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六十五章 看差眼萧姐自焚身 绞身父玥儿逼跳崖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18 2013-12-06 12:08:28

  “白玥,你爸现在就在我手里,你要是想活在见到他,就赶快过来!金山寺下,来晚了别怪我这刀不等人!哈哈哈哈...”

  “萧红,我劝你对他客气点,要不等我到了,你没好果子吃!”白玥怒了。

  “你爸现在在树下吊着,半个小时后由传送带放入机器里,绞人肉的感觉,你要不要先体验一下!哈哈,机器可是死的,晚一秒的不行!你也不用担心报警,因为这没路标,警察可找不到的!”

  “你放心,这是私事,我怎么可能让警察知道呢!”白玥站在讲台上淡定的说。

  “白玥,怎么了?”杨泽问。

  “我爸,出事了。我必须赶快赶过去。”

  “我和你一块去,让他们留下来报警!”杨泽说。

  “不用麻烦你们了,这是我和她的私事,迟早要解决的!你们不必担心我,该回家的快回吧。我先走了。”白玥急匆匆跑了。

  “老师,真的不管她吗?”吴馨说。

  “既然不让报警说明对方那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就等白玥这一进去羊入虎口了!”杨泽说。

  “那怎么办?”

  “你们回家吧,我家就在市里,你们谁有她手机号,给我,我随时联系她。”杨泽说。

  “我有号。老师,你小心点,摊上这事可没那么简单了!可能又要被抓起来审问了。”羲卿说。

  “这么说你们知道萧红是谁?!”杨泽问。

  “她原来是班里转校生,和庄珣、燕征、徐佳一起来的,说她的事,那可就长了,我只能劝老师一句,你身上要是没什么本事最好少摊这趟浑水,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杨任的事,你也听说了,我们怀疑跟萧红有关!”颜瑾说。

  “那她到底是学生吗?”杨泽问。

  “老师!你知道陶冶吗?”怀惗说。

  “她是跆拳道黑带!但是她有这么好的身手都不去帮忙,何况您呢!手无寸鸡之力!”许超说。

  “老师,许超他是好意。”池彰弈看了看许超,又看着杨泽。

  “你们先撤吧,我给她发个短信,要是一个小时之后还不给我回信息,我就报警!毕竟是我的学生!我不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杨泽说。

  大家散了后,杨泽心想:白玥才十几,就要独自面对生死存亡,还这么大气,这么从容,真是不容易!

  白玥打了车,路上,手机响了,一看是杨泽发来的信息:我是杨泽,我给你半个小时时间,事情处理完了来找我,不然我会主动报警!

  白玥回复:谢谢你的理解与支持,我会平安出现在你的面前。

  到了目的地,白玥下了车,看着那个车走了后,看看山上很高,空无一人,知道这次去了后凶多吉少。

  便把手机在走的时候就扔在了车上,她不想麻烦任何一个人,这种事情实际上只有杨任在能够帮上忙,现在杨任也不在了。

  她明白,这种时候在自己的身后,除了自己的影子,什么都没有,凡事只能靠自己。

  上去了,白玥走到山顶,看到萧红和一帮男人在山上站着聊着,白玥往树上一看,喊道:“爸爸!”

  白玥的爸爸挣扎着,因为她的爸爸很胆小,从小就跟她说:“不要根社会上的流浪青年玩,你玩不起!不要跟陌生人接触,他们会害了你的!如果有人偷你钱,抢劫你,你就喊‘我怕死,’把身上的钱全部给他,留着命比什么都重要!”而且事实证明,他爸总爱出去赌钱,一旦被人打了都是狼狈着回来的,从不敢跟人出手打架。

  此时哪怕还有一点时间,他爸都在挣扎着求萧红,根本不管底下的女儿。

  “你放了他,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白玥问。

  白玥离萧红他们实际上还有一段间距,萧红说:“你把我的爱人抢了,把我的兄弟也搞失踪了!今天我要你眼睁睁的看着你爱的人一点点消失在你的世界里,然后把你斩草除根!”

  “萧红,你没有这个能力把你的兄弟找回来倒怨我弄丢的,你手下几千号人不是都听你指挥的嘛!”白玥吼道!

  “白玥,你的父亲在我手里,我劝你说话好听点,老李,把他爸放下来!”萧红严肃的看着手下人,恨不得分分钟把白玥打趴下,现在这不是自己的地盘,她还要忍一下。

  站在萧红旁边那个老男人说,“萧红,你和她之间到底有什么仇恨,至于把一个学生的父亲牵扯进来!”

  “你不是什么都听我的了么!等我发落完她,我在跟你说事情的经过。”萧红说。

  “萧红,你到底要什么,我白玥都给你,你先把我爸放下来咱们在聊。”白玥喊道。

  站在树旁的那个小子手一松,传送带开始工作,白玥他爸一点点的被送进机器里,突然白玥的爸爸大喊道:“小月啊,救我啊!我是你爸啊!你好狠的心哪!”

  白玥的父亲又用哀求的声音说道:“这个姑娘,我跟你没仇没怨的,你犯不着拿我做垫背的,你要是喜欢白玥,就抓他,把我放下了来吧!我这一把老骨头了,能有什么用啊!”

  “死老头,临死之前还这么多废话!你求我没用,要你女儿求我才行!”萧红咬牙切齿的看着白玥。

  “玥儿,你求求她,就当你爸我求求你了行不行!你把我放了,以后我的事情再也和你没用关系!赌博那些钱你也不用还了!“他哀求道,头一次哭了出来,既害怕又担心自己的老命。

  “求我啊!哈哈哈哈...”萧红大笑,“你白玥也有今天...哈哈”

  白玥流着泪跪了下去,无论他从前做了什么事情毕竟是自己的爸爸。

  “给我磕头啊,我要你磕头,”萧红走过来,穿着尼龙宽松大黑裤,手一把抓着白玥的后脑勺往地上磕着,手劲儿如此之大,白玥的额头已经流血了,青了一片。

  正磕着,一个小弟跑了过来,悄悄在萧红耳边说“不好,有警察来了!”

  “快!把他们处理掉!”萧红眼睛瞟了瞟白玥,高跟鞋踹了踹地面,吐了口痰,带着一个小弟走了。

  剩下两个穿黑衣服的哥们过来了直接加快传送带,白玥吃惊,知道有变动立马往山下跑!

  “快!拦住她!”一个哥们叫了几个人跟着追了过来。

  白玥看着身后的人一点点逼近,实在跑不过这么多人,于是纵身选择跳崖,那一瞬间,好舒服,身轻如燕,死了一了百了,你我今生再无亏欠,下辈子,在做恋人可好?!

  那帮人往山下扔了块石头看了看,也没多深,“以为跳崖就拿你没辙了?太小看我们了!兄弟们,追!”一个领头的说。

  白玥想着跳下去早点落到地面,哪怕摔伤只要在他们前面落地就还有逃跑的希望。可是世事难料,白玥落到了大石头上,摔得身上青淤紫痂,胳膊上划破了伤口,白玥咬牙起来往前跑,可是力不从心,跑不快了,到底不是接受过严格训练的,受这点伤就跑不动了,白玥心里难受,听到后面人喊道:“快!她在那!”

  白玥狼狈的跑着,听到山顶”啊————“地一声,他爸爸死了,白玥知道,难逃一劫!鸡蛋永远撞不过石头!

  终究还是被他们抓了,两个领头的一人抓着白玥一胳膊拽着走,“小妞!还敢往哪跑!”

  另一个说:“跑啊!你不是挺能跑吗!”还踢了白玥一腿。白玥瞪了他一眼道:要是我会功夫,要你们一个个好看!!

  萧红那边,那个老男人问萧红,“等警察抓来了你要怎么办?”

  “杀了她!”萧红坚定的说。

  “最毒不过妇人心啊!”那人感叹道。

  “我老公逝世了,我最爱的人也死了,我那几个兄弟也失踪了,你说我还有什么活得意思!我现在投靠你,我可以明说,燕征和你是老交情,所以我不瞒你,他手底下的几千号人我可以全部交由你指挥,兄弟们的热情忠贞,你也见到了,你说一他们决定不敢说二。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萧红有点紧。

  “我不是不放心他们,而是不放心你!”他说。

  “你这个话什么意思?”萧红眼角犀利的看着她。

  “老大,兄弟们把人带回来了!”一个人揪着白玥过来,白玥恶狠狠的看着萧红,那个老男人看了一眼白玥,说;“先把人带回库房,我跟你们萧姐有话说。”

  “走!看什么看!”那人揪着白玥胳膊都快把白玥胳膊扭过来呀,白玥硬嗔着走了。

  “现在这没人,萧红,我要句实话,你到底爱不爱燕征?”老男人问。

  “爱!”萧红说。

  “那你来这也说是为了投靠我,那你对我有情吗?”他走近萧红,“那你爱我吗?”

  萧红看了他一眼,说“爱!”

  “不,你不爱!”老男人说,“你萧红心狠手辣,燕征是我的老合作伙伴了,他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也没听人说有冤家来找他!干我们这行的最注重兄弟义气!除非有人下黑手,经过人测定,就在那个茶几上的杯子里有毒,有人要谋害他,而我——看了那天的小区摄像头记录,在燕征认识的人中只有你在那天下午一点回家后就没出来过!而燕征在六点回的家。我说的没错吧!”

  “你派人调查我!”萧红吃惊了假装镇定。

  “我不会无缘无故调查手底下的人,但是你来投靠我,太突然了,而且说是以燕征的名义来的,我很奇怪,没想到,燕征做事一世英名,竟然被你毁了,而且你们婚礼那天我还去参加了,真没想到你萧红是这样的人!”那个老男人说。

  “不!不是这样的!”萧红否认。

  “难道你还要我把柜台的单子你几时几分从那买的药也交出来吗?”他说。

  “老大,我对你可是忠贞的呀!请你相信我,我用行动来证明!来这的第一个月,我可以什么都不要!”萧红巴求着他。

  ”老大,外面来人了。“小厮过来传话,萧邦眼神一转,把他们处理掉吧!我去会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