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四十五章 送围巾偶连私家事 被质疑燕征问萧红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132 2013-11-20 12:04:42

  10月10号,周一,大家紧锣密鼓的收拾着内务,“这才刚开学,屁股还没做热乎呢就大检查!学校真是疯了!”袁桦说。

  “谁让你是学这科的呢!”焦娇说。

  “那也不能这么折磨人吧!三天两头大检查,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袁桦说。

  “哎,如今这些老油条可比这些嫩苗起得早的多啊!”焦娇说。

  “就你还嫩苗呢,都是要奔三的人了!那些00后才能说的上是嫩苗吧!”白玥说。

  “哎,田源,那今天几点到班啊?”余灵问。

  田源拿着扫帚,走到楼道喊:“今天不上早自习,都好好整理内务,然后把窗、瓷砖、门都擦一遍。”

  “好吧!好日子要到头了!”袁桦说着,才穿上鞋。

   7:40大家收拾好都下去,7:50每个宿舍宿舍长当门童站在门旁边,等待着杨任带着团委干部上来检查,检查过后,8点整,学校领导来观看也是视察。

  “杨任啊,我没看错你啊,你们班不仅到课率第一,纪律好,而且内务整理的不错啊!仅仅有条!”叶校说。

  “还是您教育的好!管理的严!”杨任说。

  每周都要来视察,每周都有流动红旗,这周流动红旗归了杨任这个班。自然优秀班集体也是他的。

  中午放了学,萧红去看望杨任,萧红敲门,“进!”杨任说。

  “来的真是时候,我做了饭,一起去吃吧。”杨任说。

  “不用了,我来这不是为了吃饭的,今天天气挺冷,风挺大,咱们几个在站着等校领导来的时候我看到你脖子冷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说你干什么跺脚了。”萧红站着说。

  “你是一个很细心的女人,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细节,你未来的路肯定比别人走的远。”杨任说。

  “我不想走那么远,如果我只想留在你身边呢?”萧红看着他。

  “什么?”杨任反问。

  “没什么,我今早上织了围巾,是特意给你织的,现来看看合不合身。”萧红从袋里拿出围巾,米色和黑色混搭交叉着,给杨任套上。

  “我觉得——”杨任没说完,萧红打断:“你先不要说你的意见,这是我的一番心意,我希望你收着,以后戴不戴是你的事,我的情送到了就好了。”

  杨任含情脉脉的看着萧红,萧红问,“我脸上有什么?”

  “现在允许我说话了吗?”杨任问。

  “说吧。”

  “我本原也没说不收你的,是你的顾虑多了,你的情送到了我也领了,况且现在天冷,我还正需要一条围巾护身呢,你的这条围巾我很喜欢,尤其是这个颜色,和我的肤色很配。我不得不说,你是一个很聪明的女人,既细心又贴心。”杨任说着想起一些事心里想:可惜你是在用脑子做事,不是用心!

  “真的?在你这能获得这么高的评价我实在担当不起!你喜欢就好了。”萧红笑了。

  “女人还是笑起来好看。”杨任说,萧红想起一些事,立马恢复之前的表情,心理想:偶尔笑没关系,经常笑这个女人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是很傻。

  “别站着了,坐下呆会,我去瓦饭。”杨任走向厨房。

  “我跟你一块。”萧红也走过去。萧红端着两盘菜,杨任端着两碗米饭出来。

  “看来你爱吃米饭。”萧红说。

  “米饭好消化。”杨任给吃着给萧红夹菜。

  “我自己夹就好了,每回来都能看到你炒菜的身影。”萧红嘴角一个45度弧度。

  “快尝尝吧,再不吃就凉了。”杨任说。

  “恩。”萧红还是慢悠悠的夹着,“你猜我在线什么?”

  “想——下午跟我请假不去上课?”杨任说。

  “不对!”萧红摇头。

  “想——跟我一块出去玩!”杨任说。

  “不对!你这一说我还有这念头,不过刚才我是在想谁嫁给你杨任得多幸福啊!”萧红说。

  “这话——怎么说?”

  “十八般武艺——样样都会!”萧红说。

  “你要是这么说,燕征娶了你是他的幸福啊!娶了你这么个有细心又贴心的女人!还这么聪明!”杨任说。

  “你这话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萧红低下头。

  “这是你的本事!有什么不好意思,你虽然20出头,但我看你社会阅历并不比我浅啊。”杨任说。

  “这是什么话,我不过是个女人,只要知道如何讨老公喜欢,知道分寸不被婆婆骂就够了。”萧红说。

  “对了,萧红,下周一你记得去上台领一下优秀班集体奖状。”

  “怎么我去?不是高雪琪去吗?”萧红反问。

  “你知道的还要问我,他这人没见过什么大场面,去了会紧张的,还是你去吧。再说了,那些老油条见到我身边有这么年轻貌美又聪慧的女子,肯定羡慕的不得了,我就是要让他们羡慕羡慕。”

  “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你肠子里面有几个我都知道!你是怕高雪琪出去会乱说吧,那几千块钱的班集体奖状分我一半啊。”萧红目不转睛的说。

  “你都是我的人了,奖学金怎么能分你一半呢?倒是你,天天来在班里操心这么多,辛苦你了。”杨任说着给萧红夹菜。

  “这还差不多。”萧红亲了杨任一下,杨任没有拒绝。

  吃完后,萧红洗着碗,杨任收拾着厨房。

  下午上课,燕征等人到了教室,燕征、徐佳、怀惗、宋国斌抽着烟,庄珣走过来,徐佳递给庄珣一根,庄珣摆摆手,白玥笑了一下,徐佳没办法只好收回,楚楚在座位上唱着歌收拾着东西,徐佳走过来:“好兴致呀!什么事这么高兴!”

  “没什么事就不能唱歌了?是吧,楚楚!”白玥说。

  “就是!我天天都很高兴,除了遇见你!”楚楚说。

  “嘿,你这话什么意思?”徐佳说。

  “意思就是自从遇见了你就一直不顺。还的让我明说。”楚楚说,白玥和楚楚偷笑。

  徐佳刚想说话,萧红踩着高跟鞋走过来回了座位,连招呼也没打,之后杨任进来,几个人拧灭烟头回了座位。

  杨任说:“现在十月份了,离12月份还有两个月时间,学校过元旦需要每个班报节目,希望咱们班踊跃报名,会才艺的会表演的别等我叫,主动报名,会有两轮选拔,第一轮选拔通过后可以在学校表演,第二轮选拔通过后可以去总校表演。想试试的去团委焦静若那报名,明天在交给我个人名单。”一片安静,任课老师来了,杨任走了,班里又“嗡”的说起话来。

  燕征把手放萧红腿上,“怎么这么晚才来?又去杨任那了?”

  “你最近很烦呐,我去哪都要向你报告!是吧!”萧红说。

  “看你这表情就知道你去他那了,如果你去袁桦那去焦娇那我决定不多问,杨任是谁,只要是个男的他乱来你都招架不住!”燕征说。

  “你想多了,杨任不是这种人!”萧红说。

  “你看你看,你心现在已经向着他了,没等我说后半句,你就说他不是这样的人!一个有点头脑的男人,都会先把你的心拉过来,然后再谈别的。”燕征说。

  “你放心,我是你的人,我有分寸!这不也是为了赚钱嘛!你们来这的角色是学生,不是社会老大,你记住!”萧红把燕征的手挪开趴桌子上。

  “我也得提醒你,打来这一开始,你就说是逢场作戏,为了咱们大家的身份,可是这都多久了,他也相信你了,还把你调为副班,但你现在还天天往他家跑,我真不知道你这么做的目的。”燕征有点生气。

  “谁天天往他家跑了?!我这边事还没处理完呢!除了他叫我,我没什么事不会去找他。”萧红说。

  “萧红,这些天我从来没问过你,就今天问你了,我希望你说实话,以前我问你你就说有事,以前我信了,但是现在我不信了,不是我不相信了,而是我不敢信了。”燕征说。

  “我也说过,社里人多,闲言碎语多,巴不得往上靠的人多,往上爬的人也多,我希望你不要听他们的一面之词来评价我。”萧红说。

  “如果一个人说你我不信,‘你算个什么东西?凭什么来指责萧红?你有什么权利评价萧红?!’两个人说你我也不信,‘说,有本事你拿出证据来啊!’直到三个人,三十个人,六十个人,九十个人,说你,议论你时,我不得不站出来说话:有本事大声说,在背后乱传什么谣言!结果评论越来越多,上百条,你说我还坐得住吗!我才来问你,希望你也发个意见。”燕征说。

  “燕征,咱俩一直从好搭档,好朋友,好哥们,沦为好夫妻,我相信,我这一步步走来你都是看到眼里的,我付出的,感情上,事业上,都在你这倾注了,我不会说是因为他长得帅就轻易去了,那我之前付出的算什么?!凿孔打眼需要一针见血,但是不能打死了,流通不了,我在他那也不能今天对他好,他把我提升了我就对他不闻不问了,这是做人的禁忌也是做事的禁忌。我想你应该知道。”萧红说。

  “你这嘴这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燕征说。

  “不是会说话,我说的都是心窝话,呆会我会在社里发表说说,咱这个社不仅要以拳法腿法治人还要以理服人,但是现在我困了,我想睡觉。”萧红说。

  “睡吧,记得以后有什么事第一时间告诉我,不然我没法和社里的人交代。”燕征说。

  “恩。”萧红点点头,睡了。

  见萧红趴下了,燕征坐到挨窗那面和徐佳说话,徐佳问,“萧姐说了么?”

  “她能说什么呀!还是老一套呗。”燕征说。

  “萧姐是个有分寸的人,我相信她不会做出那种事的!无非就是去杨任那坐会,吃个饭,聊个天。”徐佳说。

  “上午有个快递,我也没看,你知道是什么吗?”燕征问。

  “是个围巾,我让他们提前看了,信息发到我手机上了,在通知萧红来拿,征哥,你就放心吧,萧姐的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徐佳说。

  “有你我省了不少心,萧红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单纯的只一心爱我的少女了,变了,都变了。”燕征自叹。

  “征哥,兄弟们的情谊可是不变的!萧红,大了,自然不比从前了。”徐佳说。

  “别的变了就变了,怕就怕的是感情,经不起岁月的历练!!”燕征说。

  “当时萧姐嫁给你时不是还说‘她怕你经不起岁月的倦怠’,没想到现在翻了个个。倒是你怕她了!”徐佳说。

  “当时萧红嫁给我时那一套一套说的我现在都想笑,可是现在,随着时间的推移,什么都会变得,哪怕是事业。”燕征说。

  “所以你才怕把事业交给她,所以说,先由她代理,可是现在,我看不仅仅是由她代理,变成由她掌握,由她掌控了!”徐佳说。

  “一个女人一旦事业超过这个男人,她就会有优越感,她的思想和你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总想事事都超过你。”燕征说。

  “别想那么多了,燕征哥,也许事情没那么复杂!”徐佳安慰道。

  “但愿吧!”燕征垂头。

  下课后,羲卿把楚楚,庄珣,白玥叫来,不让庄珣走,“把我们都叫来什么事啊?”白玥问。

  “以前参加学校表演都只有我的上面弹古筝没有什么新意,所以这次我想着把你们叫过来,楚楚,你唱歌,庄珣的话你会跳舞,白玥的话你会写词写作,你就做一下编辑,如果你跟庄珣能够一起跳舞那就更好了。我想着我们为元旦的节目准备一下,你们看怎么样?”羲卿说。

  “行吧,我负责写作,别的你们看着办。”白玥说。

  “我们不要让班里人知道,悄悄报上去,到时候给班里人一个惊喜,每天下午下课后咱们去练,如果侥幸通过就在学校演出,不过就算啦。”白玥说。

  “知道啦,你为人低调,不想说咱们没通过班里人议论。”羲卿说。

  “庄珣,怎么一直不见你没说话?”楚楚说。

  “我在考虑,要不要叫你跳舞?!”庄珣说。

  “不用了!我不想学!”白玥说。

  “好,那算了!”庄珣说。

  “他不想学,我想学,庄珣,你教我教我。”楚楚白眼。

  庄珣没说话,到了楼下一片空地,四周没有人,放上了音乐,羲卿练开了自己的古琴,白玥拿着本子拿着电脑在写作,楚楚跟着庄珣,在学跳舞,“哎,你看我这个动作对不对?这个呢?”

  楚楚问着,庄珣一遍遍教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