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三十九章 河里训练到此结束 为明比赛拉开眉目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53 2013-11-12 10:09:49

  “白玥,你等着!”徐佳站起来走向厨房。

  “随时恭候!”白玥坐回原位,徐佳端来粥“砰”的放桌子上,坐白玥身边,白玥刚咽下一口菜被呛出来,“怎么,坐我的身边是你的荣幸!”徐佳说。

  “那我——情愿不要这种荣幸!”白玥说。庄珣憋得笑出声来。

  白玥夹了一口青菜,徐佳也夹了一口青菜,白玥夹了一个煮花生,徐佳正要夹煮花生两人筷子相碰白玥夹得花生掉了,“徐佳,你怎么回事啊?夹个菜也被你碰掉了。”

  “白玥你怎么回事啊?老根我夹一样的。你是不喜欢我啊?”徐佳说。

  “自恋!你还真别说,等你结婚了,我要看看是哪个不长眼的嫁了你。”白玥说。

  “等我婚礼的时候,绝对不叫你,省的在我婚礼上闹!”徐佳说。

  “都少说一句吧,今天训练的还不累是吗?!”燕征说,大家都低下头吃饭。

  一夜过去,明就要进来训练的第四天。。。

  张开沉睡的眼睛,太阳已经挂在天边;醒醒神,穿上衣服,去洗漱,开始了又一天的生涯。。。不用吹哨,大家整荣代发来到集合地,天狼走过来,“还是,先去跑五公里越野。”大家迈开步子绕着山上跑,跑完一座山正好是五公里,下了山,大家去吃饭,之后就是去基地训练,俯卧撑、蛙跳、引体向上、走单杠,爬钢管、跳伞等等;中午吃了饭,又开始下午的训练,在河里举原木,摔跤,做俯卧撑,两头起等等;晚上,扎马步,练拳等等。连续三天,都是天狼一人喊破了嗓子的叫号训练,顺利度过这三天,这之间没有人退出,没有人淘汰,大家都扛了过去。。。

  “今天下午是训练的第六天,也是你们训练的最后一天,明天你们要面临着参赛选拔生存等等问题,”天狼对着在河里举原木的人说着,“现在,到岸上休息一会儿,十分钟后,训练下一个项目。”

  “终于可以休息了,妈呀,这是人受的罪吗!”高雪琪走上沙滩直接躺倒。

  “终于能歇会了。”羲卿说。白玥走到沙滩上坐着看着天狼,忍不住心里的疑问还是去找了他:“天狼,我能问你件事吗?”

  “说。”天狼带着墨镜看着河流。

  “这几天都不见杨任,我想问问他怎么了?”白玥坐在天狼身边。

  “他不在了你可以少受点罪,知足吧!”

  “我只是想问问,没有别的意思!”

  “管好你自己就够了!”天狼站起来,“集合!”

  “啊?这么快!”大家纷纷去河里站着,白玥懒散的走过去,看不到杨任心里不踏实,“现在,两头起一小时,开始!”天狼说。

  大家沙子多的地方躺下,利用腰的力气使手臂、腿、头同时起来手不能抓裤子手臂与腿平行,在放下,再起来。。。

  “下面,俯卧撑一小时记时开始!”天狼吼道。

  下午五点到了,天狼看着手表,“现在下河集合。”天狼说。

  大家到地上站好队伍,天狼说,“没想到呀,到今天还有这么多人在继续训练,对你们不够狠,是我的失职。但是你们对自己的严厉苛刻,不松懈,我感到欣慰,所以,今天我宣布:你们通过了训练选拔,明天,你们所有人都要参加比赛。”天狼还没说完,高雪琪等一帮女生兴奋地涌过去到天狼身边,“谢谢天狼!天狼万岁!”

  “我还没说完呢!”天狼笑着说,露着六颗牙,“我们听着呢,你说吧。”大家随意站着。

  “明天,你们将要面临的是一场严峻的比赛,这比赛的参选人,不仅有你们本班的人,还有外班的人,你们训练的内容可能不一样,但是比赛的内容是一样的,你们明天将要面临的挑战,就是生存,在两天没水没饭的情况下保持体力往前进,还得消灭对方的有生力量。你们现在有11个人,他们有12个人,虽然人比你们多,但是实力不一定比你们强,你们做好明天的准备了吗?”

  “时刻准备着!!”大家喊着口号。

  “别喊的些这么响亮的口号,输赢在明天!两个人可能会同时跑在一个水道上,打架是在所不免的,但是不可以为了争取时间赢把对方打残甚至打死,这是绝对不允许的!明天就是7号了,你们要在八号下午太阳落山之前也就是五点之前赶到那座山峰顶上取那面红色旗子,谁先拿到旗子并且吹响了旗子上的口哨谁就赢了。奖项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绝对让你们意想不到!”天狼说,“现在全体都有,跑回你们住的地方去吃饭吧!”

  此时大家心里都乐开了花,白玥望着天狼指的那座山,像是第四座山。而天狼没和大家一起走,走向了另外一个地。

  “呦,磨枪呢。”天狼说。

  “可不,好久不用了!该出去见见世面了!”杨任说。

  天狼看着桌子上的一切:“你这是准备好奖项礼品了?还拿包装盒包上。这桌子上又是刀又是竹签又是化学试剂的。”

  “我也只是猜测谁会赢,根据他们的爱好准备了一份礼品。”

  “那如果不是你想象中的这几个人呢?”天狼问。

  “我相信我的选择,再说就算不是他们,他们也会拿一个亚军回来见我的。”杨任拿着枪走出去,抬眼就是一只鸽子,杨任一枪射中鸽子心堂,鸽子流血掉了下来,“好久不用了吧,枪法依然很好啊!”天狼说。

  “她们——还好吗?”杨任问。

  “是她——还是她们?”天狼说。

  “她们,训练的人,练得怎么样啊?比以前有长进吗?”

  “别以为你那个心思我不知道,你是想问我白玥她还好吗?好几天不见她了,想她了。”天狼说。

  “是,我承认,我是在想她。”杨任左嘴角往上扬,“但是我也在关心别人,参赛的不只是她!”

  “哼,告诉你吧,她们都通过了训练选拔,明天是该她们量身手的时候了!我以为咱们的训练还不敢苛刻,这么久还剩下11个人,没想到,那组还有12个人参赛,真是!”天狼笑着说。

  杨任把枪给天狼,天狼打了一枪,一只燕子掉了下来,“走,回去看看你的学生!别在这耗着了。”天狼收回枪。

  “杨任来了!”有人小声说。杨任和天狼走进院子里,见大家吃着饭,白玥抬头,瞟了一眼杨任的眼神,欣喜的目光,又低下头吃饭。杨任和天狼走进屋里,“怎么样,今晚上还训练吗?还是让他们好好睡上一觉,明天好比赛!”天狼说。

  “对方不会给你任何松懈的机会!”杨任说。

  “好!”天狼走出去,“全体都有,集合!”大家吞了嘴里那口,跑来集合,“蛙跳!开始!”

  “又开始了!哎。。”颜瑾说。

  “今天早点训练完毕,九点就让他们睡吧。”杨任走过来对天狼说。

  “行!”天狼点点头。

  “做蹲起,200个,开始!”天狼说。

  白玥坐着蹲起总是思考一个问题:这杨任的婆婆怎么一到做饭点就来,平常也不见她,是因为我们去训练所以见不到她了吗?那晚上也应该回来睡觉呀。正想着,杨任的婆婆从外面进来,看来一眼院里情况,走进屋里织毛衣去了。

  “拳卧撑!一个小时,开始!”天狼说。

  燕征、徐佳聊得说着话天狼走过来往屁股上狠劲一人踹了一脚,做完训练项目,解散了。。。

  明天一早,大家早早起床,都睡不着了,担心着担忧着的,到了会场,大家都换上一样的衣服,念着号站成一溜队:“燕征:01!徐佳:02!怀惗:03!陶冶:04!萧红:05!颜瑾:07!白玥:08!羲卿:09!高雪琪:10!池彰弈:11!。。。”

  潇楚楚在警戒线外站着一直喊:“白玥白玥!”白玥扭过头。

  “别紧张!两天后我在这等着你胜利归来!加油加油!”楚楚握着拳头示意着。白玥点点头。

  “别让我失望啊,我在这等着你,你这两天在里面别冻着了,我给你带来棉衣了。”楚楚把衣服递给白玥。

  “不至于吧。”白玥说。

  “哎——”有人拦住,“不许穿别的衣服,呆会还要在进行一次搜身,只让穿赛服!”

  “什么比赛嘛!真是的!”楚楚撅嘴。

  “没事啦。我不冷的。”白玥说。

  “这是规矩,请踏出警戒线。”那人说。

  “切!”楚楚白了那人一眼。

  白玥看着其他队员做着热身准备,赛服后面挂着几几号,白玥总是盯着14号的背影,总觉的在哪见过。所有人在谈论着,热身中,庄珣跑过来,“要不我换号,和你挨着,我保护你。他们说里面很危险,一不小心命都保不住。”

  “放心吧,我是谁啊,哪那么容易挂!”白玥说。

  “要不我还是和颜瑾换号吧。”庄珣看着站在白玥前面的颜瑾。

  “你这是比赛前紧张症,我都说了我没事的,再说,进去后又不按顺序走,你换号也没用,进山里后,如果我迷路了或是需要你的支援,我会在树干上画个三连锁,在周围石头上草上等等引起你注意的。你有没有要交代我的?要不你进去后凡是你走过的路都在树上画个符合。”白玥说。

  “那画个什么呢?”

  “额——你画心,箭头试的那种,我相信,咱们总会碰面的,到时候咱们联手作战。”白玥笑着说。

  “恩!看到你笑我就知道已经做好准备了,我也就不担心什么了。”庄珣说。

  “哪怕,你们进去后作战,负伤,摔伤,也得坚持到比赛最后一天,不许给我提前退出!告诉我,你们有没有信心拿到第一?”天狼训话。

  “有!”大家喊着。

  “有没有?”

  “有!”大家齐力喊着,对面那组的声音显然超过天狼这组,也在喊着,“有!”

  “请遵守比赛规则,还有五秒钟,比赛开始!”裁判人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