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七十六章 被观察放任入监狱 六不舍连连泪闲情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483 2013-12-11 12:50:54

  一个下午的时间,通过询问被关的犯人,得到了初步的答案,穿着迷彩服的两个人搭着背说道:“这次多亏你了,要不是你信任她,并且按路线跑过去就是一枪打进院子里,恐怕之后的我们也不敢轻易发动进攻,敌人也不可能这么快落网。”

  “哎,要不是他们之间搞内讧,我们能乘虚而入吗,我们还要多谢谢那个女孩帮了我们,在第一时间给了我们最宝贵的资料,要不我们能这么快进去吗!是吧!带我去见见那个女孩。”另一个说。

  “他应该被关在审讯室里,一个下午只光顾的审问犯人了,把她忘了。”两人找到警察,打开了房门,看到白玥在桌子上趴着。

  “请问你叫什么?这次要多谢你了,你——”两人看着白玥不说话,翻过身来一看,已经晕了,没有知觉了。急忙送到医院,几个人看着。原来白玥想了几个晚上的成大事,为的就是等这一天,所以几个晚上都没睡,再加上三年来长期受压迫,忍气吞声,一直睡地上长期喝凉水,风湿骨病已经根深蒂固,再加上一直忧思忧伤,眼睛已经散光了,没有以前好使了,遇风就会流泪,神经上已经压迫很久了,虽然她还年轻,但是她的身体机能各个器官都在老化!几个人在得到医生这个说法时很惊讶,后来派几个人审问犯人并且得到认证,白玥就是在里面度过三年的那个小丫头,但是很奇怪的是里面的每个人都知道他还不满16已经是贾史的妻子了!但是警方怀疑他可能不仅仅是小丫头,他肯定跟这个事情脱不了干系!不然怎么会不帮他们反而揭穿他们。

  白玥终于在所有人眼中苏醒过来,打了个哈欠,门外的人听到动静急忙进来,“你终于醒来了!”穿着迷彩服的几个人看着白玥。

  “我——睡了很久吗?”白玥问。

  “你都睡了一天一夜了。”其中一个人说。

  “哎呀,这觉睡得真舒服呀!”白玥伸个懒腰。

  “恩-?”大家惊讶,以为白玥失忆了。

  “你们怎么这个表情啊?”白玥看到医院,第一反应是潇楚楚逝世了,然后杨任不在了,脑海里波涛汹涌,一下子想到了,三年里自己受过的苦,脸上顿时面无表情,旁边看着的人吓坏了,白玥想到这些年来自己整天整夜在想着自己怎么才能强大起来,怎么才能逃出去!于是立即下床,旁边人拦着:“去哪啊?”

  “我得看看他们死了没!”白玥往前冲,有个人差点拦不住白玥,直接抱住白玥扛到肩上,白玥看着他,“你是谁?放我下来!”

  “我可以放你下来,但是你必须保证不乱跑,听我们指挥,以为你现在情绪很不稳定,我们需要确保你的安全。”把白玥扛在肩上的大高个男人说。

  “好啊,你要是不觉得累,就一直让我在你肩上坐着好了!”白玥说。

  周围人黝黑的酒窝映在脸上,白玥问:“你们笑什么?”

  “听到你这句话我们就放心了,刚才你那样,我们都以为你失忆了呢!”那个人把白玥慢慢放下来,白玥跳到地面上。

  “我就是失忆也得等他们死了之后才能失忆!”白玥恶狠狠的说,看着别人那个表情,白玥不好意思的笑笑,问,“敌人是被捉捕归案了吗?”

  “恩,全体被捕,我们现在要带你去个地方。”

  “哪啊?”

  “跟我们走就是了。”白玥紧跟其后,跟他们到了人民警察公安厅部。警察仔细端详着白玥,看看她和三年前照片上并无很大差别,又问:“你叫什么?”

  “我叫丫头。”白玥说,“你们是来审问我?”

  “请接受调查,谢谢合作!”旁边一个穿着迷彩服的人说。

  “看你的面上,你们有什么话快问。”白玥看着他们,三个特种部队的还有三个警察,都等着白玥嘴里的答案,但是此时并无紧张,可能也是呆的这三年里不知道什么是紧张了。

  “既然你说你是丫头,我们也问过被捉的人,你三年前被抓进里面,那么三年前你在干什么?是学生,还是...?”

  “我——”白玥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心里面纠结道:到底要不要说,我就是白玥,还是死不承认,我就是丫头,这三年的生活,已经让我无法在回到那个单纯青春的校园里去了,心里面的血滴着,淋着,杨任、庄珣已经走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只要他们死了,我这三年的苦就没白受,妈妈,估计也等不了我这三年了,是不是也已经下去了,那这世界上留我孤零零一人有什么意义?!想着想着,白玥的泪已经滴落下来,自己还没有知觉,眼眶红润,只看着一角凝望着,诠释着,三年前,自己渴望被了解,希望公安能把一切查清,希望他们能把自己的委屈和冤枉查清,还自己一个清白,还世界一个公正。可是现在,白玥已经什么都不想知道了,希望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什么都不要管,由时间去磨平,只自己一个人静静的抚平伤口,看花开花谢,望云卷云舒。白玥脑子里反复一个画面,贾史每天折磨着自己的身体,贾史扒光自己的衣服,贾史贪婪的玩着虐着白玥还得假装配合,假装自己很喜欢他,看他的眼色行事,白天配合他的行动,比摔跤和打架时,还得把自己当成一个男人一样的不要脸,在那里,没有害羞和丢脸可言,大把喝酒大把吃肉,想着想着,白玥的拳头不由而然的握紧,想打人的冲到。

  询问的那个警察打断白玥的思路,“我看你也不用说了,我们都知道了,跟我们去趟监狱我们就知道你的身份了。”白玥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拉着走进监狱,监狱里,白玥湿润的眼睛看着他们一个个巴求着被放出来的哀求的目光,直到走到一个人身边,白玥对她有了一定距离,远远地脸上全是憎恨,前面看守的人走着,白玥后面跟着,贾史听到脚步声,一看是白玥,爬到前面说:“丫头,丫头,我是你丈夫啊!你怎么没入监狱?那你是不是来看我来了?快,把我救出去,我就知道你肯定有办法!”

  白玥说:“指望我救你,我恨不得你早点下地狱呢!三年了,我每天都在绝望里度过,每天都在悲伤中过去,你知道那种感觉吗?!生不如死,全是你贾史带给我的!还有脸说你是我老公,我呸!我就是死也绝不会要你当我老公!”

  贾史立马变了脸色,大声喊道:“我就知道,你不是,你确实不是!你根本不是那个丫头,三年了,你包装的可真好啊!我看错你了!”白玥只能假装不看他,一直往前走,萧邦的头被打的出血,身上全是伤,看到白玥走过来说:“丫头,你看看我,我的头,我的胳膊,还有,还有我的腿,”他指着自己的被打残的腿说,“我被他们打成这样,快来救我啊!我是无辜的,丫头,丫头,不要走!有什么话好好说,咱们好商量,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白玥还是没说话,从他身边走过,萧邦跪在地上蹭着地往前爬抓着监狱的栏杆说:“妈的!你别忘了,我还给你当过证婚人呢,在怎么说我也是你的岳父了,你就这么对待你的岳父!你等我出去的,等我出去你吃不了兜着走!”

  白玥停住脚,前面那个带路的看白玥停住脚,也站住,白玥说:“可惜我不会等你,时间也不会等你!你干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下三回地狱都不可怜!”

  又往前走,白玥只希望在走之前留给六儿一句话,没想到见到六儿后,六儿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是叫你丫头,还是叫你嫂子?”白玥走过去蹲在那,摸着六儿哭过后的烫烫的脸颊说:“在这里没有嫂子,只有丫头。告诉我,你想出去吗?”

  “丫头,见到你我真高兴,只要让我知道你没事,我就好了,我不想出去了,和你说的一样,这个世界我呆够了,在那个漫无天日的地方,虽然说他们是我哥,但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不想在那个地方呆着,我受不了,天天打打杀杀的,在那三年里,我眼睁睁看着你受过的苦,看着你和那些大男人一起拼搏一起打斗,我知道你心里肯定不想,但是你忍了,你忍了我怎么不能忍,所以我和你同担共苦,现在终于看不到他们的身影了,虽然我也被关了,但是只要不让我天天见到他们,我就很高兴了。”

  “傻瓜,你见不到他们了,可是你也犯事了,你也被关了,还得意呢,你知道你要被关多久吗?”白玥问。

  “不管多久,只要不见到他们,天天见到你,我就很高兴了。”六儿说。

  “可是你不能天天见到我。”白玥不知道到底要不要告诉六儿丫头早就死了,白玥也死了,在这里的。。。

  “为什么?对了丫头,你没有被关吗?”六儿突然问。

  六儿眼里的泪被白玥抹干,当单纯的六儿突然问这个问题,白玥一下子不知如何回答,不想让六儿知道太多,又不想欺骗六儿,白玥的眼眶里涌出来泪水。

  “丫头,你怎么哭了?”六儿娇嫩的语气说话,似乎所有人都听到这个声音了。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你。。。”白玥坐到地上,握着六儿的手,靠在栏杆上,流着泪。

  “老四,干什么呢?”几个人的脚步声,一个人的说话声,朝这边传来,白玥不想抬头看,什么都变得不重要了。。。

  “这不是,我们老大说让我把这个丫头带到监狱里看看,说能改变些什么。”那个领头带白玥进来的人说。

  “丫头?这个名号亲切啊,我想起来了,是不是给我们地图的那个丫头,她从医院里出来了?”那个人问。

  “这不是。”那人指着地上的白玥。

  白玥这才抬头站起来,一看,这个肩膀,这个身材,这个长相,虽然穿着迷彩服,似乎看到了三年前的某个爱逗白玥笑的身影;白玥还没说话,那个人刚想伸出手握手,定睛一看,好熟悉的身影,两人不说话了,时间停驻在这一刻,角色只留给这两个人,那个穿迷彩服的往前走一步,怀疑的说:“你是——丫头?”

  白玥控制不住泪水和激动,转身跑了出去,那个穿迷彩的追了过去,沿着来的路跑出来监狱,跑到人民警察公安厅,白玥还在往前跑,“白玥!就是你!白玥!你不要在跑了!我知道你还在!”后面那个追着的人说。

林玥敏

时间走到这里,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已经无法收回,我知道是他!他还活着!但是我已经不想在见他。我只是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人死了然后我就去自杀!或者是出家!真好,我现在已经是个落魄的脸了,就这样子一茶一世界,来生我们在相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