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三十五章 谈彼交心楚楚挂浹 搭配任务共闯关卡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4407 2013-11-07 10:17:21

  庄珣做好战斗准备,“放马过来!”庄珣一拳打过去,天狼一拳打庄珣胸膛,两人各退一步,庄珣又是一拳,天狼一脚踹过去定住一只手抓住庄珣那拳蹬直他的胳膊,使庄珣一个侧翻身倒过来,天狼又是一掌直劈庄珣背部,庄珣疼的差点喊出来,天狼这才往后退一步,庄珣直接倒地,又站起来,“孩子,你的重心已经不稳了,还打吗?”天狼说。

  “打!你不说出把白玥藏哪了我就一直打下去。”庄珣说。

  “我没藏着她,我藏她做什么。”杨任说。

  “你们在说什么啊?!”天狼说着,两人又打起来,白玥“哈——”从屋里摇摇晃晃走出来,“你们在干什么?搏击啊。”白玥说。

  “小心着凉。”杨任说着,摸着白玥胳膊,白玥摇摇头,似乎劲还没过,“杨任,你——”庄珣直接打到这,白玥蹙眉,“庄珣,大晚上的你闹什么啊——?”

  “白玥,你醒啦。”庄珣走过去。

  “原来你叫白玥啊。”天狼说。

  “庄珣,你——”白玥摸着庄珣嘴角有点血,心疼到,“你这是干什么,不好好呆着惹事!”

  “我没事!倒是你,身上有没有不舒服。”

  “没有啦。”白玥说。

  “那就好,呆会来找你,我去找杨任说会话。”庄珣走到杨任那,白玥看着:什么时候两人这么好了!

  庄珣对杨任说,“以后注意点!他是我的女朋友!”

  “我也没说跟你抢啊!这只是一个班主任对学生的关心!”

  “你不觉得你对她的关心太多了么?”庄珣盯着杨任。

  “我告诉你,我有这权利,因为她是我的学生;我也有这义务,因为我是她的班主任。”杨任说。

  “这么说还是你有理喽!”

  “庄珣,你不要以为你喜欢的人别人就会喜欢!她还没到那步,样样都好!”杨任说。

  “那是你小看她了。”

  “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杨任说。

  “如果只是师生关系在我还没正式入学的时候,你对她什么样以为我看不出来吗?!我的加入,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冲,难道我不知道吗!”

  “你想多了。”杨任说。

  “最好是这样。”庄珣说。

  白玥看看庄珣和杨任还没说完话,于是走到水管那用凉水洗脸,模糊了的眼睛看不清天狼在这,不小心踩了天狼一脚,白玥连连说道:“抱歉,抱歉,我没看到。”

  “踩了脚说抱歉,咬了一口还说抱歉,我就这么好打发!”

  “什么?咬?”白玥抬头。

  天狼伸出手腕,白玥笑着说,“原来咬的是你呀!早知道我就不道歉了!”

  “你还有理!”天狼说。

  “谁让你对我那么狠!半管注射剂都给我了。”

  “看来你还记得啊,没白打!”天狼说。

  “哼!”白玥走回屋里。

  潇楚楚把饭端到屋里,白玥进来,“呦,这饭是我的?看来你们吃过了。”

  “那可不,在一小时之前就吃了。”楚楚坐在床上,白玥坐凳子上端着碗,看着这一切陈旧措施,像是古代的东西一样,水杯是竹筒做的,碗也是木头做的,能看出是自己做的,但是做工精致,看着茶壶,幽静古老,飘出来的茶香耐人寻味,白玥把这里想象成古代书桌,淡淡素笺,浓浓墨韵,典雅的文字,浸染尘世情怀;悠悠岁月,袅袅茶香,别致的杯盏,盛满诗样芳华;云淡风轻,捧茗品文,灵动的音符,吟唱温馨暖语;春花秋月,红尘阡陌,放飞的思绪,漫过四季如歌。读一段美文,品一盏香茗,听一曲琴音,拾一抹心情。心里放松了不少。“可是,楚楚,我一想起训练我就发愁,这个跆拳道我怎么跟别人差这多,踢腿出拳时一点力量都没有。”白玥说。

  “哎呀,我妈说了‘踏实一些,不要着急,你想要的,岁月都会给你。’而且,不是有句话说吗,‘如果你依然单身,不要心急。上帝要为你留一个特别的人。’你不觉得庄珣那帮人很特别吗?也许他就是你生命中等了这么久的人。”楚楚说。

  “那杨任呢?”

  “他比你大很多诶,你不会真喜欢他吧?”楚楚问。

  “庄珣,哎。。他不成熟。别说这些了,下来,跟我把盘子和碗一起放进厨房。”

  “好嘞!”楚楚跳下床。

  走进厨房,却见徐佳蹲在那洗碗,“嘿呀,不容易呀,今轮到你洗碗了。”楚楚说。

  “怎么,我在家经常洗碗的。这个,小case。”徐佳说。

  “那好啊,再给你增加个碗。”白玥把碗放进去。

  “这菜?”楚楚问。

  “放着吧,明天热一遍继续吃。”白玥说。

  “你吃过的谁还敢吃?”徐佳说。

  “哟,那你别吃,有本事你所有的菜都别吃。”白玥说。

  “凭什么,以为这是你家呀!”徐佳说。

  “也行啊,就把这当做我家。”白玥走回屋里,楚楚和徐佳聊了几句。

  杨任在院里喊道:“明天一早,六点集合,起不来的就算退出!”

  “啊?”大家都放下手机,匆忙去洗漱。

  常檀玺和颜瑾一起洗漱,常檀玺问:“什么比赛啊?!你们这么想去参加啊!”

  “就当做一次锻炼嘛,见识见识,反正也是玩,还能见帅哥!是吧!”颜瑾说。

  “呵呵。”常檀玺叹道。

  第二天一早,闹铃响了,大家都起来洗漱,收拾完毕,来院里集合,各自盛着粥出来吃,徐佳感叹:“怎么昨天还皮蛋瘦肉粥,今天就变成小米粥了?!”

  “我让你们六点集合,现在都六点十分了,能吃上饭就不错了!”杨任说。

  大家啃着一个馒头,一碗粥,一点咸菜,天狼喊道:“一分钟计时开始!”大家立马端起碗再烫也咽了下去,池彰弈把咸菜整盘倒在嘴里,馒头站着小米粥吞了下去,羲卿一个劲的笑。“那个腿有病的,今天还参加训练吗?”天狼问。

  “你才腿有病呢!我这是受伤了。”羲卿说。

  “走路还走不直呢,整个文雅词,你去参加训练吗?我看你还是别去的好,免得拖集体成绩。”天狼说。

  “我——”羲卿低下头。

  “不会的,我相信羲卿。我们就是抬也得把羲卿抬到终点。”池彰弈说。

  “要不我就不去了,我怕影响集体成绩。”羲卿说。

  “你不可以不去,只要你想训练,你有这个心,你就可以到达终点。”白玥说。

  “你们的时间不多了,下午五点还要来这里报道!就你们昨天那速度,五点连第四座山还没爬呢!”杨任说。

  大家急匆匆站好队,天狼挨个搜身,从萧红、燕征、徐佳那各搜出一包烟,“还有谁?都交出来!以为自己挺聪明的是吗?!把我们这些人当白痴哄啊!不交是吧,等着我搜身搜出来的!”天狼吼道。

  “报告!”陶冶拿出烟给天狼。

  “还是有老实人的!不要跟我耍小聪明!没有用!”天狼说。天狼走到庄珣面前,“你们身上都有烟吧!”

  “报告!没有!”庄珣说。天狼搜了一遍,没发现!

  “最好是这样!”天狼说,“全体都有,向左转!跑步走!”

  就这样跑着,跑到了第一座山峰面前,又是往上爬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就应该带来一个延胡索,这样好往上爬呀!”白玥说。

  “废什么话!都给我快点!”天狼轻松地爬上去,然后站在上面往下扔石子,“啊——”羲卿看到迎面冲来的石头,不会躲,滑了下去。萧红走到最左面靠树的地方,借着树叶挡石头,燕征、庄珣、徐佳三人的攀爬能力很好,同时到达顶峰,白玥看到石子划过头顶,忍住没动接着继续往上爬,手都在颤,临上去之时,但是庄珣拉了一把,“都看什么!爬上来的继续往前跑,以为爬上了就很了不起了吗?!”天狼吼道。羲卿先爬,池彰弈在后面守着,羲卿要是滑下来还不至于滑倒最底下,就这样相互依持着,终于爬上去了。

  “为了我你又成了最后一组了!”羲卿说。

  “我不怕!只要你不放弃咱俩都不会被淘汰!我知道你想见识见识那个比赛!”池彰弈说。羲卿笑笑。

  羲卿他们离队很远,池彰弈拉着羲卿往前跑,羲卿甩手:“这样就不是我的真实成绩了!虽然我不想被淘汰,但是我也要面对自己的真实水平,如果你现在帮了我,我要是真被选上参加比赛,那我输了我心里会更难过的!”

  “那好吧!你尽你的能力,不要逞强,不就是个比赛嘛!”池彰弈说。

  “你先跑,我在后面跟着你!”羲卿说。两个人是最后跑过了天桥的地方,才开始往山下跑。

  以燕征为首的那五个男的疾速炮跑到山脚处,前面带路走进山洞,女的后面跟着,女生相互拉着手一起走进山洞,一个人听到地上有蛇窜的声音大家都散了,不要命的往前跑,跑出来山洞。天狼说:“等你们比赛的时候,是要在山洞里过夜的,就你们这样,还怎么参加比赛!”

  “那比赛时间多长?”白玥问。

  “两天!今天跑出来也就算啦,从现在开始,各自为组,不许抱团,长跑开始!”天狼说着,羲卿和池彰弈才从山洞出来。

  大家快跑到第三座山的山顶时,太阳在正中,高兴不已,终于快了一回,此时都饿的不行了,往前走走着看看有没有果子树。“也是能自备干粮就好了!”羲卿说。

  “好饿啊!走不动了!”高雪琪看到前面金灿灿的,往前走是果子树,“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我怎么没见过这种果子啊?”

  “万一又是诱饵呢,还是别吃得好!”白玥说。

  “可是我很饿呀!”高雪琪叹气。

  “庄珣,我那次看你躺下的时候是在河边,那应该有鱼吧?!”白玥问。

  “应该是吧,我没注意。”庄珣说。

  “大家节省体力快往前跑,第四座山那有条河,跑完就可以吃鱼了。”白玥说。

  “可是第四座山艰险了,一团雾气,我怕咱们又会被别人暗算。何况咱们还没到第四座山呢!”怀惗说。

  “不怕,大家齐头并进,说什么也不能分开手!”白玥说。

  “你说不能分开就分不开啦?!进去了谁也看不清谁,来好几个人把你一整,大家都得散了!”徐佳说。

  “你怎么老跟我唱反调啊!”白玥说。

  “不是我要跟你唱反调,是你这个主意不行!”徐佳说。

  “我这主意不行!你倒是想一个说出来听听!’白玥说。

  “我说嘛,大家就都趴着走,越往下雾气越小!”徐佳说。

  “趴着走什么时候才能走完啊!你这办法更不行!”白玥说。

  “听我说完嘛,大家都趴着走,她肯定会在地面弄陷阱,绳子等,到时候咱们人多抓住不放,把那个人整了!”徐佳说。

  “那也不行!万一人多呢!干不过呢!”白玥说。

  “咱哥们又不是吃素的,当初几十个人燕征一人也打了!”徐佳说。

  “我看这山肯定和前面那几座不一样,这么多人一起跑,过道还够大的,前面那几座山过道只有两三个人的地方!所以应该地下有一个,树上有一个,地面有一个,前面有两三个打架的,剩下的人往前跑,成功到达终点不可能是全部!”萧红说。

  “这个方法我赞成,在这里,虽然看不见,但是还是能听得见的!”白玥说。

  “掉陷阱里的那个人是诱饵,而且要装作是好几个人的声音同时掉进去;树上那个人指挥大家往前跑,避免不必要的伤亡;前面燕征庄珣徐佳你们负责转移敌人视线,唉那不对,你们走了谁还会爬树啊?我可不会。”萧红说。

  “我啊!土生土长的农村娃!爬树,小case!”颜瑾说。

  “那就交给你指挥了!”萧红说。

  “那谁当这个诱饵呢?!”萧红问。

  “交给我吧,我腿有伤,跑不快!”羲卿说。

  “行,那就这么定了,现在大家一起往前跑冲到第四座山那!”萧红说着,大家按照计划进行,进去后,大家还是被分开了,颜瑾迅速爬上一颗最高的树,看着底下的一切说着,看着大家快到达终点了,颜瑾跳下树,自己往前走,听到羲卿还在地下喊叫,就把羲卿拉上来,一起跑着,白玥最先跑到山脚看到一条河,望不到头,胆怯了,又返上去看看有没有别的路,与大家失之交错,燕征等人受着重重伤终于跑到了山脚,于是三个人趴下就是喝河水,“渴死了!终于见到水了!”徐佳说。

  “不容易呀!看后面!都闯出来了!”燕征说,萧红等人跑着过来了。大家一起游着,度过了河,到了岸边,“看着前面的路,没多远了,最多十公里越野,跑完你们就可以去吃饭了,冲刺吧!”只听见远处有人吼着说,却不知道人在哪!“兄弟们,还等什么,冲啊!”燕征说。

  “被砍了无数刀,还在乎这十公里越野?!”庄珣说。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高雪琪说。

  “那都是练出来的!”萧红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