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四十六章 一如既往徐佳恋楚 当面对质袁桦辩解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2976 2013-11-21 09:48:27

  白玥看着班里人嘻嘻哈哈,仍旧和往常一样,自己却感动像是经历了一场磨难一样,那几天就像梦一样过去了,白玥看着班里人,仍然嬉戏着打闹着说话着,吴馨嘴里一个劲的吃零食一边和楚楚聊着天,上课铃响了,大家回来座位,阮天等人拿着篮球从外面进来,阮天额头上流着汗,滴答到手背上,吴馨想站起来给阮天擦汗,楚楚拦住了,阮天看到吴馨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回座位了。

  中医老师来了,拿着书,开开多媒体讲着课,“草决明(决明子)功效:降压、降血脂、抗菌、减肥。枸杞子特点:脂肪主要成分为亚油酸功效:滋肾、润肺、补肝、明目...”

  下了课,楚楚和吴馨聊着天,徐佳和白玥同时去找楚楚说话,“徐佳,怎么又是你啊?你来干什么?”白玥问。

  “我怎么不能来了?!我和楚楚谈恋爱,我来找她聊天天经地义。”徐佳向楚楚白一眼。

  “你和楚楚谈恋爱?没搞错吧,楚楚怎么会看中你?!楚楚,你看徐佳这样,天天晚上去夜店,从他嘴里可没一句正经话。你能相信他吗?”白玥问楚楚。

  楚楚还没说话,徐佳又搭上话:“你以为你是谁啊!我去夜店怎么了?至少我去我敢承认,你敢吗?”

  “我从来不去那个地方,我承认什么啊!”白玥说。

  “就是没去过夜店总该去过酒吧,你可别说你没去过,在坐的应该都去过。”徐佳说。

  “我还就没去过,怎么了?!”白玥说。

  “你俩能不能让我说句话!打来了就是吵,没停过就!”楚楚生气。

  “就是!我懒得和你吵,打来了第一天就是吵,还费唾沫呢!”白玥说。

  “你以为谁想和你吵!以为自己是国家领导人呢!”徐佳说。

  “我要是国家领导人先把你开了!社会上有你在就是个祸害!一个害一窝!”白玥说。

  “可惜你不是!楚楚,咱们说咱们的,别搭理他!”徐佳说。

  “楚楚,别和他说话,他的话没一句可靠!我现在听到他说一句话我耳根里就烦!”白玥说。

  “我和楚楚说话,又没和你说,你烦个什么劲啊!”徐佳说。

  “你最好别说话,从在燕征家里见你的第一面咱们就在吵,一直吵到现在,我也烦了!你也烦了!”白玥说。

  “哼,我偏说,我不嫌烦,嘴长我身上,我想说就说!”徐佳说。

  “说说说,说死你得了!”白玥蔑视的看了他一眼。

  “楚楚,别闹,我跟你说真心话,打从去杨任外婆家那里玩,我就发誓这辈子非你不娶,你做我女朋友可以吗?这句话我压在心里面很久了。”徐佳说。

  楚楚松手,“你刚才说的是真的?”

  “不然你以为呢?这种事我可不会撒谎。”徐佳说。

  “你——”楚楚挠着下巴,徐佳搂着楚楚,搭过楚楚脖子,说,“行不行,你别说话,我这先预定了!”

  “我又不是菜,怎么还预订啊?”潇楚楚问。

  “那可不!我不允许把你给别人!你这么活泼爱笑的一个女孩,我可不愿让给别人!”徐佳说着又挠起楚楚痒痒,“怎么样?做不做?”

  “做做做!不是,不做!你停手,我——”楚楚喘不过气来,徐佳拉着楚楚就往外走。

  “干什么去?”楚楚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徐佳拉着楚楚到了槐花树下,在风的吹抚下,一朵朵槐花落下,花满四季,徐佳就这样站到了楚楚对面,微风摇曳着,花瓣纷飞,徐佳揪下一朵完整的花,拉着楚楚的手蹲下,把花别再楚楚两指头之间说:“愿意做我的女朋友吗?”

  就在此时,庄珣和袁桦从远处慢慢也走了过来。

  袁桦边走边说,“对不起,我错了。你能原谅我一次吗?”

  庄珣走在前面,“做我庄珣的女人,还成天勾三搭四的,你以为你是谁呀?入了社就了不起了!”

  “我错了,你你就认我这一次吧,我真的是,是他给我灌的酒,当时我睡着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袁桦紧紧拉着庄珣的手,庄珣一下子撒开了!

  “你是要我明说吗?袁桦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恬不知耻。”庄珣回过头看着袁桦的眼睛。

  “你说话放尊重一点行吗?什么叫恬不知耻?你有钱你就可以出去乱混!我呢!?”

  “你说话说清楚一点什么叫出去乱混,我出去喝酒,我出去找女人了吗?你都和他睡在一起了....”

  这些话被白玥楚楚和徐佳听的一清二楚。

  “庄珣,你知道我是爱你的,我不能没有你!”

  “现在知道不能没有我了,当初呢,既知如此何必当初!”

  徐佳急了跑上去,说:“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吵急眼了还?”

  “徐佳,你快帮帮我,庄珣他说他不要我了。”袁桦立马站在徐佳后面。

  “怎么回事?”

  “你自己问他,我都说不出口,我今儿早上我说去喝杯闷酒去,心情不好,结果呢去了之后发现他和...小张睡在一起了!”庄珣无奈的说着抽了根烟。

  徐佳立马回头问袁桦,“袁桦,你....我真是小看你了,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徐佳你是了解我的,你知道我不是那样的人,我是被他灌醉了的,昨天晚上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我就知道我在里面跳舞跳着跳着,后来喝醉了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tmd你当我傻吗!!”庄珣急了骂人了。

  “袁桦,那个小张,是张天翼,我们社里的老人了。”徐佳说着无奈的拍了拍袁桦肩膀。

  袁桦两眼一直,直接坐到地上,大太阳晒着,袁桦晕了过去。

  “哥们儿,其实看清一个人也挺好的,我以前也被骗过,所以现在不相信任何人!”徐佳默默的拍了拍庄珣肩膀。

  “真晦气!tmd,遇到的竟是自己人!”庄珣有抽了一根烟。

  “可怜了张天翼这小子了,平时那么内向一个小伙子,见个姑娘脸都红的人,昨天也不知道是被灌了多少酒...”徐佳说着抽了根烟,看向袁桦,“还是先把人抱到医务室看看病吧,别怕是晒晕了再昏过去的!”

  “晒晕了更好,这是报应!”

  “行啦,快去吧,我知道你是逞口头之舌,你要是觉得不愿意你跟他,就明说吧,人命重要你还是给人家抱过去看看病吧,我和那个楚楚这边还有事聊呢。”

  “哎!”庄珣无奈的叹了口气,抱着袁桦走了。

  白玥心想,袁桦还是这种人,真是什么都做得出来!

  “楚楚,我给你时间考虑,但是这并不代表在这期间你可以答应别人的请求!!”徐佳站起来拥抱楚楚,“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终于让我遇见了!”

  “什么跟什么嘛!”楚楚说。

  “楚楚,你知道我有多高兴吗?我终于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了,我现在心里真是——太激情澎湃了!我刚才蹲在那,你知道我的心就这样‘砰’‘砰’的七上八下,就怕刚才那一幕让你尴尬,走,我们吃饭去!”徐佳拉着楚楚的手。

  “我不饿!你准备刚才那一幕准备多久了?”楚楚说。

  “早就想说了,但是在杨任呆的那个地天天训练没时间说,现在有时间了,想起这有棵槐花树,就带你来了!”徐佳走进了小铺,“那你吃点零食好了,放学咱们去吃饭。”

  “我现在不想吃任何东西,估计是刚才好吴馨在那一边吃一边说的吃饱了,要不买点喝的?我想喝——”楚楚说。

  “奶茶!”徐佳说。楚楚点头,“还是你了解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