇敏说。

  “有美女衬托着更美!”六儿走向白玥。

  白玥和六儿对视,六儿走过来轻声喊了道:“丫头!”

  “都有好久没听到你喊我丫头了吧!”白玥小声说。

  “这不是一直没机会吗!”六儿说。

  “这就是你叫我来的目的?”白玥问。

  “带你来这呼吸新鲜空气,换换景色,对心情好,总比你一直在屋里呆着憋闷强。想走走吗?我陪你走走。”六儿说。

  “还是你懂我,我的心情抑郁了,你都能看出来,还是我自己走走吧,你陪璇敏走吧,不然让别人看到不好!”白玥说。

  “三嫂来了,好久不见啊!”在这里排行老四的说。贾史是排行第三,所以别人称为三哥。

  “真是有一段时间不见了,最近可好?我前段时间身体不适,不宜多走动,就在家里养着,最近略好些,今天出来转转。”白玥说。

  “这人嘛,就是要出来多走动走动,才有益于身体的恢复,这不,三哥来了。”老四走过去恭迎贾史,“三哥,你可算来了,三嫂可在这等你多时了啊!”

  白玥往前走了走,站到河边的树旁,贾史、老四朝白玥走过去,六儿和璇敏走过去,萧邦、老二、和老五前面走着,后面一堆干活的跟班的紧随其后,一边观赏着景色,白玥望着河边,半年过去了,不在挣扎了,想通了一些事,岁月会逐渐磨平你的菱角,一些事你放下也得放下,不放下时间也会帮你撂下,老四过去吓白玥一跳,白玥往身后看了看老四,又看着河边,什么也不没说,老四问:“想什么呢?我过来了你一点反应都没有,就是对我不感兴趣,也得对三哥感兴趣啊!”

  白玥勉强笑了笑,“没什么!”感叹道,“很多人闯进你的生活,只是为了给你上一课,然后转身离开。”

  “好有哲理啊!”老四看了看贾史,贾史望着白玥没说话,六儿走过来问:“三嫂,想什么呢?”

  白玥转身看着六儿,六儿看到了白玥眼睛里的忧伤,又有泪水了,又泛滥了,叹道:“记忆就想到在手掌的水,无论你是紧握还是摊开,水都会一点一点,流淌干净。”

  白玥抿了抿嘴唇,叹道:“谁曾从谁的青春里走过,留下了笑靥,谁曾在谁的花季里停留,温暖了想念,谁又从谁的雨季里消失,泛滥了眼泪。”

  “好有诗意啊,三嫂,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老四说。

  “没什么,有感而发,触景生情。”白玥叹了一口气:“我记得他曾经说过,一个人的世界,安静的可以听见花开的声音。他也曾经问过,到底要过多久,才会有人听懂他的世界呢。呵。”

  白玥抬头看着天空,望着那个大太阳,望着那个大月亮,似乎望到了那个身影跟自己摆手,望到脖子酸痛,望到自己眼中噙着的泪水:杨任,杨任...

  贾史拍了拍白玥肩膀问:“想父母了?”白玥低头,没说什么,贾史过去背后搂住白玥的腰,说:“别想太多了,不是有句话说嘛,你不是主角,何必要自己那么累!”

  白玥白了一眼贾史,贾史问:“我看你天天闷闷不乐的有什么事说出来,一起解决好吗?”

  白玥摇了摇头,说了你会懂吗,“没事的!”虽然白玥天天是清水洗脸,清水洗澡,但是骨子里的香气是挡不住的,贾史凑近白玥身上闻着,真的好久没有离白玥这么近了,身上这种迷人的诱惑真是抵挡不住,敏感的白玥这么可能不知道,白玥小声说:“你最好老实点,这么多人呢,有点分寸!”

  贾史说:“你是我老婆,我爱怎么样就怎么样,他们管不着!”

  “他们管不着我管得着!”白玥撒开贾史的手,走向别处。

  轰轰闹闹的场面开始了,大家热着身,萧邦首先开了一枪,只听空中的大雁“呜——”的一声惨叫,落地,“好身手!”老二说,“风采不减当年啊!”众兄弟鼓着掌。

  “老二,来一个!”萧邦把枪给老二。

  “来一个就来一个!”老二咳嗽一声,对着前面的野鹿瞄准,一枪开过去,野鹿四肢不在动弹,靠着树倒地。

  “好!”贾史鼓着掌,白玥恨意的眼光看过去,有必要那么显摆吗!

  “老三!别光顾着鼓掌了,好久没有看你的身手了,露两手吧啊,别不好意思!”萧邦说。

  “大哥,我不行,还是算了吧,让给别的弟兄一次机会吧。我都多久没有练过枪法了。”贾史说。

  “没事,这都是自己人,不丢人!何况我还想再一次目睹你当年的枪法呢!打的那叫个爽啊!”萧邦把枪扔给贾史。

  “三哥,我也还想见见你当年的枪法呢,打的那叫个准呀!三嫂,当年你不在场吧,三哥,快露一手,在嫂子面前,展一展你的风姿啊!”老四说。白玥朝老四笑笑。

  “搞什么啊!我都多久没有打过抢了。”贾史手里仅仅握着枪。

  “三哥,这样吧,只要你开枪打了,我们给你准备一个特别礼物!”老四说。

  “什么礼物?”贾史问。

  “让——三嫂吻你一下!”老四看着白玥。

  “什么?”白玥惊讶。

  “怎么?都结婚了还害羞这个!真是一对啊!”老四说。

  白玥对着贾史摇头,暗喊道:不要,不要!

  “谁说的!”贾史一把拉过白玥的手过来,没等白玥准备好直接亲到白玥的嘴上,同时手一开枪,一秒钟,山林里“呜-”的一声回应。

林玥敏

警方和很多人联系着,他的朋友及亲人,一一没有线索,就和失踪了一样,人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这钱又该怎么办,天天在这里闹!这会又来了一辆车,一个年轻人下车,“你就让我们见她一面吧,你问她出多少钱,我们只是想加盟他的产品,问问她经验,为什么不让见呢!”   “跟你们说了几遍了,我连人都找不到,何况你们呢!还想要钱!谁要是再来问直接带进去,到里面问!乱汪汪的,我这里又不是菜市场!”说完这话,这帮人没有一个说话了,都纷纷走了,白玥的信誉度从此下降,网上头条也有了他的新闻——失踪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