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五十七章 开车游玩有意埋伏 痛并痴痛集遭埋伏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92 2013-12-04 10:08:49

  这天,12月31号晚上,该考的也考完了,该忙的也放下了,潇楚楚才回来,没跟白玥说什么,只是说难受,就回家养着了。

  楚楚看着窗外说:“风吹凡花叶,何物起相思!白玥,我终于知道你的诗的意思了!”

  “楚楚,你也有多愁善感的时候啊!回了趟家变得情绪了!”白玥说。

  “还有什么诗,快跟我说说,我一时兴起,或许还能给你评论评论。”楚楚说。

  “得了吧,我还得洗漱呢,你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白玥忙着去洗漱。

  “哎何事秋风悲画扇...”楚楚感叹。

  白玥心里疑惑:楚楚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

  1月1过元旦放一天假,在加上周六日正好三天假,萧红提议开车去玩,杨任同意,又叫上了徐佳、燕征、庄珣、白玥、潇楚楚、颜瑾、羲卿、池彰弈,一起去玩,“有玩头了!”羲卿问萧红,“这回咱们去哪玩啊?”

  “不知道呢,可能是去野炊,或是海边,或是....我也不知道车停哪去哪。”萧红说。

  “别再去乡村了啊,就三天时间,我们可不想在训练了。”羲卿说。

  “那可没准,连我都没有知情权。”萧红说。

  晚上商量好了明天集合时间,大家都回宿舍了,迎接下一年全新的第一天。

  第二天一早,大家换好衣服,楚楚穿着裙子,白玥还是穿着运动装,羲卿这回却没穿裙子,穿着牛仔裤;池彰弈穿着宽松的休闲裤,杨任和往常一样,只是这回穿的白衬衣,白裤子,往常都是一身黑;萧红自然还穿着高跟鞋,半腿裤,换衣服时,萧红的手机震动,发来一条微信:今天有事做了?穿成这样!

  萧红对着手机说:我每天都有事!

  手机又响了,回复说:今天有好戏看了,别开生面的一幕。

  萧红说:这话什么意思?

  震动,萧红按下键,那男人说:我会给你一个surprise!

  萧红说:在哪?对方没有回应。萧红又按下说:说话!!对方还是没有回应。

  校门口集合,杨任和萧红早早站在那等着,大家人到齐了,一起出发。

  杨任开着车,出了学校,出了公路,走进林子里,杨树、柳树、竹子,车里一路上欢笑声,但是奇怪的是一路上好安静,一辆车,一个行人,全是泥土路,小道旁全是竹子,白玥闻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息,可是望过去却是风吹树叶的声音,柳叶“哗”的下落。

  徐佳说:“这次周六在宿舍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来逛逛,呼吸着外面的泥土味,真舒服。”

  楚楚唱起歌来:“走在乡村的小路上...”大家拍着手,跟着节奏,突然车陷在沟里带不动了,燕征徐佳下来推车,庄珣池彰弈也下了,都出来推车,“这前面路好好地,怎么就这的路水这么多,居然陷进去了。”池彰弈说。

  “杨任,我们这是去哪啊?要不找个就近的地方安脚得了。”萧红说。

  “我也没打算,就看你们了,没想到遇到这事,去哪也去不了了,只能徒步了。”杨任说。

  杨任使劲踩着油门带动车,白玥出来透气,外面四个人推着车,“这路还真怪啊!难不成昨天下雨了?!”池彰弈说。

  “你说对了!不过不是老天降雨,而是人工挖坑。”树后不远处几个男人走过来,个个拿着刀,“你们想干什么?”白玥吓了一跳。

  “你说呢!”那人拿着刀走过来,一刀分过去,刀落在对面树上,划伤了池彰弈手臂,池彰弈还没搞清楚,被那人划了一刀,“干什么?来真的!”池彰弈怒了。

  “等你见阎王的时候就知道是真是假了!”那人说着砍向车里,“啊——”车里几个女的尖叫,杨任站了出来。

  “你终于肯站出来了!”那人说,“兄弟们,上!”

  白玥往后一看,有十几个人在远处正往这走,近处有五六个人,身上的胳膊上的标志,看着架势就是准备好“鱼死网破”的打算了,杨任看着这架势说,“你们要的人是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们的头目是QS。”

  “我就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那人说。

  “这是怎么回事啊?杨任?”池彰弈问。

  “别管了,你们开车快走!快!”杨任喝道。

  “我看不是什么好事,杨任,我们跟你血拼到底!”燕征说。

  “你们打不过他们的!听我的话,快走!带女的开车走!”杨任说。

  “瞧这恩情意重的!那就都别走了,都留这陪我好好玩!我好久没有闻到血的味道了!”有一个说。

  “好久没有吃到肋骨了,想起来就香!”那人说着砍向其中一个人,羲卿正出车门,池彰弈大喊:“羲卿,小心!”池彰弈赤手打空拳,跟两个人打上了!

  楚楚拦住羲卿,把羲卿拽回车里,杨任和那人对打,把那人打趴下,立即跑过去抓住白玥的手,“快回车里,这里危险!”

  “凭什么?!我要跟你一战到底!”白玥说。

  “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跟我犟!庄珣,看住她!”杨任冲向前面杀过来的十几号人。

  “快,快进去!”庄珣把白玥扔回车里,“女的进去,男的善后!”

  庄珣使劲挤进去,对燕征说,“我先开车把他们带到安全地带,你们撑住了!”

  “想跑,没那么简单!”杀过来的一个人直接跳向后车窗,用胳膊砍破窗玻璃,碎玻璃渣掉进后排女人的衣服里,罩杯里,“我看走不了了!”庄珣下车,和后面那人血战开始!

  燕征和一个人打着,那人一拳打向燕征肚子,燕征吐了口水,又一拳冲向燕征的头,一脚踹向燕征要害部位,直接杀向燕征脖子,燕征一直退后退树干上,那人又是一拳打向肚子,衣袖里一把刀砍向燕征,燕征一踩那人脚,用肘使劲顶那人背部,那人两手一抓燕征的胳膊,燕征的头冲下翻过来翻倒在地上。

  徐佳那,一个人横空杀过来要砍徐佳的头,徐佳胳膊挡住,一脚踹向那人,可是一看胳膊已经被砍了一刀肉都下来了,“什么人!要老子命啊老子跟你今日无怨往日无仇的!!”

  “哼!你们也是社会上混的人,你们的社我也见过,但是比起我们还差远了!”那人又是一刀。

  池彰弈一边护着羲卿一边打架,可是对手太强,别说你这还想护着个人,就是单打独斗你都不是他的对手!

  那人直接砍向池彰弈胳膊一刀,池彰弈硬是把那一刀拔出来,拼向那个人,那人身后又是一刀砍向池彰弈肩部,池彰弈无力只好把手上这刀扔过去砸向那人胸膛,旁边又过来一个人,羲卿喊道:“小心!”

  庄珣这边和一个人猛打猛摔着分不出胜负,后来一下子来了好几个人,庄珣没办法了,不能帮大家了,先脱身要紧,于是开始跑,一直往前冲,摆脱他们。

  楚楚和萧红和颜瑾在一起,那帮人杀过来,萧红就是个打,颜瑾也上,另一个人杀向潇楚楚,萧红本原有还手的力气拦住冲向潇楚楚的那人,但是她没有,而是继续和眼前这个人搏斗。

  颜瑾跑过去帮楚楚,手和脚并用了,但是没有利器,实在打不过,颜瑾身上被拉了好多道伤口,最后那人一枪结束了楚楚,致命的一击,楚楚倒地,血直接喷出来湿了衣服,“楚楚!——!”

  徐佳大喊,徐佳听到枪声跑过来已经晚了,徐佳手直接抓着刀刃血淋淋的跑来,那人看又来了一个男的,翻转刀片冲向徐佳,徐佳的手也快不能要了,肉都被挑起来,徐佳冲向那人,一拳把那人打趴下,用他身上的刀朝他背部使劲的砍,砍了数十刀,之后抱着楚楚坐在原地,楚楚说:“头一次看见你哭。嘿嘿。”

  “都是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徐佳说。

  “没开玩笑,他们人多,个个都是高手,还带着枪,那刀片还是高科技360度随意转,你们不是他们的对手,何况你们这次还是没有准备的突袭。”楚楚又吐了口血出来。

  “别说了,别说了,”徐佳抱着楚楚的身体眼泪掉下来泪。

  潇楚楚说:“在我得知我有先天性心脏病时,我就已经不想活了,这一刀倒是给我来了个痛快!”

  “你不想活了,还有我呢!你怎么能抛弃我呢!你走了,我该怎么办?!”徐佳含着泪。

  羲卿看到这一幕,“快打120呀,谁身上有手机!快!”

  “徐佳,在我走之前我能看到你就够了!我就心满意足了!”楚楚紧紧抓住徐佳的手。

  徐佳只一个劲的哭,羲卿从他身上翻到了手机,打了120及110,个个负伤,敌人那面所剩的人也不多了,都围在了杨任那,“兄弟,把你头砍了30万就到手了!”一个人说。

  “你们挣得是昧良心的钱!不怕遭天谴吗!”杨任敌视着,敌人由五个人变成了三个人,燕征负伤累累的爬过去想帮杨任,池彰弈的腿已经不能支撑他往前爬了,羲卿的腿也折了,靠在树那,血已经渗透裤子。

  白玥刚一回头想去看羲卿,一个人朝白玥这边跑来,白玥吓得就是个跑,那人喊道:“你要是再跑我就开枪了!”

  白玥不敢回头,知道自己的力量,于是还是猛跑,那人朝地上开了一枪,白玥还是跑,“我不想跟你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你想跑我还懒得追呢!”那人说。

  “那要看你能不能捉住我了!”白玥回头说。

  “终于露正脸了,美呀,可惜了,我喜欢先杀后奸...”那人对准白玥头。

  终于他使出了致命武器,三个人还争抢着谁先拿到杨任的头,三个人中的一个人截止了这场战斗,想一人独吞,于是袖子里藏着枪,正掏出枪,杨任不打了,一下子跑过去喊着,“小心!”一秒钟杨任冲到白玥身后,那人开枪对准杨任心脏,只听“嘭”的一声杨任倒在白玥身前,这个画面同时也印在了池彰弈、羲卿、徐佳、燕征、萧红、颜瑾的眼前,杨任落地了,子弹穿过胸膛,心脏还在跟子弹搏斗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