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四十三章 刺咽喉白玥拿第一 抬担架瘀伤入病房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105 2013-11-17 13:25:23

  “我最不喜欢说谎的女人了。这可是你自愿的!上!”领头那人抖动手指,旁边那人又拿出一坛液体的药,“我说过,只要你认输,你,你们都可以解救了。”

那人正准备给萧红灌,萧红说,“等等。”

“我就知道,你会承认的!”那人说。

“我想问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不是学生吧。”萧红说。

“这个就不需要你管了。”

“我只是问问,说说也无妨,我只是一个学生,又不会乱讲,你说了我就把我们队的秘密告诉你。”萧红说。

“你还学会讲条件了!我告诉你,你还没这个资格跟我讲条件!你们的命都在我手里,说不说都是一样的。”那人正准备给萧红灌。

“等等!”萧红大喊,“我说,”

“让他说,”领头那人说。

“昨天是有人来给我们送消息的。”萧红看着他的眼睛。

“我就说嘛,我的判断力不假。”那人说。

“他们说,你过来,我只对你一人说,”萧红正准备往起站,眼神示意颜瑾和陶冶,那人蹲下,“说吧。”萧红迅速站起来一脚踹过去,踢倒那人,颜瑾也站起来踢,陶冶虽然眼睛难受,但还是能分辨的清敌人的,一脚踹过去给她下药的人,“你快过去燕征那,把他们放下来,这里先交给我俩。”萧红说。颜瑾跑过去,那边看守人围过来,树上吊着的人早有准备,用绳子和树皮摩擦着,马上解开绳索,就等颜瑾过来了,大家匆匆跳下去,和看守的人对打,颜瑾也开始了血战。

这面山洞里白玥才醒来,出去一看天都大亮了,完,误大事了,立即冲上山顶,却看到狼烟图腾的一片,白玥跑近一看,“颜瑾!”颜瑾扭头,“白玥,快跑。”

“这里什么情况啊!对不起,我来晚了!”白玥想插进去打。

“不,你来的正是时候,这里我们人多先挡住,你去找那面红旗。”颜瑾边打边说。

“好!我去!”白玥刚转身,颜瑾大喊:“白玥,小心刀!”身后一名男子一把刀扔过去,白玥往树旁一躲,有惊无险,刀刃插在了树上,接着那名男子追了过去,白玥只好往山下跑。白玥想着旗子肯定在山顶上那个缝里,现在往下跑不是徒劳吗?但是如果在山洞里的话他们的人昨天晚上就到了应该都搜遍了。白玥也不敢往后看,只是一个劲跑着,后来想想,不如把他引到自己那个洞穴里,让他自己在里面挣扎吧,于是扒着草跳下去,那人看到白玥跳下去,也追了上去,白玥跳下去后,已是山腰处,于是接着跑,看到了洞穴,立即进去,那人跟进来,白玥躲在了进来的角落里,靠着黑挡着,那人小心翼翼往前走,在看不到他的身影后,白玥往出走,跑到了山脚,看到前面一个人正在往河里走,白玥定睛一看,喊道:“庄珣!”庄珣扭头,“白玥!”于是站出来正准备拥抱白玥,深河里站出两个人,白玥大喊:“庄珣,小心!”

庄珣一个后踢踢住一个人,另一个人想追白玥,庄珣一胳膊拦住,“白玥、快跑!”

“我不能这样!你都为了我受这么多伤了!”白玥的泪在眼窝里旋转。

“快跑!听我的话!再不跑就没机会了!”庄珣抱住那人腿,另一个人猛打庄珣背部。

“庄珣,我——”白玥往后退着,眼里含着泪。

“快跑!这里交给我!咱们班只要有一个取得胜利也算是胜利!”庄珣说。

白玥抹泪拔腿往山上跑,想到那天训练时也是碰到这条河,自己钻了山洞,就绕到第二座山了,这次碰回运气,希望是那个山洞,白玥看到第一个山洞,为了怕庄珣撑不住,他们追过来,就进去了,进里面绕了半天,终于看到透光处出来,出来后一片广阔,面对着的正好是第二座山峰,白玥试图爬上去。

而追白玥的那人进了山洞后,没想到是羲卿和高雪琪在场的那个山洞,羲卿听到脚步声,赶紧晃晃高雪琪,高雪琪揉揉眼睛,“干什么?人家还困着呢!”那人本原没打算往这走,结果高雪琪一说话,把那人招来了,那人走过来,羲卿拿着身边的一个木棍拦腰一砍,高雪琪“啊——”的叫了一声,差点打到高雪琪身上,高雪琪赶忙躲开,寻找身边的树枝,没发现,于是从地上捡起什么算什么,捡起石头扔石头,羲卿在那坐着打那人腿部,高雪琪扔着石子、玻璃瓶等,没想到一个玻璃瓶砸伤那人的眼,那人眼角流血,接着羲卿又是一棍过去,那人发了狠,接住棍一使劲,把羲卿抽过去,一脚踹向羲卿肚子,“啊——”羲卿恨得站又站不起来,高雪琪连爬带走的过去把那人扑倒,“我跟你拼了!”羲卿说着一拳打那人脸庞,高雪琪抓住他的脚,羲卿一个劲打他的肚子,那人吐了不少苦水,这才不动了。

白玥爬向第二座山山顶时,看着四周,终于在岩石边看到了希望,两个石头的底下压着红旗,“看来一直以为的第四座山上有红旗,没想到都是假象。大家再爬第二座山时根本就没往那方面想。”白玥自叹道,正去拿那个红旗,后面一个人抢到手,“没那么容易!”那人说。

“看来还有一个幸存者!”白玥站起来。

“应该是最后一个幸存者!”那人说。

“那可不一定!”白玥出腿,那人出拳,两个互挨了一下,白玥又踹了一次顺手捡起石子,知道自己手上没力气,于是连踹带扔石子的把那人按倒,抢过他手上的旗子和口哨就是个跑,那人追过来,“你觉得你跑的过我吗?”那人一个空翻绕道白玥前面,“我觉得我也跑不过。所以,我投降!”白玥举起双手。

“好!拿给我吧。”那人伸出手。

白玥手上一个玻璃片直接滑向那人喉咙,还没等那人反应,白玥跳下山顶,跳的同时吹了口哨。全场战斗这才结束!正好跳下去选择的位置是树,白玥落在了树上搭着,天上火花四溅,组织人员展开营救!白玥把哨往脖子上一带,准备睡觉了!战斗结束了,终于完了,好累啊,也不知道你们怎么样,好不好,会有人来救你们的.白玥想着,想通了这次比赛的意义.

组织人员营救中,抬着一个个担架把受伤的人抬出去,没想到所有的人都有伤,都在接受治疗。“摄像头上显示就是从这掉下去的,怎么不见人影了?”

“是啊,不是让我们来这接人的吗?”两个营救人员对话。

“呼叫天狼,呼叫天狼,你在从摄像头那看看,是不疏漏了什么地方?!怎么山脚下没人呢!”其中一个人说。

“收到,收到,我在看看。”天狼调准视频角度,“我看到了,在树上,落在山腰上了。可能昏迷了,你们喊喊试试。”

“有人吗?有人吗?听到请回复!”营救人员冲上喊着。

“有!有!”白玥喊道。营救人员朝树上扔了跟绳索,“还行吗?能爬下来吗?”

白玥说:“我不会爬,你们在树下放个棉毯,我跳下去。”

“这是——真是女汉子!没想到这女人耐受力这么强!”营救人员说。

“你跳吧,下面有担架,我们接着你。”其中一人说。

白玥看了看底下,好高,没想到庄珣此时跑过来,把担架往左移了移,“白玥!我在这!”白玥看到庄珣,立马跳下去,在白玥落担架的前一秒庄珣接住了。

“你怎么在这?你的伤还没好呢!”白玥问。营救人员把两人一块抬到病房室。

“我和燕征他们一起被送到病房室,所有人都来了,就是不见你,我一问你,他们说没有你的名字,我就去找天狼了,他正在那调视频,我去看时正好看到你在那座山上的树上睡觉,我就放心了,于是申请我去把你搭救回来!”庄珣说。

“看来你始终还是我的救命恩人!”白玥说。

“那可不!”说着说着,到了病房室,“嘿呀!你俩凑鸳鸯队呢!死也要死一块是吧!”徐佳说。

“去你的!你才死了呢!”白玥说,营救人员把白玥抬到床上。

“我就是打个比方!没想到是你吹了口哨!”徐佳说。

“我也没想到,等我登上第四座山上时你们已经开始打上架了。”白玥说。

“只能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颜瑾说。

“在这里,我们每个人都参加了战斗,包括白玥,不能说来得巧,她在抢口哨时也和那人拼了一架,知道自己打不过他才选择跳下山顶的。对吧?!”庄珣说。

“还是你了解我!”白玥说。

随着口哨的声音,大家都站起来,天狼走进来,“病是靠养得,等搬完奖你们在聊。”大家跟着天狼走出去,杨任站在外面,大家立即站好队三排,杨任说:“都很高兴是吧!”大家立即变严肃。

“其实我也很高兴,你们终于露出了真本事!你们终于有能力去攻击敌人了!”杨任笑了,大家也笑了。

“别说那没用的了,快让外我们见见是什么奖!”徐佳说。

“你又不是第一,你着什么急?!”杨任说。白玥笑了。天狼走过来,“你们也知道,来这,既是训练也是玩,自然赢了就是证明你有这能力了,输了的,不要气馁,也许你这方面不强,别的方面,会略高一人。我来,是来说明名次,没有奖励,希望你们能够循序渐进,白玥,你第一,一个要能力强,一个要脑子转得快,一个要运气好!白玥,你做到了!”天狼拥抱,白玥浅浅鞠了一躬。

“在视频上看到你自己在山洞里过了一夜,怎么样,害怕吗?”天狼说。

“说实话,谁不怕,但不是运气好吗!准备好一切了却没人进来。”白玥说。

天狼笑又拥抱萧红说:“有勇有谋,给第二名。”

“谢谢!”萧红也浅浅鞠了一躬。

“在当时面对我们那么多人的质疑下,在给陶冶灌了那瓶药时,你是怎么想的?”天狼问。

“把你们都干掉!”萧红说。

“战绩好!给第三名!”天狼拥抱庄珣说。

“你一人打四人,山上两个,河里两个,而且都是我们这的高手啊!”天狼说。

“等等,你们这的!”白玥问。

“怪不得,原来一开始就是吓唬我们的,我说怎么我们什么都没有,他们班有火有刀还能接住我从树下射下来的石子。”颜瑾说。

“其实,论奖励,你们每人都应该有,你们每个人的表现都不错!颜瑾,你在第一天,把这一切计划好,就去树上呆着,燕征,你们杀过去,和你们对打的人身手都是一等的!这都是我们的人,为了让你们早点把目标实现,提高战斗性,缩短时间,想出的办法!”杨任说。

“啊?”大家惊讶。

“所以,为了奖励你们,今天大吃一顿,晚上睡个好觉,明天咱们就该去上学了,你们的经历经验也比同龄人强!”杨任说着,大家嚎叫着跳起来,“终于解放了!”

大家一起走回杨任婆婆家,屋里他们闹翻了天,潇楚楚大喊:“白玥!”白玥跑过去,两人拥抱!“我知道你会赢的!我果然没看错你!”潇楚楚说。

“楚楚!”白玥抓着楚楚到手。

“快,坐下,慢慢说,我们做好了饭在等你们的归来!”楚楚说。

当时觉得很刺激,很搞笑,现在想想,真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想一步,杨任为什么要设置这场比赛,到底什么用意,当初,不过是团体赛,不管成功还是失败,都有人去保护你,现在呢,你就是死了还是活了跟别人又有任何关系呢,人家凭什么帮你呢?也许当初在用心一点练练,现在就不会有那么多人离自己而去了。。。看着眼前的这只小猫,十几斤了,在太阳下睡的真舒服,还打起呼噜了,猫都知道留一手自己会上树,我怎么就不知道呢。。可能注定了吧。。我常常在想很多事情是不是已经注定了,如果早就注定了我还拼搏个什么劲。。

林玥敏

“我最不喜欢说谎的女人了。这可是你自愿的!上!”领头那人抖动手指,旁边那人又拿出一坛液体的药,“我说过,只要你认输,你,你们都可以解救了。” 那人正准备给萧红灌,萧红说,“等等。” “我就知道,你会承认的!”那人说。 “我想问问,你们是干什么的?不是学生吧。”萧红说。 “这个就不需要你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