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三十一章 情中有情雪里踏梅 错里再错白玥认哥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5121 2013-11-01 10:02:12

  这天晚上,白玥翻来覆去的躺在被窝里,往常都是一到周末很高兴,可以去做兼职了,又有钱花了,可是最近,这么多事接连发生,连小米也不在身边了,心里就是有个疙瘩,解不开,就不能痛痛快快的去做想做的事了,外面黑了,冷了,整个人缩进被窝里团成一团,一晚上就这样子过去了...

  周六了,没有闹钟,没有声响,没有脚步声,没有说话声,也没什么做的,又早早起来了,生活变得一点规律都没有了。

  于是穿上衣服,当一缕阳光射入瞳孔,当第一抹新绿印入眼帘,当第一片落叶随风落下,当第一朵雪花落在眉睫,此时天地合一,漫天雪色,流露了几丝的凉气,白玥一个人走向后花园散步...

  过了馨玉亭,径直走去,小道上的石子路也被雪淹埋了,走的时候又滑又磕磕绊绊,看着一棵棵树叶还绿着,一朵朵花亭亭玉立的绽放着,竹子被雪覆盖了些,露出的部分像是将要怒放的生命。

  白玥伫立着,又想起杨任。

  分开后,我还认识你。

  不过,我不想在见到你。

  你过得好,我不会祝福你;

  过得不好,我不会嘲笑你,因为我们从此陌生。

  决定放弃你的那一刻,我哭了,我的眼泪证明我真的很爱你。

  一个人行走,许多的擦身而过,熟悉抑或不熟悉的脸,一个微笑,一个眼神,只是忽然,好想你。

  用双手遮住漫天飞扬的雪丝,还是斑驳的撒下来,没有人在旁边,为我撑起伞,只是忽然,好想你。

  手机铃声响起,显示的却是别人的名字,敷衍的语气,没力的回应,只是忽然,好想你。

  拥抱,要是可以一直抱着你就好,把脑袋深深埋在你的怀里,呼吸着只属于你的气息,贪恋。眷恋,只是忽然,好想你。

  空荡荡的房间,有你送的项链在手里,我是孤单一人,连听着歌,都会流泪的女孩,只是忽然,好想你。

  情绪。习惯于把所有情绪都深深埋起来,上帝说,把自己弄疯掉,这样我就可以不用想你,只是在走过一条马路,只是在看见一条项链,只是在吃一种味道的冰激凌,只是在尝一种味道的素菜,只是在一个人发呆,只是在一个瞬间上,只是忽然,好想你。

  安静的夜,趴在阳台上看天空,一如既往的干净,透明,喜欢抬头看月亮,在眼泪流出的刹那,我才知道,我是爱你的。

  最好不相遇,便可不相见;

  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知;

  最好不相知,便可不相伴;

  最好不相伴,便可不相惜;

  最好不相惜,便可不相思;

  最好不相思,便可不相恋;

  最好不相恋,便可不相忆。。。

  越往里走,树越多,越吓人,虽然下过雪,但是树多压人旁边无人的的感觉还是会有,白玥转身一回头,和往这走的人相碰,“哎呦。”

  “对不起,对不起!哎,白玥,是你呀!”燕征说。

  “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我还真没想到你有这雅致。”白玥说。

  “我的兴趣多了,一块走走吧。”燕征让开道。

  “是不昨晚上没睡好?今早上这么早出来散心。”白玥问。

  “我昨晚上睡得可香了,我看是你没睡好吧,这么早起。”燕征说。

  “算是吧。”白玥说,“去那边走走吧。”白玥指向小道那旁的竹子丛。

  “这是什么花?”白玥问。

  “我看着像梅花。”燕征说。

  “梅花怎么长这样啊?是因为下雪的缘故吗?”白玥问。

  “差不多,也许是雪过大压折了。不过梅花是在下雪时绽放最美的。周围一片洁白,就这唯有梅花俏。”燕征说。

  “看来你还知道点梅花的诗啊,小看你了!”白玥蹲下看梅花。

  “我看你和梅花很像,喜欢就拔一朵走吧。”燕征说。

  “都说了我和梅花像还让我拔,梅花——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白玥搓搓冻红的双手,脸蛋也粉了。

  “就和你一样,不说了,瞧你脸冻得红的,快走走吧,别一直蹲在这了。”燕征说。

  “很红吗?”白玥摸摸脸蛋。

  “就和——梅花一个颜色红了。”燕征笑着说。

  “去你的!你脸才和梅花一个色儿呢!”白玥一跺脚,燕征往前跑,白玥往前追,两人跑出后花园,走到了馨玉亭。

  “这下雪的,亭子里也是,冷冷的。”白玥说。

  “不透着人气,我本想让你在这坐会儿的。”燕征说。

  “在这坐还不如去食堂坐着呢!还有人气!”白玥说。

  “那走吧,去里面瞧瞧。”燕征扭头一个走的手势。

  “这才几点,又不是中午,食堂都没人。”白玥说。

  “食堂?我记得某人好像承诺过要请吃饭的。”燕征说。

  “呀!是啊!我忘了,昨天你怎么也不提醒我?!”白玥说。

  “看你昨天那个心不在焉的,我哪敢叫你呀!我怕一叫你把你魂都叫走了。我要的不是一顿饭,而是涂那个高兴的气氛,你说你一坐就是一上午盯着讲桌动都不动,我也不知道你想什么呢!”燕征说。

  白玥这才想到,原来都是杨任,满脑子都是他,居然纹丝不动的坐了一上午,想起时白玥的又蹙眉了。“没什么,你现在想吃什么?去那边坐着说吧。”

  “我什么都行,我看你冷的,还是来的热的吧。”燕征说。

  “我不冷。”白玥说。

  燕征摸了摸白玥手,“都凉了,还不冷。”

  “也许是没知觉了。”白玥笑笑。

  燕征走到柜台,“两杯燕麦粥,在这喝。还有两个脆皮炸鸡堡。”

  “喂,大早上的,你吃什么汉堡啊,油炸的。”白玥说。

  燕征走过来,“这顿饭算我的,问你肯定又是什么都行。既然我请客我说什么都行。”

  “切!”白玥吐吐舌头。

  几分钟过后,燕征去端粥,白玥走过去,正要拿,“我端过去吧,这太烫了,你端不了!”燕征说。

  “那我去拿汉堡。”白玥跑过去拿。

  两人坐了后,白玥用勺子晃着粥,暖气一圈圈荡漾着,燕征说:“能跟我说说你昨天早上在想什么吗?”

  “我在想杨任——对我说的话。他不相信前头你救了我的事,昨天我又被耍了还是1教124号,我打通号叫杨任来,杨任来了却说我冒失,我知道我是很冒失,可是这却是是事实啊!”白玥说。

  “124号教室,124号,怎么那么熟啊?!”燕征若有所思。

  “可不,当初那晚你救我凿的就是那个教室。”白玥说。

  “不是因为这个——”燕征突然想到什么,又住嘴了:“快喝粥吧,要不就凉了。”燕征似乎想起什么,他也知道了一些隐情,通过那么多人的嘴得知了,萧红嫁你还不是看重你所拥有的权利地位,你以为她真的喜欢你啊!?那她为什么不让你动她身体!在你这她陪的是笑脸,在徐一讪那她动的是真情。三年了,我真以为你们很恩爱了,谁知现在的萧红越来越干练了,出类拔萃了,也就是你燕征傻,她要什么你给她买什么,你以为你当初追了这么久的人,她萧红是吃素的!?她那样的家庭背景,能遇上你这样的人,凭的就是手段!况且不说当年,哪怕她当初只是个涉世未深的黄毛丫头,你看她现在呢?!相信不用我说你也看得出来,她背后所做的勾搭,她与徐一讪的通情这个女人太物质了!燕征一想到兄弟们的话就头大,两手捋过耳边头发至头顶!

  “恩,这事既然你问我了,而且你也救过我,我才说的。”白玥没说完,燕征打住:“所以,我不会告诉别人的。白玥,你记住,人不可能永远一个样,万物都是会变得,不管是因为什么,因为环境,因为人为,所以什么事情你都要做好下一步的准备,但是每当和你在一起,总会想起以前那些事,以前那些美好的瞬间,那时的心是不会变的。不怕念起,就怕觉迟。白玥,你从一开学就受人议论,一直到现在,说明你是一个有很大潜力的人。他们议论你,说明他们嫉妒你,受周围人嫉妒,非议的人有很大能力。人们从来不会嫉妒弱者,就像人们不会踹死一只死狗一样。”燕征含情脉脉的看着白玥。

  “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说说你和萧红的往事吧。”白玥说。

  “我和她,既然是因为爱在一起的,就要一起认真经营这份感情,付出能付出的,结果不重要,要善始善终。你爱的人也是普通人,懂得原谅他们犯的错误,懂得接受他们指出的不足。谁都不容易,学会体谅别人。别人对你好不是义务。”燕征说。

  “我很佩服你的德,我要向你学习。”白玥心想:把社建的这么大,光靠武是不行的,容大者成,今算是见识到了。“可是有些人,我跟她有那么大过节吗?怎么总爱出口骂人,践踏别人的尊严!”

  “大学是亚社会,在大学里,要懂得利用这个空间锻炼自己,让自己的尊严有足够的承受力。除了你自己,没人会为你保留他。社会是一个喜欢打碎人尊严的地方。”燕征说。

  “以前那些事,别提了,”白玥露出笑容,“你不知道,你会来这一招,我还没反应过来呢你就抱着我头冲下跑了。然后搭到车里,我见你们这几个都会开车,庄珣也会,徐佳赛车还拿了第一,你开的也不错,那些车都是你们社里的吗?”

  “我不得不说你很聪明,我还没说你就知道我们有社。”燕征说。

  “你对我的意见我也采纳,什么事情都要做好下一步,不能再听那些了,别人说让我去我就去。燕征,要不——”白玥看着燕征的眼神。

  “要不干什么?别在我这起馊主意。”燕征说。

  “要不——我认你做哥?”白玥说。

  “我还以为什么事呢?你那样看着我,不知道的还以为把你怎么样了呢!哥,这个称呼不怎么样,不过,目前我接受了。”燕征说。

  “说说你的社吧。”

  “很多事情,不要只看表面!说都是那样子说的,说给别人听得。就像我这个社一样,我是放手交给萧红管了,从不过问,不代表我没有眼线,萧红他的一举一动我都知道,她确实比以前成熟了不少,要不是今年她做出那么多伤害别人的事情,还搞外遇,我是不会放弃他的。”

  “你确实是个专一的男人!”

  “哎!恨我现在年龄大了,不喜欢折腾了,前几年一直都是萧红围着我转的,现在不同了,年龄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只想踏踏实实的走好每一步。你放心,你把心交给我,我决定会对你负责!”

  “纳尼?”白玥不知道燕征在说什么。

  “你知道么?其实从我见你第一眼,我就觉得你和其他女人不一样,思想不一样,是因为我打心里面认定你了,所以才一直想去保护你。害怕你受半点委屈!要是别人我才懒得搭理他。在我心里面,我已经把你认定成我妹了,如果别人敢动你,我有这个能力让他一无所有!”燕征紧紧的抓住白玥的手。

  “你真好!”白玥微笑着。

  “并并不是每个人都对你这么好,要保护好自己。”燕征说完,两个人继续逛着街....

  晚上燕征和白玥一起到了教室,班里乱哄哄的一群说话声,大家都在小声嘀咕着,明天就是国庆节了,按说今天不应该上晚自习的,却被杨主任搞过来上晚自习,大家很无奈,又没有人敢反抗。

  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杨任走上了讲台,班里才停止了这种骚乱声。杨任咳嗽了几下,说道,“明天就是一年一次的国庆节了,国庆放7天假,你们该回家的回家,路上注意安全,我今天来呢,就是跟你们说一下这个事情,国庆7天不想回家的,可以去我老家那里旅游,我老家那里无奇不有,深潭生鱼,奇山怪石,山清水秀,我外婆也在那里,外婆有一手的好手艺,你们可以每天都尝到她变着花样的做饭,去了可要对他老人家尊重点啊!”

  杨任还没说完就被全班起哄着,老师!我去!我去!我去!

  “我话说到前面啊,我那个地方吧,确实不是什么旅游风景区,所以说有些路可能比较难走,有可能还要坐船,你们去之前心里面有点准备,去的话,路上注意安全。”

  艳萍说,“老师啊,你家可真大,容得下我们全班这么多人!”

  “这个你就放心吧,肯定是有的吃有的住的,不然让你们去干什么!艳萍和陶冶你俩必须去啊!”

  “有那么好玩吗??”陶冶纳闷的看着全班。

  “好不好玩,去了就知道了呀!”袁桦说。

  “高雪琪晴雯,还有萧红你们必须去啊,去了还有你们的一份惊喜呢!”杨任说。

  “什么惊喜啊?老师,你这搞的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高雪琪说。

  “你还不相信杨任啊,哪里不对劲啊!”焦娇说。

  “我也不知道哪里不对劲,就是总感觉,好像设了个圈套给我们。”高雪琪说。

  “对我也总是感觉,像是有目的性的。”颜瑾说。

  “好了,都不要说话了,大家收拾好了明天早上8点我们准时在校门口集合,我开车送你们过去。我不勉强,想去的就跟我去,保证你们回来不会掉一根头发,放心吧,大家没什么事就散会吧!”杨任说完走下讲台。

  “这个杨任搞什么名堂呢!”陶冶说....

  

林玥敏

“给我倒杯水,我渴了。”白玥坐沙发上。   “亲我我就给你倒!”   “你现在学会要挟人了是吧!”白玥说。   “那你自己倒啊!”   “这是你家,我怎么知道在哪倒!”白玥说。庄珣凑到白玥身边用食指嘟搭着脸庞。   “不倒那我回学校了!”白玥起身。   “回啊,有本事回啊!外面可是很黑了,会有坏人的!”庄珣说。   “你别激我,庄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