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四十二章 灌辣药陶冶直流泪 强联手共同打比赛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58 2013-11-17 13:25:23

  又过了两个小时,大家说话说的累了,大家把颜瑾的计划规划好,背靠着背睡了。。。颜瑾时不时站起来看看外面的月亮,此时却被云遮住了。白玥靠着墙,时不时醒来看看周围,听听声音有无异常,也不敢走动,太冷了,缩到一团,眼睛渐渐闭上,周围地上在月光的照耀下可以看得清地上全是白色网的线,树枝和石头连接着,一有人走进来就会发出声响,还有从山洞里找到点陶瓷碎片,可以反光,不用出去看外面的天气。

  颜瑾看着月亮出来,已经移动过怀惗说的那个位置了,颜瑾叹息道:“哎、、没戏了。。。”

  转身走时,背后一个身影,颜瑾右脚就是一个后踢,那人“啊——”叫了一声,颜瑾扭头,“是你!怀惗!你回来啦!”颜瑾高兴地拥抱住怀惗。

  “我是真没劲了,一趟趟跑的,好不容易赶到这来实现我的承诺,你却来了一脚!”怀惗说。

  “不好意思呀,我不知道是你!”颜瑾说,“拥抱一下,作为补偿。”

  “一个拥抱就草草了事啦,我都快累死啦,先让我坐下。”怀惗往前走,“来了这么多人?”

  “嘘——小点声。大家在睡觉。”颜瑾说。

  怀惗坐下,“好家伙坐了一圈,都没我地了。”颜瑾坐下,“怎么样,还顺利吗?”

  “别提了,可严了,我上去时差点掉下去,一直扒着树看着上面的情况,动一下都有可能被人误认为是有人要往下巡视,天黑的不行了,我准备跳下去往回走时,上面的人换岗回去睡觉,我趁着他们换岗时跑去萧红的那个山洞,说完事后马上走人,要不就被当做人质了。这个胆战心惊的。”怀惗说完全身还哆嗦了一下。

  “我看出来了,你受累了。你睡吧,天亮了我叫你。”颜瑾说。

  “不能让你看一夜呀,你会体力不支的,明天还靠你在树上盯梢呢!”怀惗说。

  “没事的,我晚上坚持熬夜的。”颜瑾说。

  “两个小时换一班,我先去看着,我累了再叫你们。”燕征醒了说。

  “别逞强了,你要是困就睡。”颜瑾说。

  “把我当什么了,哥们晚上天天在夜店酒吧里逛,次数不比你少。”燕征说。

  “那靠你了,困了就叫我。”颜瑾靠在墙上,怀惗头也靠着墙,睡着。一夜过去,天亮了。。。

  庄珣醒了,看大家睡着,站起来往前走,却看到一个人站着,原来是燕征,“大哥!你盯了一夜的哨啊!”

  “睡醒了吗?”燕征问。

  “半睡半醒的,就是冷。我去叫他们吧,该醒了,现在看着外面也应该是六点了。”庄珣说。

  “会不会是五点呢?让他们在睡会吧。”燕征说。

  “越早去越好,我希望是在对方醒之前咱们到达那,不然这么多人去,肯定引人瞩目。”庄珣说。

  “那好,你去叫他们。”燕征说。

  大家站起来,燕征说:“大家看,这座山的局势,我和庄珣、徐佳从东面上山出发,颜瑾你和池彰弈、怀惗从西面上山,高雪琪、羲卿你们自己小心点,我看到了白天这山洞也不安全。”

  “放心吧,我们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也小心点。”羲卿说。

  他们走后,高雪琪说,“晚上也没睡好,羲卿你坐好了,我趴你腿上躺会。”

  “行,呆会我叫你。”羲卿头靠着墙,看着周围一切。

  上山后,还有一圈颜瑾这对就登上了山顶,颜瑾说:“你们两个先上去,我在树上呆会,合适后我在往上爬。”没想到一上山怀惗他们藏得挺好,用树枝树叶搭着自己藏在里面;燕征他们到了后,直接来个大屠杀,“啊——”的叫着,吸引着所有人的目光,来了四个力气的走过来,三个人厮杀着,庄珣对着一个人又是拳又是腿的,把那人弄树上打晕,跑到一边没想到身后那个人追了过来,庄珣怎么跑就是拜托不掉,快跑到山脚下时,庄珣跑到这立马停下突然一个360度大转身翻过去,翻到那人后面一脚踹向那人屁股,那人倒地立即转身站起来,两拳握紧,腾空踢踢向庄珣,速度之快接着两拳猛打庄珣胸膛,庄珣退后几步,嘴角流血,那人哼了句,“哼,花拳绣腿。”庄珣又退后几步,脑子里全是燕征的腿法,往前冲一腿踹向肚子又是一脚蹬向那人腿,那人趴到正准备起来,庄珣一拳打击他背部一手抓住他两只胳膊,脚踩着他的腿,使劲压折他的胳膊,直到听到他的胳膊响一声筋转了一下,才放开,那人立即起来恶狠狠的眼神一脚踹过去庄珣的腿,庄珣没反应过来就躺地了,庄珣站起来就是个猛打那人胸膛和肚子,终于打到他没劲了,胳膊和腿一直抽搐,这才往山下走。

  而燕征和徐佳那边却是遇到了真正的高手,一人对一个,20分钟过去后未见输赢,燕征脸上青一块,徐佳嘴角也有血,颜瑾听到打斗声,匆忙往上爬。树坑里的池彰弈说:“这个颜瑾靠不靠谱,怎么还不来啊。我都蹲不行啦!”

  “在等会。我相信她。”怀惗说。

  颜瑾看着燕征他们打架却不能自乱阵脚,只好爬上最高的树,手上拿着玻璃片和陶瓷片,看着那边有一堆树叶集聚着,颜瑾晃着,怀惗抬头,做了个OK的手势,又趴下,示意徐佳他们,可是徐佳他们忙着打架,没工夫理会,又怕叫池彰弈他们去帮忙更会引人瞩目,不但那一队没来人,倒把自己队的人数泄露了,正着急着,从不远处的山洞里走出来两个人,颜瑾朝他们发射了两个弹弓,居然被其中一个人接住了,颜瑾惊讶不已,怕被发现,马上朝怀惗晃着玻璃片,怀惗抬头,颜瑾手势“2”,于是怀惗和池彰弈冲出去“啊——”吸引那两人注意,那两人看过来做好战斗准备,大家一对一单打独斗着,陶冶呆不住了,听到外面的打斗声,冲出去相帮大家,从另一个山洞里出来两个人,“终于忍不住出来了!这就是你们所有的人,联合好了整我们!我看出来了,是挺能打的,打了快半个小时,”那人目光看向燕征他们,又看向陶冶,“就是不见成果!”

  “少废话!”陶冶一拳冲过去打他鼻子,那人接住这一拳,“我不想打,是你逼的!”立即翻转陶冶胳膊,踹向陶冶腿使陶冶跪在地上,“我说过,我不想打,只要你喊求饶,我可以免你已死!”

  “呸!”陶冶吐了一口!

  “挺有骨气,可是我怕你吃不了这苦!我最怕看到女人哭了。”那人一手的兰花指编着。

  “你想怎么样?”陶冶说。

  “我不想怎么样,只要你们认输,在原地等着的人把旗子拿上,你就可以不用忍受这些。”

  “我呸!要我认输,除非我死了。”陶冶说。

  “看来,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了!”那人抖动中指,旁边那人按开陶冶嘴巴,手里拿着一坛自制的东西,“我再问你一遍,认还是不认?”

  “不认!”陶冶坚定的说。

  “我就是喜欢不认错的女人!这样整起来有看头上!”那人说,旁边那人把坛子里的东西给陶冶灌进去,陶冶两手被绑于背后,两腿蜷着跪在地上,“呸!这什么东西?”陶冶咽了一点,吐了一点。

  “一种神秘的东西。”那人说完,只见陶冶眼睛里泛泪花,之后陶冶嗓子不能说话,眼睛一个劲流泪,那人蹲着拿出手帕,“我说过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了。”

  “怎么样,认输了吗?”那人正准备给陶冶擦脸,陶冶朝手帕上吐了一口,“哎,真不讲道德!”那人把手帕扔在地上。

  “你以为你讲道德吗?!”萧红站出来。

  “呦,又来一个!”那人说,“这下可有意思了,”那人走过去,碰了一下萧红脸蛋萧红手打过去,“你叫什么?长得可真动人啊!”

  “凭什么告诉你!”萧红说。

  “就凭这个!”那人指向燕征那边,燕征、徐佳被吊在树上头朝下;又指向怀惗那边,也被头朝下吊着,“够么,这些人的命就换你一句话,你的名字。”

  “我叫萧红。”

  “真好听的名字呀!”那人抚摸着脸颊。

  “你可以放他们下来了吗?!我怎么觉得你们知道我们的一切!”萧红说。

  “我又没说放他们下来!”他狡猾的眼神.

  “你不是说命换——”

  “是啊,但是我又没说放他们下来,我只是说换,是你自己心太急了想着急告诉我,我还没来得急说条件呢!”那人说。

  “你——!”萧红一拳打过去,那人接住:“怎么都爱动手啊!女人要矜持,这样可不好!”那人捉住萧红胳膊,旁边那人把萧红捆起来,“你想干什么?”

  “这个的问你了?只要你配合我,我就放你走。”那人说。

  “怎么配合你?”萧红问。

  “到底是个识货人,不比那个,我问你,你们队的人都来齐了吗?是不是都在这里了。”

  “是,都来了,都来送死了!”萧红说。

  “这么说,你们队的人就这么点,而且还都被我抓了。”那人揣疑着。

  “恩。”萧红点点头。

  旁边那人指了指树上,领头那人说:“把她揪下来!”旁边那人走过去,一个石子扔过去打住颜瑾头部,颜瑾手一松倒掉下来,“过来吧你!”那人把颜瑾揪过来。

  “这人也是你们队的吧。”那人说。

  “不是不是!”颜瑾说。

  “如果你不是,你怎么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呢!”领头那人说。

  “额——”颜瑾跪在地上想着还有没有逃的。

  “我最不喜欢说谎的女人了。这可是你自愿的!上!”领头那人抖动手指,旁边那人又拿出一坛液体的药,“我说过,只要你认输,你,你们都可以解救了。”

  那人正准备给萧红灌,萧红说,“等等。”

  “我就知道,你会承认的!”那人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