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第二十九章 恩断情绝顺水逆流 醉生梦死心灰意冷

对不起,让你承受了这么多 林玥敏 3800 2013-10-27 11:17:35

  一天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不知道是失落还是开心,六点半大家同时醒来,忙着收拾着,宿舍人统一格调,七点了,白玥收拾好了,等着同宿舍的人,7:20铃刚落,大家走进教室,萧红正查着人,“出去出去,迟到的外面呆着!!”

  白玥、潇楚楚、田源、袁桦、余灵、焦娇站着,田源说了句:“不就是迟到吗,横什么横呀!”

  “少说几句吧,小心让你打扫卫生。”袁桦说。

  “切!怕她啊!晴雯那会在的时候老子也没怕过她。该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那会的老班也没说什么。”田源说。

  杨任看了一眼白玥她们,走进班,萧红走过来,“这是迟到的人。怎么处理?”

  “天天都有迟到的,就不能消停会!!”杨任走上讲台,把书往讲桌上一摔!

  萧红走出班:“以后看着点时间,别总迟到了!”大家正准备回座位,杨任走了来:“就这样就走了,那以后别人也就这样一走了之了!迟到了,下次记住就行了,这回还迟到,我说你们能不能注意检点点啊!女孩子,总让别人操心!要我说你们什么好啊!”

  “那就什么也别说了呗!”田源说。

  “你以为我想说你们啊!”杨任喝道,萧红拍拍杨任肩膀,“别生气了,怒易伤肝,别的老班要是和你一样天天这么生气,这身体早不能要了!我知道你是真心为了班里好,但是你这两天连连开会,太累了,剩下的话,还是让我说吧。”杨任看了大家一眼,又看了萧红一眼,走进班。

  萧红关了门,在外面说道:“说吧,给我一个能让你们不迟到的办法。以后就这么干了。”

  “我保证以后不迟到了,这就是我的办法。”袁桦说。

  “行,既然你保证了,先进去吧。”萧红说,袁桦进去。

  “我也保证,我不会再迟到了!”焦娇说。

  “拿什么保证?”萧红问。

  “拿——袁桦也没说拿什么啊?”焦娇问。

  “你是在学她吗?她是凭心而言,不用我多说什么,再说她也是第一个保证的,你呢?”萧红问。

  “下次我要在迟到,直接罚钱。”焦娇说。

  “好,进去吧。”焦娇走进班,班里人看来了一眼,看着迟到的一个个进来,而不是一起,大家都觉得萧红好有实力,能镇住人,以后都不敢迟到了。

  “我——要是再迟到罚我打扫环境区卫生一周。”田源说,余灵看着白玥,等待着她说什么。

  “行,回去吧。”萧红说。

  “你呢?”萧红问白玥。

  “你说吧,我还没想好呢。罚什么我都认了。”白玥说。

  “白玥,你以为这是饭桌上点菜啊,没想好呢!!”萧红挑眉,“真是——你以为我想罚你们吗?!这是给你们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罚什么自己选,你倒好,这么说话。”萧红生气。

  “是,我不会说话,我也请你少装蒜,还总在人前卖乖!!”白玥说着怒气冲冲的进了教室。

  萧红抿了抿嘴,嘴里的话咽了下去,走到余灵那,“你呢?”

  “在迟到和田源一样,罚值日。”余灵说。

  “行,回去吧。”余灵走进教室。

  萧红拿出手机解开锁,发了个微信:中午的时候,有场好戏等着你们演喽!不要辜负我对你们的期望啊!又收了手机走也进来,帮杨任审理着稿件。

  “我来就行了,你下去坐会也站的够累的吧。”杨任说。

  “没事,不累。”萧红说。

  “穿着高跟鞋,哪能不累呢!去吧,我一人就行,中午要是有时间还来我家做客,随时欢迎。”杨任说着,萧红一笑下去了。

  上第一节课时,是药理课,只见药理老师并没来,一堆女老师风声鹤唳千姿百态的走进来,宋烨是这群人中唯一的一个男性。

  之后杨任和药理老师一起走进来:“今天有听课老师,怎么也没提前通知一声呢?!”

  “我这不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嘛!主任刚打过电话来的。”

  杨任对着班里人说,“安静了!让我们站起来鼓掌欢迎各位老师的到来!”

  全班人站起来一致鼓掌,药理主任和护理部主任俩人走进来,笑着说:“行了行了,让孩子们坐下来吧。”

  杨任笑着右胳膊手掌打开说:“请请请,里面走!”

  铃响后,杨任走出教室,任课老师打开多媒体。白玥拧开矿泉水瓶,嘟嘟几口喝下,很过瘾,转眼觉得这水有点不对劲,问楚楚:“有人动过我的水吗?”

  “没有吧,我也不知道。课间你不是在座位上了吗?”

  “得,问了和没问一样,课间我不在这,去外面吹风了。”白玥瞟了一眼周围,视线又转回任课老师那。

  后排斜着的阮天听到了对话,想了想之前场景:“白玥是坐在这里吧。”阮天点点头。一个男人把白玥的矿泉水瓶拿了出去,外面转角的阴影处,似乎还有一个男人,片刻之后,只见那人把水拿进来,说:“她渴了,让我给她那水来着。”阮天想了想,到底应不应该告诉白玥呢,那应该是她的朋友吧。或许是想多了吧。

  药理王老师说:“上课之前呢,让我们先复习一下上节课的内容,首先看一个案例。看完之后,回答如下问题。”

  大家的视线由书本到多媒体:张患者,男,43岁,患有咳嗽,咳痰,喘息十年,三天前出现头晕乏力恶心,痰多咳上不来,前来医院就诊。经检查患者各项体征患有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问:

  (1)为了减轻患者痛苦缓解此症状,你会如何治疗?

  (2)说说你开出的药物的制剂和使用方法。

  片刻之后,王老师看着人名单,喊道:“余灵!”

  余灵站起来:“我觉得,患者患有十年的咳嗽咳痰喘息,所以是慢性疾病,合理使用平喘药,镇咳药,祛痰药。平喘药我选的是氨茶碱,松弛支气管平滑肌减轻哮喘较佳。镇咳药我选的是苯丙哌林。祛痰药我选的是溴己新,适用于急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扩张,支气管哮喘等痰液粘稠不易咳出者。”贾政看着余灵,这个平常一起抽烟喝酒的,没见他看过书呀,看来真是如他们所说脑子聪明。

  “答的很全面,请坐!还有没有人有别的看法?”王老师看着台下无人回应。“那我就有个问题了,镇咳药为什么不选可待因而选苯丙哌林?”

  白玥看着无人举手,太尴尬了,觉着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便主动站起来说:“可待因又名甲基吗啡,用于剧烈干咳和刺激性干咳,但是长期服用具有依赖性。而且痰多患者禁用。苯丙哌林其镇咳作用比可待因强2~4倍,不抑制呼吸。”

  “非常好!答得很具体。”白玥本想坐下,但是王老师继续问了下一个问题:“那你对余灵同学的回答没有异议的话,也回答一下第二问吧。”

  “额…苯丙哌林20mg每次1~2片,一日三次。溴己新4mg每次2~3片,一日三次。氨茶碱0.1g,每次1~2片,一日三次。注射的话:0.25g,每次0.25~0.5g,一日一次以50%的葡萄糖20~40ml稀释后缓慢静脉注射(不得少于十分钟)”

  “

  答得非常好!请坐!”王老师脸色柔和,露出久违的笑容。

  “切!又没叫你自己主动站起来,显摆个什么呀!”袁桦嘟囔着。

  可是此时白玥不敢坐了,她感觉一种东西从胃部马上进入直肠,啊,腹部好难受,翻江倒海,白玥的脸色变得苍白,她硬是坐了下来,楚楚问:“玥,你怎么了?”

  “我——不行~好难受!我要去厕所!”

  “可是这主任还在后面坐着呢。”

  “不行!坚持不住了!”白玥立马站起来,跑到前面跟老师说了一声:“老师我拉肚子一会儿就回来了!”

  刚蹲完,回到教室,过了5分钟,白玥忍不住了,难耐的表情,跑到前面说了一句王老师压根没听清,就跑出去上厕所了。

  过了5分钟,回来了,身上却万分无力,脸色憔悴,这节课后面的人光看白玥的笑话了,此时,她又跑出去了…

  来来回回,折腾的白玥,懒得回班闹笑话了,就在卫生间等着,下课了,待所有老师出去后,白玥这才回到座位上。趴在那。

  “还好么?”楚楚问。

  “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别跟我说话。”白玥懒散的趴在桌子上。

  中午,白玥正要和楚楚去食堂吃饭,白玥和楚楚都是手里拿着手机,背后一个人飞速跑过来手底一捞一拽拿着白玥手机跑向一教,白玥刚想跑,楚楚拦住白玥:“小心,又是一截!”白玥点点头,“我知道了,我有分寸。”于是白玥追向那人。楚楚后面慢跑着。

  只见那人跑向124教室,一回头见白玥紧追不舍,把手机往教室一扔,白玥不追了去捡手机,眼晕,恍恍惚惚的,她看着起眼前的一切,只是靠意志去维持,拳头紧握,却一点力气都没有。捡了后白玥立即站起来,冲到门把手那,有个人正关门,白玥使劲把门往里拽,那人松手了,“这回学聪明了!”

  “我看不止你一人想对付我吧!说,你们这是为了什么?”白玥问。

  “很简单!为了执行任务!”那人说。

  “能告诉我你们的头目是谁吗?”白玥手背在后面拉着杨任名单,拨通了号,“是什么事惹得惊动你们来整我,我首先说句抱歉!”看着屏亮了白玥又挂了。

  “你没必要知道那么多!”那人正准备给白玥一个下马威,迎时楼道有人走进来,那人就像烟一样跑了,跑的及时快!

  白玥正不知若何解释,杨任来了看着这一切,问:“别跟我说你又被困了,这次我可是没接你手机,直接来了!你现在怎么说?”

  “我不会无缘无故把你叫来,而且还是这个教室,我说过,再一再二不再三,这是第三次来,我觉得那人肯定对我有意见,跟我不仅仅有矛盾,有化解不了的恨了。我看那架势,像是要打架,所以把你叫过来,没想到他跑了。”白玥说。

  “真是荒唐,他跟你有恨,要跟你打架,干嘛要怕我啊!我一来他还跑了!你这理由真是越来越不切实际了!”杨任说。

  “难道你现在真的一点都不信我的话了吗?”白玥看着杨任。身体忍不住的抽搐着,此时真的一点劲都没有了,白玥扶着墙,慢慢坐下来,大腿和小腿好冷,但手特别烫,一摸腰,好凉,和冰窖一样,这样子的身体把她自己都吓到了。

  “杨任,说句实话,我是看不惯你了!自从有了萧红,你一点都不信我的话了!我真不知道萧红给了你什么!”白玥撕心裂肺的说。

  “白玥,请你注意你的言辞!你说错话了做错事了不先想想自身的问题,倒怨别人了!!”杨任说道。

  萧红踩着高跟鞋走进楼道喊着:“杨任,你在吗?在就回个声,这里面好黑呀。”

  “在,我在,往前走。”杨任轻轻嗓门说。

  “你果然在啊,刚进来的时候黑的不行,我还以为白跑一趟呢!”萧红的红唇在灯光下影影绰绰,甚是好看。

  白玥想着:不会又是准备好的吧!“奥,白玥,你在啊,没看见你,你们聊,杨任,我是来给你送手机的,你走的太急,忘拿了。”萧红给杨任手机,杨任说;“呆会一块走,有事吗?”

  萧红点点头,“没事。”于是走到一边打开打火机,抽了根烟。

  杨任走过去,“抽烟不叫上我?”萧红给了杨任一根,“真还不知道你会抽烟。”

  “笑话,是个男人就要烟抽的!只不过是愿不愿意抽罢了。”杨任说:“给我点火。”

  “抽根烟——你还端起架子了。”萧红给杨任点烟。

  “杨任,你过来一下!”白玥招手。

  杨任走过来,白玥说:“杨任,我真不知道你还抽烟!跟萧红在一起学会了很多啊!”

  “那是你还没发现罢了,烟这东西,是个男人就会喜欢!什么叫学啊!”杨任说。

  “你真的变了,这些天我没在你身边,我感觉我离你远了,是真的远了,你虽然在我前面,天天在讲台上坐着,但是却摸不到你,就像窗户纸,永远都擦不亮,后来才发现原来不是靠擦得,而是靠捅的,不碰永远都捅不破。今天,我实在忍不住了,我想把我心里的话说出来。”白玥看着杨任。

  “那你说啊。”杨任看着白玥,两手夹着烟。

  “杨任,你知道自从来了萧红,你有多重视她吗?!我不是说你没有一碗水端平,而是,而是,”白玥说不出来,眼里已经含着泪,“杨任,自从我不在你身边,我发现你和以前不一样了,你不信我,你和我以前有的共同爱好现在都没有了,难道咱们一起发生过的都不算数吗?一起看月亮,一起吃糕点你都忘了吗?你是我的唯一,你答应过我,是我一个人的知己,你很在乎我的一切,但是现在,因为萧红的出现,什么都变了。又是有她,又是124,难道你看不出来吗?”白玥哭着说。

  “不是我变了,是你变了,有了庄珣,你还不够,还要燕征,你要别人怎么看你!”白玥打断:“燕征是我的朋友!难道这个你还看不出来吗?每次你过来连你的呼吸我都听得一清二楚。我是在乎你的!”

  “哼!说我变了,我看是你变了吧,我一直说你很可爱,很清纯,只是倔,但是现在,我觉得你才是那个预谋已久想的最多的人!连诬陷别人也能想能想得出来!你那种倔根本不是执着,而是自私,你怕别人得到,所以你使劲一切能力证明你自己,现在你什么都得到了,你还要什么!”杨任说。

  白玥流泪了,“你说什么,我,预谋已久?我怎么可能是,你听谁说了,如果你说是你自己猜的,我打死也不会相信你会这么想我,这么久,原来我在你心里的位置就是这样?!”

  “你不是!你拿什么证明!从一开学引起我的注意和你的吵架,后来我的心思全部转移到你身上和你打架,后来庄珣闯进,分了我的心,使我怕失去你,我努力去得到你的心,再后来,又开始有分歧又开始吵架,这一切,不像是演的吗?!”杨任反问。

  白玥没有力气去争吵了,腿都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