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五十五章 庆元旦四人献节目 突暴病楚楚住医院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905 2017-03-15 14:39:58

  楚楚看着白玥说:“这回你看着我的眼神说话。”

  白玥笑了,说:“我也不会唱歌,我出个谜语吧。”

  “行,干什么都行!只要别愣着就行!”燕征说。

  “三个日本人。打一个物理名词。”白玥笑了笑。

  “我们又不是学物理的,是学医的。”萧红说。

  “那换个说法,打两个字。别跟我说你是学法文的。”白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红。

  “切!”萧红白了一眼。

  “晶体,是吧。”吴馨站起来说。

  白玥点点头。”我在哪里见过这个谜语,还蒙对了!“吴馨笑着说。

  “有本事自己出,抄袭算什么!”萧红小声说。

  “行啊,自己出就自己出,我要是出了你答不上的!”白玥说。

  白玥想了想说,“心有千千事,事有串串结。碧天莲叶下,吐谁真本色!打一水果名称。”

  白玥一直看着杨任,萧红和杨任在一起坐着,萧红以为她在看自己就说,“再说一遍,声音那么小,你不止是让我一个人猜,还有全班的人。”

  白玥环视了一圈,看着大家说:“心有千千事,事有串串结。碧天莲叶下,吐谁真本色!”白玥看着杨任还低着头。

  晴雯说:“葡萄,是吗?”白玥点点头:“下面出个难的,说难也不难,打一个吃的果脂类。满股髓溢流,凡事凭意志。经络皆剔开,脑浆摔满地。”大家底下议论纷纷,“我还是写到黑板上吧一遍遍重复着烦。”白玥上去写到了黑板上。

  大家看着念着,惊讶道:这是什么啊!

  燕征说:“你还是说吧,我看也没人知道。”

  “那我说了?!”白玥看着萧红和大家,说道:“核桃。”

  “下面出个有难度的?”燕征问。

  “没有难度的你都猜不出来,有难度的你猜的出来吗?”白玥说。

  “小看我,你再出一个。我那是没用心猜。”燕征说。

  白玥一笑:“那我再出一个。”往黑板上写道:

  醉手抚衣旁,抬眼看镶月。耳承海流知,蔫诺地广己。(打一酒名)

  白玥写完,心想:我就不信,你还看不出来,你还装无所谓。

  白玥让开道,燕征和大家看道,杨任也抬头看到,又想想前面那两个谜语,似乎想起了什么,杨任眼神示意燕征,燕征看着杨任,两人都知道了答案,杨任心一狠,又低下头,不在看白玥,燕征说:“我知道答案了,要是没人说我就说了。”

  燕征看着大家,大家摇摇头,燕征说“十八酒坊。对吧?!月为知己者容。”

  白玥看看杨任,还是没有抬头,对燕征点点头,下去了,心凉半截,或者可以说已经不知道什么是希望了。

  “接下来的节目是...”燕征说着,底下看着...

  圣诞在班里过了,过元旦可就不能了,校园里张灯结彩的挂着,送上每个人的祝福,就在圣诞晚上九点,班里正要散席,班委分布谁来留下打扫卫生,羲卿接了手机后,兴奋不已,急忙通知白玥说:“咱们的节目被选上了!”

  “别那么大声,小心别人听到。”白玥小声说,“怎么才通知呀!明天就要上台表演了,我都不报希望了,却又来了。今晚上还要准备准备。”

  “没事,只要被选上了,什么都不是事。”羲卿说。

  “上次上台表演有你,这回再上,你当然不紧张了,我可是头一回,看着台下那么多人的眼睛,舞蹈又是新学的,能不怕吗?”白玥说。

  “没事,有庄珣,看着庄珣的眼神,别看台下,台下又没有帅哥!”

  “去你的!”白玥和羲卿叫上庄珣和楚楚到楼下有排练了一遍。

  第二天下午六点整,一切准备就绪,请领导入座,主持人一男一女上前来贺词,“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下午好!”

  “又相约在这个灿烂的下午,又聚集在这个温馨的校园,一年一度的元旦,在这里拉开眉目。让我们喜迎新春,贺岁新年!在这里我们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学业有成!”

  “首先让我们共享第一个节目,祝颂歌!”主持人退下去,灯光暗了,芳又亮起来...

  “你说这好几回节目了,也没咱们班。”班里人议论。

  “没人上,要不你上?”

  “不了不了,我可不去丢人去。”

  “这哪是丢人啊,给你一个上台表演的机会。”

  “有啊,我情愿给你。”

  “你说,过圣诞的时候班里那么多人表演,又是舞又是歌的,一说往上报节目,就没人去了。”

  “怕丢人嘛,怕被刷下来的。”袁桦和一帮人嘀咕着。

  过了好几轮节目,班里人看着,庄珣说:“又是爵士又是肚皮舞的,还有个机械舞,全校的人都快站起来看了,咱们的节目会有收视率吗!”

  “尤其是那个小品,我喜欢,演的特逗,而且特会说。”白玥一边看着一边吃着水果。

  “放心,要是不好看哪会被选上!你俩跳舞幅度大点,争取找个姿势火爆众人眼球!”楚楚说。

  “尽自己的努力就好!别管那么多了...”羲卿说。

  徐佳过来凑一耳朵说,“你说你们到时候上去,班里人一点准备都没有,不得惊讶成什么样子,不管跳得好还是不好,他们都会露出羡慕的眼光,这点收视率还是有的!”

  “徐佳,托你个忙呗,呆会我们上去后,你就录视频,我想看看我们跳的演的什么样!”白玥说。

  “你就说不说我也会录得,因为有我的楚楚,我要为她留下在舞台上绽放的那个时刻光芒。”徐佳说,楚楚笑了。

  “证明我也曾经绽放过!是吗?”楚楚说。

  “听,已经13号了,你们的节目是15号,快去换衣服准备吧!”徐佳说。

  羲卿等人站起来,楚楚抓着徐佳的手不放,“别紧张,又我在。”

  楚楚这才慢慢放手:“恩——”

   14号的歌演唱完毕,主持人上来:“下面的节目由护理一班白玥、庄珣、潇楚楚、羲卿带来的表演《对不起,让你承受这么多》请欣赏。”

  灯光暗了,羲卿庄珣赶忙把古筝抬上来,四个人站好位置,白玥往后点点头,灯光打开但是不是很亮的音乐同时响起。

  四个人节奏快的用了45秒跳完后,灯光调亮,羲卿坐在古筝旁,潇楚楚站在后面拿着话筒准备着唱,白玥和庄珣站在前面准备着心数:1,2,3跳开了舞。

  就在灯光打开的同时,班里人看着惊呆了,袁桦生气了瞪大了眼球看着,“什么?是她?”

  “是他们?没听说他们报节目啊!”萧红说。

  “这样也行啊!”怀惗说。

  杨任听到班里人议论纷纷,什么事值得所有人惊讶,杨任抬起头,也呆了,看着表演,池彰弈、徐佳鼓着掌:“好!演得好!”

  “是唱得好!”徐佳掰活。

  “演的唱的都挺好!”阮天说。

  “这么说你早就知道了?”燕征问。

  “知道什么啊?”阮天问。

  “知道他们已经被选上要上台表演节目啊!”燕征说。

  “不知道啊,他们不是现在才演的嘛。”阮天说。

  “身为哥,居然连这个都不知道,哎,,”燕征说。

  “那说明人家不信任你,怕你出去乱说。连你妹子都不信任你,人品不行呀...”阮天说。

  “可是我也不知道啊,我对象也上去表演了呀!”池彰弈说。

  “他们说羲卿去年台上就有她当然你这个不知情,也应该猜到吧。”徐佳说。

  “上回啊,她是通过班里报的,这回没有,直接上报,我哪能知道啊!”池彰弈说。

  “你也不问问!我这是丢了妹子的心,你那可是做老公的失职呀!”燕征说。

  “谁跟你一路,我那是装的,我哪能不了解羲卿呢!她是报了的,只是后来我才知道的,这不,徐佳也是早知道的!还在这装呢!”池彰弈说。

  “少说话就把我捅出来!”徐佳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装!”燕征和徐佳互摸,杨任和萧红坐在一起,杨任听到后排的他们在那议论,把头沉了下来,心想,自己居然没能有所察觉,她是进步了。

  白玥跳舞时认真想着每个动作,深怕出错,只有当两人互换地时交叉舞步时白玥匆忙扫了台下一眼,却看到杨任低着头,忧伤起来,但是当白玥看到全班全校抬头看这个舞的人不少,都露出羡慕的眼光时,白玥的心又热了起来,又有了信心。

  楚楚唱着:

  恋风袅袅意今娇,踏径悄悄月笼升。

  柳簇蝶影弄横箫,宛眉霓裳抚瑶琴。

  骤香石前泉流过,指系环扣兮碎玉!

  多情应笑世事无常

  拱桥月下谁在弹唱思念远方牵挂

  让我们拱酒互喝

  十指相扣

  在我的世界里,有你足矣

  缓慢呼吸只想在多看你一眼

  再度回忆突然模糊的眼睛

  也许是我出现的太早了,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你

  即使这样,我也不怕,今生遇到了你,这辈子有你足矣

  无论每次争吵离合,我都想你一直在我的身后当我的守护神

  我想就这样牵着你的手不放开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如果你不愿意,这一切都让我来承受

  只要你一个答复,你的心有没有在我这里

  无论是谎言还是骗我的,只要你说出来的我就相信

  我们能不能还和以前一样,简简单单,纯粹楚楚的

  一次就好

  楚楚现在才知道为什么白玥要让她唱她写的词了,确实是事实,也很感人,为什么以前没有这种感觉,为什么以前没有注意过,还是自己真的喜欢上了徐佳这样子的痞子,他对自己到底是不是真心还是玩玩...

  在楚楚唱歌唱到高音时,突然喉咙掐住气提不上来,楚楚硬是使劲全身力气把最后一句高音哼完,发出来的音都是颤的,白玥回头看了楚楚一眼,看到她脸色不好看,发青了,颈部的青茎突起,嘴唇青紫,像是要爆发一样。

  楚楚心里想:怎么还不完啊?怎么还不完啊?!坚持一下,坚持一下,在坚持一句就好了!

  楚楚颤颤抖抖的把最后一句唱完,羲卿拨动完最后一根琴弦,羲卿站起来,四人同时向全体师生鞠了一躬。在起身时白玥看到了大家脸上于悦的表情,证明这次演出很成功!

  下台时,庄珣和羲卿抬着古筝,白玥正准备搭把手帮忙,潇楚楚下台身上没力气心脏带不动没站稳倒白玥身上,白玥以为楚楚闹着玩:“楚楚,别闹了,想玩下去在玩,这不是玩的地方!”楚楚没有回应,仍然倒在白玥背上。

  主持人刚好上来,手指指指楚楚,没反应,把潇楚楚翻过来,楚楚直接倒在他怀里,“楚楚!”白玥大叫,因为她不小心摸到了楚楚人中,没有呼吸。

  “赶快下去处理,小志,叫医务室人来抬过去,我们还的上去呢!”两个主持人接替上去,“下面一个节目是由...”

  白玥慌了,不想麻烦别人,叫庄珣两人一起把楚楚抬到医务室。

  “这个这里医不了,材料有限,带到医院吧,这里只是学校!”医务室人说。

  没办法了,燕征他们几个赶来一起叫了车,白玥楚楚庄珣燕征四个人坐一辆车上,徐佳打电话叫上两个兄弟,过了几分钟,有个穿黑衣服的开车过来,“大哥,怎么了?”

  “跟着前面,那辆车走。”徐佳老池等上了车。

  车里面白玥哭着抱着楚楚,心疼的喊着楚楚,楚楚就是不搭理他,在怎么晃她,就是没有一点动静。

  “小护,吸氧瓶,吸氧带。你们先出去吧,这里面交给我们了。”主治医生说。

  “那麻烦你了,我们的希望就靠给你的身上了!”白玥激动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