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六十一章 接待问话吐露真情 浪波兴起有人替职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2636 2013-12-05 11:22:53

  白玥走进病房,屋里并没人,只剩下潇楚楚的一具冰尸,白玥摸着楚楚的手,没有温度,卧床旁边有旁桌椅,上面放着洗脸的毛巾,白玥把毛巾在盆里涮涮,拧拭干净了擦着楚楚的手,“不许你碰她!”一个女的走过来说。白玥起身一看,“阿姨!”

  “她天性乐观,没想到、、到了自己的病这,还是过不去这关。”白玥说。

  “她过不去?你觉得你会过去吗?!是谁谁都过不去!这颗子弹倒是给她来了个痛快!”楚楚老妈把毛巾在盆里涮完,放在一边。

  “阿姨,对不起!是我没有照顾好她!”白玥叹气。

  “不!”楚楚妈坚定的说,“这么多年,是我对他太好了!”

  白玥过去拥抱阿姨,泪“啪嗒”滴下来,楚楚妈的泪也流下来了。“请跟我们走一趟。”一个男人走过来说。

  “你是谁?我们凭什么跟你走!”白玥说。

  “我们是特种部队的,这是证件。看来我们找对人了,你就是白玥!”他把证件拿出来。

  “你就是拿给我看,我也不认识!收回去吧。你怎么知道我是白玥?看过资料了吧。”白玥问。

  “看过一定资料,但从性格和你以前做事来看,你的倔强和你现在说话的方式可以证明就是你!”他一身平常人的衣装军大衣,高挑身材,眼神深邃,穿着军靴。白玥、徐佳跟着他走出医院,上了车。

  “你是特种部队的?我终于见到真人了!”白玥对他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以前我们是——假人?”旁边那个开车的问道。白玥、徐佳坐在后排。

  “不是不是,我是说我以前只从别人嘴里听到过,只从电视剧里看到过。”白玥说。

  那人把车里的音乐打开,一路迈放着,却是伤情歌,“你说你从别人嘴里听到过,是谁说过?”他问。

  “到底是特种部队的,从话里听话音。你们既然开门见山从我这取得消息,我就说了,希望对你们有帮助。”白玥说。

  “谢谢你的配合!下了车我们会逐一问你。”她说。

  下了车,进了厅里,许多男人放下手里的工作站着又像是迎接又像是盯着,白玥不禁一身冷汗,“别紧张。”他说。

  “你怎么知道我紧张??”白玥紧跟其后。

  “以你的性格不会紧跟着别人的,除非你——”他回头看了白玥一眼。

  “先坐下吧。”他说。

  “是你审问我吗?”白玥坐下说。

  “是不是我有什么区别吗?”他问。

  “是你,我就不紧张了,换一个人我还得适应他的说话方式。”白玥看着桌子上放的暖瓶。

  “既然这样,那就我来找你谈话,你是冷吗?”他问,“见你一直看着暖壶。”

  “恩。”白玥想着:眼尖嘴滑。

  他出去给白玥找了个杯子,给白玥倒上水,白玥拿来暖手,“我很欣赏你的才华。”他说。

  “你到底知道多少?”白玥蹙眉。

  “你又紧张了,这只是单纯的聊天,你不想说我不会继续问下去。”他说。

  “也没什么,我只想问问杀杨任上人头目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杀他?”白玥问。

  “这也是我们想知道的。杨任有没有和你说过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或者发个信息,或者用个特殊符号。”

  “如果你们了解我就应该了解杨任,他不会随便像别人吐露。”白玥说。

  “我希望你好好想想,我给你时间。你和杨任之间的感情别人看了之后的吵翻脸,别人都认为你们分了,但是内心上你们都渴望对方的理解,心是在一起的!”

  “不,我们当初是真的离开了对方,是真的吵翻了脸,恨透了对方,也伤透了对方,直到杨任被子弹击中的那一刻,他躺在我怀里,说了实话,我才知道他的用意,他瞒了我这么久,他的目的,到最后一刻才肯跟我说。”白玥低下头。

  “你们之间肯定有心碎的往事,温馨的回忆,我想了解,就必须什么都知道。”他严肃地看着白玥,这让白玥不可不说。

  徐佳在街上走着,一群人以眼耳不及盗铃之速也把他带走了不应该说是带,是掠走了!那男的坐下说:“坐吧,我们不是公安,也不来调查你,你不必紧张。”

  “我没有紧张。”徐佳说。

  “你还真是无话不漏音啊!你们社领头是燕征吧。”他问。

  “既然你们都知道还来问我做什么、”

  “我们想要进一步了解,难道你不想知道潇楚楚为什么被杀?你的班主任杨任为什么被杀?他和那些人之间有什么关系?”

  “潇楚楚——为什么被杀?他们想杀的人不是杨任吗?是不是抱着一种挡我者必杀的心态?我们拦住了他们的去路,所以。。”徐佳说。

  “确切的说,我们也不知道,他们的头目我们还在调查中,我也想问问你们的社和这次人有没有联系?也许不是你们,而是你们手下的人,私通买卖勾结?”

  “你不说我还真没想过,也许有这个可能!我回去看看。”徐佳说。

  “希望我们这次的会话你不会告诉任何人,我还想知道你们社里的萧红,她人呢?”

  “我不知道,最近我一直在医院。”徐佳说。

  “如果有他的消息,请及时告与我们。”

  “能给我说说你们社里的事嘛?”

  “你是想问萧红在社里表现是吗?”徐佳说。

  “恩,她是燕征的老婆,也曾分担一些燕征手底的事。我们是想知道这个萧红到底有没有把燕征的所有财产和事业都抢来,自己暗地里另开着买卖。”他说。

  “说实话,我不知道,当初我也不相信,但是后来燕征又一次喝多了跟我坦露社里的事,说他的压力,说萧红跟他明着分,我这才开始注意萧红,因为他和燕征之间的感情当时轰动一时,为了爱可以为对方去死,但是我实在想不到萧红后来会变。”徐佳说。

  “人都是会变得,或许是因为金钱,或许是地位,或许是感情,什么都有可能,在你发现萧红变了之后有没有什么具体行动来证明?”他问。徐佳说着。

  学校里密闭了三天,终于重新开张,老师各付其职,学生各归其位,杨任班里的学生头鼠乱窜,坐在班里无所事事,校领导立即派了个实习老师去先站位再说,总不能让这个位置空着,那个实习老师一进门就说:“嗨!大家好!我是你们这学期新任的班主任,我叫杨泽。”他站在讲台上说。

  班里人没人搭理他,他一说自己叫杨泽,班里人有了反感:姓什么不好偏姓杨!

  杨泽来之前并不知道他们的班主任的事,仍然开心的说:“我见到你们很高兴,我这个人讲究效率,希望咱们好好相处,我很开放的,不拘谨,我喜欢和同学们打成一片。”台下有人说:可我不想跟你打成一片。大家都不太适应他的说话方式,班长高雪琪站起来领头说:“老师好!”大家才懒散的站起来喊道:“老—师—好!”

  “同学们好,请坐!”他说。

  “会不会这回又冒出个师生恋闹得沸沸扬扬的?”贾政突然冒出一句。大家恶狠狠的看着他,同时又回头看白玥的座位,空落落的全是灰。

  “我看不会了,虽然他年轻,但是没人想了,因为已经有一个人占去大家大半块心灵,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池彰奕说。

  “哎。。。老池,白玥怎么样了?”阮天问。

  “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白玥会出来的!训练时他不还是得了第一的嘛!”池彰弈说。

  “现在可不比当初有人罩着她!刀枪无眼啊!”阮天说。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啊!”宋国斌说。

  “听不懂就对了,你要是听懂了就是神仙了!”老池说。

  “我还是选择做人吧!”宋国斌说。

林玥敏

“能给我说说你们社里的事嘛?”   “你是想问萧红在社里表现是吗?”徐佳说。   “恩,她是燕征的老婆,也曾分担一些燕征手底的事。我们是想知道这个萧红到底有没有把燕征的所有财产和事业都抢来,自己暗地里另开着买卖。”他说。   “说实话,我不知道,当初我也不相信,但是后来燕征又一次喝多了跟我坦露社里的事,说他的压力,说萧红跟他明着分,我这才开始注意萧红,因为他和燕征之间的感情当时轰动一时,为了爱可以为对方去死,但是我实在想不到萧红后来会变。”徐佳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