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五十四章 过圣诞班里秀演技 雅白玥巧出新花样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217 2013-12-03 10:16:51

  12月25号下午六点,萧红和一帮人忙乎着,又是扫地又是擦窗台,又是粘气球又是喷烟花的,因为这天是一年一度圣诞节,班里准备闹个晚会,学校举办的是元旦节,所以杨任班里就只过圣诞节,不过元旦节了。

  “萧姐,你看这个高度行吗?我看有的歪啊。”袁桦正踩在落在桌子上的椅子,贴着“圣诞快乐”的“快”字。

  “行行行,你小心点下来。”萧红说。

  “来,搭把手。”徐佳弄着气球,对庄珣说:“我吹,你还挂上。”

  “这往哪挂啊?但是死角,要不就粘上得了。”庄珣说。

  “能粘住吗?”徐佳问。

  “看运气了呗,反正掉下来又砸不住人。掉下来了就当是我送她一个大礼好了。”庄珣踩着桌子上去把气球粘在墙上。

  “萧红,享受一把吧。”燕征正拿着喷雾剂往窗户上喷,萧红走过来,燕征一个喷。

  “搞什么嘛!我是这次主持人,你把我弄成这样,衣服上都有了,也下不去,让我难堪啊!”萧红说。

  “切!一点气氛都没有,只不过是玩玩罢了。”燕征说。

  “你还有理了,你看看,我这头发丝上,脸上,手上,衣服上,全是漆,你知道这漆多难洗吗?!呆会晚会就开始了,我就是去换衣服也来不及了。真影响形象。”萧红说。

  “你有完没完了,不就是给你喷漆了吗,你也喷我一身好了!大过节的,火什么呀”燕征说。

  白玥过来拿着彩喷,喷向燕征,“燕征,刺激吗?”燕征咳了两声,弄弄脸上,“白玥,你也敢玩我了是吧!”燕征追向白玥,白玥一个劲的笑,“我觉得你跟这漆很配啊!”跑到一个死角,没地跑了,见庄珣进来,蹲在那就是个喷庄珣,“我去!谁这么缺德!”庄珣抹开眼睛上的漆,恰好燕征跑来撞了个脸,两人都是漆脸,白玥忘记跑了,仍旧蹲那一个劲的笑,庄珣刚想骂,两人一低头,看见白玥在那笑,就是整白玥,“原来是你呀!”庄珣说。

  “好家伙!我看你往哪跑!”燕征说。于是两人同时掐白玥,白玥笑的喘不过气了,坐在地上只喊“饶命”,两人方才停了。过了一会,庄珣去扶白玥,白玥拉着庄珣去洗手,让庄珣给自己的头发丝上都洗干净,白玥一个劲的洗脸。

   7点多了,杨任进班,班里人已经坐好了,就空他一个人的位置。萧红上前迎接,“来了!圣诞快乐!”

  “准备的怎么样?”杨任问。

  “都准备好了。”萧红说。

  杨任坐下,“那还不快开始?”

  萧红木了,“不是你和我主持吗?”

  “我是嘉宾,班主任,入座的,这都不懂,自然是你主持了,你看,这还没开始你们身上就有漆了,这玩的,看来我是来晚了。”杨任说。

  “不是,这是——”萧红刚想解释,杨任说:“我看你和燕征身上都有,你俩凑个伴,一起主持吧。”

  “啊?”萧红以为杨任是介意他们的夫妻关系。

  “怎么了?他不会?还是没见过?”杨任说。

  “不是不是,那倒没有。”萧红叫找燕征上来,两人看着纸上的节目安排,萧红放下手里的卡片说:“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到了,我萧红”“我燕征”两人齐说,“在这里祝大家圣诞快乐!!”

  “首先上场的节目是由袁桦、焦娇二人组合带来的歌曲《樱花草》。请欣赏。”萧红退下后,两人上来拿着话筒,徐佳说:“我说怎么一直不见这两人,原来是去备节目了。”

  “你还别说,这两人搭配的衣服配这个歌挺合适。”燕征鼓着掌。

  “下面上场的节目是由高雪琪、吴馨、焦静若三人带来的舞蹈,请欣赏。”燕征边说着鼓着掌退后。

  三人上来,除了高雪琪穿着略显紧,束腰露胸外,其他两人还好。配着音乐,高雪琪大幅度的做着,胸随着身体的摆动呼之欲出,袁桦啐了一口:“露着两波给谁看呢!张那么明显,以为别人没见过似的!”萧红急忙踩了袁桦一脚,袁桦看了一眼高雪琪,又看了一眼杨任,没说什么。

  “随着两轮的表演,接下来给大家安排一场游戏。就是一张报纸铺地上,两个人站上面,先上来四组,每组四个人,每组都会有淘汰的,最后剩下来的一组四个人在PK,直到剩下两个人为止。每组定钢锤,谁输了就报纸对半折,直到一组两人站不下了为止。说了这么多,游戏开始就知道怎么玩了。”萧红说:“不点名了,谁想上谁上。”涌上来班里的男生全上了。

  “怎么,男生全上了,女的不上吗?”萧红问。

  “女的腼腆,还不知道怎么玩,不敢上!先让我们玩,我们玩你们看。”徐佳说。于是徐佳、贾政一组,阮天和怀惗一组,庄珣和池彰弈一组,宋国斌和许超一组,“那好,你们站在报纸上,两人一组,看默契了,看看谁能撑到最后,游戏开始!!”萧红说。

  徐佳、贾政和阮天、怀惗PK,贾政出拳头,怀惗出布,“贾政呀,居然输了不行了,下回我和他们比。”于是把报纸对折,徐佳和贾政勉强站在一起。下一局,阮天和徐佳对拳,徐佳出剪刀,阮天出的拳,阮天那边报纸对折。在开始,徐佳和怀惗对战,怀惗出的剪刀,徐佳出的石头,阮天和怀惗再次对折站在报纸上,由于两人都很瘦,所以站的下,徐佳再次出拳,怀惗出的布,阮天僵持住单只脚站着,怀惗也单只脚站着,“老弟,站不住就撤吧。别撑着。”徐佳说。

  “再来。”怀惗说。“好好好,来!”徐佳陪着。

  徐佳出剪刀,怀惗出布,又输了,阮天和怀惗站不住了,笑场退出。

  庄珣和宋国斌比着,庄珣出拳,宋国斌出布,庄珣和池彰弈报纸对折站,池彰弈出剪刀,宋国斌还出布,宋国斌那报纸对折,池彰弈出布,许超出拳,许超这边仍旧报纸对折,许超再次出拳,池彰弈还出布,许超这边站不住了,许超和宋国斌淘汰。“这还没玩够呢,就输了!哎!”许超说。

  接下来池彰弈和庄珣那组,徐佳和贾政那组进行PK,贾政出拳,庄珣出布,贾政这边报纸对折,两人踮着脚站着,“贾政,我来。”徐佳说,徐佳出剪刀,庄珣出拳,报纸再次对折,徐佳和贾政单脚站立,全班为他们吊着胆。徐佳出剪刀,庄珣也出剪刀,“看来这两人都知道对方出什么牌!”许超说。这回庄珣换了一换,庄珣出布,徐佳仍旧出剪刀,庄珣失落:“你怎么也不换啊!”庄珣这边报纸对折,两人踮脚站着;庄珣这回出剪刀,徐佳还出剪刀,庄珣又出剪刀,徐佳出的布,“完,不行了吧!撤吧。”池彰弈说:“我们组有庄珣,一个顶俩。”“谁说撤的!好戏才开始!”徐佳指着贾政:“看我们俩谁胖?”

  “当然是贾政喽。”池彰弈说。

  “那就——贾政,你抱着我,我保证给你赢回来。”徐佳说。

  “开什么玩笑?!”贾政说。

  “我是认真的,你抱着我,快!”徐佳说。

  报纸对折后,只剩下四分之一站脚的地,贾政都是单脚站立,上面抱着徐佳,徐佳出布,庄珣出拳,庄珣那面报纸对折,徐佳不按常理出,庄珣搞不懂,庄珣出拳,徐佳又出布,庄珣那面也只能用徐佳这个办法,池彰弈抱着庄珣,两人上面PK,徐佳出剪刀,庄珣也出剪刀,“不行,哥们我——撑不住了!”池彰弈刚说完,庄珣正准备下了,池彰弈没顶住,两人倒下,庄珣还是摔个屁股蹲才倒下来,引起全班一阵哄笑,贾政慢慢抱着徐佳下来,“这一轮,徐佳和贾政这组胜利!”

  徐佳伸开手,萧红问:“这是什么意思?”

  “奖励啊!”徐佳说。

  “谁跟你说有奖励的?”萧红说。

  “你耍我呢吧?!我都累成这样了,也不给点奖励!”徐佳眉毛上挑。“兄弟,是我累,我还抱着你呢!”贾政说。

  “你就别装了,快给我吧!”徐佳说。

  “这个真没有!”萧红说。

  “什么,这怎么可能!没奖励那下回谁玩啊!”徐佳说。

  “下回就换游戏了!”萧红说。

  “行你的啊!”徐佳说着回了座位。萧红一笑,“下一个节目是由袁桦带来的钢管舞,请大家欣赏。”

  大家惊讶,楚楚说:“去年过圣诞也不见她跳啊!没想到她会的还挺多。”

  “也不看看今天有谁!杨任在场,谁不想表现一把,让他记住。”白玥说。

  “好劲爆啊!”徐佳鼓着掌。“好!”贾政说着,也鼓掌,“这曲线,verybeaitiful!”徐佳戳贾政点头,“想歪了吧你!往哪看呢!”

  晴雯站起来走过去,“晴雯,你也出场?”徐佳问。

  “出场?”晴雯纳闷。

  “跳舞啊,你跳舞肯定好看!”贾政说。

  “跳你个大头舞啊!我去倒饮料!”晴雯拿着饮料瓶走了。

  “白搭!她有那身材就是不露!”贾政说。

  “要不,你约她跳舞?”徐佳说。

  “得了吧,人家是有对象的人!”贾政说着喝了口饮料。

  “接下来的游戏是接龙。”燕征上场说。“怎么这么快又有游戏玩了。”贾政说。

  “肯定是节目少呗,没人上就是游戏多。看吧。”徐佳说。

  “我拿着锤背对着你们敲,停了这东西传到谁那谁就上来表演,”燕征手里拿着一个沙包说:“就是一个游戏不必认真,传到谁那停了你就是上来说学唱演逗干什么都行。下面没有锤,我用板擦,游戏开始!”燕征背过身去敲。

  沙包由萧红开始传,大家座位是围着现场坐的坐了一圈,到燕征结束,燕征旁边是晴雯。第一次,传到徐佳那萧姐迟迟不给贾政,板擦停了徐佳才给贾政,“我说一下,要是你拿着沙包不给别人那输了就是你上台表演。”萧红说。徐佳没办法只好上来,“我说吧。”徐佳笑笑,“我说吧。”徐佳又笑,“你是纯粹让我们看你上台笑的是吧。”萧红说。

  “我说吧。我还真没什么可说的。你们非要让我上来。”徐佳又笑,逗的班里人逗笑了。“好,止住,我的表演完了。”徐佳回座位。

  “这就完了,你表演什么了?”燕征问。

  “你看,说,我说了吧,演,我也演了,唱,我不会唱,逗乐,你们也乐了,我的表演就达到目的了、。”徐佳说。

  “有意思。”燕征又背过身去敲,这回传到楚楚那,停了,白玥说:“你上去唱歌吧,你的歌练得不错!相信我。”楚楚站那迟迟不肯动。

  “快点,别让我们这么多人等你一个!”萧红说。

  白玥看了一眼徐佳,徐佳说,“来!鼓鼓掌!”徐佳说着男生一起鼓掌,“潇楚楚,来一个!潇楚楚,来一个!”徐佳喊着。

  “楚楚,别怕,上去吧,你唱的时候看我就是了!看我的眼神就不紧张了!把排练的时候的歌唱一遍,就当是临场发挥好了。”白玥说。

  “我——行吗?”楚楚说。

  “有我呢!行!”白玥说。楚楚走过去,没有伴奏,没有拍子,只楚楚一个人单唱,唱着明天要参加学校四人演出的歌,楚楚回忆着唱着,“天籁之音啊!徐佳,交这么个女朋友,值了!”贾政说。

  “好听吧!她的嗓音是天生的。”徐佳说。

  “可是不见她说话时这声音。”贾政说。

  “她和别人不一样,说话不用这音,调的开。”徐佳说。这音唱出来的歌感染了好多人,晴雯、阮天、杨任被他的歌感染了眼角含泪,又传了一轮,这次敲得时间长快传到白玥那了,白玥纳闷说:“这次怎么这么长时间还不停!?”结果刚传到白玥这掉地了,白玥伸手去捡,燕征那停了。“早知道我就不说了。”白玥叹气。

  “这回我也帮不了你了!”楚楚说。

  “说什么好呢?”白玥看着大家。

  “上吧,等什么呢!”萧红说。

  “我在等着你们安静下来。我在想我应该上去说的什么。”白玥走出座位。

  楚楚看着白玥说:“这回你看着我的眼神说话。”

  白玥笑了,说:“我也不会唱歌,我出个谜语吧。”

  “行,干什么都行!只要别愣着就行!”燕征说。

  “恩——三个日本人。打一个物理名词。”白玥说。

  “我们又不是学物理的,是学医的。”萧红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