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六十二章 来学校白玥夺众光 知其事医院看楚楚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2996 2013-12-05 11:27:46

  在聊了一晚上之后,白玥被特种部队的人开军车送往学校,闷了好久的白玥来了一句:“被你们亲自开车送好荣幸啊!”

  “额——”开车那人汗颜,到了学校,白玥下车,那人说:“希望下次有机会再见!”

  “是再也不见!”白玥挥挥手。

  “为什么?”

  “虽然见到你们我很高兴,但是只要见你们的人,对方肯定有事,不是少了朋友就是少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白玥说。

  “说的我们跟破坏别人幸福似的。”那人说,白玥笑了笑,“那我们走啦!”那人挥挥手,开车走了。

  而办公室里,杨泽看男生里就阮天干净利索,找他来问一些事,跟阮天聊天的过程中,知道了前一阵子班里的、学校的事,深有感触:“我说怎么这个年纪也是朝气蓬勃的时候,但是我来了之后并没有给我这种感觉,而是一种死气沉沉的的可压抑的气氛了,我以为是我的过,没想到你们学校居然经历过这么大的变革。我在想你们学校的风波还没过去,现在只是怕耽误你们上课,快考试了,把我找来,其实那风波只能说是暂停了,我估计要是找到幕后主凶,你们学校才真的被翻开。到时候警察肯定还得来找我问话呢。”

  “老师,这不是你的过,但是要想让大家从这种氛围中出来,还需要一点时间,毕竟是和我们处了这么久的老师,有了很深的感情,现在他逝世了,谁心里都不好过。这是班里人名单。”阮天递给杨泽名单,“给我说说你们班里的事吧,想到谁说谁,不必拘谨。我了解的越多越能保护你们,不然到时候你们班连个撑腰的都没有。这次他们出去玩,伤的伤了,失踪的失踪,我也不好交代。”杨泽握着阮天的手,阮天也把他当哥们了,说着曾经班里的哄笑,曾经班里的伤痛,说着这个角色多变的白玥,说着这个爱笑的潇楚楚,说着这个平常很能说很能吹的徐佳,说着羲卿、池彰弈、颜瑾、贾政,说着说着又绕到了杨任身上,说起他们的训练,杨泽的泪水浸润眼眶,叹了一口气:“虽然我没有参与你们的活动,你们的训练,但是听了你这一说,我感同身受。”

  白玥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进班,又要引起班里怎样的轰动,别人又要用怎样的眼光看自己了,想着想着,对面碰头来了人:“白玥!”白玥一看,不是别人,是燕征。

  白玥立马拥抱燕征:“我真没想到还能见到你!”

  燕征抚摸着白玥头发说:“没事的!有我在!我就知道你会出来的!这些天你在里面受苦了,他们有没有为难你,有没有跟你脸色看啊?”

  白玥一看到燕征,就想起庄珣又泪流而下,“没有没有,他们只是找我问了一些问题。幸亏这有你在,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踏进班。”白玥抹抹泪,燕征拉着白玥的手进班,白玥走到了后排,跟燕征坐一块,许多人用着差异的眼神看着白玥,余灵本原在桌上趴着往四周瞟了一眼,也起来顺道出教室顺道看一眼白玥走过去说,“哎,白玥,你回来了。”白玥点点头,此时班里是下课时间,所以没什么人,羲卿、吴馨、颜瑾、晴雯、袁桦一起走进来,吴馨一看,傻眼愣住了,“你干什么,不走了?”羲卿往吴馨那个视角一看,也惊讶了,之后哄哄嚷嚷的进来一堆人,“干什么,干什么,挡道的!”许超和池彰弈、宋国斌、怀惗、贾政进来,看到白玥,也晃了一下,上课铃响了,阮天和杨泽走进来,白玥成了聚中堵目的焦点,吴馨和羲卿及颜瑾兴奋地拉着白玥的手:“你回来了!好想你呀!”白玥站起来:“我也好想你们!”

  池彰弈、怀惗走过去:“回来了!”白玥点点头,阮天说:“回来了,回来了就好!”

  “让你们担心了,我没事!”白玥的眼球又在泪水里沉沦,阮天走上去,白玥扑上去拥抱阮天,“少来这没用的!你受没受苦我会看不出来!”阮天拍着白玥的肩。白玥缓缓情绪,杨泽走过来:“你就是白玥。”

  白玥定了定脚,“老师好!”

  “你之前经历的事,我都听说了,你看你现在头上的伤还没好呢,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都会过去的,以后的生活还是要继续,收拾收拾吧,不要影响上课!”杨泽说完,任课老师来了,一看到班里人在后面聚成一团,就来气,气提到胸口,杨泽匆忙走过去:“老师,让你费心了。这两天事比较多,学生们的情绪还没缓过来,多担待。”转身又对大家说:“上课!”

  高雪琪喊道:“起立!”大家站起来:“老师好!”任课老师说:“请坐!”

  坐下后,燕征抓着白玥的手深情的说:“瞧着手凉的!”

  “手凉心更凉!你那边,萧红怎么样了?我听说她也失踪了。”白玥说。

  燕征叹气,“哎,别提了,她去哪了我都不知道。”

  “我作为你妹子,我能冒昧说一句,萧红是不是跟那帮团伙有关系啊!她跑到不至于,跟你这么久的感情了,但是她想去哪,瞒着你,到底有什么目的,你能想到吗?”白玥说。

  “难说。”燕征坐正。

  “对了,我被问了,还有一个人,徐佳,也被拉进去了,,那他不去你那社里了你会怎么办?会说他吗?”白玥问。

  “他的为人我很清楚,社里最近也没事,我相信如果社里有什么事要他帮忙,他一定义不容辞。”燕征说。

  白玥看着燕征坚定的眼神,说“嗯。”

  下午下了学,大家都去买饭了,燕征开车回去说要回家一趟,感觉家里有事,白玥看着燕征出校门,跟他挥着手,燕征说:“回去吧。”

  “我看着你走了我就回去。”白玥说。

  此时一个女人急匆匆从身边擦身而过,白玥回头再一看,不是别人,是潇楚楚的妈妈。白玥连连跑过去喊道:“叔叔。”

  潇楚楚叔叔回头,“白玥!我来找楚楚,她在学校吗?我最近眼皮老跳,而且她也有一周没回家了。”

  白玥一听楚楚叔叔这么说,看来她并不知道楚楚的事,正犹豫着怎么说,阮天走过来,跟白玥打了声招呼,结果白玥没看到,阮天只好走过来,看到身边有人,问,“白玥!这是——”

  白玥说:“这是楚楚的叔叔。”

  “叔叔好!您来找潇楚楚吗?”阮天问。

  “楚楚当然在医院疗养了,哪能在学校的医务室养病呢!叔叔你说是吧。”白玥使劲揪着阮天衣角。

  “养病?楚楚她怎么了?”潇楚楚爸爸情绪激动,揪着阮天衣领,阮天看着白玥,白玥无话可说。

  “叔叔,您先别激动,听我慢慢说,潇楚楚她在一次旅游中,不幸被。。”阮天实在说不下去,“白玥,还是你告诉叔叔吧!”

  “还是你说吧。”白玥推推阮天。

  “楚楚她,楚楚她。。”阮天结巴。

  “你们想让叔叔着急死呀,快告诉叔叔,楚楚到底怎么了?她是叔叔的女儿,叔叔有权知道自己女儿的身体状况。”

  “她不是身体不好,而是再也好不了了。”白玥说。

  “那楚楚是怎么了?快告诉叔叔!!”

  “叔叔你先说好听完之后您不要晕,不要倒,不要激动,不要暴火,”阮天说,白玥受不来了,直接来了句:“在三天之前潇楚楚逝世了!”

  “什么?你说什么?”楚楚爸激动。

  “叔叔,咱们先上车,我跟您边说边去,说完了事情的经过,医院也就到了。”白玥说,阮天做了个姿势:“请!”

  楚楚爸走前面,阮天在后面揪着白玥的手:“你怎么说呀!让她去看好了!”

  “我是潇楚楚最好的朋友,何况我还去过楚楚家,见过叔叔阿姨,你让我瞒着她,怎么可能?!”白玥说。

  三人坐上了潇楚楚爸爸的车,白玥问“阮天,你会开车吗?”阮天摇摇头,“叔叔,咱换一辆车吧,钱不是问题,我就怕您听完我的故事,一激动一惊讶,没刹住车,再。。”

  “你放心,我有分寸,毕竟40岁的人了,什么没经历过!我开车就我开车,你说吧。”楚楚爸开踩油门。

  “叔叔,事情是这样的。。。”白玥回忆着,说着。。。

  车上,楚楚爸听白玥说着一直留着眼泪,到了医院,楚楚爸看到这一幕,

  看到楚楚妈已经累得照顾楚楚睡着了,不觉得想抹泪,但是眼里没有泪,只是惋惜,这么大的女儿了,说走就走了。无疑对他是痛苦的折磨。再加上照顾年纪,看来楚楚妈妈呀告诉他是怕他担心,女儿过世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可能不知道!不久,楚楚爸去了询问台。

林玥敏

“你之前经历的事,我都听说了,你看你现在头上的伤还没好呢,不管以前发生过什么,都会过去的,以后的生活还是要继续,收拾收拾吧,不要影响上课!”杨泽说完,任课老师来了,一看到班里人在后面聚成一团,就来气,气提到胸口,杨泽匆忙走过去:“老师,让你费心了。这两天事比较多,学生们的情绪还没缓过来,多担待。”转身又对大家说:“上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