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四十章 突发断桥集体摔伤 落地扭伤雪琪被救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347 2013-11-13 10:19:21

  “请遵守比赛规则,还有五秒钟,比赛开始!”裁判人说着。钟表开始晃着,杨任看了萧红一眼,没想到此时萧红也正看着他,两人回眸相笑,这一幕被燕征看到,本原想和萧红说的话都烟消云灭了。倒数5、4、3、2,站在岗上那个人吹了哨,并且点燃枪火,天上“彭”的开了火花。一人一条路,大家跑进去后,杨任和主办方在台上坐着,杨任拳握得很紧,心快要跳出来,脸上开始冒虚汗,他已经三天两夜没有睡觉了。。。

  大家快速跑着,想着天黑之前到达第四座山,然后在那埋伏一夜,清晨一早就去找那个红旗,一部分人世这样想的,另一部分人却是这样想的:其他人都在竭尽全力的快速跑,而我就慢点跑,没人跟我抢道走,只要能到达第四座山就行了,反正怎么也得过一夜,在哪不是过,保留体力把精力放在第四座山上,第四座山才是难点,也是突破,这其中也包括白玥,白玥不紧不慢的跑着,到了攀岩的时候,白玥看着另一对身手矫健,几下爬上去了,白玥也就跟着往上爬,爬到了山顶,该是去第二座山通天桥的时候了,燕征等人和另一队猛地往前跑,白玥看到这么多人通往天桥,天桥晃晃悠悠,很甚人,白玥留到最后往前走,在燕征和另一组队员的三个人跑到第二座山时,另一组队员不知从哪拿出刀砍断天桥,还放火烧了天桥,这让在中间走的人慌忙不已,掉落山下,大家抱头乱窜,有些人身上还染上了火,导致桥还没有断被大家剧烈踩踏导致断裂,白玥整个人被桥的断裂顺势滑下去,在快要掉下去时仅仅抓住桥的一边,两手支撑着抓紧桥面,但是也撑不了多久了,第二座山上燕征问:“你们这是干什么?他们掉下去会丧命的。”燕征和其中一人打着却没能阻止这场火的发生,另外两个人站出来抖抖手指头把燕征推下山说:“我们三个是铁三角,我们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休想得到。”燕征落在石头缝那,连滚带爬的爬出缝隙,两手支撑着爬到地上,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而大多数人掉在山下的身上的伤更重,虽然没有摔折,但是这严重影响到了他们去取得胜利的时间,他们也算是精英中的精英,有几个人勉强站了起来往前走着。

  白玥那撑不住了,看着桥终于不是那么晃得厉害了,爬也爬不上去,身手还没那么矫捷,于是看看底下,选好地理位置跳下去,白玥在想:这一掉拖住了许多人的时间,他们会在第四座山上埋伏好等着我们的进去,然后留一个人在山上找红旗,我得换条路过去。想着想着,手一松掉下去,也没有降落伞,白玥被摔到山棱角上翻过去,爬到平地上,衣服被划了好几个口,胳膊上有了几道血印。

  燕征爬到平地上,却发现身边还有另一个人躺着,“啊——”那人大叫,燕征立即起来摆好作战准备,那人这才坐起来,“坐下坐下,咱们不是敌人,打什么打,同意都是被铁三角耍了的人,咱们的目的是拿上红旗。”

  “别喊‘咱’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不过你说铁三角,你也是被他们推下来的?”燕征问。

  “我和他们一个班的,他们那手段我能不知道吗?!”

  “你们一个班的?还这样对你?”燕征问。

  “一个班怎么了?他们具有战斗力和攻击力,从不把别人放在眼里,以前搞比赛时他们就这样,而且每一次都拿上了金牌。”

  “难道他们就没有被发现吗?搜身时应该都检查过的。”燕征问。

  “也许是他们提前一天放的,也许是背后有人,这个办法可多了。”

  “还不起来啊,往前走着。”燕征说。

  “在趴会,反正每年都是他们,来这也就是凑个人数,我看你也别去了,省的挨打。”

  “那可不行,怎么也得打一次,让我看看他们是有多大能耐。”

  “哎,我说你不嫌疼啊,刚摔下来就往前走。”

  “这算什么,”燕征想到杨任和萧红的那一回眸,“心里面的痛永远无法替代身上的疼!”燕征往前走,那人找了片树枝树叶掩盖身体又倒下了。

  这次掉下山,所有人的起点都不一样,大家也就不能靠着以前训练过的记忆往前走,因为大家根本不知道自己掉下来是在哪座山的山峰下。

  白玥走下山,虽然知道自己是在第一座山上,但是训练时是靠天桥过的第二座山,现在却要走上第二座山,耗费体力不说,又要爬着上,又增加了不少难度浪费了不少时间。一路擦着汗白玥登上了山峰,站在山顶上看着不少人正往上走还有不少人往别处走,这回是真的靠自己了,看不到别人,白玥往远环视着,下了山往那走是第三座山。

  而就在庄珣、徐佳、怀惗快要跑完天桥到达第二座山时,没想到突发事件,几个人一块摔落山,“这是谁干的!这么缺德!我的老腰啊!”徐佳说。

  “哎呀我的妈呀!我胳膊都青了。”怀惗往外爬爬。

  “肯定不是咱班人!那不就是外班了吗!”庄珣说。

  “可是咱又没看清那个点火的是谁?怎么告人家呀!”徐佳说。

  “只要咱赢了,咱就有理由告他!”庄珣说。

  “那还等什么?!”怀惗站起来,正要往前走,听到有人喊:“啊——,就我!”怀惗往下一看,高雪琪一只手抓着岩石,一只手抓着草,快不行了,怀惗就在那笑,“没想到你也有这样一天!”

  “笑什么笑!等你摔倒这,哭你都来不及就掉下去了!”高雪琪说。

  “行啊,反正是你喊救命,又不是我喊,我就在这等你哭。”怀惗说。

  “别呀!”高雪琪说,“我拜托你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怀惗伸出胳膊,高雪琪说:“在近点,我够不到。”怀惗趴下,身体使劲往前,手臂往前伸,高雪琪抓住怀惗手,怀惗却拖不到了,立即喊道:“燕征、徐佳快来帮忙!”徐佳等人赶过来,拉着怀惗身体,怀惗拉着高雪琪喊道:“你该减肥啦。太沉啦。”三个人一起把他们拖上来。

  怀惗直接倒地,呼哧呼哧的,高雪琪看着大家,准备站起来,却站不起来,左腿一使劲站右腿还没起带动整个身体直接倒地,“哎,你等会。”燕征走过来,“坐下,我看看你的脚。”

  “我脚怎么了?”高雪琪又坐下。

  燕征活动着高雪琪右脚崴,“啊——疼!”高雪琪喊着。

  “脚崴崴扭伤了!绝对的!”燕征说。

  “啊!好不容易熬到比赛这天,这怎么脚就伤了呢!”高雪琪紧皱眉头。

  “命中注定呗!你不会是第一!”怀惗说。

  “我不是,你肯定也不会是!”高雪琪说。

  “凭什么你不是我就不是了?”怀惗说。、

  “你那两下子我还不知道,燕征,你们快走吧,我希望看到咱们班拿第一,而不是,那些人。”高雪琪指着正在努力往前爬的另一队。

  “放心吧,我们不会让他们得逞的。”燕征说。

  “那你的脚怎么办?!还有一天一夜,你的脚伤不能耽搁了,会起脓疱的。”庄珣说。

  “别管我了,你们快走吧,我是怎么都不会提前退出的!咱们班不能丢这个人!”高雪琪说。

  “这不是丢面子的事,你的脚要是起来脓疱还不去看到了明天就会溃疡的,你的右脚就不能要了!”怀惗说。

  “我都说了别管我了,你们快走,这天又快黑了。”高雪琪说。

  “哎!”怀惗叹气,“不管你!你就在这等死吧!我们走!”怀惗、庄珣、徐佳、燕征走了。

  走到第二座山上大家往上爬时,怀惗心里面不得劲,说:“你们先爬吧,我稍后就来!”

  怀惗又走了好大一气,到了高雪琪受伤的地方,发现她不在了,在周围就是个喊:“高雪琪!高雪琪!”

  远处有声音,怀惗跑过去,原来是高雪琪用石头砸着石头碰出来的声音,“你在这啊!”怀惗说。

  “老子还没死呢!说吧,你怎么又回来了。”高雪琪说。

  “本原不想回来了,想起你怎么也算是个班里的一员,不能丢下你,我让他们先走,我来把你背回去。”怀惗说。

  “你脑子长泡了!这是山里,不是城市的柏油马路,就算你能把我背到第二座山,那又怎么样,还是要爬山的,你总不能背着我爬吧!”高雪琪一手拿着树叶瞎掰。

  “不管那么多了!能走一截是一截,总比把你扔这喂狼强!”怀惗说着背起高雪琪。

  “喂喂喂,你快放我下来,你还能有多少体力,你是要爬山的,是要打架的,你这样背着我不但浪费你的时间还浪费你的体力,值得吗!”高雪琪说。

  “有完没完了!再说我现在就把你扔下去!”怀惗晃了一下,高雪琪不说了。

  视角转到羲卿这,本原腿就没有全好,再加上从桥上那么高摔下来,这腿又不能要了,羲卿尝试站起来,疼的要命,于是爬到树干那,扶着树站了会,坚持不了多久就站不行了,又倒下了,羲卿此时又是急又是恨,一直打自己的腿,“真没用!真没用!”此时正好是这棵树上颜瑾在上面躺着说:“打又有什么用!废了就是废了!”

  “啊——谁在说话!”羲卿吓得看着周围。

  “你姑奶奶我!”颜瑾说。羲卿看了一圈,还是没发现。

  “傻呀!往树上看!”颜瑾说,羲卿这才往树上看,“你怎么跑上面去了?”

  “别提了!从桥上摔下来正好落在树上!”颜瑾说。

  “你别说,你不说话我真没看出来你在树上乘凉!这赛服发下来我还说呢,怎么是绿色,现在知道了,好隐蔽!和大树绿地一个颜色!”羲卿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