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十八章心怡人被有心人抢 酸亦恨白玥失知己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498 2013-10-27 11:10:44

  好不容易走到六楼,白玥叹了口气,大多数人睡觉了,突然白玥“啊——”的一声,滑到了,宿舍楼里有人泼水,白玥慢慢扶着墙起来,去睡了...

  第二天,杨任进班看一趟,人都来齐了,纪律也好,没什么说的,就走了。

  白玥趴在桌子上,两手撑着,看着前面,楚楚问:“白玥,看什么呢,那么入迷。”

  “想着——中午去杨任那一趟,走访走访。”白玥说,没想到这一说不要紧,却被躺在燕征腿上的萧红听见了。

  “你这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啊。”楚楚说。

  “哪有哪有。”白玥说。

  “你确定去吗?去我就回宿舍了。”楚楚说。

  “不定呢,万一中午杨任不在家呢,想着呢。”白玥说。

  中午放学,白玥和楚楚说着话收拾着东西,萧红走到讲台上坐在那,“白玥,你来一下。”白玥走过去,“什么事?”

  “杨任说要你在124一教教室等他,说是现在。”萧红说。

  “他找我什么事?”白玥问。

  “我怎么知道?你去了不就知道了!”萧红说。

  “好吧。”白玥瞟了萧红一眼,对楚楚示意,走了。萧红走出教室,正好杨任走进来,“干什么呢?还不走,不是说去我家吗?”

  “是啊,现在走。你怎么还进来了。我还等着吃你做的饭呢。”萧红说。

  “放心,饭已经做好了,就等你人了。我在屋里没得干,出来走走。”杨任说。

  白玥到了一教,看看124班里没人,就拿出手机给杨任打:“你到了吗?”

  “到了?去哪啊?”杨任问。

  “萧红说你让我在一教等你,我来了,你人呐?”白玥说。

  “我没有要你在那等我啊。”杨任拉着萧红走到一教。

  “萧红,这是怎么回事啊?”白玥问。

  “那就是我记错了呗,估计是杨任叫阮天吧。”萧红说。

  “你说的轻松,让别人就这么走这么来啊!”白玥生气了。

  “那你想怎么样啊?”萧红说。

  “萧红,以前我欣赏你,会做事,有分寸,但是现在,我并不这么觉得,不管你是为了什么,为了得到什么,我希望你适可而止,事不过三,124号教室,这是我第二次来。”白玥说。

  “白玥,我虽然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可能我们之间有误会,但我也希望你以后别分不清什么青红皂白就说别人一顿!很不礼貌!”萧红说。

  白玥刚想说,杨任打断,“行了行了,大中午的,闹什么啊!吃不吃饭了!”

  “谁不想吃饭啊!但是现在这么一闹,谁还想吃啊!一点心情都没有!”白玥说。

  “你不吃别人还吃呢!说别人适可而止,你呢!”杨任拉着萧红转身,“走,回家吃饭去!”

  白玥愣在那了,傻在那里了,杨任又回头:“我做好饭了,要不要一起去吃?”

  “不用了,谢谢!”白玥蹲在那。

  中午回宿舍,白玥想了一个中午,决定把所有事跟杨任说清楚。下午上课后,杨任进班看了一趟出去了,白玥随即出去,叫住杨任,“不上课你来找我干什么?”

  “找你了解释清楚中午的事。”白玥说。

  “你说,别人就一定要听吗?”杨任说。

  “你现在有事吗?没事的话请停下心来听我诉说。中午的事没那么简单。”白玥说。

  “你说。”

  “中午,叫你来一教,你觉得我会无缘无故去一教吗?是萧红说你在一教等我,我才去的。上一回,是说有人在一教等我,让我去,还有急事,我刚想问什么事,那人就跑了。我去一教后,进了教室,刚想回头结果门被反锁了。在这之前还有一次,是一教二楼,同样的事情,同样的说法,我刚想回头门又被锁了,后来我就大中午的从二楼跳下去,结果被你看见了,我就掉下去了,你那会还一直怀疑我来着;这肯定是一个人干的,我也不想有这种事发生但确实发生了,中午你生气了,所以我不得不把这些事说出来。”白玥说。

  “证据!你认为我会信吗?”杨任说。

  “证据,我没有!但是那次我从二楼跳下去的事我想你不回忘了吧。昨天,我刚被别人关进一教,还是燕征把我救出来的,不然我都准备在那睡一晚上了。你要是不信,可以问燕征。”白玥说。

  “你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去证明你自己,那你大可不必说,我就会把这事忘了的,但是你现在说了,而且还是冒着不想上课的心理,我更会生气。我可以告诉你,我没功夫天天调查你的破事是真是假,你应该想到,我不仅是老师,还是班主任,每天都有很多事情要做!”杨任说。

  “对不起!我错了!我——我只想到你是杨任,是我的知己,一有事我就想到有你在,什么都会好的,可是现在,你却给了我这个答案。”白玥说。

  “白玥,你太单纯了!你只想到一方面。”杨任说。

  “杨任,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以前我一有事我还没开口,你就知道了,就先来问我了,担心我,说我也好,都是说明你在乎我。可是现在,我不明白我白玥哪做错了,引你厌恶。”白玥说。

  “你想多了,但是我不仅是你的杨任,也是全班的杨任。”杨任说。

  白玥听到这,杨任并没有说自己知己,也没有说以前,更没有关心或是担心,身体微微往后一颤,回教室了。

  白玥心里一直想:这是为什么?过去的一切就像没发生过一样,杨任罚站、杨任挑衅、杨任开车去接自己、杨任邀自己去他家、杨任公开和庄珣打架、杨任和自己吃蟹黄等等,自己一直以为杨任是天底下对自己最好的人,是最在乎自己的人,没想到是只是单相思...

  如果曾经这一切没发生过就算了,但是发生了,就这样结束了?就这样划清界限了?心凉洒一地...

  下课后,羲卿来这找白玥,拍了拍白玥脑门,白玥才醒来,“想什么呢?”

  “没什么。”白玥摇头。

  “你之前不说不把节目报给高雪琪,咱们直接上演合适吗?”羲卿说。

  “有什么不合适的!”白玥有一茬没一茬的说。

  “那么过元旦节目我想继续弹我的古筝,你想一个节目,我们配合一起出演。”

  “好,你有心了!叫上楚楚吧,楚楚唱歌好听,再来一个跳舞的就够了,我负责编辑。”

  “好,就这么定了...”羲卿说着走回到座位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